正念闯关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我曾被邪恶关押迫害过数次,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过了一道道关卡,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这证实法的八年。下面是我这些年来走过的心路历程,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久旱逢甘露

我是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我得法前的几年,也就是在师尊开始公开传法前后,我曾接触过很多人,其中也有百多岁的修炼得道之人,但我都觉的这不是我要找的师父,直到一九九五年十月我有幸看到《转法轮》和师尊法像后,我才觉的这才是我要找的大道师父。

我只上过一年学,开始得法时《转法轮》上的字很多不认识,是师父给了我智慧,逐渐我就能读《转法轮》和师尊其他的大法书了。我记得得法时的那种高兴劲,真是犹如久旱逢甘露,如饥似渴的读法,听法和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带。

直面迫害 恶人退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迫害刚开始,我因从未坐过牢,感到很害怕,听说要抓我,吓的我够呛,成天把自己关在小屋子里,灯都不敢开;在黑暗中炼功,我看到我的下半身全是光,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才知这个法原来这么好哇,从此以后我就再没感到害怕了。

接着没过多久,大约是在一九九九年八月长江发大水,有一段时间我未上班。那时正是电视疯狂诬蔑大法,诽谤师父。一天我去厂里上班,厂里人看到我就象看到外星人一样,说:“法轮功来了。”我知道这是在考验我敢不敢证实法。于是堂堂正正把他们都给镇住了,自此以后再没人敢在我面前讲大法坏话了。还有一次,局和公司领导来到我家,看到我的《转法轮》放在床上要拿走,我不让,他们说:“那你就把他藏起来。”我说:“不行,堂堂宇宙大法怎能收收藏藏?”当时有个人拿起书就读,正好读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我就接着大声往下背:“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他们问:“你还能背?”我说:“我当然能背的来。”他们感到真是不可思议,当即就把书放下走了。

在那腥风血雨的年代里,我看到大法遭迫害,师父遭诽谤,心里真说不出辛酸,就先后两次進京为大法上访、证实大法。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几位同修去北京信访局上访,要为大法讨还公道。那天正下雨,我刚走到高速公路不远,就看到天上有个大法轮在旋转,大法的神奇再次鼓励了我。在進京回家的当晚,半夜恶警上门来抓我,问我有没有《转法轮》书,我很害怕,就说了有一本,转念一想不对劲,就背《洪吟》;背完后我就不害怕了,来人也把要书的事忘了。在拘留所里,我仍坚持背法,正念面对一切迫害,不给恶警一个字,最后他们没办法,到了十五天就把我放了。

第二次進京是在天安门金水桥处,我见那里進出的人多,就在那里拉横幅证实大法,被恶警抓捕,押往大兴县非法关押。路上,恶警要我报姓名、住址,我不报,他就伸手来打我,我就将脸伸过去,对他说:“好吧,你打。”他见我毫不畏惧,反而将手缩回去了。

到大兴县派出所后,当时天气很冷,天寒地冻,恶警将我双手反铐在屋外雪地树上,我不觉苦,就反复背师父《洪吟》,浑身就觉热气腾腾的。从早到晚只吃了一筒面一天也不感到饿。大约在雪地折腾了近两个钟头他们就把我放進去了。那时正值寒冬腊月,北方人都正办年货,他们也没有松劲,白天六、七个人看着我。天气又冷,他们几个全都感冒了,而我却是好好的。

后来我让当地国安给接了回来,押回后我被判劳教一年。在去劳教所的路上,我一直在求师父呵护加持:“师父,我要回去学法轮功,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到了武汉狮子山劳教所,果然检查身体时说我心脏有问题将我退回原籍拘留所,我知道这是师尊演化,真是发自内心感受到了师尊佛恩浩荡。

回到当地拘留所以后,由于我已和当时关在那里的几十位同修绝食反迫害多日,第二天恶警们就给我们灌食,头一个就给我灌食,当时我想:我是第一个被灌食,我一定要带好这个头。被灌食时,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你放心,我能承受的住,我不怕死。”由于我没有怕,有师父的呵护,灌食过程中,连续插了四次管子,一点也不感到痛,我知道师父在帮我承受,内心对师尊感激之情真是无法言表。第二天他们就把我放了。后来同修们也都陆陆续被放了回来。

坚持学法炼功 开创修炼环境

在高压迫害八年的艰苦岁月里,无论在家里,在拘留所里,在看守所里,在洗脑班我都坚持学法炼功,开创修炼环境,不论到哪我都坚持证实法。记的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和同修们到江堤上炼功,被国安特务骗到市公安局,有个局长为找借口拘留我们,当众诬蔑法轮功。我当即义不容辞挺身而出,理直气壮对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正法。男的学了法轮功,不抽烟、不喝酒、不嫖不赌,你能做的到?”一席话说的那位局长面红耳赤,站立不住,当即就出去了。后来在拘留所我和同修们集体绝食闯了出来。

还有一次,在市洗脑班,有位在部队当过兵的六一零恶人看到我们学法炼功很恼火,就在半夜里把我和同修们都硬拉起来到操场跑步,想把我们整垮。我就让他在前面跑,我紧跟他身后带着同修跑,边跑边诵师父的《洪吟》。

真是大法显神威。诵完这几句《洪吟》,我就感到人就起飘了,越跑越快,同修们也都个个跟在我身后快跑如飞,这时那位六一零却跑不动了,我就在后面一个劲催他跑快些,边跑边数落他:“真没用,一个大男人还是当过兵的,连个女人都跑不过。”刚跑了一圈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结果他只跑了没几圈就不行了,就此作罢不跑了。他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以后看到我们在监室里学法轮功就没敢再来干扰了。

讲真相 劝三退

近年来在讲真相、劝三退的大潮中,我都把每次发贴每份真相资料、劝大家三退,看作是一次证实大法,救度一片众生,兑现史前大愿的实际行动。坚持不走过场,不图形式,扎扎实实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有次我和一位同修到边远农村去发真相资料,走了上百里路,从晚上一夜发到天亮。光学校就跑了七个,沿途的每个村庄都没落下。半夜里看不清路,我们两个女同修相互搀扶着,高一脚低一脚的,走在乡间小路上,心中真有点暗自叫苦。这时我看到手拿着的真相资料闪闪发光。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就坚持把所带的真相资料全部发完,直到天亮才回家。

到农村讲真相、劝三退,往往很多女同修都怕狗。对此我想起师父在《苦其心志》中的两句法:“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狗叫、狗咬也是受另外空间的魔操控的一种干扰形式,目地是干扰我们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为了去农村讲好真相也得正念去闯这道关。

有次我和一位同修去农村讲真相,刚好走到村中间,就有七八条大黑狗、大黄狗一下子把我们围在了圈中间,我俩一立掌,狗就都吓跑了。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去一个小村子挨户发资料,有条狗追着我们叫,我发正念对着它明白的那面说: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遵照主佛的旨意来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的,其中也包括未来的你。你不要叫了,你再叫,我们就不度你了。说完狗马上就服服贴贴,跟着我们不吭声,等我们发完真相资料,直到把我们送上村口不远的大路上才离开。

由于我坚持正念闯关证实法,做好三件事,至二零零六年,我家所有的亲戚朋友除个别一、二个人,其余全都三退了。我家在当地是大户,光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就有近百人,还有一些是他们各自亲人,也都三退了,还有很多是社会上的人也都退了。我就不一一说了。

营救同修

近年我地相继有二、三起同修由于讲真相、反迫害被抓拘留所、看守所非法关押,每有同修遭绑架,我都遵照师尊教导: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及时协调同修们到拘留所、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有时就一、二个人去,有时独自一人去,做到同修未放,正念不止。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和同修再次去看守所给后来被抓关押的同修近距离发正念,被邪恶发现,将我们绑架拘留所关押。由于我正念闯关次数多,邪恶见了我害怕,不出三天就将我放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