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一日】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就开始学习法轮大法了。六年的中学生活,我在大法中成长着;二年前,我刚刚考上大学。那时,刚看到师父一九九九年以后的讲法时间不长,由于自己掺杂着执著,在大学讲真相被邪恶钻空子,被迫退学。

在回家的火车上,我就对妈妈(同修)说:“妈妈,我要做证实大法的工作。”这句发自内心的话似乎在我心中早已埋藏了很久,纯正的一念让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坦然。妈妈笑了,我也笑了。

回到家,有同修建议我复课,爸爸那时还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妈妈也问我要不要复课。我的成绩一向很好,很多人认为我不上学太可惜了。然而,那时的我非常坚决:不复课。就这样,我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就来到了我救度众生的阵地,开始了新的征程。

做着最神圣的事

听同修说,我们这个小县城的资料、周刊最早到外市取,很不方便,后来与本市同修有了联系,然而真相资料也不是那么及时,本地几个同修想租个房子,业余时间来做,可是一直都没租或因方方面面的原因,这事一直拖着,就在我跟一位同修说了我的想法后,一个星期之内房子就租到了,一切是那样顺利。同修给了我一把钥匙,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房子的主人了。”听到这句话,我感到既突然又欣喜。突然的是,我将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中;欣喜的是,这是我最想做的最神圣的事。这是我的自豪,我的荣幸。这天晚上,我给师父敬完香,坐在床上发正念,香烟弥漫整个空间,我感觉到自己仿佛在仙境中一般,一切是那么美妙。

第二天同修带着整齐的设备来了,我学会了打印真相资料。本来电信要过段时间才能将网络开通,结果却提前了好几天。当我第一次登陆明慧网,看到师父的照片,我的心情无以言表,那一刻,我的大脑已经空了,只感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上网下载,师父讲法经文及周刊的打印很快我就学会了。同修说:“我愿教象你这样的,一教就会。”我笑了,我知道师父在盼着我们这里能够快点成熟起来啊!众生在等着我们去救度啊!其实我以前对电脑也只会开关机,但是对于这些,我从未有过疑虑,我相信,只要大法需要,我都能学会,因为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刚开始,一个人生活,同修很关心我的吃饭问题,平时在家都是妈妈做饭,在学校都是去食堂,现在要自己做自己吃了,对于我来说,这也没什么难的,吃着自己做的饭菜,我常常一个人边吃边笑,我感觉自己幸福的不得了。有同修夸我做的好吃呢,也许是鼓励我吧!白天做完资料,晚上吃完饭就开始学法发正念,然后上网下载,之后坐在电脑前看明慧文章,常常一看就看到半夜十二点多。就这样,我每天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沐浴着法光,我感到自己是那么充实,那么幸福。

这段时间,我看到很多资料点同修发表的切磋文章,对我起到了很大的促進作用,谢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尽管看不到,但我也可以感受到师父一直在看护我、鼓励我。看明慧文章过程中,一位同修谈到了专业做资料的同修应找份工作,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当时我的心开始摇摆了,我是否应该找个工作呢?是不是我这样做不符合常人状态呢?我不想看文章了,怕它再勾起我的什么心。通过学法我明白了,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真正的坦然不动,不是说不去触及,而是当遇到问题能够用法来衡量一切而不被别人带动。明白了这个道理,再想想本地的情况,该做什么已经很清楚了。

还有一次看明慧文章,看到迫害消息中有一处资料点刚运转三个月就出了问题,那时我一个人在那也快三个月了,我感到了“怕”的存在,吃过晚饭我就一个人把自己关在卧室开始听师父讲法带,不敢开灯,上卫生间也摸着黑,怕别人知道屋内有人。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都是人的观念在捣乱,不能承认它,但是我心里总是不那么踏实。一天晚上,我做梦,梦中在学校,有人让修炼大法的人签名,我躲躲闪闪,很害怕,我的班主任老师笑着和蔼的对我说:“不要怕。”醒来,我悟到了是师父在点悟我,我的心瞬间变的如此坦然。沐浴师恩,语言难诉。

平时,我除了回家、买菜,就在屋里,仿佛進入了世外桃源,断绝了世间的一切,除了妈妈,别人都以为我在上班。到这取资料的一位同修说我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提出要给我钱。做大法的事是何等神圣的事,岂能用钱来衡量?这是我发自内心要做的,是我应该做的,又怎能要同修的钱呢?师尊在这方面的法理已讲的很清楚,妈妈也曾十分严肃的与我谈过:“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我们是个整体,要互相配合好,我想来做资料,还没你这个条件,你要珍惜,做好你应该做的,其他的什么也别想,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走正我们的路。”我默默点着头,做着最神圣的事,我还求什么呢?

证实法过程中走向成熟

记的有一次机器出了问题,拿到同修那去修,运机器的同修回来对我说,机器一拿到别处就好使,拿到你这就不好使,你是不是学法少,心性有问题?应该好好找找自己。

同修一番话,仿佛一块巨石压在我的心头。难道真是我心性有问题吗?难道我做不了这件事吗?难道我不行吗?一向很自信的我开始怀疑自己了。后来修机器的同修说,那机器确实有点问题,运机器的同修不是很清楚,所以无形之中就给我增加了压力。通过这件事,我更加明确了自己在做什么。面对困难、面对问题,我们应该清楚,一切的干扰都只不过是一种假相,只要我们能在法上认识,坚定自己,坚定信念,一切假相都将烟消云散。

从大学回来后,我几乎断绝了与外界的一切交流。这年过年的晚上,我给一个比较好的高中同学打了个电话。他对我表示同情,觉的我很可怜,同时对我表示不理解,还说同学都不理解我,现在除了他我已经没有朋友了。

同学的话,字字如同针尖刺在我的心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那时我感觉自己真的挺可怜,也很委屈。明白自己不应那样,可是却控制不住。回想自己以前对师父的法认识不高,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做的不好。那时我与同学距离很远。他们谈论的那些我不愿说,也不愿听,常常是独来独往,高三最后一次元旦联欢我没参加,高考之后同学一起吃饭我也没去,仿佛我已经与他们脱离了。尽管我在班级各方面表现很好,但我没有摆正关系,在常人中表现有点太突出了,才造成同学的不解。说起来真是惭愧,我不但没把真相向同学真正讲明白,反而被对方带动的不知所措。这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常常陷在自责与后悔中不能自拔。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体悟道:有人喜欢安静,有人喜欢热闹,千万年的轮回转世,奠定着我们将要成就的一切,为了我们今天能在不同的环境中各自做好应该做的,久远的历史,我们从中走过。有同修曾说他很佩服我,小小年纪一个人做这么大的事,现在看来这一切不是很自然的吗?我不再后悔,不再委屈,我也不会再说那时的做法不对,不同层次中大法对我们有着不同的要求,认识到了,我以后要做的更好,一定要走正我的路。

放下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也许是缘份,一位外地同修与我在一起住过三个来月。她是一位比我大三十多岁的阿姨。一个人独处惯了,素来自我感觉不错,这一下许多心都暴露了出来。本来每天早上都是我给师父敬香,自从她来以后,她就给师父敬香,其实我们都尊敬师父,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谁给师父敬香不行啊?可我当时心就是放不下。本来我一个人与机器配合挺好。她来了,她要看机器,似乎没我什么事了,但我走了,有些问题她还处理不了。我的心这个不平衡,恨不得她赶快离开,甚至产生“她不走我走”的想法。然而无论我什么态度,阿姨始终对我很好,我却不知她内心是如何想的,也从未坦诚交流过,也许由于我们都有一些心,造成一段时间机器不好使,经常出问题,我到教我技术的同修那里去哭诉。同修与我共同学法,对我说那里根本离不开我,那是我的责任,我的使命。其实我也并不想离开,因为我要救度众生,做我应该做的,这一点我是十分清楚的。那段时间我的执著心表现的很突出了,机器不好使,心性上不来,看别人哪都不顺眼。究其原因,都是我把自己看的太重了,没有处处为他人着想,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一个真正伟大的觉者在这会怎样处理这些事呢?缘份已尽,同修要走了,回想这三个月,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之处,也体悟到:证实法中放下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相信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是最好的一切

一个人的修炼过程中,我有过放下执著的开怀,有过人心难去的困扰,有过明悟法理后的坦然,也有过孤独寂寞中的摇摆,我曾放声哭过,也曾欣然笑过,一路走来,回首昨天,剩下的只有美好。

一年的独处之后我复课了。复课期间,我仍与几个同修配合着做着最神圣伟大的事。正法的需要,我认识一个和我同岁的同修女孩,她已经上班了,而且工作不是很忙。我发现自己不平衡的心理,妒嫉心理都暴露了出来。我还总觉的自己修的挺好呢,原来有些东西只不过没有去触及,它仍然在那,这一下终于暴露了出来。上学了,做大法的事情时间少了,都是同岁,人家都上班了,我还要上学,为什么会这样呢?那段时间妒嫉心表现的淋漓尽致,也将我折磨的很痛苦。我知道这是要去掉它的时候了,我排斥它、否定它,我背师父经文《再去执著》中那段:“我们的学员,包括我们的工作人员,哪怕是为了大法的工作,你们都相互妒忌,你能为此而成佛吗?”

历史走过那一页,想想那时真是很可笑,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又为什么要羡慕别人,看别人呢?难道内心深处你还不相信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是最好的一切吗?我也发现身边有些同修,总是对自己所在的环境不满,总是看别人如何如何,总是找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不放,还理由一大堆,其实都是法理认识不清。

师父在经文《路》中讲:“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 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 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

环境是自己开创出来的,无论我们在常人中扮演的是哪个角色,只要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在法中提高自己,那么我们周围的一切都将被我们改变,一切只能是越来越好,尽管许多事情我们还不能一眼看透,但是我们应该以一颗感恩的心来面对我们所要面对的一切,现在就看我们如何精進了。

修炼人不能被情左右

我刚开始做资料时,一位同修就说要给我介绍对象,也是同修。不知怎么,一听到“对象”这个词我就很不自然,总觉的这是说不出口的。同修说,我就笑,也没想什么,以为同修在与我开玩笑。就在我刚刚复课之后,同样是讲真相的需要,我认识了这位同修,互相配合中,同修的言谈举止让我看到了他高尚的品格。那时,来自家庭的压力,同修对我上学的不理解,再加上我自身一些因素,造成我思想压力非常大,常常与他交流切磋,他给了我很大帮助,也许是缘份吧,互相配合中,我发现自己的心已不再象以前那样纯净了。有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掉進了感情的漩涡。我还在上学,有时晚自习我竟然会走神,胡思乱想,我拼命的排斥它抑制它,尽量不让它干扰自己,然而这种状态也一次一次的反反复复。这段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谈过这件事,高考之后,一次我们说开了这件事。然而,我要到另一座城市去上学了,摆在我面前的路已经很明朗了,对于我来说,我觉的上学是我圆容好我周围一切的最佳方式。他也表示理解支持,毕竟都是修炼人,我们都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

事是说开了,然而我的心却没有真正放下,心里痛苦极了。“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精進要旨》〈真修〉)我的思想翻江倒海,想入非非,我开始放纵自己,也不去抑制了,学法也学不進去。有一天我打开电视,几乎我调过的每个台演的都是这方面的节目,整整一个下午,我硬着头皮看着。看完后我躺在炕上,突然间,我想明白了,那些不好的东西就是想让我消沉,让我陷在情中不能精進,我怎么能上当呢?

我们在常人中修炼,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但是我们要明确,“我们是修炼人,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我们只是借着常人社会环境修炼,师父给我们留下了一点常人表面的东西是为了我们能在这里修炼,救度众生,但是我们不能被情那样左右,被其干扰,所以我们要不断的学法,提高自己。认识了这些,再冒出什么想法,我不会再将它看的那么重了,因为我觉察到看重它的本身就是在执著它了。我就是要做好我应该做的,那么其它的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回首走过的路,太多太多的神奇,太多太多的感悟,这一切都是超越常人的,这一切只有修炼者才能够体会。我会珍惜走过的路,走好以后的路。大法造就了我们──无私无我的伟大觉者,无论身在何方,我们都是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同修们,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机缘,在正法的最后更加勇猛精進,兑现自己的史前誓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