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不懈向内找又见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修炼五年以来,因为生命在人中被污染太久,去执著的过程非常缓慢,并伴随着很大的痛苦。在沮丧中想起师尊的法,要我们任何条件下向内找时,每一次只要静下心来坚持向内找,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最近我又陷入与家人的矛盾之中。我对我哥哥姐姐的孩子们都要求十分正统,尤其是我修炼后。他们上大学,找工作,谈恋爱我都在其中起好的作用。最近他们不但不象以前一样语言中流露感谢,反而处处冤枉我,而且他们好象串通好了似的。四姐的儿子从小厌学,不认真学习,高三还常常出入网吧,姐姐姐夫都束手无策。在我的帮助教育下终于好转,考上了大学。最近另一外甥女找熟人帮忙使他進了一家有名的企业,签约当晚外甥女要他作陪,请帮忙的人吃饭,他竟然说他要上网吧,没时间。我就告诉他妈说这孩子太不懂礼节,我们还要多帮助他教育他。没想到她竟然说我的教育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还想得到她的感谢,说我自以为了不起。我当时就懵了,这简直不象她说的话。我带着委屈,要三姐来评理。没想到三姐也说我自以为了不起,说我多管闲事,说那孩子没有犯什么大不了的错。大哥知道后也说我自以为了不起!

我发现突然之间我们多年的手足情一下变得那么陌生。他们好象商量好的说话不着边,不讲任何“逻辑”,不接受我的好意,反而冤枉我。怎么会这样呢?我委屈的哭了很久。我向内找吧,想来想去,还是没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就叹叹气,对自己说:常人嘛,是不讲道理的。我对他们的情太重了吧。瞧!情这东西是靠不住的。其实这还是没有认识到自己更大的执著在哪里。直到前天又发生一起严重的家庭矛盾。

我的先生也是一位修炼人,他比我先得法五年。可是他不精進,迷恋常人中的事情。长期是我在提醒他学法。他每天花大量的时间看关于台湾的电视新闻,或者上常人网站。前天我在学法,他要上网,我说他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常人的娱乐爱好上。他气呼呼的说我在干涉他的自由,要与我离婚,离婚后,他就可以自由的上网,想干什么干什么了。我觉的他不珍惜大法。他说上一个小时就下。一个小时到了,我提醒他下网。他说他还想继续上。我说他说话不算数。他气呼呼的下网,然后说:“我现在没有正式工作,所以暂时住在这里,如果我有了正式工作,有了钱,我就不与你在一起了,我就自由了。”他与我结婚时还欠别人的钱,又没有工作和房子。所以我家里的经济主要靠我,让他出去找工作他总是拖着。我的工作很忙,但总是挤时间学法,讲真相。看他整天在家,不想工作就算了。没有工作正好利用时间学法,可是他就整天上网,看电视。我学法时就叫他把电视声音关小,不要影响我学法,他就说他没有自由。我觉的他讲话太不讲道理,没有“逻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十分委屈,一气之下与他大吵了一架,感觉十分悲痛,躺在床上两天起不来。我觉的他的思维不正常,说话太不符合“逻辑”。

望着师父的照片,师父显得特别憔悴,为我的不悟操碎了心,我泪如泉涌,泣不成声……。我生气,骂人,指责,委屈都是执著太重!我对不起伟大慈悲的师父对我的苦度!我静下心来深深的反省:我到底在执著什么呢?我想出了几点:一、欢喜心。我在常人中比较能干,为家里办了不少事情,解决了许多问题。 我听惯了感谢和赞扬,确实以为自己了不起。也许是师父借哥哥姐姐的嘴点化我,以为自己常人中的能力了不起,而且希望得到赞扬。一旦不再赞扬我,说我不好的话,我就受不了。这不是在求人间的东西吗?不正是要满足自己的欢喜心吗?二、不容忍与我不同的生命。我以为自己能干,我就可以指挥先生学法,他不听也得听。我的话那么有道理,他不听,我就嫌弃他,态度一点也不慈悲。宇宙之大,生命的特点个性都不一样,同样是修炼人,忍耐力是不一样的,我能忍耐的,对方不一定能承受。我有什么资格不容忍与我不一样的生命?那是师父都没有嫌弃的生命。“真、善、忍”中的“忍”我修漏掉了。三、抱着常人的“逻辑”死死不放。这个大执著是我今天第一次发现!长期以来,我在常人中学习到的一点逻辑推断知识,到处运用,一旦发现谁说话不符合“逻辑”,就马上指出,常常让人感到我咄咄逼人,嘴巴从不饶人。还以为自己特别会说,很是自豪。以前做过GRE的一点逻辑题,积累了一点经验,恋恋不忘,到处运用。可是师父不是让我们决裂人嘛?人的一切理都得放下。在高层次看理是反的。常人中的那些“逻辑知识”,有时也是障碍着修炼人提高层次的东西,对于什么都得放下,我此时有了更高的认识。心里也轻松了许多,真是又见柳暗花明。

我们一定要在任何过关痛苦时,好象自己是委屈的一方,其实只要坚持向内找,即使当时执著迷住了人心,过后再進一步向内找,一定能发现自己隐藏很深的执著,或者自己一直不认为是执著的东西。

其实在写作本文的时候,我又看到了自己许多顽固的执著,还远远没有去干净。就如师父说的“还差远去了”。

层次局限,请同修以法为师,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