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破情的束缚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2006年8月12日】看了明慧233期《老年同修应该怎样对待子孙后代》一文很受启发,好象针对我来的。在平衡家庭关系上,由于自己没在法理上认清致使问题越来越大,矛盾越来越突出。

儿子俩口受恶党谎言毒害,对我修大法有误解,认为“政府不让练就别练了,再练就是自私、不顾别人。”初進儿子家门(不在一城市住)儿媳曾赶我走,刚出生的小孙子不要我抱,怕象恶党谎言中宣传的那样把人“掐死”;削了水果时怕我手中的刀子飞到她身上,做好饭不吃,怕……,甚至给他们买的保健品都不用。儿子虽知大法好,但没深入学,有怀疑。

这些我全不放在心上,依然做一个母亲、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我坚信按法理去做会荡去她心中的阴云,启迪她的善心,破除她的误解。因此,我没有烦恼和忧愁,做着一应的家庭琐事,晚上学法轮功,写信讲真相。渐渐的儿子明白了,儿媳也露出了笑容,和她侄女说:“你奶奶太善良了。”孩子也给我带了,换季时主动给我买衣服,提醒我发正念,劝她亲友三退。

看到儿子家的变化,我自以为把他们“圆容”好了,渐渐的起了欢喜心。放松了做三件事,被求安逸心所带动,学法少了,而且学法发正念犯困,信也不写了,几乎不出门劝三退,认为人生地不熟不好开口。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儿媳也不提醒发正念了,而且一听我们提恶党(老伴是同修)就反感,我们揭露迫害,她说我们成了“祥林嫂”。我奇怪为什么出现了“反弹”现象。我越发的多干活,多照顾以感化他们,把老俩口的退休金几乎都贴在了生活上。新做的饭菜放在他们面前,我们吃剩的。刚洗完衣服又扔过来几件,那我就洗完了衣服再学法,等等。只是顺从,没有意识到是另外空间的邪魔钻了空子。不让提恶党就不当她面提了,无形中承认了旧势力,还觉得无怨无悔带工资的保姆哪里找。

终于一天,儿媳说:“我们不需要保姆,而是一个能给我们出主意的妈。”我当时也忍不住回了一句:“是大法改变了我的心,否则我一个堂堂的××师为什么会低三下四的伺候你们?”这句常人不如的话引来了她的一顿连珠炮,忘了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否则会使他们得不了度。最后他们俩口以照顾我为名,不让在她家待了。

我真得好好找找自己,我是站在法的基点上把他(她)们当作众生慈悲救度了吗?不是,而是常人心占了上。因为渴望救度的生命不要“保姆”,而要一个从新给他们生命的“妈”。

用常人的手段,其实就是“情”,我不就是做“过”了又产生新的执著了吗?怕他们不明真相,有机会就说,导致“烦”。电视报导的“天灾人祸”,不管理解不理解,以一种“警示”的口吻去评论,使他们说我们“幸灾乐祸”。(修炼人修口没做好)。看他们狠劲摁着小孙子“灌药”,孩子拼命哭喊,我就揪心,一概的顺从、承受不去说,还认为他们在给我创造提高心性的机会。同修给我指出这是没做到真,没做到善,只为了自己“提高心性”让别人去造业。讲真相中碰到不好讲的会认为这是“救不了的那一半”。劝三退觉得人生地不熟,最可怕的是觉得师父说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认为我付出的少就少得点也比掉下去的强,其实这颗心已经掉下去了。三件事也做,但是不紧不慢,其根子是怕“落下”,又是多强的执著。儿子家不想让我在那儿,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回到我该去的地方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

回到我的居住地,静下心来学法,从新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除了自己修炼之外,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我的生命是大法延续来的,一定要百分之百的溶入正法洪流中,不能陷在家庭小圈子里。真的是时间不等人,正法洪势一过,一切结束,那时什么也来不及了。想起三年前做的一个梦如今历历在目:在过一条大河时,河水已没过桥面,我在桥上淌着水前行。行至桥中,发现桥北侧一些人在河里游泳,而桥南侧连天的大浪象一座大山压下来,我一边向对岸狂奔一边呼喊河里的人快上来,可是声音被滔声淹没,等我跑到岸上,再看河里的人已无影无踪。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抓紧救度。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不能因自己的懈怠,而看着众生被谎言蒙蔽而毁掉。

通过学法归正了自己找到了自我。我要跳出这个情,修出慈悲。现在我们把时间安排的紧紧的,以前几个月没劝退几个,现在不长时间就劝退八、九十人。这还远远不够,要向精進的同修学习,更多的救度世人。最后重温师尊在《洛杉矶市讲法》“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层次所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