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人情的危害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师父就曾借常人之口点化过我:“情关难过啊!”我当时就心里一震,至今这句话记忆犹新,我知道我的情实在太重了。刚走入修炼中时,对《转法轮》中有关情的讲法也觉的人要做到这个地步,也太难了。在被迫害时,由于被邪悟者“放下对大法和师父的情”的邪说所骗,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慈悲的师父不记弟子一切之过,不愿落下一个弟子,又唤醒了我,我才又从新走到回归的路上。(差一点毁于此,危险至极呀!)

几年的正法修炼下来,我以为情的执著已放下了,最起码也淡了。可是,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自己仍然被情所困扰着。我是一毕业就分到现在工作的单位,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对这个单位竟形成了一种沉甸甸的情。单位近几年极不景气,尤其是今年已半年未开工资了。我的心不知不觉的对它的未来充满了牵挂。同事一谈到单位的不公现象,我就义愤填膺,大谈领导的不是,慷慨陈词、自以为真理在握、无私无畏。在几天前的一次聚餐上,对单位的前途竟至泣不成声。如此的失态,哪里是一个修了八年的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理智、清醒、冷静哪里去了?单位现在苟延残喘的状态是不是也是因为我对公司的情太重,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在经济上对我们進行封锁造成的?我们单位有三位大法弟子,单位的状态能和我们的修炼无关吗?师父给我们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法理,大法弟子修的好,可以改变周围的环境。我是不是因为过份忧虑单位的未来,带着太重的常人心在同事中“讲真相、促三退”,效果才这么不好呢?单位的现状才是这样病入膏肓、奄奄一息呢?

这种情的危害实在太大了,在同修之间也能体现出来。前几天本地一位同修遭绑架,牵涉到一位和我经常联系的同修。我们失去了联系。我为她的安全牵肠挂肚,又不能去她家探询,过份的焦虑使我失去了大法弟子应时时保持的慈悲祥和的心态,因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又和家人大吵了一顿,把电视遥控器都摔坏了,电视也几乎砸坏了。疯狂的发泄了一通后,躲在厨房里闷闷干活,想到和我相约要肩并肩手拉手一直走到最后而现在却失去音信的同修,忍不住淆然泪下。我知道了我对同修已经产生了太重太浓的情,我对同修的过份依赖是不是也是邪恶迫害她的借口呢?而且,由于自己做的不好,也影响了不修炼的家人对大法的看法。写到此,我的泪又要下来了,实在愧对师尊!无颜见师尊哪!修炼九年多了,仍被情干扰的如此颠三倒四,我分明看到了情魔得逞的坏笑,看到了师父焦虑的目光!惭愧至极呀!

今天写出此文,是想使和我一样被情所魔的同修警醒。虽然整个人类社会都是浸在情中,但我们作为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师尊赋予了我们宇宙中最伟大的称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今更以“世中的觉者”来称呼我们。我们肩负的担子太大了,要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才能不受三界内以至更庞大天体内一切旧法理所制约,才能以觉者的慈悲正念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才能不辜负师尊赋予我们的伟大称号,不辜负对我们寄予无限厚望的众生。

因层次所限,个人修炼体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