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们经过了几年的风风雨雨中,想写的东西很多,这里我把自己在修炼中怎么做好协调人的情况,向师父及同修汇报一下。

在师父的点悟下,二零零二年,我来到了某县,当时这个地区从劳教所“转化”回来的很多,象一盘散沙,同修之间来往很少,在街上见面有时也不敢打招呼,许多都不敢接新经文,做证实法的事情就更少了。由于同修们整体的这种状态,使邪恶肆无忌惮的迫害,随意抓人、抄家、罚款。面对这种情况,我求师父加持我,一定要让这个地区的学员从法上认识、提高上来,回到大法中来。那时候,我不管干什么脑子里都是背法或发正念。在师父的帮助下,很快我和玉姐、文哥两位同修组成一个三人小组,互相配合,文哥和我负责出去找同修切磋,玉姐负责发正念,做各种准备工作。

我们商量先从一个人做起,就这样找到被转化的昔日同修甲,和她学法、切磋法理、谈其受迫害的原因,从而接受教训、把言行归正在法上。这里白天时,大家都很忙,我们去切磋只能选在晚上,夜晚的乡村没有灯,路又是土路,我和文哥骑着一辆自行车一次又一次的去甲家,每次回到住地都是下半夜了。由于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情,师父就不断的鼓励我们,记的有一次,我一个人从甲家出来,已是凌晨二点左右,天特别黑,很长一段路没有人家,路边有多处坟地,我看见许多奇形怪状的东西,我有点惧,一面请师父加持,一面发正念,我听见头上有猛烈的风声,抬头一看,一个大法轮在头上飞旋,随着法轮的旋转,一切邪恶的因素荡尽,空气都象凝固了一般,一股强大的能量贯通全身,我的泪刷的流了下来。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几次之后甲明白过来了。从甲那儿又认识另一个同修,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切磋。

切磋过程中,出现了许多神奇,有一次,我在家学法,当我学到第五讲时,书里出现一个同修的形像,当时我以为是干扰,因为当天一连学了五讲《转法轮》,越学越静、越明白。于是就在心里求师父,不许邪恶利用同修的形像干扰我,我又继续学,还是出现他的形像。我停下来说:师父,如果他有事情要我去,我就去,如果我悟错了,您让我一出门出现小麻烦;如果悟的对,您让我一路顺风到他家。结果一路顺风到了他家。一進门他家有好多人,只见他头肿的老大,眼、嘴都肿的张不开了。我问他家人这是怎么回事,家人(同修)说:二十多天不吃、不喝、不睡觉,疼的直哼哼。他说之前他梦到他前世打了五个人,现在那五个人要账来了,都打他脸,给打肿了。这也是在还帐呀。我说:不对,哪来的还帐?出现这件事情,首先找自己。你以前是个辅导员,七二零你又带同修去北京上访,可现在呢,你不做讲真相的事,也没继续做辅导员的工作,懈怠了,被邪恶钻空子。你现在在家待着,不出来,是不是我们没有跟上正法進程,不符合法了?来,先吃点东西。”

他摆头意思是吃不下去。我说:能,师父没让我们辟谷,让我们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所以你必须吃饭,先吃点西瓜,吃东西就是破除邪恶,因为它不让你吃,你就得吃,对邪恶顶着走,在法上顺着走,你就没错。他于是吃了一小碗西瓜,我又给他舀了一小碗,让他吃,他摇头,我说:第二次破除,必须吃。这样他又吃了一碗。他家人说:他已有二十天未吃东西了,再给他吃半碗小米粥行吧?我说行,这是第三次破除。这样他又吃了半碗饭。我在他家住了一宿,跟他一起学《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邪恶表面上咋呼,它内心里在害怕。你们是大法弟子,你们内心不能害怕。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通过学法,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知道自己有怕心、维护自己。提高认识以后,他倒在炕上就睡着了,第二天流了一地脓,很快恢复了正常。同修和一些常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通过这件事,很多常人走進了修炼中来。

慢慢的大家都回到了大法中来。正的因素强了,邪恶也就不敢逞凶了。

回来的学员和跟上来的学员通过学法,更加明确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于是我开始带她们一起去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写标语、挂条幅。

第一次一起做真相,我和乙同修及她的女儿、儿子一起开车去一村庄,这个村子的恶党支书迫害法轮功很积极,村民明白真相的也少。我们分工,有发资料的、有贴不干胶的。由于知道村委会有大喇叭,所以做完真相后,我们共同发正念,让恶党书记用大喇叭把真相传单给念了。果然第二天,那书记早上用广播说发现有法轮功传单,接着就把传单的内容念了一遍,这让同修们体验了正念的作用,更加鼓舞我们救度众生。因为这次的神奇,大多数同修一下子提高了上来,形成了集体共同配合做真相的局面。

师父说:“每个人都是负责人,每个人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每个人都在法中熔炼着,每个人都知道怎么做。”(《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通过学习这段法我知道怎么带动身边的同修,怎么才是真正的整体提高。我就从身边的几个同修着手,在一起不断的学法、切磋,先让我们几个都在心中明白每个人的责任,然后这些人再去找他们各自身边的同修,也是这样学法、切磋,当发生问题的时候,再回来,我们几个再在一起学法、切磋,从法上认识、提高。这样一个带一个,大家都有了锻炼的机会,整体也很快提高了上来。

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不能光我们这个地区提高,也要带动周边地区的同修整体提高。有这个想法后不久,就有机会接触周边地区的同修,接触后,就和他们在法上切磋,在法上解决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有一位老年同修,长期受病魔的纠缠,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在她家开了一次多位学员的切磋会,她问了许多问题,我们共同从法中找答案,从心里去认识法,她知道了自己因病魔折磨变的脾气很大、有怨气、常骂丈夫,我们共同学习《转法轮》:“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让我们做到与人为善,我们没有做到,师父在《境界》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通过学法认识到了不足,我说师父讲“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呀,她说我一定下决心改正,结果一个星期她从新站了起来。大家都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这次切磋让我们真正从法上提高上来,打破了地区与地区之间、片与片之间的间隔,使我们连成一片,有力的震慑了邪恶。

作为协调人,必须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学好法,不能偏离法去衡量问题、解决问题,发生问题后要从这个问题当中找出自己不能从法上认识的地方,才能和同修们达到在法上的共识,才能真正的提高。解决问题的过程,是我们每个人修炼的过程。出现任何问题也不要急于去解决问题,而是静心的听、看、冷静的查找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我应该在法上怎么去做,再平心静气的说出自己从法上的认识,因为师父说:“冷静的、平和的从这个矛盾中退出来看这个矛盾,那才能真正解决。”(《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按照法去做之后,很快问题就都解决了。

有一次,这地区一名同修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我们迅速的通知发正念、发传单、做不干胶。在整体配合营救同修中有个别学员没有做好,出现了因困倦不发正念;不是把主要精力用在营救上,而是用在挑同修的不足,并加上自己的认识四处传,因此出现了矛盾。这些事反映出来,我想我们不能急于去说这个同修,而是大家共同学法查找自己,为什么触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是什么让我们大家都跟着动?是不是我们哪里不符合法了?是不是我们自己得加大容量了?我们自己得看自己,我们自己得达到法的标准要求。明白后,我们开了一次交流会,没有针对这个问题指责同修,而是讲了每个人在这件事情中,当出现问题时,自己是如何按法的要求去做的,大家都畅所欲言,做的好的更精進,做不好的从中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提高上来了。

还有一次,我们当地的一个比较大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多名同修被绑架,造成了混乱的假相,同修之间出现了很大的浮动,甚至出现互相指责、相互猜疑。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冷静的学习《二零零五年旧金山讲法》,通过学法,大家从法中认识、提高上来了,同时发出一个声音: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邪恶没有资格考验我们,因为我们师父说过“人不配考验这个法,神也不配,谁动谁是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不管同修做的怎样,邪恶想动我们的同修一根毫毛都不行!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们记住了,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我们开始利用这件事情讲真相,制作各种真相材料,详细揭露邪恶,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恶党在迫害法轮功,绑架了大法弟子;正告恶警天灭中共,你参与中共的迫害,你就是它的一个分子,它灭,你也亡;同时在材料中说明如果不是邪党迫害我们,我们也不会讲什么真相,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更为了让人们从心里明白,法轮大法好,让他明白的同时是在救他。就这样,几名同修十几天之内都正念闯出了拘留所。

通过每一件事情,使我们更加明白做一个协调人不能光在工作上协调,真正的协调应该是如何学好法、如何提高认识,遇到问题如何在法上找自己、如何把自己的行为用法对照,从而修正自己,共同提高,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转法轮》),这才是真正的提高。

以上是我在正法中修炼的一点体会,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会和同修更好的配合,更好的做好协调工作,完成师父教给的使命,在大法中勇猛精進,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