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紧跟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六日】我在河北省一个司法机关工作,九七年喜闻大法,九八年开始修炼。在我们单位修炼法轮功是从几个年岁大的老太太开始的,也都是老干部的家属,后来发展到一部份退休老干部,及在职的干部、工人,这其中年岁大的占多数,女的修炼的多。由人少到人多,单位里人们知道法轮功的也越来越多,大部份是认为锻练身体的一种功法,是教导让人做好人的。因为是修真、善、忍,大家都能认同。单位领导从老干部科让出一间会议室让大家炼,表示支持。

我得法不久的一天晚上,我端着喝水缸子上楼,突然被楼梯绊倒了,可是满满一缸水,也没盖,一滴也没洒,腿也没碰着,我当时觉的太神奇了,心里很兴奋,认识到是学了法轮功的原因。得法第二年后的冬天,回家路过一条土沟,沟深零点六米,宽一米左右,自己走了多次都没事。当又一次通过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不会出危险出问题的。也许是自己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吧,突然我把脚扭了,家里人多次让我去医院,当时自己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虽走路一拐一拐的,但一个星期后痊愈和以前一样。

单位搞株连迫害

后来接到共产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的通知,单位就把这间屋子收回了。我们这的学员自己组织找地方炼,没几天,单位在我们学员炼功时偷偷的录像,然后开始找我们谈话,以后给我们强行办“学习班”强制洗脑。但后来下发表格填表,说是地区要求的,强迫我们每个人填写,填完后上报,不写或不按要求写的就把人上交地区,要求写上犯了一个“思想错误”的歪词,违背了“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当时逮捕、拘留也没依据,就想出了“思想错误”这个歪词,真是可笑至极。

但是单位也成立了六一零小组,主要负责的是姓赵的副主任,还有劳资科的高科长,保卫科的魏科长和老干部科的赵科长,他们各负其责:保卫科负责家属,老干部科负责退休老干部,劳资科负责工人,赵副主任负责在职干部全包括了。保卫科长和老干部科长比较应付差事,赵副主任和高科长比较邪恶,卖力执行上边的精神,强迫我们轮流读污蔑法轮功及师父的报刊等,尤其是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电视、电台、报纸全是污蔑大法的言语,电视更是多少天连续重复播放,给人们头脑中灌输不好的信息,毒害世人,我们单位是司法机关,对此事更是敏感。我们单位大多数世人都被谎言欺骗了,有的出于政治目地想捞资本,跟着上面喊大法不好,有的经过以前的各种运动被整怕了,不敢再坚持自己的想法,也认为大法不好,不少人可以说是墙头草,随风倒,认为“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但是真修的没有动摇。

接着单位搞起了株连政策,让单位一把手负责,出了问题找单位领导,其实当时全国都是这样,各级领导负责,出了问题作检查或免职。在这样的流氓政策下领导多次找我谈话,对我们实行非法跟踪,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准出小区门,每周组织我们“学习”强制洗脑二至三次,念报纸,还经常问我家属的监视情况,闹得我们家庭不和。单位里每问我家属一次,家属就跟我大吵大闹一次,由于受单位和电视的影响,平时更是经常为炼功跟我吵闹,甚至动手打我,提出离婚。大法要求我们时时处处都体现出一个好人来,我平时孝敬父母,老人极少对我发脾气。父亲是多年的共产邪党的干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受谎言的影响较深,因为在炼功问题上的观点不一致,竟说是我让他生气,甚至说我想气死他们,还说:别逼我对你下狠手。最后一句着实让我当时心痛。江氏流氓集团的谎言欺骗和暴力整人,使亲人、朋友、单位领导、同事等仇视大法及大法弟子,使自己和家人受到这样大的伤害。

单位第一次找我谈话表态时,当时我思想特别坚定,平时学法较多,每天坚持炼功,当时想的是师父讲的“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转法轮》)我们当时有二十多人在一间会议室里,让我们谈对法轮功的认识。我实事求是的谈了炼功前抽烟、喝酒、打麻将,而且身体经常闹病、吃药,现在不仅把坏毛病戒掉了,而且身体健康了,自从炼功后一点病也没有了,思想也得到了净化,书中要求我们时时处处体现出一个好人来。当时在场的高科长等也没说什么,有位同修坐在我旁边,用手直捅我。到后来让写保证书,开始自己思想很坚定,心里等着同修出来挑头抵制,自己也坚决不写,而且把最坏的打算也考虑了。看到别人都写好交了,自己由于当时有执著,我自己给自己找借口想“师父说过不重形式,只看人心,我心里坚定就行了”。结果写了一份连法轮功的词都没有的文字材料。高科长看了之后说不行,让我重写,我配合了邪恶。过后自己很后悔,恨自己怎么那么不行呢?以至后来虽然心里知道大法好,但行动上配合了邪恶,参加了展览,还当着大法学员的面读诬蔑大法的报纸,观看电影,自己当时做得太差了,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了很大的污点,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在证实法的路上走了弯路。

二零零三年六七月份,自己的右眼突然红了,而且一天比一天红得厉害,白眼球几乎全成红的,单位的同事看到后,你一言我一语劝我上医院看看,买点眼药上上,我知道他们是善意的,我想这是证实法的机会,我就证实大法的超常吧。我说:不用看过两天就好了。结果过了五天就好了,同事说不上医院就好了,不可思议。

小资料点

我家住在比较偏僻的地方,接到资料比较晚,最初完全依赖同修去拿,然后给自己送。随着学法的深入,正法洪势的推進,需要的资料越来越多,自己买了一台普通的传真机,当复印机用,供自己和周围的几个同修,由于耗材较贵,复印的质量不太好,一年后把传真机处理掉,买了一台小复印机,虽慢了些,但复印效果还可以,基本能满足周围几个同修的需求,而且还给一个附近的农村资料,也可以说是一个小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和同修们的正念支持下,运行近三年的时间。随着师父正法速度的加快,我们小资料点又换了一台速度较快的小型一体机,这样节省出部份时间做好三件事。另一同修也买了电脑、喷墨打印机,还学会了上明慧网下载资料,真正成了能独立运行的小资料点。

自己刚做资料时,负责协调的同修为了保证我们学法时间以及安全问题,建议让我少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我考虑到安全为重,当时也有怕心存在,就在家制作资料,很少出去讲真相。随着正法進程越来越快,师父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和《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发表,自己也越来越感到时间紧迫,救度世人责任重大,我就有机会就出去发,在家时给知道地址的单位和个人寄。平时身上带上点资料,遇到外单位的人员,能讲则讲,来不及讲就给上一份真相资料,一般能接受。

退党下贼船

师父掌握着正法進程的一切,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当接到师父发表的退团声明和《向世间转轮》的经文,心里猛地一震,以前自己也想退党,但各种原因没退出,还无知的作了一个年轻人的入党介绍人,后来专门找其讲真相,该年轻人表示不入了,也不写转正申请了。

自己看经文后,马上和单位的同修商量赶紧用化名退了党。后来邪党搞保鲜运动,我们司法单位也通知全体党员必须参加考试、写总结、汇报等,自己在科里的支部生活会上宣布退党,并没有参加考试写汇报。这一下,全单位的人都知道了,人们议论纷纷,主管领导让科里找我谈话,找家里的亲人做工作,把外地的亲戚他们也给搬来了,直接做工作的不下十五人次,压力着实不小,但我坚信大法没有错,退党没错。我跟他们讲:退党一不违法,二不犯罪,三不违反道德,你们为什么这样阻止呢?再说党章上都有退党自由,人都说上了贼船下不来,这更得退了,我说做好人干工作,不在是不是党员,不是共产党,干工作干得好的有的是,贪官们大都是党员。又举了几个例子,我说退了党就成了坏人了吗?他们经过和我谈话,看来硬的,唱高调不行了,就换了口气,说你干工作这么好,退了党怪可惜的。我说刀架在脖子上也退。最终我和同修在单位退党的事全知道了,后来单位领导再也没找过我们。

通过这件事,自己认识到,出现考验也好,魔难也好,只要自己坚定,坚信大法心不动,一切都会过去。通过自己讲真相、亲戚、朋友、同事等退团、队、党有二十多人,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

我们在证实法的路上能走到今天,做的每件证实法的事,过的关,不知师父为我们付出多少啊!我在证实法上做得还不够好,每次看到师父的新讲法及《明慧周刊》上的文章后,心里总是很着急,认为该做的事很多,自己知道应该抓紧,可是过了几天后自己又开始放松了,学法炼功少,四个整点发正念保证不了。在今后,我一定以法为师,做什么事站在法的基点上,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紧跟正法進程,《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