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一切艰难险阻都迎刃而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一日】

一、得法后的神奇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的律师家庭中,经济条件差,所以初中毕业后就在县城小学教书。一九四九年参军到外地,工作中我都能出色完成任务,因而立过几次功,转业后多年被评为单位,局,市等年度先進工作者称号。文化大革命时,我全家遭迫害,我被关牛棚并受各种酷刑,长期睡在水泥地上,得了全身风湿性关节炎,肠胃病和严重失眠。经过这场浩劫,我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旧病未愈,新病接二连三发生,心脏病,颈椎、腰椎骨质增生和变形、甲状腺功能低下、咽喉炎等等二十多种病,守着医院、医生,守着药房,每天吃的药比吃的饭多,病仍然没见减轻,反而越来越重,度日如年,时刻挣扎在死亡线上,自己预感活不过一九九五年。所以写好了遗书,孩子们为我买好了坟地。

就在这生死边缘上,突然接到北京亲友电话说,现在北京流行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许许多多的人,很多高级官员、中央干部、工程师、教师、医生和大学生都参加炼,他说他炼了好的很,说这真正是师父来度人的,说全国各地很多人都在炼。他给我寄来两本书《转法轮》和《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提到气功二字,我没什么好感,没退休前我们局机关请来过气功师,业余时间教职工练。我去观摩了一下,看到有的人又哭又笑,东倒西歪,手舞足蹈的,很不雅观,很不严肃,所以没参加练。我以为气功就是这些了。书收到了,我随手翻开,第一眼看到的是一位面善庄重严肃而又叫人敬仰的小伙子,好象在那见过,给人一种安全感的感觉,他就是我现在最最敬仰慈悲伟大的师尊李洪志。我再看看内容写些什么,第一讲第一句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就是度人,“就是真正的修炼了,就不只是祛病健身了。”

我对修炼二字非常陌生,很想一口气看完,不知不觉看了很长时间。我发现太离奇了,以往我看小说,看不到一小时眼睛就发花发黑、头胀痛、恶心想吐,看《转法轮》三个小时不但没有这些不良反应,而且头脑特别清醒,同时有磁铁般的吸引力,使我不停的看下去,吃饭看,走路看,不时在书上勾勾画画的。看到三百二十页时,师父说:“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的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像。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乎乎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他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它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看到这我才认识到这不是一般普普通通的气功书,是一本真正修佛修道的天书,要不全国会有这么多人来学炼。我勾勾画画,不分地点都在看,是对大法,对师父的不敬。听一位老学员说开天目的看到师父的法身在弟子的周围看护着保护着弟子。知道自己错了,从此后直到现在我的言行举止都非常注意,坐有坐像,经书放干净的地方,手洗干净才看书。

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看完书了,我的病也全部翻出来了,卧床好几天,女儿叫我起来打坐(她只是随便翻看过《法轮功(修订本)》,没系统的看过,不知道打坐是干什么的,是师父点化她的)我起来坐在床上,按照书上师父教的神通加持法的第一个动作炼,当我坚持炼了几分钟就感觉病痛减轻了许多。在女儿的帮助下,找到炼功点,在炼功点我看到有同修的上半身是透明的,这是师父给我打开天目了。

参加集体炼功,虽然短短的几十分钟,对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炼功前,我还是一个二十多种病魔缠身的病人,炼功后,瞬间变成一个全身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太神奇了,这完全可以证明慈悲伟大的师父功力威德高的无法形容,无法表达的了的。

我能有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来,又指引我走上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之路,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我不但身心健康,同时道德品质得到净化升华,使我更加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时刻用大法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美好洪扬天下,叫有缘人得度。

我刚刚开始修炼第一天就开了天目,看到许许多多另外空间光彩夺目的奇景,看到炼功点有座古老的房屋,房顶古瓦透红,大门也是红的,从屋里出来很大的红太阳,开始我以为是那家卡拉OK开通宵,后来想不对,如此红亮不会是灯光,我要跑过去看个明白,到那里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早上天不亮)一次晚上我洗脚出门倒水,不小心狠狠绊了一跤,就一瞬间一个大法轮把我接住了,没倒下去。过去我是个胆小的人,老伴死后一人住一百几十平米的房屋,很害怕,一次晚上炼功回来,打开门几间房间红光照着,一片红,進卧室,挂师父法像的整个一面墙,师父在中间,周围密密麻麻的各种小佛打着坐结着印,从这以后,我再也不害怕了。有几次出门炼功总看到脸盆粗的大蛇盘在一棵树上,在运动着,我就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一正压百邪,从此以后不再出现了。炼功抱轮时几次看到一个人的形像,高大的站在我面前,但他是透亮的光,看到的太多了。尤其师父在《转法轮》讲到的许许多多法理,在我身上都感受和应验到,现在经常提醒自己,不能有欢喜心、显示心,为了证实大法师尊的威德,我只是例举一、二。如果要说师父的伟大慈悲、大法的威德十天十夜都说不完。

二、理智的讲清真相

在证实大法洪扬大法中,在一起的同修都说我有现身说法的最好的条件,我已经七十六岁了,得法前由于我病多,不能吃又严重失眠,所以弯腰驼背的,孩子开玩笑叫我“罗锅”,去炼功点,功友背地里说我有七、八十岁了(当时六十五岁),修炼后我背直了,身心健康红光满面,走路如飞,走在路上、公交车上超市里、都有很多人问我,婆婆你精神这么好多大岁数了?怎么锻炼的?炼的什么?吃的什么补品等等?我就跟他们说我以前是什么状态,炼法轮功后才百病消除,为国家节约医药费、又减轻儿女经济精神负担等等,经过洪法有的知道大法好、有的走入大法修炼之路、有的明白真相后不相信恶党报纸、电视等诬陷宣传那一套,在证实大法维护大法。

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中,我都是按照师父、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管是叫写保证,还是在会上表态,我都没有按他们的要求去做,走我自己选好的路走下去。记的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出门要到各处去看亲朋,单位和有关单位知道后到家来阻挡不准去,我没听他们的,我说这是我的自由,任何人无权干涉,我走定了,你有多少坏人跟踪我都不怕。他们看我这样就提出写给他们我要去的地址和电话。我说你们骚扰我不够,还想骚扰我的亲朋好友办不到,坏人没办法灰溜溜走了。世人对大法不了解,听信恶人谎言,搞什么百万人签名坚决要斗争到底等等,党员大会上人人都签了我就是不签,离开会场,他们到家来,买了东西想要打动我人心,叫我签名,我仍然拒签而且给他们讲真相,就拿我的变化讲,和师父大法的好,他们说这是上面江某某搞的,我们是不得已,为这个饭碗只有听从,最后在大法的威力下,他们平静的走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我去北京证实大法被坏人抓走,当时还不知发正念,只是从上飞机那一刻起我一直就在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一正压百邪”,到天安门金水桥正中间时,我把一叠传单全撒出去,这时正是中午十二点,放学的、下班的、旅游的,人来人往很多,又正是要过春节了,穿黄衣服的卫士每十米一岗,还有无数的穿黑衣服的警察便衣。我被下班的人看见,他告诉警察指着我说是我散发的,恶警把我抓到天安门右边一平房,一边骂我一边教训我说:“你叫什么(我当时叫坏人乱抓好人了!叫大家看)?”我不理他们,我一直在背“一正压百邪”和“大法不离身”,他正想拿起拳头打我,突然又收回去了,正想用大皮鞋踢我,也收回去了。过后车来了,把我送到有点远的地方,好象是关人的地方,一路上也上来不少大法同修。到那里后,很多房间都是关大法弟子,我们站在走道上,一会儿走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他看到我后问我:老太太,你是不是有病?我普通话说不好只是摇头,过一会他又问:你是不是有病?我仍摇头不说话,就有一个人叫我進屋去,里面有许多同修站在那里,坐在旁边的人问我从哪里来,身上还有没有东西?看了我几眼说:看样子你不是医生就是教师,穿的这么好,儿女很孝顺吧!另一个人叫我:老太太跟我来。跟就跟吧,跟他东拐西拐出了大门,他指着右边马路说,顺这条路出去就可以坐公交车回去了。其他很多同修后来怎样我都不知道了。这一切使我悟到都是正念的作用,都是师尊的安排和呵护。

我深深感受到,只要时时事事在法上,正念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切艰难险阻都迎刃而解,不管是在证实法、维护法,救度世人,讲清真相和过病业关,这个关那个关中,只要按大法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排不出的难。说起来都很轻松,其实要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我还差的很远很远,我还要加油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才不辜负师尊苦度我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