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九八年四月五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在儿子的帮助下,我得到了宝书《转法轮》,正式走入修炼。

我如饥似渴的读着这本宝书,一生迷惑的、搞不明白的事情,都从书中找到了答案。当我看到第二讲时,师父给我下了法轮,好象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法轮在转,感觉很舒服。以前的胃痛、头痛、腰痛、肝痛全部都消失了。我对丈夫说:这个法是真的,你也赶快来学吧!他说行,于是我们到炼功点学会了五套功法。从此一家三口学法炼功,不浪费一点时间,总觉的时间不够用。

我牢记师尊讲的法“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精進要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一年多的时间内我读了一百多遍《转法轮》和十多遍已发表的师父的各地讲法,为以后“助师世间行”打下了基础。

一、坚修大法紧随师,去掉怕心助师行

正当我沐浴在师尊慈悲救度中,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疯狂镇压开始了。电视里天天放着对大法和师父的诬蔑诽谤之词,真是象天塌了一样,让人透不过气来。我泪流满面,跪在师尊法像前:请师尊放心,无论天塌地陷,我一定坚信大法,一修到底。师尊讲:“特别是在大气候下,都说大法好,从社会上层到一般百姓都说好,有的政府也说好,大家也都跟着说好,那么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精進要旨》〈大曝光〉)现在不正是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下,考验每个大法弟子是真修还是假修吗?作为一个真修弟子,不能只在大法中索取,应该为大法说公道话。

北京没去成,我就到大街上,菜市场,碰到熟人就和他(她)们讲,不要相信电视说的,对法轮功的宣传全是污蔑,栽赃,陷害,并告诉他(她)们法轮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一个道德高尚,完全为别人着想的人。那时一点怕心也没有。

随着对大法迫害的逐渐升级,我们这里有几十人被抓,有的被拘留,有的被判刑,还有的被劳教。因我在家炼功,单位没有向有关部门报我的名字,但看到别人被抓,我的怕心也起来了,只要一听到警车响,心里就怕,一听到有人上楼,心里就咚咚跳。这种状态持续了两个多月。我想,这样不行,这是执著心“怕”,我必须去掉它,走出去发真相资料,揭穿邪恶谎言。我找同修要了几张不干胶带在身上,想有机会贴出去。可是带了几天,就是不敢往外贴,看到有人,双腿就发软,心里就紧张。有一天我和丈夫说,无论如何今天咱们也要把真相资料贴出去,去掉怕心。我俩上午到了居民区,刚掏出不干胶,把背面撕去,听到街上警车就响起来了,我们吓了一跳,赶快贴上离开了。之后发现是要开什么公审大会,押着犯人在街上游行,自己虚惊一场。有了这第一次,慢慢的胆子也大起来了,再出去发资料心里也就不紧张了,并且越做越好。

记的有一次,我和同修到农村去发资料,因为我俩不是本地人,对当地各方面情况都不了解,只能白天步行到那里去。早上八点我俩从家里出发,临走时丈夫说,早点回来,不要超过晚上六点。我说:不用到六点,下午四点我们就回来了。我俩带了几百份真相资料和不干胶,跑了十多个村庄,越做心里越高兴,一点也不累,我们的欢喜心也就出来了。我俩正在树上贴不干胶,从对面过来一个人,心里想,不能让他看到,让他快点走过去,我俩好继续贴。他看了看我俩走过去了,我俩继续边走边贴。过了一会儿他骑车又追上我们,问是不是我俩贴的不干胶?我俩没正面回答他,说不知道,没看见。我们没有慈悲的去跟他讲真相,只想让他快走,我俩好赶快把不干胶贴出去。他问了我俩几句就走了。错过了救度他的机会。我和同修说,咱们不要往北走大路,赶快往东走小路,再到几个村庄,把资料发完。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一辆警车从南往北响着警笛急速而过,在我们前面一个村庄停了一会又开走了,离我们也就几百米,我们发着正念,心里也没有害怕,只想我们做的是最正最伟大的事情,邪恶看不到我们。我俩继续发资料,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下午四点回到家。两年后听说那辆警车接到那个人的举报,是来追我们的,并在我们这里调查了很长时间,也没查出人来。

还有一次,我去取资料,因为拿的袋子小,资料多,装资料的编织袋漏了几个洞,资料全露在外面,我心里有点紧张,万一被别人看到怎么办?这一念不正,我马上想起师尊的话:“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把资料放在自行车后座,骑上车子,一路发着正念。刚骑到丁字路口,对面(西面)开来一辆一一零巡逻车,离我也就二十多米远,里面坐着三、四个警察在东张西望。我一点也不害怕,心里想:请师父加持我,让警车往南走,让他们看不到我,让我平安把资料带回家。就这么一想,警车往南开去。我慢慢骑车跟在它后头,平安的回到家。

二、坚信大法,师父就在我身边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我和丈夫准备到西安看望上大学的儿子和三十多年没见面的堂哥,并让他们明白真相。我只有三天的时间,二十日早八点还要上班。我家到西安有一千华里的路程,坐汽车要穿越秦岭隧道或翻越秦岭。十六日晚十点多钟,朋友来电话说,秦岭隧道塌方,翻了几辆车,想通过秦岭到西安堵车就要等上四十个小时左右,劝我们坐火车去。可火车票又不好买。我回答她:我们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一定会顺利。十七日早六点我们从家出发,坐依维柯车去西安。中午十二点多我们到了秦岭山下,看到汽车堵了好几公里,要想翻越秦岭,真要等几十小时才能过去。我心中默默的念叨:师父啊,快快帮助我们,让我们早点平安过去。刚念完,我们前面的一辆依维柯,也是到西安的,被一个警察截住坐上去了。这辆车在前面带路,穿越农村小路,我们坐的车就在后面跟着,结果不到一个小时,把我们带到了秦岭山顶。从山顶往下一看,东,西,南三路的车堵了几公里,山上还翻了三辆车,没有几十小时别想通车。警察下车了,他是到山顶维护秩序的。他接了班后,不到十分钟,就把他坐过的那辆车和我们坐的车放了过去,后面的车被截住。我们车上的乘客高兴得拍手欢呼,我激动的热泪盈眶,双手合十,感谢师父。

下午六点左右平安到达西安,在西安待了一天半,两个晚上,让堂哥家明白了真相,我们就坐车往回返。汽车不能坐了,我们改乘火车。火车坐票卖完了,我们只有买站票。我们不急着上车,等别人上完我们才上。车上人满满的,站着都很挤,我看到有一个座位没有人坐,我跟丈夫说,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别人来了咱们再给让座。火车开动了,这个座位一直没有人来。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下,二十日早七点我们顺利的到家,离上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只要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师父就在你身边,任何证实法的事情都会被安排妥当。

三、心一定要正,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

随着师尊正法洪势的快速推進,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要严格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让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做好三件事。

二零零五年春,自己认为这几年自己在证实法中做的还不错,没有遇到什么魔难,也比较精進,显示心,欢喜心出来了,马上就叫魔钻了空子。

一天早晨,炼功时左腿痛,没有用正念对待,把它当成是好事,而是想:让右腿也痛,替我母亲承担一些业力,好修的高一点。我母亲二零零四年八月份得了癌症,做了手术。这一念一出,我马上意识到不对,赶快排斥它,这不是我的思想,坚决不承认,想到师尊讲的法:“一个常人修炼你可不要有替亲人承担罪过的想法,那样大的业力一般人是修不成的。”(《转法轮》〈第二讲〉)我的业力都需要师父为我承受,我还要往身上整,想修的高,这是一颗多么自私、肮脏的心。就是这一念不正,双腿痛的不能蹲,蹲下起不来,上下楼都要扶着楼梯,打坐双腿盘不上,坏的思想往出冒,并让我放弃修炼,嫉妒心、争斗心、好胜心,自以为了不起的心等等全部出来了,共产邪党的歌曲也往脑子里打。我知道自己被严重干扰了,我的主意识清楚,不承认它。我说:这不是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认真学法,发正念铲除它,并找出好多执著心,去掉它。几天后,我恢复正常,又能做好三件事了。

这件事情让我悟到:我们修炼人是有能量的,我们的一思一念不正,就会被邪恶钻空子。修炼是极其严肃的,来不得半点疏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