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

一、得法

在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同事拿一本书来让我看看,于是第一次接触到了大法的书《转法轮》。当时悟性太差,一口气看完后还给了同事,只觉的这是一本教人做个好人的书,并没有往深处想。

日子一天天平淡无奇的过着,为了消磨时间,我热衷于常人的各种娱乐,但不管怎么样,内心还是感到空虚。为了摆脱这样毫无意义的生活,我常去城郊外的山下独坐,一坐就是大半天,直到听到山上寺院的暮鼓响起才回家。我曾想,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坐了四十九天达到了开功开悟,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得知生命的真谛呢?师父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第一讲〉)。终于在一九九九年年初的一天,我得法了,当天高兴的睡不着觉。一个声音在我的心中欢呼着:找到了,我找到了!后来有一天我看《转法轮》这部天书时,无意间翻到师父的像,猛然看到师父正对我微笑,眼睛动了动,好象在鼓励我呢,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师父就在我们修炼人的身边!

二、修心

接着的修炼却是很苦的,当然现在回想起来,从得法以后,旧势力已经在横加干涉我的修炼道路了。主要表现在对我家的经济進行严重迫害。丈夫接的每一桩生意都是上万元的赔進去。表现上看,都不怪他,因为修炼以后明白了人的痛苦是业力轮报,一直以来承受着经济上带来的压力,还觉的自身的业消了,心性又提高了而高兴,却不知正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记得有一次,家里只剩三十五元钱,而距离发工资还有一个星期,丈夫却带一帮人到家里来打麻将,悄悄的把那仅有的钱拿走了,事后我守不住心性哭了一天,当时想修炼怎么这样难啊。就在我实在过不去关的时候,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丈夫和我都穿着古代少数民族的衣服,我们各自站在雪山下的路两边争吵的不可开交,我们的孩子跑向这边劝劝,又跑向那边劝劝,泪水涟涟,真是可怜。突然雪崩了,一下子一堵雪盖了下来,眼看就要淹住孩子,丈夫跳过去奋力把孩子扔向我,他却被雪淹没了。那一刻,我是从极端悔恨中醒来的。“我明白了”,我对着师父的像说:“我一定要过去这一关,业力轮报实在是太苦了,我一定要修炼脱离这个人世间的苦海,随师回家。”

记得有一次,因常人心放不下,耿耿于怀,结果那一天不是无缘无故碰到桌的角,就是头莫名其妙的碰到墙面上,只觉的奇怪,因碰到的物体感觉离我不算太近,怎么会碰到呢?就在当天和一个同修去她家,人在路上走着,心里却还想着生气的事,脚一下踩在一小块香蕉皮上,一个标准的下跪式让我的裤子右膝盖部位碰成白色,每当我看到这条紫色的裤子上边的一团白色的痕迹,我就会自觉不自觉的提醒自己,要守心性,不能生气。

还有一次,衣柜门总是关不上,我才关上,它自己又弹开了,关上,又弹开,我理了理衣柜里并不算多的衣服,再关,还关不上,又生气了,结果用力一“砸”,衣柜门上的玻璃碎了,正好把“忍”字上的这个“刃”字活灵活现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我这才悟到:真得把持住自己。

三、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众生

我得法的时候已经是江魔头正准备迫害大法的时期,所以我个人的修炼是溶在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的。当时报纸、电视、广播电台已经铺天盖地的对大法進行灾难性的诽谤、宣传及造谣。我对大法从没有因此而动摇,但由于什么信息都被中共邪党封锁,没有师父的消息而感到难过。一天我在街上看到拥挤的人群中有一个人又高又大,非常突出,我一看,原来是甲同修。其实是师父又在点化我,找甲同修可能有新的消息。至此,我走上了证实法的修炼道路。

这七年来,我们从开始的不知道怎么做,到用笔书写“法轮大法好”贴的满城都是,从油印机打真相资料到现在的一体机,从轰轰烈烈到现在的润物细无声,从常人的干事心到理智、智慧、慈悲的去讲清真相,去救世人,其中经历了风风雨雨,也逐渐的让我们走向成熟。师父时刻慈悲呵护着我们,让我们走到了今天。其中的几段经历我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那是二零零二年的八月,我随单位的几个同事去出差,几天里都很忙,再加上有怕心,身上带着的资料一直未拿出去,直到要回去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同事去逛街,他们买了好多东西,又到一家亲戚家去玩,我心里觉的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我说我先回旅社去,他们一听,把一堆东西全让我带回去,不好推托,我带上大包小包上路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步行在街上贴起不干胶来,也还顺利,只剩两张了。我進到一个单元楼,刚贴了一张,楼上一个人下来正碰见,他一看,立刻慌张的叫住我:“你干什么?快把他撕下来,我放你走!”当时怕心上来了,一听他让我走,我便迟疑了,正犹豫之际,他一下从上面下来抓住我不让走,我立刻意识到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正走向旧势力安排的圈套,我没有否定邪恶的命令、指使。

这时门卫听到吵闹声也围向我,也不知咋的,我一下正念出来了,跟他们讲大法是被冤枉的,我炼功我知道。他们不听,强行搜走了我带的东西,并让门卫送我到派出所去,门卫揪着我的胳膊走出小区,我想我不能被他们迫害,不能送我去那邪恶的地方,发正念是想不起来的了,我想起了师父,我请师父救我!正这样一想,我忽然觉的我一下高大起来,到公路边时,我一甩把门卫的手甩掉,飞快的向公路对面跑去,好象没几步就跨过去了,我回头一看,门卫被不知那里来的那么多飞驰而行的车堵着过不来,说时迟,那时快,一辆的士停在我面前,我坐上车脱离了邪恶的迫害。

后来想起来还有些后怕,这怕心也好长时间才逐渐的去掉。这次教训使我深刻认识到:做证实大法的事是最严肃的,不能有拖泥带水、犹豫不决的心理;在遇到邪恶时要坚决不能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和安排,要正念否定它;在遇到难关时,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时也一定要记住我们是师父的弟子,他随时在我们的身边保护着我们。写到此,我泪水禁不住流了出来,慈悲的师父呀,不争气的弟子让您费心了。

一次我们去周边的小镇发资料,当时带的资料有些多,小镇出来后还剩一些,于是我们沿着公路边走边发、边贴不干胶、边挂横幅,当时已是夜里十一点过了,一直没有回去的客车,有个同修那天可能身体情况不太好,他说有回家的车我们走吧,没做完的资料回去再做,大家想也可以,结果客车倒是经过几个,一个也不搭我们,有个同修说,看来不做完想求安逸是不行的,咬咬牙坚持一下,也许等我们做完车就搭我们了。果真如此,当我们把最后一条横幅端端正正挂好的时候,一辆有空位的大巴车停在了我们面前。

还有一次,我们到了那里才发现小镇的电灯全亮堂堂的,各家各户的门口坐满了乘凉的人,怎么办呢,大老远的来了总不能够白跑一趟,再说,这里的众生正等着明白真相呢,有个同修提议,发正念停电,等我们发完真相资料后再亮。真念一动,全镇的电灯全黑了。我们刚做完离开小镇的时候,灯亮了。

正法路上神奇的事太多太多,在这里我只有一句话想跟我们同修讲,正法已经到了今天,邪恶已被大量清除,只要我们心中想着师父、装着法、装着救世人的愿望,在理智的、慈悲的心态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和可怕的,因为我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

同修们啊,有些学员总是有不见师面难得真传之忧,其实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后边的学员都听清楚了,是吧?后边的学员远没有关系,我无数的法身在你们背后。”(《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说,毕竟我们都是师父的亲人,说是说,其实我们是多么想见到给予了我们太多太多的师父!在此请允许我代表我们贵州省毕节地区的大法弟子向师父致以崇高的敬意!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