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实修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我从九五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摔摔打打、风风雨雨一路走到今天,却发现自己还有诸多的常人之心没有修掉,尤其是遇到矛盾时,尽找他人的错,却不向内找自己。

前不久,女儿的钢琴老师打电话说:你家孩子没有按要求完成作业,希望家长能配合老师,要求孩子每日至少弹练二小时。当天我给孩子谈到老师打电话的事,并让她按老师的要求去做。她哭了,并说不想学琴了。我说不想学就卖琴,否则就得好好弹。孩子关上自己的屋门不理我,我推开门進去再说她两句,她可不干了,她说:你根本就不关心我,以后也不要管我。竟指着我的鼻子让我出去。紧接着丈夫也指责我:你张嘴就兴师问罪,谁能受得了?和往常一样,我和他又是一场激战。然后我同样指着他的鼻子说:是你把孩子宠坏的,你要负全部的责任。

当我冷静下来后渐渐意识到,孩子和丈夫都在提醒我修炼中严重有漏。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我被邪恶多次关押,对孩子和丈夫的关心就很少,孩子的吃饭、穿衣及家庭的重担几乎都落在了丈夫的身上。后来环境宽松了,可我以做大法的事为借口,对他们还是不够关心,到了孩子对我直呼起名字时,我仍然不在意。

直到看见《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中提到:“孩子是父母的镜子。”我猛然意识到:孩子的言行举止不正是我的影像吗?发现我每次谈到孩子的问题时就象放机关枪一样来一通。孩子不但不接受,反而跟我对着干。有时在家里说话象高音喇叭式的吼。在单位上班时,只要我在房里说话,保证满楼道都能听到我说的是啥。回家乡讲真相,村民看到我就说家里有事转身就走。给亲朋好友劝三退,人家就说:你好大的胆子,敢和中共作对,你别再来我家。

就连有的同修都是闻我声而避其身。我以为是他们的怕心,其实根本不是人家怕不怕的问题,而是自己能否在复杂的环境中为别人的安全负责的问题。看有的同修的言行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和想法时,就不满意、看不惯、甚至出手制止,全然不顾他人能否承受得了。学法小组恢复后同修指出:“你总用命令式的腔调跟人讲话,这是你的职业病。”我听了后嘴里说谢谢,心里却没当回事。从表面上看我做到了克制自己,其实是善于掩盖而已。心里不平衡,行为上还是惯性前行。

这哪里是真修者的状态呀?想想自己已经和一个真修弟子应该做的差得太多了。由于自己这诸多漏洞,不知让多少本应该能够了解真相的人失去了了解真相的机会,让本来能得救的人没能及时得救,也不知道有多少同修远离了自己。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你不修炼你的心性,你的道德水准不提高上来,坏的思想,坏的物质不去掉,他就不让你升华上来”。

我是个修炼人,那就得用超常的理去要求自己,而不能用常人的理去衡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我想:要是把这些坏东西去掉后,我会是什么状态呢?我意识到自己离师父讲过的作为一个女人应有的温柔的境界实在差得太远。

在不断的学法和与同修的交流中,我清楚的认识到作为一个真修弟子,必须去掉那些根深蒂固的坏习惯和自身的不好的东西。修了十一年了,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做好了能救人,自己做不好能害人。所以无论想什么、做什么都要以大法为大,以救度众生为主线贯穿一切。尤其是家人和亲朋好友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我对孩子和丈夫的不满情绪消逝了。每当我要张嘴说话的时候就想:我说出的话应该是慈悲祥和的振波,它带有很强的能量,而我本身就是慈悲能量波的振源。而当我做到了的时候,我心的容量变的大了许多,那种能包容的感觉真好。而孩子也和我亲近了许多,丈夫也好多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