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谤法电影 劝“三退”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七二零”大迫害后我所经历的事情很多,难以尽述。下面就几件事谈一下我的修炼经历。

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带着执著上京证实法,未到就被抓,未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年底再次上京。由于正念强,一路心念:我是来京助师正法。闯过层层关卡,顺利到京,在金水桥上打横幅,喊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喊得肚子、丹田很痛(没悟到是让我走的)。却心想,怎么喊这长时间还没人抓呢?就这一念之差。一会儿看见广场上有个警察,用手指着我跑过来了,就这样被他们带到天安门分局,送回当地看守所。当时我想起师父的“理性”这篇经文。大法给了我智慧,增添了我的正念。我想我不進监狱,牢房不是我坐的,我要回去。此外我还从法理上悟到;我肉身一面在抵制它,我层层身体都在抵制它。在第三天灌食时,在我的要求下,和当地邪恶的头目谈判,制止他们灌食。我给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是好人,我们依法上访,没违法,真正犯法的是你们,是你们在知法犯法,在犯罪。还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但他们不听,在最后一个灌我时,真出了问题,外观上给人感觉好象肺插伤了,呼吸困难,我自己也感觉不行了,象马上就要走了。在场那么多的恶人怕担责任,乱成一团,喊的喊,叫的叫,慌张的一个劲儿的喊啊。当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不能走,这法太好了,我没看多少,还有很多法我没看到,这样走我太遗憾了,请师父帮助我,让我回家学法。”一会儿(三分钟左右),我缓过来了。当晚,恶警们把我抬上车,让家人接回家。后来几次要将我劳教,我都正念成功的破除了邪恶安排。

协调整体正念清除谤法电影

二零零二年中秋节前后,当我听到我市电影院正放谤师谤法的电影时,我立即找同修切磋,制止毒害众生,破坏法的影片播放,讲真相,救众生。当晚,我们在一夜之间,把电影院的门、窗、墙都贴满了真相、不干胶标语,市内各街道都贴、发了不看谤法电影和抵制毒害众生的告本地人民书,大大震慑了邪恶。第二天电影院推迟了播放时间,但还在放谤法的电影。下午、晚上,我们继续组织切磋、通知全市同修发正念,并计划在放晚上第一场电影时,根据电影院大小,送十五个真相喇叭定时播放时,出现了干扰,一同修切磋来晚了,進来就说:“今晚一个也动不了,现在谁也别动,电影院布满了警察、便衣、还有警车,一个也送不進去。”其他同修也跟着说。我一听,是阻碍正法的。因当时正在分真相喇叭,她这一说,没一个人去送。我就动员大家:“由于我们修得不精進,上京证实法的人少,走不出来的人多,师父把机会送到我们眼前,还不出来证实法,把握好机缘,那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助师正法呢?别的同修是冲破层层关卡,進京证实法,没有想着能活着回来的;天安门广场那么多军警,打死那么多同修,还是有那么多同修去证实法。我们与他们比,算得了什么,是师尊慈悲我们,给我们的机会,千万别错过呀!”这样,有四位同修接过真相喇叭去送,其他同修都在影院外面发正念。结果我们出来时,也没看到警车和警察,我们很顺利就把在放影场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做完了。由于大家整体力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正念之场,邪恶一下就垮了。恶人自己把广告牌、横幅也都撤掉了。

否定旧势力安排,不去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资料点被破坏后,我因做协调工作怕受牵连,在同修家住了三天两晚。同修们一致劝我去外地躲藏,我总觉的流离失所是躲躲闪闪的,不敢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修,且从此以后不敢大方的做事、回家了,越想越觉的不对,这不是师父安排的路,是旧势力的安排,我要否定,因此发自内的不想去,但同修都来劝,越劝越头痛得难受,无奈,第三天晚上,同修包车把我送出去,车开动后,我眼泪直流,抹不干,当车开到将离开市区的转盘处时,我在心里正告另外空间的邪恶:“邪魔,你别猖狂,我很快就会回来,消除你这邪魔,救度我市这一方的世人和众生。”即刻眼泪止住,一路默念正法口诀。第二天一早返回家,一看啥事也没有,原来又是另外空间邪恶演化的假相。于是就继续投入到正法洪流中。由于这一步走正走稳了,使我们当地证实法的形势一下子稳定下来了,大家继续平稳的讲真相、救众生。

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

自从师父的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我们认识到,要抓紧讲真相、劝三退,紧紧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师尊所想,就是我所要做的,师尊意愿就是天象。世人不退出邪党,认可邪党,那就是邪党一份子了,就是众神要铲除的对象,要淘汰。所以我马上行动,去找以前听过真相的人劝“三退”,亲戚朋友邻里中劝“三退”单位同事中劝“三退”。但有部份退了,还有很多没有退的,都有。我还有很多方面没有做好的,还有很多执著,有时还麻木,精進不够,今后我一定要使自己精神起来,勇猛精進,救度更多众生,随师还。

由于不会写,不会总结,在同修的支持下,写出了几件事。如有认识不很正或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帮助我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