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邪恶因素利用家庭迫害我的牢笼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八日】师尊在《走出死关》经文中讲:“修炼就是修炼,修炼就是去掉执著、去掉人不好的行为与各种怕心,包括怕这怕那的人心。”“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师尊多次慈悲而又严肃的给我们指出“怕心”对修炼人的危害成度。可是我发现至今有很多同修也包括我自己在前些日子仍是“怕”字当头,观念和行为上还没有跳出旧势力为私为我的安排,严重的阻碍着我们整体的提高。说严重一点,拖了正法進程的后腿。师尊在焦急的等待着我们,众生在眼巴巴的期盼着我们,我们也确实到了立即修去这最后的怕心、走出死关的时候了。

最近因参加法会和集体学法等正法活动,接触的同修比较多。我亲眼看到或听到了大部份同修都能走出来讲真相,有的劝三退两千多人,但还有相当一部份同修,怕心还很重,有的不敢集体学法,更不敢写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甚至还有的同修在家庭中不敢动不敢言,被家人死死的控制着自己的人身自由,连自己的孩子晚辈都管着自己,失去了自己做人的尊严。同修来家里玩玩,还得看其家人那阴沉的脸色,有的家人甚至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赶同修快走,没有了一点做人的行为规范和礼貌。在这样的家庭中修炼的同修,一次次的失掉讲真相的大好机缘,一味的忍受,一味的迁就着。

当然这并不能完全怨家人,他们是被邪灵操控,关键是我们得找自己,寻根求源,是自己那颗生生世世养成的怕心,象一座“大山”一样阻挡着我们正念正行的路,也就是旧的势力安排了这一切。我们要想除去这座“大山”,就要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们的一切邪恶安排,不断同化新宇宙法理,从为私为我走向无私无我。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特点和目地与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个人修炼有着根本的区别,我们现在最大的使命是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不只是为做个“好人”、做个“贤妻良母”或“模范丈夫”、“乖巧儿女”。当然在一般的家庭矛盾中我们要做到和善、忍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是在救人问题上,家人要阻挡,那一定要在法理上看清楚。如果真的被家人拦住不能证实大法,不但自己痛失千万年的机缘,还让家人造下如天的罪业,那是要严肃对待的。

下面我把前些日子在家庭中怎样突破怕心与家人证实大法的真实经历写出来,以便给有类似情况的同修提供借鉴。仅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近一年多的时间,我的修炼状态时好时坏。特别是在家中,当着家人的面不敢对客人讲真相劝三退;丈夫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时常在外喝酒,回家后喜怒无常,没事找事,借酒发疯,弄的家庭气氛很紧张,孩子不愿回家,我对丈夫一忍再忍。可是我越忍他闹的越凶,有时竟动手打人,脏话连篇,可我还在一味的忍,岂不知这是让旧势力钻了我“老好人”的空子。直到有一天,因为我出去参加集体学法他大发脾气,边骂边把我挂在脖子上录有大法内容的MP3凶狠的扯下来狠狠的摔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当时我难过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默默的发着正念回到自己屋里,可是由于没在法理上找到原因,发正念也没起作用。在自己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才想起求师父,对着师父法像说明情况,求师父帮助弟子闯过家庭关。在师父的点化下,我才恍然大悟:我不能再无原则的一味的忍让迁就他的过错,这是对他的不负责任,这样下去会毁掉他的。因为这不是一般的夫妻矛盾,这是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在操控他,不让我走师父安排的集体学法的路,我们每提高一个层次,旧势力就会跳出来阻挡。如果我们分不清这些,不但让邪恶得逞,还让家人造业对大法犯罪,毁了他的未来,这是多么危险的事。

于是我拿起笔给他写劝善信,信中写上师父最近讲法中的一段话:“说明确点,就是现在在正法中,不看众生在历史上犯了多大的罪、犯了多大的错,只看众生在正法期间对大法的态度、对大法弟子的态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信写好后放在他面前,跟孩子们讲明我是被逼这样做的真实情况,同时我加上一念:谁也不能拦我。然后,我就提上大包衣服,带上大法书,当着他们的面搬到女儿家去了。

在此讲明一点,我决不是跟他怄气,我只是用此方式制止他的恶行(请同修不要盲目效仿)。白天丈夫上班后,我照样回家干好一切家务,只是晚上我在学法小组学完法后去女儿家住。我边做好“三件事”边对丈夫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共产邪灵。

几天后他用儿子的手机打电话告诉我他最珍贵的手机丢了,心情很不好,说他这几天心里很难受,觉着自己活的很无聊还不如死了算了。我知道他背后的邪灵已被我发正念清除,返出了自己的本性,邪恶因素再也没有招术可使。我马上搬回家去对他心平气和的讲真相,和他一起看真相影片,并鼓励他从新做起,发一份声明弥补过错,他大改以前的凶样,静静的听着,并说:“看你讲话滔滔不绝的样子,你原来知道这么多的法理,不愧是教师出身。”

其实只要我们自己有了正念,没有了怕心,师父就会源源不断的给我们智慧和能力,真相讲明了后才能使人口服心服。最后我告诉他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丢了手机吗?这是对你的警告,你不是骂我花钱买MP3吗,其实你摔碎了的那个MP3才一百一十元,可你马上就丢了一两千元的手机,这是偶然的吗?”他无话可说。

现在不管我去哪儿,晚上即使我很晚回家,他也不再象以前那样责问,没有一点儿怨言,并且时常帮我做饭(以前从不做),让我多炼功发正念等。从此,四个全球发正念时间我从没因为做饭而错过,而且,丈夫还表示以后尽量帮我在他同学面前劝三退。我现在可以公开的用自己的工资为经济困难的同修买MP3,他也不再反对。

这件事以后,我觉的自己在师父的加持下又修去了一个很大的怕心,在自己的思想观念方面真实的感受到了不再存有那个可恶的“怕”字,这当然也与参加法会跟同修切磋帮助、集体学法有着直接关系。

前些日子我用了真名真姓写出了自己八年来受迫害事实的文章,上网给当地恶人曝了光,解体旧势力对自己的任何形式的邪恶安排,走出旧势力利用家庭来迫害我的牢笼,使自己的思想观念同化“真、善、忍”新宇宙的法理。希望我们都能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整体提高上来,共同迎接那无比美好的到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