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最近在和同修的交流中,很多同修提到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是在根本上否定它的这一切,在否定排除它们中你们所做的一切才是威德。不是在它们造成的魔难中去修炼,是在不承认它们中走好自己的路,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做到呢?

我又想到,师父在《各地讲法四》<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

原来我对此段法理解不好:邪恶把我们抓到监狱,可监狱不是我们应待的地方呀,我们应该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们的迫害,堂堂正正走出监狱呀,为什么师父说那个同修来了就不想回去了呢? 

最近我悟到,不是说那个弟子想不想回去的问题,而是他完全放下了自我,只想到“证实法来了”,真正做到了“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 (《各地讲法四》<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无论走到哪里就是证实法,过程中包括了救度众生、发正念、向内找用法不断归正自己,这就是坚定的选择师父安排的路,当然邪恶的安排自然解体。而在过程中他把自己的未来无条件的完全交给师父,脑子里根本没有“监狱”、“里面外面”等人的观念,所以也就没有想到过回去不回去。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你能够走正,就是你正念很足,按照大法的要求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你就否定着旧势力,你也是在走正你的路。

我想,我们大法弟子无论身在何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能多大成度放下自己,心里想的只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就能多大成度从旧宇宙的一切表现与因素中脱胎出来,就能多大成度达到新宇宙不同层次的无私无我的标准。也能使旧宇宙的众生从大法弟子身上见证了大法的威严与慈悲,从而认同大法、从而有机会得救。

记的一个老年弟子在法庭上,只想到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当看到有很多警察在场时,他想到的是师父安排这么多人来听真相,太好了,就以纯净的心态给所有警察法官讲大法真相,讲《九评》、劝三退,那些警察、法官一个个脸上笑呵呵的(那是生命真正明白真相得救后的喜悦),最后师父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结果,该弟子堂堂正正走出法庭。

而想想我原来在非法关押中的想法是:我一定有什么漏,旧势力才敢迫害我;现在我要找到心性上的问题,这样旧势力肯定就关不住我了;我也发正念、讲真相了,我也不承认这一切迫害,怎么还在非法关押中,是不是还没找到根本执著呀。现在看,那是我的头脑中已经不自觉的把破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放在第一位了。心里隐藏着想解脱自己、怕吃苦的私心,而不是完全放下自我,把证实大法摆在第一位,完全只想着现在应该如何救度众生,当然也就不可能做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都知道,师父的安排和旧势力的安排没有一点关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唯一的使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只是我们按照新宇宙的法理实践的一个必然结果。我们不能在私心作用下把破除旧势力对我们的迫害看成比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更重要。如果我们带着私念为了破除它而破除它,就是在变相承认它的存在,就是还在旧宇宙的理中。

“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去掉最后的执著〉)现在我悟到这其中的一层内涵:完全放下自我,不去想自己如何如何,完全为法负责,完全为了众生,完全为他的,这样就跳出了旧宇宙为私为我的理了。

而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或在同修面对非法开庭时,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就以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为基点,对同修能不能出来,法庭能做出什么样的所谓“决定”,也就是能不能破除邪恶安排魔难的本身根本不去考虑,这样就会更符合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会达到更好的效果。

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可是你们永远记住一点:不管谁在干扰,那都是暂时的,都是假相,都不是主体,都是一种象空气一样的流通。”“那些自然就存在在那的有形无形因素对你们什么都不影响,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谁也操纵不了。”

回想过去,在迫害刚刚开始时,很多弟子容易把恶人的表演看的很实,后来大家通过学法突破了常人的观念,悟到了人的表演什么都不是,而是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操控其所为;而通过在正法修炼和不断的升华中,我们又渐渐的悟到,其实邪恶因素的表演也什么都不是,虽然在旧宇宙的生命看起来它的表现是实实在在的,而当我们站正了基点去选择师父安排的瞬间、当我们放下旧我主动同化大法,新宇宙的法理给我们展现出来的瞬间,我们就会看到一切邪恶干扰都是假相,只有师父正法、大法弟子证实法是实实在在的,这时感觉到大法弟子“顶天独尊”,而邪恶什么都不是,在这样的正念中这些邪恶因素自然就解体掉了。

层次所限,文章中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