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间,我和丈夫总是半夜去发送真相资料。修炼前我从来不敢走夜路;修炼后我什么都不怕,只要符合宇宙大法标准的事我都敢做。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我就一次次的被非法抓去关押。第一次被非法关押在本县戒毒所,第二次被非法关押在本县第一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了九天,就被放回家了,可回家才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来了几个恶徒,又非法把我抓走关押在戒毒所。有一次下午做晚饭的时候,来了十几个恶人,说要办所谓的“学习班”,恶党人员们就强行把我拖上车,送到戒毒所。下面是我当年去北京证实大法的一段经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份我们夫妻再次上京,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讲真相,叫声“法轮大法好”,就招来了恶警,将我们大法弟子推上警车,送進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因当时大法弟子实在太多,没地方站得下,就将我丈夫和其他同修送去另外的地方,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后来我又被送到另一派出所,过二个小时,就送我们八个大法弟子到火车站,叫我们回家,有七个同修乘车回家了,剩下我一人无家可归,睡街头。

我在南方从没经受过这样寒冷的天气,肚子又饿。这时我想起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于是我咬牙坚持下去。第二天我找到北京一个大法弟子家,在她家住下来做我该做的事。但好景不长,恶警监控电话,连夜来抄家,将我们的钱、手机、传呼机、大法资料及同修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抢走,然后强押我和同修们到西路园派出所,每人各关入一间房,两个邪恶之徒在房间里恶狠狠的盯着我,另一邪恶之徒说:“你是哪里人”,我不说,另一恶警拿起电棍,就说:你不说我就电你。我想起师父的话:“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当邪恶之徒电我的手的时候,我动也不动。当时听另一邪恶之徒说:“好一个法轮功呀”!他们没办法,就将我的手扣到背后去,然后推我出走廊和一条热水管铐在一起。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个邪恶之徒,身高一米八左右,骂着脏话,恶狠狠的样子向我走过来,抬起他的右脚把我踢出去,但手铐连在热水管,手又被拉回来,就这样站到天亮。

第二天,我被非法强押到房山看守所。一到看守所,恶警们就用力踢我的腰部,把我向前踢走几步,然后一个女恶警就打我的脸,左一掌右一掌来回打,打到满口都是血,然后扒光我的衣服搜身,就这样关進狱房里面。里面的大法弟子很多,每一房间都有一百人左右,没办法睡觉,只能坐的坐、站的站,年龄大的大法弟子就睡一睡,年轻的大法弟子就站着睡吧!就这样过了二十多天。

有一天,一恶警叫我出去,把我带到一间房里,叫我坐上一张犯人专坐的椅子上,那张椅子要上二级台阶才能坐上,我还没坐隐,那椅门就“卡喳”关上了。那恶警一言不发,拿起一条约六十公分左右长的电棍,有三粒放电处的电棍,开始电我的头部,然后电我肩膀。我用正义的目光盯着他。恶警一边电我,一边说脏话。我就对恶警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他就更疯狂的电我的头,整个头象摇篮似的,一边电我一边说:“我干整人这行,干了十几年,就这样打人打了十几年,我就不相信会有什么恶报,就算我下地狱我也要电你,”“电死你。”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威德》)说也奇怪,刚想完,那邪恶者便不打我,也不电我了。

在房山看守所整整二十八天。受尽肉体、精神的折磨,就象从人间的地狱熬过来一样。

冰天雪地的北京,白蒙蒙的雪洒在我的身上,感觉自己很孤独,想到回家,回家没有路费,也回不了,想起我的丈夫:“你在哪里?”一大堆常人的念头出来。当我这些念头出来的时候,我问自己:“你来北京干什么的?不是来证实法的吗?”想到师父,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没有孤独,也没有了害怕。就这样,二零零一年大年初一再次去到天安门广场,恶警们看守严密,不准任何没有身份证的人通往广场,每一条通道都有密密麻麻的恶警看守,我想了很多办法才進了广场,叫了“法轮大法好。”虽然又被恶警强推上警车,那时我脑子里只知道“法轮大法好,”没有恐惧和害怕。

大年初七,邪恶们押我回到本地区,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