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止迫害要落在行动中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目前大法弟子谈论较多的就是如何终止这场迫害,大家谈的都很好。在此我也谈谈自己一点粗浅的认识,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这场迫害本不该发生,但由于旧势力的安排迫害毕竟发生了,大法弟子承受八年最残酷最邪恶的迫害。在迫害中大法弟子逐步成熟了,这是一件很不容易很了不起的事情。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大家在迫害一开始就有一个很清醒的认识,从而都能做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放下个人执着与怕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不给邪恶钻空子,就会象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的那样:“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如果我们的正念都很强,邪恶还能动得了你吗?这场迫害不就结束了吗?

下面我谈一谈我在这八年迫害中所走过的路。

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得法后身体变化我就不说了。我主要说一说在邪恶迫害中怎样过好每一关。八年来我在迫害面前,从来没有怕心,因为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认定了这部法好,我要一修到底决不回头。

修炼完全改变了我的世界观,我本是一名老党员,得法后再也不信共产主义那一套鬼话了。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开始了,在邪恶疯狂时有学员就说:如果法轮功和共产党有矛盾,我就不修了。我当时肯定的说:法轮功一定会与共产党有矛盾,因为共产党讲无神论,而法轮功是修佛修道的能没有矛盾吗?从那以后迫害更加严重,坚定的学员仍坚持修炼,很多学员被抓起来了,办班的办班,关押的关押。

那时我也被抓起来关進拘留所,邪恶之徒恐吓、威胁我,把我从职工中开除,停发退休工资,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一概不配合。他们看我态度坚决,又给我拘留时间加期,把我关押一个多月后,一位纪委书记亲自审讯我,我就不写“保证书”。他们就问我一句话,你们法轮功和政府硬对着干,不叫炼你们偏要炼,你们想达到什么目地?我回答说:(一)首先法轮功对政权根本不感兴趣;(二)至于结果,达到师尊在正法口诀中说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三)“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大法弟子经过修炼后,身体被高能量物质代替后,人就不会得病了,摆脱生老病死,修炼圆满回归到自己的天国世界,再也不吃苦,这就是修炼的最终目地。

这位书记明真相后,把我放回家,而他过一段时间后改行了。

二零零二年冬,十六大召开之际,我们俩口都被绑架到管局洗脑班,在办班期间,我用智慧、善心、慈悲、与管我们的“六一零”、办班的工作人员、讲课的专家、教授,面对面的讲真相,面对面的揭露邪恶。有一次洗脑班上课,念中科院编写的邪党书,题目是“弘扬科学反对迷信”,讲完课后叫大法弟子发言,他们认为大法弟子没有谁能懂得科学,不会有人发言,如果真没有人发言,那就等于默认他们。结果我这七十岁老头子站起来发言。

在发言中,首先我全盘否定他们的上课内容,说:你们讲的是利的一面,不讲弊的一面,共产党一贯报喜不报忧,光说好的。现在我着重讲的是:今天的人类科学已经给人类带来严重的问题,成为制约人类向前发展的主要因素,特别是给人类道德一日千里下滑,发展下去人类将要自取灭亡……。我的发言受到了警察们与全体工作人员好评。我发言时警察倒水给我喝,叫我继续往下讲。在这发言会上,大法给我的智慧和勇气,为证实大法我做了我应该做的。

在洗脑班时,因是十六大召开,每天都送来有关十六大召开报纸叫我看,当时我想,为什么他们对我如此的注重呢?肯定有他们的目地,原来他们是想利用我当突破口,然后再去转化其他同修,真是没出我所料,有一天他们找我谈话,问我对十六大有何看法?实际就是要叫我评论十六大开得如何好,好叫我向同修讲。

我对他们说:十六大开的很不成功,主要有三点:(一)十六大整个大会自始至终都是江泽民一个人跳光杆舞,大会主席团成员没有轮流主持会议,不管大会小会都是江泽民一个包办代替,其他成员靠边站。(二)中央政治局七个常委没有一个参加各省、市小会讨论。(三)尉健行所作纪检工作报告本人没有签名,这个报告是废纸一张没有动力。我讲十六大的漏洞,他们想用十六大来转化洗脑大法弟子的目地也就解体了。

通过大法弟子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这个洗脑班就办不下去了。可是他们还是不肯放人。洗脑班办了快两个月,同修们做不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事能行吗?同修们又开始绝食,用这种方式要求放人。通过这种做法,才知道上面有规定,要回家必须写“五书”,不写就不放人,谁写就放谁回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叫洗脑班管事的人把“六一零”主任请来,我说:我给你写保证你能放我吗?这“六一零”主任说;你写就放你回去。我说:我写和别人写可不一样,我要这样给你写:(一)我保证“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定要兑现。(二)法轮功,真、善、忍一定能洪传全世界。(三)人类未来是美好的。这就是我的保证。这位“六一零”主任当时气坏了,使劲拍桌说:我曾经与上千名法轮功学员谈过话,没有一个象你这样,你就这样写吧。生气走人了。

后来洗脑班主任问我:你写保证了没有?我回答写了抄一抄就可以。这位主任说:你别写了,这种保证书我们没有利用价值。就这样第二天洗脑班开始无条件放人。两天内各单位都陆续来接人,唯有我们单位不来接,因为我们单位的负责人很邪,不让我们回去,认为回去了就等于放虎归山。但管局下令必须把人接回去,在无奈情况下,单位才答应来接人。

管局知道这事难办,因此事先给我们俩打招呼:你们单位来人接可能要找你们谈话,你们什么都别说,就讲在这里办班提高很快。第三天中午果然来了,真是预料之中,找我谈话时,洗脑班主任也在场,我对我们单位六一零主任说:这次你们把我俩送到这里来办班,我提高很大,不信你问主任。这位主任说:你们单位某某表现很好,现在我也得法了,我已经看完八遍《转法轮》了。

谈完话后,警察把我们俩口领下楼,到楼下,管局政法委书记、主任、副主任、洗脑班主任与全体工作人员早在楼下等着,站两行一一和我俩握手告别,送我俩上车回家,上车时并嘱咐说:以后你们不要把法轮功的观点强加给我们,我们也不把我们的观点强加给你们,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回去好好炼你们的功吧!

上车后,办班处那宾馆的经理问;你们以后还来不来了?我们回答:我们再也不来了,这是第一期学习班,也是最后一期学习班。管局洗脑班就这样解体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