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大法 正念闯关显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九日】我看到明慧文章后,真是感慨万千。《明慧周刊》是大法弟子互相交流的平台,使我们每个同修在整体提高方面有很好的作用。下面谈一下,我在几次过关时的神奇现象,写出来供大家参考,仅举几例: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在二零零二年初的一次集体学法时,由于当时对法理解不深,加上自己悟性差,被绑架至非法判刑入狱,给大法带来损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被非法关入监狱后,因为学法跟不上,对证实法和讲真相方面没做好,每天跟着干些活,很苦恼,正念更谈不上,想证实大法又不敢,拖延一年时间。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末,由于正法形势的推進和同修们的整体修炼的变化,形势有所好转,这时师父的讲法通过各种渠道也陆续看到了,同修都不同成度走出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和指使,有几名同修被严管号迫害,当时正是腊月,眼看就要过年了,自己看到这个场面也很着急。

这时,我接到了师父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师父讲:“我也经常看到这样的学员,你不叫我炼我就炼,你不叫我学我就学,我就不听你邪恶的,你不就是拿生死来威胁我吗?当然师父在这里讲出来呢,是对你们修炼人讲,但是师父也是不愿意讲,常人听了理解不了。我告诉你的就是你真正能放下生死的时候你什么都能做的到!”

这分明是说我,当时我猛然想到怕与不怕,其实就是对师父信与不信的问题,既然修炼,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师父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自己配做弟子吗?只有正信,才能走正自己的路。这时我横下一颗心,坚定走好正法之路。修炼是唯一的路,为了炼功被抓進监狱,为什么一年时间不炼功?说到了没做到,这是真话吗?有师在、有法在,没有可怕的?!看完后,我放好师父的讲法,就开始堂堂正正的炼功了,大白天开始炼功。我和杂役说:“我从现在开始,正式炼功。”杂役不叫炼,我想不管这些了,就是炼功吧!当天被送严管号,刚被送严管队走廊门口时,我就喊:“我是李洪志老师弟子,炼功来了”。就一声,当时一片沉静,全都震住了。

当时是腊月,我穿的是单衣服,没穿棉衣,送我严管的恶人吓唬说冷、遭罪,我想遭就遭吧!所以没穿,可是到严管队小号后,管事犯人看我一身单衣,就派杂役给我找来棉袄,让我穿上。因为炼功被严管,当时我没想太多,管事犯人说:“你年岁大,在这里别炼,出去再炼,我们也不难为你。”我想我来就是炼功,不能听他们的,要说到做到,任何环境都要做到证实法为目地。当我站起来炼动功时,警察、犯人象疯了一样,把我拖到走廊,戴上铁镣子、上了锁头,手被上了背铐后推回严管号,吃饭、上厕所时打开,可是戴上没有两个小时,不知不觉中,手铐开了。我想这是师父看我太遭罪,给我打开了,当时我眼泪流了下来,我真心感悟大法神奇、师父慈悲。

因为我每天都炼,戴着镣子也能双盘炼静功,因冬天冷,室内零下十多度,墙上都是白霜,我炼静功时间长,手上戴着铐子,几天后,手被冻肿了,警察進来查号时,我还在炼静功,只听门响,其余什么也没思考,其实我当时心里很静,外面一点声音感觉不到,这时警察看我没有反映,就蹲下来摸着我的手说:“手都肿了,醒醒吧!”我睁开眼看看他,没说话。他说:“我把手铐去掉,你还炼吗?”我说:炼!他说:“炼也给你去掉了。”后来不戴铐子,我就炼。他们给我上“十字架”,把胳膊在木杠上,只有吃饭时把手放下来。整天这样,大家可想而知当时的感受。可是当你的心真正站在法上去证实法,情况又变了,头顶上在不停的转,带动着手和木杠一起转,不知当时有多舒服,浑身轻松,非常美妙。警察和犯人对我说:“你别转。”我说:“我没转,他自己转”。就这样转了旋,自己还能控制,想转就转,想停就停。这是第二个神奇。

冬天天气很冷,戴刑具不能脱衣服睡觉,晚上我把铐子脱下,光着脚戴镣子,室内没有暖气,还有后门,从屋里能看到外面雪地,可想有多冷吧!出乎意外的神奇又出现了,铁镣子不但不凉,反而是热的,躺在被窝里睡觉,象在鸡蛋壳里一样,太美妙了,说不出的神奇。

以上是我亲身的经历,让我感悟最深的是:当你真能做到放下自我,一心在法上的时候,师父就真正为你去掉你不该承受的。师父为我做的太多了,我没有任何借口对师、对法不敬、不信。我没有做什么贡献,只是起一个火柴棍的作用,真正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因为是开创网上交流环境,我写出来,希望对还在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整体提高,跟上正法進程,走正各自的修炼正法之路。放下人心的时刻,一切都变。

修的不好,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双手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