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参与营救同修中放下自己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在我们地区前几次营救同修的时候,我都没有参加,并且表现的很麻木。在一次针对营救方面召开的交流会上,同修都在向内找参与营救过程中自己的不足,而我说:“现在发正念也发了,教养院也去了,在家属配合这方面也做了,还没有结果。我们就应该先修好自己,以后营救自然就成功了。”这时有同修反问我,按你这么说,我们明天就不用去了。另一位老年同修说:“营救同修你参加几次?你的认识不对啊!”

当时我心里愤愤不平,我想,我也做了很多证实法的事,我做的事也很重要啊,我也很忙啊,但我又一想我为什么难受,我想起了师父在《美国第一次讲法》中讲的一段法,“我告诉你们在你们过不去关的时候,听到很刺耳的话的时候,真是我的法身用刺耳的话在刺激你、告诉你。”我想通了,是师父在点化我应该去营救同修,第二天我与同修们去了司法局。回来后,这位老年同修对我说:“真替你高兴,你走出来了”。在自我的膨胀下,我连同修鼓励的话也不爱听了,我反击的说:这有什么,以前我就与他的姐姐去过教养院,那时还没有人做呢。我就开始表白起来。过后我想,我为什么要表白,这不就是替自己没有参加整体营救辩解吗!我通过学法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问自己,做到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了吗?你无私无我了吗?一个月只去一两次,忙是借口吗?你为什么不配合呢?这样,我在法理上认识到我应该去营救同修。

我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很多的差距。一次有六名同修因讲真相被派出所绑架,我们在派出所的外边发正念,下午三点钟邪恶决定把四名同修非法拘留,近距离发正念的任姨直接走到派出所院内,当恶人要把同修推上警车的时候,任姨挡住车门对主要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说:“他们炼法轮功都是好人,原来有病,现在身体好了,你们抓他们干啥啊?”恶人躲躲闪闪,不敢与任姨说话。四名同修被拽上警车。望着同修被警车拉走,我的心很沉重,同时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如果我也能这么做,遇到问题就去讲真相,同修也许就不会被带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并没有做到啊。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以后一定要做好。

在得知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小李情况危急的时候,任姨决定第二天与小李的母亲(未修炼)去找院长要人,能去的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在家的同修密集度发正念配合。我在晚上问自己,你敢去找院长要人吗?我马上回避过去,想我还不到位,我只能近距离发正念。第二天,在教养院我们没有看到小李的母亲,在九点四十分的时候,一位同修说:“我们不能被旧势力干扰,我去站点等家属,十点钟再不来,我们就由两位同修去见院长。”我马上说行,我和任姨去。说出这句话是因为我觉的在法上这样做对,但是我感觉自己的心态还没有到位。这时同修们都在发正念清除干扰小李的母亲来要人的一切邪恶。其实在我的心里隐藏着,快来吧,你如果来了就不用我去见院长了。过了一会,同修告诉我到十点钟了,我说再看最后一辆车,可是这辆车也没有小李的母亲。这回我真得去见院长了,我想对任姨说,任姨你正念强,带带我。但是我想,同是高层次来得法的,一个师父,一部法,我为什么就正念不足呢!我能行,因为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在这一瞬间,我没有了怕和紧张,面容变的祥和了。我深深的感受到这一切并不是我的能力修出来的,而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这一层障碍我营救同修的不好的东西全部给我拿掉的。我和任姨见到院长后,我们给他讲大法的美好、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社会的形势、天象的变化和保护大法弟子得福报的例子。但是,在他坚持不允许看同修的假相下,我动了常人心,我说:“你不让我们看,我们得知道他是死是活,哪怕让我们打一个电话呢?”就是因为这一念正念不足,才造成后来只允许与同修通了电话。

还有一次,教养院来人到当地分局决定把一位身体被迫害很严重的同修送回来,但是分局不给办理手续。我们切磋后悟到遇到问题不能绕开走,应该直接给局长讲真相,解体当地邪恶。我又硬着头皮说:“我去”。虽然我决定了去,但是却迟迟迈不出这一步,思想很乱。在我看来,这比到教养院讲真相难多了,因为公安局是直接抓人的地方,我对此产生了怕心。在一日一日的拖延下,我问自己,在修炼中夺命来的大难,师父都能保护我们,一个警察、一个公安局还不是夺我命来的呢,我为什么会怕呢?我认识到这种怕来自邪灵的党文化,恶党搞的历次杀人运动,给中国人心里灌输了邪恶的恐惧文化,为了自保,不惜在朋友、同事、父子之间搞揭发、反目成仇。常人社会还有“朋友有难,鼎力相助”,现在在恶党的统治下没有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了为人处事的原则。但是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是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我要清除干扰我讲真相救度世人、营救同修的恶党邪灵因素。我决定今天就去,这时已经是晚上五点钟了,马上通知大家发正念,六点三十分我去局长家讲真相。我在师父的法像前说:“师父,请帮我。”当我求师父的这一刻,师父又一次把干扰我讲真相的不好的因素拿掉了,我的心里一片轻松,同修在与我去的路上鼓励我说:“没事”,我说:“其实我只是跑跑腿,说说话,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来到局长家,他本人不在,他的妻子和孩子在家,我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天灭中共退党保平安,不要再参与迫害。当我从他家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在他家的楼上、楼下都有同修在发正念,在楼的附近有很多同修在近距离发正念,其中还有一些是去农村劝三退刚回家,饭都没顾上吃的同修。

师父在《转法轮》中给我们讲了一段法:“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

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我的各种人心,怕心、埋怨、急躁、显示、自以为是、妒嫉、争斗、失望、低落、不修口等都交织在一起干扰我。但当我能放下自我,在整体角度考虑的时候,慈悲伟大的师父化解了我与同修之间的矛盾、间隔和猜忌。在我溶入整体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感受最多的就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和超常、同修的可贵。我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彻底解体邪恶》和《致澳洲法会》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好法,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与同修整体配合,彻底解体邪恶,助师正法。

有认识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