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对法负责 对众生负责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下面就我与两位同修在做证实大法事情中发生的一些不愉快的事与大家交流,我是怎样在其中认识到了执著于自我的私心,并在师尊法理指导下,逐渐提高升华上来的过程。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陆大法弟子开始全面讲清真相,抓紧时间救度世人。我也克服了许多干扰,于二零零五年从年初到年底在家里陆续添置了刻录机、打印机等一些设备,一个小型家庭资料点成立了。这样和同修甲的接触就多了一些。在我刚走回来的那段艰难时期,同修甲给了我很大的帮助,自觉不自觉的我就对她形成了一种依赖心理。二零零六年四月份,当邪恶中共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惊天罪恶在国际上被披露出来之后,一些劳教所的恶警到以前被非法劳教现已被释放回家的大法弟子家乱窜,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似乎想再制造一种“春风化雨”式的假戏。正逢“调查真相委员会”刚成立之时,同修觉的有必要及时揭露他们的鬼把戏,就让我配合她写一篇稿子。初稿已成,但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同修让我和她一起改。我觉的也插不上手,同修怎么说我就给她怎么改。没有主动的给她提一些好的建议。当时受到的干扰很大,同修自己改的也不顺手,后来看我竟等的昏昏欲睡,同修的脾气上来了,把已有的原稿从机器上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下来(原手稿已毁,当时我的打印机不能正常工作)回家去改。这过程中,我心里非常难过,劝她不要这么抄,她也不干。眼睁睁的看着同修含着泪抄完稿,走时她告诉我,把微机中存的底稿删除,说再也不找我了(我没有删,我想以后说不定还会用上的。)

等她走后,我也关了电脑,一个人呆呆的趴在桌子上简直万念俱灰:真行啊,修了快九年了,竟修到这地步?竟把同修气哭了?气跑了?心里的难过劲儿好长时间过不去。把《转法轮》打开,也不敢瞅师父的法像,偷偷的在心里诉苦:师父啊,我只有这么高,她非要我达到那么高,我哪有那个水平啊!这时有一念進入我脑中:不是她对你要求高,是大法对大法弟子的要求高,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达不到标准是不行的。是啊,我不能总用“是人在修炼”来掩盖自己不愿放下的人心,做了点事情,就自满起来,躺在那儿睡大觉,长时间误在一个层次中提高不上来,怎么能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呢?邪恶可是随时虎视眈眈的在钻我们的空子啊!师父多次告诉我们要互相配合好,做好证实法的事。可我是怎么配合同修的啊!过了两天,同修又来了,我们都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很快把稿子改好,发出去了。

一次同修乙给我说了一个消息,我想得及时告诉同修甲,结果第二天中午就遇到她了,可当同修甲问到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时,我一概说不知道,乙也就知道了这么点儿,我也就能告诉你这么多,同修甲急了,说我不负责任。我的气也上来了,转身就走。就这一瞬间,尽管还在愤愤不平,我心里也已认清了:同修说的没错。我确实是好把自己摆在大法之外,摆在整体之外。觉的反正我也通知你了,也就算完成任务了,没我什么事了。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以前我和她一起出去发真相挂历时发生的一件事。当时晚上七、八点钟吧,同修甲就往门市房的门把手上挂,门里灯明晃晃的,外面也人来人往的,我的怕心上来了,离她好几步远。其实那时潜在的心理就是:“这是她干的,和我无关(多么丑陋的一颗自我保护的私心哪!哪配是师父的弟子啊!现在想起来仍然脸发烧)。”结果那天,我们刚分手,我被从一家歌厅追出来偷偷跟踪我们的人拽住了,他把我的衣服都扯坏了,还打了我,幸好赶紧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最后他什么也没搜到,只好放我走了(后来,在学法中,我也认识到是自己念不正,才给了邪恶迫害的借口)。同样的事情,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我为什么总把自己放在大法之外呢?

我悟到:放下自我,溶于法中,对法负责,对众生负责,不断的用大法归正我们的一思一念,同时用大法赋予我们的智慧和能力,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

可是虽然悟到了,毕竟我们走的是人成神之路,真正做到还是很难的。有的时候甚至是明知故犯。

有一阵子,当地“六一零”在各学校展出诬蔑师父和大法的展板,毒害世人。我知道了以后找到甲同修,希望她能利用自身条件打听一下详情,及时给予曝光,清除邪恶对世人的毒害。后来有一天,我要到农村办点事,回到街里,身体很疲劳,下班时间也早过了,去同事家接了孩子,孩子到小卖店买东西,出来时告诉我,小店电视里正放着那些东西呢,我听了却未做進一步核实,只想赶快回家休息。结果第二天遇到同修甲说起此事,同修当时就急了:我听说他们要在电视上放,却不知道哪个台,你知道正放怎么不去打听打听是哪个台在放?气的不行,又说我对大法对救度众生不负责了。我心里又不平了,以身体不适为借口和同修犟,心里一味的指责同修的不善,也气的不行,不欢而散。事后又后悔的不行。因为尽管同修语气不是很平和,但是她那颗心系众生、对法负责的态度的确是值得称道的。

心慢慢平静下来,开始找自己:为什么不让人说?为什么同修一说就不高兴?我终于发现我太执著于自我了,太自以为是了。家里外头,什么事都得听自己的,一不如意就不高兴。这种执著于自我的私心在和同修乙的接触中,表现的更是明显,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同修间造成了长时间的内耗。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同修乙。他以前对电脑一窍不通,因为正法形势的需要,他开始学习许多应用软件的安装和使用。上明慧网初期,我的电脑几乎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他就经常来,给我安装一些防火墙和杀毒软件。给了我很大帮助。后来,外地同修给我安装了一套比较完善的系统,他给我的那些软件就不怎么用了。同修甲也出于安全上的考虑,让我告诉他不要经常来,资料点的同修最好单线联系。可他往往是答应的好好的,不出三、四天,又来了。一来二去,我的心被过份保护自我的心带动的全无了善念。最后对同修乙甚至下了最后通牒:“你以后再也不要动我的电脑了!”“你以后再也不要来了!”可是不管我怎么说,他依然如旧。最后矛盾激化到我一见他的面就气:“又什么事呀?”“我要是你呀,谁跟我那么说,我肯定不再登他家门!”然而不管我言辞怎么激烈,同修乙总是笑呵呵的,临走时总是叮嘱我“多学法”、“提高心性”、“多发正念”,然而我竟被他气的连这些好话都听不進去了。“你总让我找自己,你怎么不找自己呀?”“把这些话说给你自己听最好了!”

虽然也知道自己这个状态不对,可是由于学法跟不上,仍长时间处于魔难之中。我知道冲破这个状态的唯一办法就是多学法,静心学法。师父讲过“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对于大法弟子之间的摩擦,师父也讲过:“特别是在我们大法弟子内部,我们对外讲清真相的时候大家都觉的应该慈悲的对待众生,我们大法弟子之间也不能不慈悲。你们是同门弟子,大家都在为宇宙正法在尽心尽力,所以互相之间要配合好,不要过份的用常人心来看待问题,互相之间带着常人心产生一些不应该发生的矛盾与争论。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每次一学到这段法,我就觉的我对同修太不慈悲了,太不善了。没有那种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和同修乙的矛盾不是偶然的,这其中一定有我要去的什么心。我不能一味的指责同修,而自己不真正提高。通过深挖自己,我终于意识到就是那个隐藏很深的过份保护自我的心不去造成的。那个怕自己再受迫害,怕家人再次承受那种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和痛苦的私心不也是一个必须放下的人心吗?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的是最伟大的事,邪恶不配来考验我们。而我们呢,只有在最纯净的心态下做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渐渐的,我能平静的对待同修乙的来访了,当然同修间来往时,安全问题在目前还是必须注意的。只是此时已没有了那种“资料点的同修常接触容易招来迫害”的念头。我们互相帮助,互相补充、圆容,在做大法的事情上配合的更加默契了。

以前我脑中杂念特别多,就象有同修说的,别人的执著得挺费劲的找,可自己呢,不用找,一箩筐一箩筐的。也曾沮丧灰心,甚至对自己失去信心。但我现在已能清醒的分辨出这些负面情绪,其实也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企图摧毁我们修炼意志的败物,是不能承认的,必须清除的。我就这么一念:“不管我怎么不好,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能把我改好,归正成为一个新宇宙中的生命。什么也阻挡不了我跟随师父回家的路!”

在目前的传“九评”促“三退”中,和做的好的同修相比,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也知道是自己学法不够造成的。我会努力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放下为私为我的一切人心,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不负师尊赋予我们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层次所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