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根本执著,跟上正法步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敬爱的师父,您好!各位同修好!

明慧网上看到很多学员的文章,谈到根本的执著。我也在想,自己有没有根本的执著?如果有,那它是什么呢?

从一九九七年三月修炼一开始,就知道要放下名利情。随着学法,修炼,自然而然的有所提高。但是对法的理解是浅薄的。修炼前,曾经在合作研究项目中,为了争功劳,与同事勾心斗角,闹的很不愉快。修炼后觉的自己很可笑。在利益上,想的也少了,还主动放弃过一些“到手的利益”。对于社会的不良影响,比如色情、赌博,还有很多娱乐的东西,失去了兴趣。自认为名利情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但是,正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修炼中,特别是正法修炼中,在做三件事的过程当中,遇到了许多心性的考验,自身的执著就逐渐的返出来,想藏也藏不住。

从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六年,我被公司派到泰国工作两年半。由于没有带家属,我除了上班工作,其它时间主要是与泰国的学员,特别是从中国出来受到联合国难民署保护的学员们一起做证实大法的工作。由于自己的特殊身份:美国公民,高学历,会英语,很多同修都愿意和我在一起学法交流。生活上有困难,也愿意找我出主意,帮忙。渐渐的,耳朵里听到的都是赞扬声。开始时,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既然师父给了我这些能力,我就把它们发挥好。

可是,对批评的话,就不爱听。在炼功点上,有人给我纠正动作,我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觉的没面子。一次同修之间闹矛盾,我出来主持“公道”,嘴上也说按法的要求去衡量,但心里却根据自己的好恶来判断。结果同修对我很有意见,说我是“搞小圈子”,“霸道”。我嘴上不争,心里却很不痛快。表面上是“忍”了,其实根本没做到。

二零零六年三月,纽约法会即将召开。当时泰国的协调人,由于种种情况,没有打算参加,其他泰国同修也没有人表示要去。原本我也没有计划参加,因为自己五月份要回美国参加大儿子的毕业典礼,六月份就搬回美国了。我当时认为,泰国最近出了不少事,应该有人参加法会,向师父汇报泰国的情况。同时我知道,协调人年龄较大,语言也不通,一个人来美国确有困难。就主动对他表示,愿意全程陪同。他很高兴。由于时间紧,我们很快就预订了泰国到纽约的往返机票。当时的想法,准备参加法会后,直接从纽约回泰国,没有安排回密西根的家看看。当时还得意的对人说,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我反正三个月以后就要回美国,也不差这几天。根本没有顾及家里人的想法。结果,妻子对我回美不回家的做法很不理解,在电话里说的话很激烈。我跟妻子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我这才头一次。”她没好气的说:“你少拿大话压人,大禹也不对。”我当时感觉很突然,想不到这点“小事”会遭到如此的反感?我认为妻子也是修炼人,也在做证实法的工作,怎么这点小事都不能舍弃呢?当时内心的怨气很大,完全忘记了向内修,向内找。

无独有偶,泰国协调人的家里人也不同意他参加法会,说要他接待一个贵客,谈一笔大生意。而且,协调人身体也出现严重消业状况,就更去不成了。这下,我们俩都可能去不成了。当时我感觉很失望,我想,本来就是为了陪他的,现在他不去了,我一个人还去干嘛?可是泰国同修和来自中国大陆难民身份的同修们都非常希望有人能参加法会。每天发正念,大家都带上一念,排除邪恶干扰,希望泰国能有同修参加纽约法会。

在交流时,有一位同修向我指出了我在心性上的问题,说我没有考虑家里人的想法,是自私的表现。同修引用了《瑞士法会讲法》:“而我要你们能够做到的是真正纯正的,无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才能达到永远不灭。所以我告诉你们,做任何事情你们首先要考虑别人。”

尽管我要做的事是对的,自己也没有想得什么好处,甚至还有点“自我牺牲”。但是对照师父讲的这段法,我的确是为私的。我根本没考虑家里人的感受。同修说,你过家门而不入,并不表示你的心性好、境界高,相反,却暴露了你修炼中有漏。

我悟到,我还是应该参加这次法会,哪怕是一个人,我也应该去。我从新订了机票,同时也安排了回家住几天。在我去纽约前的最后两天,泰国的协调人身体迅速好转,家里要来的客人,也换了时间,他女儿的单位也批准了她的请假,他们在最后一天买了去纽约的机票。结果,虽然没有我陪同,他还是由女儿陪同顺利的参加了法会,还向师父汇报了泰国的情况。我深深体会到,如果我们心放在法上,师父总会给我们最好的结果。

通过这件事,我开始检查自己心灵深处的根本执著。发现问题可多了。自己修炼多年了,基本上没有病业关,人也显的年轻。对此总是洋洋自得。每次听到别人说自己有多年轻,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修的不错了,说不定都不会再有病业了。其实已经执著的很厉害了。在泰国,与同修们一起给中国游客讲真相,到中共使馆发正念,与中共特务、受蒙蔽的泰国警察周旋,营救受难的学员,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当同修们说些赞扬的话时,虽然没有喜形于色,但听多了,不知不觉就生出了欢喜心。对于批评的话,特别是我认为的“不实之辞”,表面上也不去争,但心里就是不痛快。古人讲“闻过则喜”,我是个修炼人,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怎么连古人的道德标准都达不到。其实就是太执著自我了。

在泰国期间听赞扬多了,回到美国后,就遇到了“挫折”。公司里原来的位置没了,在同一级别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闲置了一个多月,才找到一个位置,算是降级使用。今年二月,在公司大裁员中,我提前退休,离开了公司。

退休后,一度感到挺高兴,觉的这下子好了,终于可以全力以赴,专门做证实法的工作了。但是还没高兴几天,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又是一厢情愿,家人并不支持。妻子认为我还年轻,应该继续找工作,一方面给家里减轻经济上的压力,也不会耽误证实法的工作。我也知道,要圆容修炼的环境,不能太执著自己的想法。嘴上同意开始找工作,但心里还是消极的应付。找工作進展不太顺利,修炼状态也往下滑。仔细查一下,还是根本的执著没有去掉,太自私,做事不顾他人的感受,一意孤行。遇到的阻力很大。

七月初,通过一位同修介绍,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帮助一家外国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这项工作要求与社会上许多人打交道,同时与更多人结缘,向他们讲真相。同时也遇到了新的问题和挑战。由于多种原因,两个半月以后,我递交了辞职信,又开始寻找新工作。我体会到,师父安排的路,都是为了我们能修炼圆满,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只要把大法摆在第一位,在法理上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那么在家里、在社会上无论遇到什么考验和矛盾,都是修炼中的大好事。

尽管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但并没有完全修去。遇到矛盾,人心还会冒出来,还会难受。但同时也会想起师父的话,就能过得去。我很清楚,只要没有圆满,修炼是不会停止的。我对今后的修炼道路没有过多的猜测。只想走好每一步。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