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抓紧讲清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

一.喜得大法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大法的神奇在身上展现,喜悦无法言表。得法前我患青光眼,手术后仍不见好转,筷子掉到地上都得用手去摸,眼球逐渐缩小,更可怕的是医生说将来有可能失明,我很痛苦。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得法了。同修给我拿来一本《转法轮法解》,字虽然很小,看起来有些吃力,但我想这么好的书一定要好好看,就是不要这双眼睛也得看,就在这时,书上的字突然大了起来,象小学生钢笔字帖一样大,字字句句映入眼帘,我的心情无比激动,下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一定记住师父的话“难行能行,难忍能忍”(《转法轮》),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这几年正法修炼的路?

二.去人心,全力证实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二十一日我们去省政府说明情况,途中被大客车劫持到一所学校,那里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大家互相鼓励,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也不怕。夜间警察来让我们登记,我们就和警察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后来家里找熟人把我接回家,说下午三点看电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党、这个政府竟能做出这样荒唐无耻的决定,面对师父和大法被恶毒的攻击污蔑我的心都碎了,我愤怒了,对着电视说:这是无耻的诽谤,这是断章取义。我哭了很久,晚饭也没吃,弟弟叫母亲看着我(当时在娘家)。我想不能叫常人看着,我得回家学法炼功,这么好的大法,我学定了,决不放弃,谁不让炼也不行。

由于当时我没有给邪恶写东西,社区通过亲属找到我,让母亲陪我去社区,我和社区书记讲了学法后我身心的变化,并拿照片给他看。书记拿纸笔让我签字,我不签,母亲代我签了(当时用了人的观念,反正是常人签的,不算数。)都是自己没有做好,没有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留下了污点,造成损失,后来写了声明。

二零零零年夏天,丈夫患了癌症,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遇到事情处处为他着想,关心他,善待他。他看到我身心受益,对大法有好感,非常支持我,但是他本人对烟酒的执著不放,不想学大法。后来我陪他去了省肿瘤医院,在那里没有了修炼的环境,我每天就背《论语》、《真修》、《博大》及《洪吟》,有机会就跟同病房的病人、家属讲大法真相,他们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国家对法轮功做出的决定是错误的。由于当时学法不深,有些真相没讲到位。

丈夫在省医院住了八十一天回家了。不幸的消息又来了,父亲得了心梗住院了,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里真觉得好苦啊,家里躺着一个要死要活的,医院里又住了自己的父亲。到了医院看到女儿在,女儿说:妈妈,您回家照顾爸爸吧,我在医院照看姥爷,替您尽孝。三天后父亲去世了。在这样的打击下,丈夫的病情加重,几天后也去世了。面对这一切,我的心中很苦,我不断的背《洪吟》〈苦其心志〉。我想,邪恶想在经济上、亲情上击垮我,办不到,处理后事三天后,我就继续学法炼功。

因平时注意给单位领导讲真相,所以当市政法委打电话给单位领导询问我炼功的事情时,被单位领导搪塞过去了。

孩子出去打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孤独、寂寞涌现出来,我想,这不正是我学法提高的好机会吗,我白天晚上学法看书,为后来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一天,妹妹打电话说,我的一位同学父亲去世,她去参加葬礼,看到了我小学的同学(在我下乡的时候曾经追求过我),他现在已离异,个人条件很好,要上我家来和我建立新的家庭。当时我很着急,如果我是常人可以和他建立家庭,可我修大法几年了,我悟到我必须用我的所有能力全身心的投入到助师正法中来,不能再被人世间的琐碎事情羁绊。于是我给师父跪下求师父,明天同学来了,不许他对我动手动脚。这样等他来的时候,我和他谈了好长时间,既没有伤害他,同时也和他讲了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家里的经济条件和各方面都在好转,是大法给了我一切,我决心全身心修炼大法,不想再建立家庭。他不想放弃,又来过两次,每次来都规规矩矩的,后来看到我很坚决,就不再来了。这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求师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已经走过了经济困难,亲情割舍,孤独寂寞的所有困难,平稳的做着三件事,每天都非常充实,体验着在大法中修炼使我变得坚强,感受到一个为他人着想的生命的幸福快乐。

三.跟上正法進程,抓紧讲清真相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和另一位同修踏上了讲清真相的征途,用我们亲身经历的大法神奇向单位的同事、亲朋好友讲述大法的真相,不论是严寒酷暑、刮风下雨都没有停止过,使很多有缘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

在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之后,在劝三退的事情上,我思想中产生了畏难情绪,认为这些年挨门挨户的讲,这三退不都得重来一次吗?后来明慧登了密勒日巴的修炼故事,密勒日巴的师父一次又一次的让密勒日巴盖房子,真可谓用心良苦。我们是大法修炼,师父在正法中历经千辛万苦,为了救度更多众生,师父在“向世间转轮”,正人间的法,我怎么能用人心对待这么神圣的事情啊,顿时觉得自己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再次拜读几遍师父《向世间转轮》的经文,心中升起慈悲,要救度众生,师父不会让我们做没用的事情的。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一同事说:共产党太黑暗了,在单位干得很憋气,不愿干了,你们快给我退党吧。我一听这不正是个机会吗?马上说:我帮你起个化名退党,将来人类淘汰时,你就保命了。他很高兴,这是我劝退的第一人,当时在座的有丈夫单位的同事六、七人都是党员,他们都说共产党不干好事,我们全退,之后我把护身符给了他们。就这样我从同事、同学、亲朋好友做起先后退了二、三百人。一次给二婶退党,二婶说她家门上有人给送的小册子她都看了,明白真相,二叔、二婶都退了。我意识到大法弟子是个整体,发资料的同修铺好了路,世人明白了真相,我们劝三退也比较容易了。前些时候遇到了我第一个劝退的人,他和我说:大嫂,退党这两年干什么都顺,不瞒你说,我承包厂,上半年就挣了三十多万,你给我的护身符我时时戴在身上。我也替他高兴,告诉他:你要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去年,同修在公交车上和一女孩讲真相,女孩说她也想学功并留下了电话,同修问我去不去,我当时一听怕心就上来了。我说你在车上认识的,她是不是特务啊?现在想起来很可笑(我有怕心一直不敢在公交车上讲真相)。同修说:怎么可能呢?女孩是上医院看病的。同修已经和女孩说好要教她炼功,我家离她很近,不能不救,这个怕心非去不可。我冒雨给女孩打了电话,女孩的母亲接待了我们。女孩二十九岁,脑上长个瘤,手术花了二十多万,还留下了各种后遗症,每次来月经不走,就得去医院打止血针。我们和她讲了我们修大法身心受益的经过,她们很感动,下决心要学。第二天我去她家教她炼功,女孩的母亲、姐姐、外甥女都一起学了,我给她们讲了大法的美好,按“真、善、忍”做好人去病健身,大法洪传世界各个国家的形势,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政府造假,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她们都非常爱听。母亲说:你在讲的时候,我的腿直冒凉气。我说你是有风湿吧?她说是啊。我告诉她,法轮功度己度人,在这个场中的人都会受益。我要走时,小外孙女说:姥姥你别走啊,我还没听够呢。听了这话,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因为我的怕心差点耽误了一家人得救,师父说众生都在盼望着我们去救度,如果错过了,这一家人损失的或许是几个世界的主或王啊。一个月后见到了女孩,女孩说她已经不去医院打针了,大法太好了。

我们不放过任何机会,同修的丈夫住院了,同修和我说:你明天来带几本《九评》,我已经和他们讲真相了,但都没退呢。第二天,我带着《九评》小册子去医院,刚走到医院门口见到了警察,怕心上来了,转念一想:我是神怎么会怕人呢?我念着正法口诀,背着大兜子堂堂正正走入了病房。同修正在向大家讲真相,大家听得非常认真,我坐下来发正念,当时的场是纯正、祥和的,有位政府官员说:他家附近有大法弟子送过他《转法轮》,他很廉洁,政府机关中的腐败他看不惯。病人的家属都明白了真相,走了一批又来一批,全都退了。由于我们越讲念越正,怕心不知不觉就没有了。

上个月,同事的儿子结婚,我们同修四人配合默契,很快就退了三十人。在另一次婚礼上本想讲不了几个人,可是到了饭店,同学的父母、弟妹、孩子、朋友认识的、沾点边的,都起了化名三退了,新郎、新娘给起了好听的名字金童、玉女也退了,这一次婚礼有十几人得救了。

同事、同学、亲朋好友都讲到了,我们就利用买东西、购物等条件讲真相劝三退,有一位卖白菜的老大姐退完后,高兴的双手合十说:感谢你们。也有不顺的,给同修的亲属讲,不但不听,还要报警,我们觉得这人好可怜,将来怎么办呢?我们没有灰心,有机会,还会想办法救他。

几年的修炼、讲真相,先后有十几人走入大法修炼中来。我亲身体验到只要按照师父的话用心去做,做到做而不求,师父就把有缘人带到你的面前。在写文章之前不免有些自满,求安逸心,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师父告诉我们不要自满,还要救度更多的众生。我要学好法去掉人心,放下一切人的观念,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出正念,修出无私无我的正觉,用慈悲去救度更多的众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不叫师父操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