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得法与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

一、漫长的得法经历

我是一个很不争气的大法学员,虽然早在一九九五年就得法了,但由于对大法内涵理解不深,又加上当时社会盛行卡拉OK,跳舞,我经不住诱惑,修炼不到一年就放弃了,步入跳舞行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共产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使我感到迷惑,为什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国家要反对、要镇压?我虽然四年没有修炼了,可共产邪党还是没放过我,到处清查炼过法轮功的人,我被举报了,并列入黑名册,当时搞什么“三帮一”也就是三个人(其中必有一个领导)对我强制洗脑,他们宣称“做思想工作”,要我说师父不好、法轮功不好,还要我写保证书,保证以后不再炼法轮功。我听后觉的很奇怪,我已经没有炼功了,他们为什么就怕我再炼功呢?虽然大法的内涵我不太理解,但我坚信“真、善、忍”是好的,那么师父一定是好的,所以我很坚决的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坚决不写保证书。我单位的一位主管人事工作的领导挡不住上级部门的压力,他为了向上级交差,自己替我写了一份所谓的保证书。一年后我和这位领导同时被调到另一地区同一部门工作,当时这个单位有一位炼法轮功的学员,她知道我曾经炼过法轮功,又知道我已患有高血压,多次叫我重新修炼法轮功,可我就是听不進去,我惰性很强,爱睡懒觉,又爱打麻将,我怕炼功吃苦。

转眼又过了三年,终于有一件事情让我醒悟,就是替我写保证书的那位领导在一次车祸中死亡,而这位领导平时对任何职工都挺好,乐于助人,多次帮助解决内退、病退职工的生活待遇问题,他对单位那位修炼法轮功的职工也很好,从不为难她,听那位炼法轮功的同事说,他还看过她给的《转法轮》。我想他为什么也遭此劫难呢,原来他在出事前做了一件破坏大法的事情,他把大法弟子写在单位围墙上的“法轮大法好”的标语给抹掉了,有人说他的死是因为抹掉“法轮大法好”遭报了,这使我回想起他曾替我写保证书的事情,难道他的死与写保证书也有关系?那时我对做了这些事情会遭报不太理解,只感觉他为人好是单位职工都公认的好人,他的死对我冲击很大,我开始觉的人活着没有什么意思,一个活生生的人转眼就死了,象我这样有高血压的病人生命更是没保障了。

就在我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时候,单位那位大法弟子向我伸出了援救之手,她给我讲真相,把大法真相资料给我看,让我知道了邪党诽谤老师、诬蔑大法以及迫害大法弟子的残酷手段,也懂得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她还找来另外两位大法弟子帮我一起发正念,他们就叫我打双盘,照他们的动作做,可我只能打单盘,也不知道正念口诀,就什么都没想,跟着他们做,就这样我终于再次走進大法修炼。

再次走進大法修炼,已经是2003年4月份了,也是正法时期了,不仅是个人修炼,同时要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我对这些都不太清楚,也不会,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不过在大法弟子们耐心帮助下,我很快都弄明白了。记得那时我一想起要修炼法轮功,我的高血压症状就消失了,连续几天查血压都很正常,后来索性不查了。修炼一个月后,有一天下午高血压症状突然出现了,我很快悟到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我是在消业,而没有把它当作病,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喝药,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身体好轻松,心情也很舒畅,什么不舒服的感觉都没了。通过这次消业,我心性提高很快,把心里埋藏很深的积怨消除了,并在当年新年期间主动化解了我和常人之间的矛盾,同时把真相告诉了对方。

二、讲真相劝“三退”

2004年11月份大纪元发表了《九评共产党》后,我知道讲清真相度众生的担子更重了,时间也更紧迫了。那时我工作非常忙,很多时间中午12点、下午6点都没有时间发正念学法,炼功也很难坚持,我的家与工作又不在一个地区,在这种情况下,我决定放弃工作。回家后,我每天学法五至六讲,除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每天再发三至四次正念。不过在讲真相、促三退这件事情上,我又犯愁了,因为在我居住的地方,我没有熟人,没有朋友,劝“三退”一般给熟人,朋友讲比较容易些,面对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讲,我还有些顾虑,于是我就去找当地同修帮忙,要他们带我一起去讲。

当地同修就带我去乡下讲,在讲的过程中,我修去了很多人的人心,也吸取了同修的经验,后来我就试着给他们讲,有时很顺利就讲通了,有时很难,不过我没有因此放弃,只要有机会且对方只一个人时我就去讲。

后来,我想到我丈夫的同事我都很熟悉,我开始找机会去给他们讲,为了好上门给他们讲真相,我带上我婆婆从农村带给我们的土特产去串门,送一家,讲一家,就“三退”一家。再就是我利用丈夫同事家办喜事去送礼的机会登门讲真相。有一次我主动向丈夫要求我去送礼,因为我丈夫的同事家办喜事的礼以前都是他去送,我从不过问,这次为了讲真相,促“三退”我向丈夫提出我去送,丈夫知道我要送礼是为了讲真相,就想阻止我,说你不要太张扬了。我说:我做的是正事,是救人的大事,你说不算,我听我们师父的。这次很顺利的使这四口之家的人全劝退了。去年给姨夫庆七十大寿,原以为我姨妈姨夫不容易接受,没想到我没费多大功夫就把他们一家四人都劝退了。

我们每个大法弟子在讲真相的过程中都在走自己应走的路,有自己的方式方法,不论谁用怎么样的方法,都离不开慈悲的师父给我们铺好的路、安排好的不同形式,我们只是按照安排的去做罢了。当我们的心很纯、很正完全为了对方生命着想时,讲的效果就好;如果只是为了去完成讲真相的任务而讲真相,抱着一颗我把真相告诉你了,怎样选择未来是你的事,是留下还是淘汰由你自己决定这样的心、而没有想着我一定要救你,那效果就不好。当然也有师父说的救不了的人,这种人你就算是为他好而把心掏出来他都不相信,不愿退,这种人我也遇到很多,但我们不能灰心。

由于悟法不深,层次有限,做得不妥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