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几岁。我母亲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当时我也在看书,但一直是似懂非懂的,我对“真、善、忍”的认识可能就在表面的字义,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到一九九九年上半年,我才明白什么叫修心性,什么叫修炼,人修炼是为了什么,才算是得法吧。

在得法后,我才知道大法法理博大精深,我看书经常一看到半夜,把所有大法书全看了一遍。每天我放学回家先学法,然后到吃饭时间吃饭,再做作业,然后再学法炼功,母亲经常吃饭也舍不得叫我,好象都知道时间紧迫。学法后我的改变非常大,老师同学都说我好,乐于助人,学校和班里无论什么事,只要叫上我,没有办得不快当的,办什么事都是那么认真负责,只要找我准没错。在这里主要是交流心得,所以就不多说了,大法弟子走到哪都是好样的。

一、在看守所过了十八岁的生日

可惜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就开始了,我和母亲当然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了,每天还是学法炼功,只是我还是读书,对环境的变化没有太大的感觉。一直到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那时候本地到北京证实法的弟子很多,母亲也去了,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母亲回来了,告诉了北京的情况,然后我也要上北京证实法,本来说好和另一个同修阿姨的儿子一起去,但后来说要上学校的补习班就没走,我独自一人只带一个包和四百元钱,走上了人生中走得最正最体现人生意义的,让我能自豪认为自己是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路(在这里没有任何显示的心,因为本来就是真的了不起)。

我坐上去北京的火车,没有人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少年会是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所以在师父的帮助下我顺利的下了火车直接坐公交到了前门(母亲说当时坐公交到前门都查得很厉害),然后在路边坐下休息了一会儿,就直奔广场。

進广场还要看身份证,我就顺着路走,前面看见一个地下通道,过了就是广场,刚要出通道口,一个武警叫住我,让我打开包,还好我把横幅放到了身上,看了一下包就進入了广场。進入后先在纪念碑周围看了看,走了一转,没看见同修打横幅,可能是下午四五点,有点犹豫,后来还是打开了,马上看见四五个武警向我冲过来,我也不跑(当时没想到),来了四五部车包围我,不让人看,抓進了车,还没看清楚就到了前门派出所。到了那里同修就多了,开始進去还没分出来,以为什么人都有,大家三五一群不在一起,后一群人背《论语》,大家就都背,才知道全都是同修。

到了晚上,不知道被拉到了什么地方的派出所,但边上是有带看守所的。到了办公室就让写上访申请,我开始不写,恶警伪善的说你不写我们如何向上面反映你要反映的情况啊?我就写了几条,要求放了非法关押的弟子,停止迫害大法,自由学法炼功出版大法书籍,请政府重新调查清楚法轮功问题,还师父清白。没写地址,姓名,又说你不写上面如果查起来还不知道是谁反映的,没办法落实,我又写了地址姓名(当时对迫害的认识还是认为是小人在搞鬼,政府不明白真相)。然后送到了本地办事处,非法关了两天,本地来人把我劫持了回去。

回来后,我被直接关入看守所。牢头看我这么小就因为坚修大法進去了,也不打我,只是说说,说我太小什么的,我没出声,但他心里知道不能改变我,所以过了几天也就不说了。

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我依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看到了报纸上的自焚新闻,我又面临了一次考验,最后通过对法的正信,我坚定的选择了大法,在看守所过了十八岁的生日。

二、非法劳教一年

大约过了二个月,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了省劳教所。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同修,也看到了师父经文《正大穹》,只是无法交流。在这里,也很少有人要我所谓的“转化”,好象知道不能改变我一样。只有一次劳教所安排的教导员被上面骂了,说这个队转化率太低,他就让看自焚的录像,还要求写东西,我说写要写自己的想法,不会写什么报告。他说行,我就写了自己对自焚的疑点,但认可了最后如果那些人是大法弟子也是修得不好邪悟了走错了路,不能说大法不好,修大法的人大部份都是好的,大法也是好的。

在后面五个月多过后,我好象承受力到了极限,老是从思想中出来一种想用神通飞出去的感觉。有一次上楼在走廊边还出现一种思想告诉你要从这跳下去就可以用神通飞走,只要你相信自己是有神通的。当时我还是明白过来了这是有东西在干扰我,要是听了它的随着走就完了。所以我没有那样做,但是也就是头脑中最后的一点理性在了。后来,在这种极限状态下每天迷迷糊糊,被迷住了,消极认可了谎言,做了大法弟子最不该做的事,留下了永远的遗憾。在过后的三个多月里,我就如同一个木偶,不会哭不会笑,没有表情,没有思想,每天吃了睡,不许睡就坐在那里睡,那种状态好象宇宙一样无边无际。

直到有一天半夜醒来,看到窗外路灯上有如法轮般七彩的光环,才想到师父不会放弃我,我还是认为“真、善、忍”大法好,我还是可以从头来过。我终于又清醒了,我向恶警说收回“三书”,我不要在这里。就这样,正好我被非法劳教教期到了,我回了家。

回到家里,母亲因为我的事被父亲骂,被亲戚骂,被街坊骂,她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直到我回来后才算停止。看到他们的不理解,我感到自己做得很差,实修吧,所以背着父亲看书学法,看资料。但我还要回学校,我选择还是上以前的班,老师要我留级,我不同意。我把全部精力放在了读书和学法上,这样努力也给世人看到了好的一面,同学们还是认可我,老师还是帮助我,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一个学期后我就毕业了。

三、一朵小花

毕业后本来可以到大学读书,但学校看到我的资料后迫我退学,加上家里为我读书经济压力太大,我也看那学校教得不好,然后给主任讲了真相,就自动退学、读了成教,学习计算机,我想可以看明慧网就好了。

后来有一天,我在QQ里加了一个陌生人,她发给了我一个动态网的地址,我真的看到了明慧网,当时就如同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一般,马上发表了严正声明,我还跑到远一点的网吧上网看明慧,我就每周六晚或者周日晚上通宵看明慧,也把同学还有自己收集到的邮箱地址发给明慧,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时刻看护着我。

再后来同修的女儿给了我一部旧电脑,慢慢的我用优盘下载文章带回来看,同时我的工作也稳定了下来。有条件了,我把自己从明慧下载的文章和资料还有周刊做出来给周围的同修,一朵小花在师父的保护下静静的开放着。

在这个时候我也学习到了很多安全知识,所以在这方面一直非常注意,包括家里的电话也是从不和同修联系的。还有就是保持单线联系,很多同修开始可能还是小心,但慢慢的放松了,最后出问题。我这也是,慢慢的人开始多了,我和母亲交流,和同修交流,让一个地方只出一个代表,能来一个绝不来两个。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在法上认识法,不用人心来什么区别谁和谁关系好或不好,大家都是大法弟子要为法负责、为自己负责,又慢慢的归正了不正确状态。后来在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本地资料很少的情况下,我们没有断过资料,让大家跟上正法程,让世人明白真相。同时,在需求越来越大后,我又把技术和安全事项告诉同修,让小花生枝发芽,而不是执著自己做的事、把工作全抓在手里。

说一个事例,有一次我到同修家教电脑,好不容易教会基本操作,电脑也修好了,到了晚上十一点,本来可以住一晚再走,我还是不想留,回去明天还有明天的事,不要有求安逸心。结果我回来刚走出车站,同修女儿发个信息给我(支持大法,是常人),明说下次想学如何做小册子和护身符,真是吃了一惊,回复她下次再说。没想到十二点她又发信息给我说家里来了十几个恶警抄家,还把同修绑架了。我马上把手机电池拿了出来,还好只是在回家路上,没到家,然后把手机卡丢了,手机也卖了。后来,我通过公用电话告诉她正念要强,不要认为自己真是做错了事,不要求恶警或者给钱,要不然只有加重她母亲的迫害,并且帮助发正念,后来同修绝食抗议艰难的闯了出来。

我要感谢明慧网,还有其他网站同修的辛苦付出,没有他们建立交流的平台,没有各地同修的经验教训的总结,我真的走不到今天,可能你们不知道我,我不常给明慧发文章,我只是找我需要的资料和技术,然后下载或学习(因为光做周刊周报和真相资料、光盘,还有明慧等等,而自己还要上班已经很忙了)但心里真的感谢你们,同时也是大法弟子才会有这样伟大。

四、救人的紧迫

大约一年前,我那边已经可以独立运作,亲戚看我工作不好要我去他们那个大城市,我也想回去讲真相,如果联系上同修还是可以做证实大法事,就去了。后来因为没有联系上同修,我也不想让自己求安逸,所以还是选择离开,当时亲戚还不理解,说没有亏待我,为什么要走?我和他讲了大法弟子的世界观和淡泊名利的心,只希望世人明白真相,为了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也是为了救人。

我又到了另一个大城市,本来认识一个同修,前段时间也是被绑架了,所以现在有时间静下心来把自己的事情整理一下,和大家一起交流一下,看自己还有什么不足,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

在前一段时间邪恶最后的疯狂迫害中,我家乡的同修不同程度受到严重迫害,希望同修们一定要重视学法,对安全问题不可放松。还有就是精進实修,在不同时期会有各种不同执著心出现,所以只有精進实修,以法为师,时刻做到向内找,同时发正念清除干扰。

如,开始做资料时第一个就是怕心;学技术时是懒惰心;买机器耗材时对钱的执著心;做出来同修说你好,看你有没有欢喜心、自满心;说你做得不好有没有争斗心、好胜心或者感觉委屈不公;同修不注意通讯安全、有没有面子心而不好意思说;怕同修不拿或拿得少了,或者动气,对同修大加指责,同修太小心也就是怕心时你有没有正念,能不能帮助同修在法上认识法;同修都来拿,要有责任心指出一个地方来一个代表;一起和同修学法时说某个资料做得好时你有没有显示心说是自己做的,其它地方也来拿资料有没有做事心、大包大揽,还是帮助同修建点;时间长了很寂寞有没有干事心,这里干事心指组织一些活动或热衷于东奔西跑,因为做资料就是要在后台静静的做,越少人知道越好。

还有一种人心就是相处久了相互产生的情,看见了问题也不好意思说,或者说也只是用人的方面,没有站在法上认识,要真正的为法负责是什么一种状态呢?是心态平和的,没有带显示心或者其它不好的心,以法为师,同时也参考明慧网的文章(在做具体的某些事情上的安全问题),各自谈一下各自对事情的认识,然后互相帮助,用法来衡量,在法上认识法,看那样做安全又有效率。

我认为做到才算是悟到,没做到时,你只知道法理,而到临头又做不到那不算是悟到。师父说:“我们真正指的悟,就是我们在炼功过程中师父讲的法,道家师父讲的道,在修炼过程中自己遇到的魔难,能不能悟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接受,在修炼过程中能不能遵照这个法去做。”(《转法轮》)而很多同修的口头禅就是说这个事情我悟到是应该怎么做,但就只是没做到而已。那我认为就不算是真正的悟到了,没有说悟到了还做不到的,是因为悟不只是法理上的,悟还包括了实修在内,没有在实修中做到不算是真正的悟到了。

因为我也是青年大法弟子,所以也谈一下个人找朋友的问题。我认为只要是大法弟子,以法为师,不会在意这两年时间的,不是说不能接触,但完全没有必要把这个问题看得太重,因为新老弟子的层次和状态差的是实在太远了,哪怕两个人感觉很好,也不一定要现在结婚,过一年也不是不可以啊?正统一点的常人谈个恋爱还要好长时间呢。看看这关键的时刻,看看师父为正法的付出,看看世人在迷中犯下的罪,有那种时刻紧急的感觉吗?所以请不要在情中深陷而不能自拔了。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啊,为了我们千年的等待,为了我们曾经立下的誓言,我们是为正法而来的,为正法而生的,为正法而存的,在正法已经到了尾声的今天,我们要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最纯正的正念,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让伟大的佛法在人间再现。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