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张朝峰被判刑看邪党必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河北省深泽县公检法不法之徒,为了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捞功领赏,日前硬是将平民百姓张朝峰屈打成“法轮功学员”,并将其非法判刑。其中邪党公检法之徒使用的手段极其下作、流氓,令人不齿。看张朝峰一案,更让人坚信:中共必遭天灭。

张朝峰,男,现年三十八岁,河北省深泽县白庄乡小堡村人。平时以给人拉砖养家糊口,为人本分老实。上有年迈的老人,下有未成年读书的孩子。夫妻勤俭持家,日子虽不富裕,但一家人和睦相处,日子也算过的平静而充实。

然而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张朝峰被深泽县法院非法判有期徒刑三年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何摊上了官司?其中的原委又是什么?

这个平静的家庭为何飞来意想不到的横祸。事情的从头说起:早在几年前,张朝峰在深泽县城向阳街开过一家印刷店,经营状况一般。一次张朝峰去外地进货,途中不幸遭遇车祸,当时头部严重受伤,只因抢救及时,总算保住了性命。由于伤势过重,在家调养一年多的时间身体才基本恢复。显然,复印店也不得不关门,所有的工具和器材也就只好搬回了家。因为一家人总得生活,从那以后,张朝峰只好用拖拉机给人拉砖卖苦力为生。事情就从这里说起。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前河北省委书记白克明的指使下,深泽县动用了上至县委书记、下至各村干部、公安局、派出所等部门的人员,对深泽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来势凶猛。当时,白克明邪恶的扬言要一夜之间把深泽县的法轮功抓完。因此在深泽县公安局各副局长的带领下,很多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非法的抄家和搜查。

当时,深泽县公安局副局长袁俊峰负责搜查白庄乡。张朝峰的岳父因修炼法轮功也不例外的遭到了野蛮的搜查,但恶警一无所获。没有搜到东西,没法交差。因此公安局连夜召开所谓的紧急会议,各村干部都被强行叫去参加。会议上,所谓上级来的干部大发雷霆,要求必须要搜到东西,否则无法交代,强行要求村干部必须全力配合。

四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左右,张朝峰的家被四辆警车团团围住。在副局长袁俊峰的带领下,对张朝峰的家进行了盗窃式的、野蛮性的非法抄家。因张朝峰去拉砖,妻子在本村打零工。家中无人,大门上锁,他们找来梯子,翻墙而入,撬门而进。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搬走了机器和所有的工具。家中一片狼藉,不堪入目。搜完以后,恶警马上找到村干部何亚雄,让他签字。何亚雄并不知道他的签字证明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于是他们让怎么签就怎么签了,但他并不知道公安局搜走了什么。

当时张朝峰正在拉砖的路途中,公安局的人突然开车把他截住。欺骗他说:“你的户口不对,跟我们去一趟,核实一下,一会儿就回来。”当时张朝峰觉得没什么,就信以为真,跟他们上了车。中午,张朝峰的妻子贾燕回到家中,看到家里的情景,不知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自己的家被人抄了?后来经打听才得知,本村法轮功学员有三分之二都被抄了家,只因为自己的父亲修炼法轮功,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亲属,所以公安局连他们也不放过。

刑讯逼供 捏造罪状

公安局这样做,实属知法犯法。

当天晚上,白庄乡派出所的人来到张朝峰家,对妻子贾燕进行了各种询问,贾燕根据事实都做了回答。第二天,由于不放心,妻子贾燕去派出所打听到底是怎么回事?派出所给的答复是:“没什么,回家等吧!”单纯的贾燕也就真的以为没事,于是回家接着打零工去了。

时隔几天,也就是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白庄乡派出所通知让贾燕去派出所。当时她以为要把自己的丈夫放回来。可万万没想到,她拿到的是一张丈夫的逮捕证。上面写的是:“张朝峰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真是“欲加其罪,何患无辞”。她丈夫整天忙碌,拉砖挣钱,每天累的够呛。什么时候去破坏什么法律实施了?这到底是哪跟哪呀!

为了弄个明白,贾燕去深泽公安局询问情况。可是没有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后来经多方打听,才知道一些消息,说什么“张朝峰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自己印资料、发传单”,并且公安局单方证明抄家时从家中搜出一千五百份印好的传单,并且说还要凭这判他七年徒刑。

张朝峰的家人无法相信这一事实,公安局究竟用什么方法让他如此“招供”呢?还是公安局硬是给捏造的?因为张朝峰根本就没有修炼法轮功,这在小堡村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实。至于印资料、发资料更是不可能的事,“搜出一千五百份资料”根本就是公安局的毒辣手段。

拒绝当事人请律师

正当张朝峰的家人心急火燎还理不出头绪时,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公安局把案卷移送了检察院,检察院当天就快速的递交到法院,没进行必要的审查核实手续。

张朝峰的妻子贾燕到法院打听,向一姓贾的庭长说明要请律师。而这位贾庭长却说:“找律师也不管用,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为什么平民百姓就不能请律师?况且这也是法律赋予中国公民的权利。贾燕据理力争,姓贾的庭长才勉强答应。于是家人请来了律师,律师在家人的陪同下去法院见了那位贾庭长。贾庭长让张朝峰的家人回避,单独会见律师。会见完毕,律师对家人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不能给你管这事了,你想办法另找别人吧。”很显然,律师受到了贾庭长的恐吓。此时,离法院开庭只有三天时间了。家人后来终于又找到了一位有正义感的律师。由于律师的介入,开庭时间推迟了一星期。这说明一切都在预谋之中,一切都是他们各部门事先串通好的。因为律师介入,会给他们带来麻烦,因此想草草结案,为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故意制造冤假错案,拒绝当事人请律师,同时对律师进行恐吓。这就是中共法院的真实形象。

第一次开庭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法院进行了第一次开庭。经律师辩护,强加给张朝峰的罪名不成立。法庭当庭没有宣布结果,而是休庭合议。按照法律程序,七月二十日应该出判决结果,却一直没有音信。后来得知法院把案卷退回了检察院要求补充证据。作为法院,应当依法办事,真正做到公平、公正。既然张朝峰无罪,就应该释放,为什么一定要补充证据非要把张朝峰定罪呢?这本身就是违法。其中必有蹊跷。

第二次开庭

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日,经过一个月的时间补充证据后,案卷由检察院又一次送到法院。于是九月十一日法院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在几个月的等待中,家人的心情很多人是有同感的。本次开庭时,法庭宣布的所谓证据是:“张朝峰是法轮功炼习者”,并且说深泽县“法轮功转化小组”可以证明。对于补充的证据,张的家人听后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张朝峰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关于这一点,村干部已经为本案出示了亲笔信给予证明。

由于律师的辩护,检察院补充的证据仍不成立。按照法律规定,单位是不能作证的,作证的应该是证人而不是哪个单位。

因证据不成立,法庭对张朝峰的迫害阴谋仍未得逞,按理说应该宣判无罪,当庭释放。法庭却强找理由,说什么要再延期一个月,要请示中级法院和市政法委。由此看来,法院根本无权独立办案,受人暗中指使。在此以前,深泽县法院曾两次请示中级法院,但证据不足,没能批示。当再次请示中院时,中院列出了几条,并交代说:“你们把这几条补充上就可以批判”。

可见中国的执法人员也只不过是利用法律在整治老百姓罢了,根本不可能为民做主。

法院为什么一定要对张朝峰定罪?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为了进一步搞清楚“深泽县法轮功转化小组”到底是怎么回事?张朝峰的妻子贾燕去深泽县委大院找“法轮功转化小组”。当向县委大院的工作人员打听“法轮功转化小组”时,引起了很多人哄堂大笑,说:“哪有什么转化小组呀,可能是‘六一零’吧!”

贾燕找到了“六一零”办公室。两个年轻人接待了她,并讲明他们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其中一个人立刻给检察院打电话表明了态度。

第三次开庭

一个月后,延期时间到了,这次按说应该给一个完整的答复。可是张朝峰的家人等到的结果是:案卷又由法院退回了检察院,说要“重新侦察”,结果白庄乡派出所没有接案。于是检察院自己开始了“重新侦察”。直到十一月十二日,案卷又重新送回法院。一个月后,十二月十二日,法院来通知,说下午二点开庭。此次开庭,检察院所补充的证据都与本案无关。最主要的一点是:把张朝峰的岳父因修炼法轮功而在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的事拿出来,作为此次张朝峰的“犯罪证据”。相信任何人看后都会笑掉牙齿。同时也会看到中共法律的荒诞和株连政策。

此次开庭仅十分钟就草草结束。十二月十九日,张朝峰的家人极不情愿的拿到了张朝峰被强行判决三年半的判决书。判决书上对辩护律师的辩护,小堡村书记和村长的亲笔证明都予以否定。而且那个“法轮功转化小组”的证明仍然堂而皇之的存在。当张朝峰的妻子贾燕再次找到“六一零”的头目时,此人说话态度极其恶劣蛮横,强词夺理,对这场冤假错案毫无羞涩感。

并非结尾的话

几个月来,家人在痛苦与焦急中的奔波,村干部和老乡们的证明,律师的辩护,这些眼睁睁明摆着的事实却硬是让邪党法院颠倒是非后,成了张朝峰的“罪证”。

三次开庭就是为了使一个无辜的小老百姓被冤入狱。在中共的统治下,当权者在知法犯法,愚弄百姓,法律成了迫害中国百姓的合理渠道。法官失去了应有的道德和良知,成了邪党迫害民众的工具。

为什么深泽县公检法的一伙人非要对张朝峰制造冤案使他入狱呢?原来,深泽县政法委和公检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利用二零零七年“五一”期间对法轮功学员的大搜捕,搞出一个什么大案,向上级立功请赏。才想出如此卑劣的手段。

张朝峰一家人作为生活在中国社会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无钱,无权,无门路。为了讨回公道,张朝峰的家人已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但在中共的统治下,在这个官官相护、徇私舞弊、贪赃枉法的年头,能否得到公正的判决还是个未知数。

迄今为止,张朝峰已被关押九个月,妻子为了他能早日回家,东奔西走,生活没有着落。家中的老人需要照顾,儿子惦念父亲,已无心读书,面临辍学。好好的一个家庭被搞的支离破碎。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有个家。张朝峰的妻子贾燕,一个柔弱的乡村女子,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有理无处说。作为社会中的一员,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请给予道义上的支持与帮助,向政府讨个公道,无罪释放张朝峰。

良知不会沉默

通过张朝峰的冤案,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肆无忌惮,使很多人彻底看清了中共是如何栽赃法轮功的。以前可能很多人都不相信中共栽赃迫害法轮功,通过这件事,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和被中共利用的那些人,是什么办法都想得出来的。同时也可以看出,中共的法律完全是为统治者服务的。在权力、利益面前,道德、良知、人格和尊严已经荡然无存。而这一切,都是多年来中共教育灌输的结果。这场实实在在的冤假错案,真实的告诉了人们,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相信很多人会声援他们一家人。那些有道德和良知的人们才是这个社会的“脊梁”。有人曾经听到“退党”就不爱听,甚至是怒气冲天。通过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根本不把老百姓的死活放在眼里的中共,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如此看来“天灭中共”的确是天意。希望中共变好已是“竹篮打水、画饼充饥”,而改变自己已成为当今的一大转变和潮流。通过这家人的遭遇,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同情法轮功,会有更多的人看透中共的本质,同时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组织,从而得救。而最可悲的是那些被利欲熏心的人,他们才是中共最直接的真正的受害者。

“神”也决不会无视人类的所为,善恶必报,是从古至今的天理。迫害法轮功这八年间,深泽县各部门遭到恶报的人已不在少数,仔细回想起来,能说和迫害法轮功无关吗?同是中华儿女、炎黄子孙,如今有人却甘愿放弃自己的祖宗,做忠实的马列子孙。心甘情愿的维护这个外来的邪灵。随着中共本质的不断暴露,人也会越来越明白。相信这件事会使更多的世人觉醒,从而作出自己历史的选择。如此看来也是一件好事,最后弄巧成拙的是中共,而受害最深的是甘愿被中共利用的那些人。如不及时醒悟,对大法迫害的罪恶将永远在无尽的痛苦中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