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依赖常人的心,内心明确自己是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正法到了今天,许多同修仍然容留着依赖常人的观念,而且此念依然很“坚固”,严重的影响着救度众生和正法修炼中的境界升华,本文阐述三种普遍存在的依赖心理。

第一、依赖常人中的民主国家

依赖人这种观念,虽然师父在法中已经多次明确讲过,但目前许多同修还有,只是不太明确,例如,一位老年同修刚刚对我谈完师父这方面的讲法,表示:“我们不依赖常人”,但随后“无意”中又说:“某某(某国总统)这个人真够呛,这么大的是非问题,他都不表态。”通过她的表述,我也想起自己有时也曾闪过这样的念头。自己当时认为:“我这是为他惋惜,我不执著他,常人解决不了大法的问题”,但这只是表面,细细品味,话里有对他的怨、不满、失望。这个“失望”不就是对他抱有“希望”得不到满足所致吗?不就是变相依赖人吗?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人没做好或做了坏事,是要为自己负责的,但我们作为慈悲者就应更怜惜这样的生命,而不是怨。)

造成这种观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个就是对“民主”、“人权”、“信仰自由”这些口号的“迷信”,相信人的“东西”能帮助大法,其实,这是主次颠倒、不切实际的想法。我们一定要明确自己只是利用这些人的理念讲真相,顺着人的执著讲,让人更容易接受而已。

因为我也是“六四”时期的学生,所以在讲真相中对“六四”尤为“重视”,对提倡民主自由的“六四”学生领袖抱着一颗“怀旧、崇拜”的心理。旧势力看到你对人的东西如此执著,就在这个问题上反复钻空子“作乱”。我们对人的只有慈悲,没有祈望,否则那不等于神求人帮忙了吗?

第二、看重邪党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有些学员一直糊涂,把解体中共邪党,把中共邪党政权的摧毁作为第一重要的,其实不是,我们救度众生是最重要的,我们揭露中共邪党也是为了救度众生。

但看完录像后,有的同修还是认为应该把共产邪党搞垮。我觉的,这个问题的存在有两种心理,一个是对中共的仇恨心理残存,因为自己的家人、朋友或自己被中共迫害过,甚至被迫害的很悲惨,历史上留有人的情绪,而我们此时是神啊,站在神的境界上,小小邪灵算个什么东西啊?对它的仇视不是小看了自己吗?它值得你去恨吗?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怕,因为抱有人心,对邪党害怕,所以人为的想:“中共赶快倒了吧,我好过的轻松些。”

为什么目前还有走不出来的学员?尤其目前,一谈给自己家安装个新唐人卫星天线,我们有的同修就转移话题,不是出于对邪党的怕吗?认为“讲真相、安装新唐人,就会带来中共的迫害”只是人的“逻辑”,讲真相、安装新唐人不会带来迫害,真的有迫害发生,也是你的心态造成的。就象得病一样,受凉感冒了,不是“凉”本身导致得病,而是因为业力,“凉”只是人间掩盖真相的一个假理,而且你抱着这假理,等于是承认着恶党邪灵,它就有缝隙可钻。

第三、依赖邪党领导人和有声望的人

最近,我身边的同修在一起交流时,还在常常议论:“温说什么了”“胡说什么了”“人权圣火到什么什么地方了,某某人都去讲话了”“临时政府成立了”,谈起来还挺兴奋。看《明慧周刊》的新闻也是:“某某名人站出来支持我们了”,我体会,这些表现并不是对众生醒悟的感叹,而是一种对常人变化的依赖心得到的满足、愉悦,心在常人中。

我有一段经历很说明问题:

二零零三年,单位决定通过公开竞争、自由组合才能上岗,我意识到这是对大法弟子的一种迫害形式。在邪党恐怖的环境中,再加上利益问题,大多负责人不敢主动要我(尽管都知道我的能力和人品),但因为自己彻底否定此事的心不够强大,所以这个“形势”还是出现了,造成了对大法弟子不利的局面。因为此时选择我的负责人都是因为“我们平时关系那么好,你在难中,我要不帮助你,在别人面前也显的不够意思。”完全是一种人情的“债”。旧势力造成这个局面就是要给你压力,让你处于被动的位置,同时也给众生颜色看,搅乱“善恶有报”天理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但随着后来我从法上慢慢认识,情况有了变化,本来说两年就竞争一次,至今也没有再提。许多同事都很奇怪,只有我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二零零三年的人员调整(迫害)中,因为没有彻底否定,单位来了新头子。他听说我坚持修炼,就想把我弄到最偏僻的资料室(闲置起来),不做新闻一线工作了,所以想跟我“谈一次”。我当时的状态不想对他正面谈,但在法上有一定的认识(很坚定),所以阴差阳错的他总是找不到我,就这样拖了很长时间(别人都觉的很奇怪:怎么就是碰不到一块呢?)。最后他邪劲儿不减,还想找我“谈谈”,随后就“因为经济问题被候审了”。

这个头子走了之后,“派”来新头头,他私下说:“法轮功问题,就是文革,咱们别瞎掺和。”后来的接触中,对我比较尊重。我悟到:我当时符合了大法的标准,邪恶没法插進来,那个人虽然想干坏事,但人是干不了的,如果你非得要干,那你就别在这里呆了。

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大法弟子有了大的漏洞,邪恶就容易侵入,可能就有机会让这个坏人去迫害大法弟子,如果当时这个位置上的是个好人,不愿意迫害大法,邪恶不敢用这样的人(违反天理),就有可能会把这个好人“调动走”,让一个可以操纵的人来,维持迫害(当然这是邪恶的逻辑和安排,我们不予承认并彻底清除它)所以说,人只是一个工具,是被旧势力玩弄的牺牲品。在大的事情上也有非常典型的例子,我印象:美国原来的国防部长对邪党的态度很强硬(支持退党问题),但被旧势力给弄下去了,曾有同修文章谈过此问题,旧势力以大法弟子有人心为借口,干扰了正的因素,影响着正法形势。所以说,我们大法弟子身上留存的这些人心,同样是旧势力的一部份(它们生生世世提前给你安排的和你自己在漫长岁月中变异的),我们如果破除不了,就障碍着正法的進程,表现在常人社会就是一些事情和人员安排的不尽人意。

大家都在反复交流师父的这句法:“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们才是世间“形势变化”的“主因”,是起着主体作用的,某个人,不论他身份如何,都是给自己选择未来,他不可能、也更不允许由他来改变正法的形势。所以说,人只是为自己在选择未来!

说到这里,顺便提醒同修,最近的美国和台湾等地的总统选举是否也牵动着大法弟子的心呢?其实,谁当选都不是原则问题(中共邪党除外),正法形势推到那里,即使真的不好的人也无法改变正法的形势,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到时也可以改变一切今天看来的“坏人”和“坏事”,如果我们不执著于此,正神就会看护着这一切、选择最好的结果。

综上所述,我觉的依赖人这种心理,背后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不知道自己是谁?没有认识到自己就是“顶天独尊的神”,表现在日常中就是:发正念时正念不强,不知道自己的能力“高深莫测”、“威力无比”,把自己等同于常人,甚至低于人(尤其是有权有名的人),处处事事都把自己放在人的位置和状态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