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个不动消解邪党的乱动

从仍然存在的不足中寻找提升之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在星期一邪党的常委名单正式公布之后,引起了不少同修的议论。言语中对于这个结论,似乎有出乎意料的感觉,并表现出了对胡的不满。这种情绪里面,包含着什么呢?有的同修虽然没有说,但是心里面却有很强的失望感。

对于走到今天的修炼人,自觉或者不自觉的仍然对于形势的变化抱有依靠某个人、某种外在力量,这只能说明在我们不少同修,甚至是很多同修的心里面仍然有着隐藏很深的执著心。

前一段时间,明慧运用很大的篇幅都是在阐述,结束迫害的法理到底是什么?我们每个人如何从过去的与旧势力对抗的怪圈中跳出来,应该说,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都讲的比较清楚了。但为什么到了象邪党会议的最后,很多人心里还是心存寄望呢?

即便是从法理上明白了结束迫害,是靠每一个人修去执著,但对于现实形势的强烈关注,都是不应该的,那只能说明我们还没有修到师尊所说“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的地步。为什么会有师尊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其实,那是讲给每一个人的,尽管到现在我们与八年前相比,很多方面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突出的问题依然存在,否则正如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又一次提到的,如果不是出于学员修炼的需要,邪党一天也存在不了(不是师父原话)。之所以对澳洲学员的讲法会发行,那么就是师父期望每个学员都要从中找自己的问题。

师父说我们比以前成熟了很多,是在鼓励我们,但是作为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只有把仍然存在的问题找出来,才能继续提升,总是盯着已经修好的部份,总是满足已经取得的成绩,那还会有提高吗?

一些同修在与常人谈到时事变化时,有的用“还有几个月就平反了”等等说法,结果常人在几个月过去之后,反问大法弟子,“你看,怎么样我说的对吧,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如何如何了呢。”

结果怎么样,不言自明。那么我们是不是对期望救度的众生,又向反方向推了一把?而自己也在深深的失落中,止步不前。以这样的心态,发出的资料、面对面讲出的真相,怎么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而现在我们最大的事情就是以更高的效率救度更多众生,效率又从何谈起呢?

有相当一部份同修能做到“坚修大法紧随师”,但也有不少同修,“坚修”能做到,“紧随”就打折扣了。为什么这个阶段不少同修不同成度的出现了病业,或者出现很大的干扰,是不是我们与正法進程的要求不相符了?是不是我们身上仍然沉积着过去残存的败物?

或许我们真的需要从每一个环节,与法的要求对照一下,师父的讲法我们是不是入心了,是不是反映在我们每天的行动中了,如果真的以“做到是修”作为一个修炼标准去对照,那么那些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执著心,就无法牵扯我们稳定的走完最后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