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跟着师父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走進大法修炼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师父的启示与点化下,在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在与同修们的交流切磋中,思想观念不断归正,心性不断提高。

我在江氏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大法之前的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那时我们还不知道怎样用正念对待,只是知道法轮功好,想要维护大法。在邪恶操控的媒体开足马力的造谣诬陷下,感觉天塌下来一样,胆小的大法学员吓得不敢出来了。

我丈夫原本身体不好,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好多了,我们俩各方面都改变了许多。那时我和我丈夫一心就是要维护大法,我们不论碰到单位哪个人都要告诉他法轮功好。

炼功点的辅导员都被抓走了,丈夫就组织同修们到我家学法。后来厂里领导发现我们在家学法,就把我丈夫叫去,说:中央不准炼法轮功,你怎么还这么大胆把他们都叫到你家炼?你们都要写保证书,不准炼了。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那时的他虽然没有那么明确的从法上认识这场迫害,只是知道大法好,迫害大法是错的,所以就是要维护大法、维护师父。他们辱骂师父,他就同他们论理。

后来师父教我们要向世人讲清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并告诉我们弟子这场迫害为何发生,我们知道了是江××的小人妒嫉、利用共产对法轮功進行残酷镇压,并利用谎言诽谤师父。之后也明白了,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讲真相救众生。

我们正在开缝纫店做衣服,熟人、朋友很多,我们对他们讲真相,他们大多认为中共的做法是错的,特别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受过中共打压的知识份子,他们都知道中共镇压法轮功是错的。

我们一家人都是大法修炼者。我们不但发真相资料,还教很多人炼法轮功。2007年我们办起了家庭资料点。

2008年丈夫被中共邪党迫害离世。每当想到我丈夫被邪恶中共迫害致死一事,我心中就难以平静,心中就象刀割一样。我是个修炼者,但我还是人在修炼啊,还有人的情在。不论从哪方面讲,这个邪恶共产党早就该灭亡了!

丈夫的离世使我们的修炼状况受到了很大影响。平时我们都是依赖着他,特别是我,不论是学法、炼功、讲真相,还是做任何其它什么事,我们从没有分开过。丈夫走后,我的身体也受到很大冲击,先是不小心把右手摔断了;手还没完全好,又头痛、发烧、咳嗽、尿血等。因为丈夫刚过世,儿子很担心我,就一定要拉我去医院看病,结果去了医院看了,病的症状好了没两天又开始发烧、尿血。这回我有了正念:“我是大法修炼弟子,我决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就是我们修的有漏也不许旧势力钻空子,旧势力不配!只有我清除它旧势力的份,没有旧势力迫害我的份。我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旧势力,你赶快离开我,我是修大法的,我是由师父管的。”我学法、炼功、发正念,坚定的想:我是师父的坚修弟子,我就不相信过不了这一关。这时,同修也打电话来進行交流。结果第二天既不发烧也不尿血了,咳嗽也慢慢的好了。我认识到我必须要正念对待丈夫的被迫害致死,只要正念正行,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也会帮助我们。尽管丈夫走后我们都很伤心,但是我们都是修炼大法的,对于他被迫害致死,我们只能加倍努力学法,修好自己,去掉怕心,在救度众生中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世人,在师父的安排下一走到底。

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上午十点多钟,我出去发真相资料。我在该社区已经发了一年多了,可能被人发现举报了,我被人跟踪。就在这天,社区保安们抓住我不放。我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大法弟子是好人,我们是在救度世人,叫他们相信我们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本着慈悲救度世人。我还说,你们都是读了大学的,共产党怎么不给你们安排工作?还得在外面打工。他们有权有势的人坐在那里拿着高工资,你们怎么不能?。这一伙年轻人受邪恶中共毒害很深,加上他们又是打工的,错误的认为是邪恶共产邪党给了他们那一点点饭钱,当然要为邪党办事,不然的话连吃饭的一点钱都没有。他们马上就打电话给派出所警察,警察把我抓進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我又给警察们讲真相,我没有怕的感觉。他们说:“你是来救我们,说说,怎么救法。”我说:“大法弟子是好人,你们为什么抓我这个好人?”他们说我发了传单,上面就要抓。我说:“我发传单就是救人,叫人都了解真相,叫你们知道我们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他们从我包里搜出几十份传单,就拿起传单看起来。过了一阵子,说:“你这传单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在路边捡到的”,“捡的为什么去发?”我说“叫世人都了解真相”,“你炼了多长时间?”“我炼了快十年,我身体现在很好。因为法轮功好,我发传单目地就是叫世人了解法轮功好。”“你传单上不光是这些。”“对,就是告诉人们他们在迫害法轮功!”他们这时就说,算了,你胆真够大的,讲到我们派出所来了,够胆大的,这人真不得了。他们虽然是这样说,传单可还是都看了,都没作声。

下午他们到我儿子家抄家,但什么也没搜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在帮我们。当天深夜,就要我拘留十天。在拘留所里的女牢房里关了各种罪犯,大多数是吸毒的。管教说我是“政治犯”,不许与家人见面。

在拘留所里的那十天,外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就连是什么时候是白天什么时候是黑夜都不知道。睡在地上,大小便、洗澡都在里面同一个房间里,又闷又热,蚊子多,小虫子很多,总要爬到身上来,简直没法睡。一進铁门四面都是墙,16平方米的一个房间,却关了十来个人。我在里面好几天没有换衣服,衣服都穿臭了。没有通风口,只有一个碗口大的洞可送饭碗進来,不给放风,一天到晚见不到天,过一天很象过一年似的。但是我满脑子里都是法和师父,我就发正念、背师父经文、背《论语》、讲真相。我本人什么也不怕,就是有一点担心,怕影响小孩。是师父在看护着我们,我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谢谢师尊的保护,

听派出所说他们把我这事上报到广东省公安厅,省公安厅要求我老家派出所来人接我回老家从严处理,现在是奥运期间,最少要劳教两年,等等。

十天后,我被送回老家了。我一直发正念,背师父经文,背《转法轮》和《论语》。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照看着我,在安排我后面要走的路。后来我回家了。

在家里我被警告,不要去外面发资料。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救度众生是我的责任,我不可能会听从邪党的那一套。我必须做我要做的。请师父放心,我一定会继续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