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争斗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看了《明慧周刊》发表的〈谈谈争斗心〉一文,我很有感触。

由于自己几十年受恶党“争斗心”毒害太深,以至于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中表现的不冷静,不慈悲,不够理智,所以不仅没有达到救人的目地,反而把人推远了。自己心里也很为这一点着急。

丈夫是个常人,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很支持我们修炼。只要是去请天书《转法轮》,就马上派车,还给提供修炼场地,接通电源……。即使在邪党对大法疯狂镇压迫害之时,他仍然夸大法动作好,并公开讲任何时候都要说真话;对于因镇压而不敢炼功的,他也劝其在家里继续炼……。所以很多人都说他是不修道已在道中。

二零零五年三退开始,我劝他退出邪党组织。他却说:“我的事你别管。”当时我想既然已看了《九评》,还这么不悟,所以从那时起,我就采取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一是经常与其争辩。除非不说话,一说话就挖苦刺激他;二是冷处理,不理他。从此,家中的气氛很压抑。

一次他去参加一个朋友儿子的婚礼,回来说:我们这桌八个人都是厂长、处长,大家边吃饭,边骂共产党。这么好的时机,我不仅没能理智耐心的劝他退出邪党,竟然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少来这一套,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不退党其实就是爱它。他一时语塞。我当时认为把他驳倒了,心里感到很痛快。事后还高兴的告诉了其他同修……。

还有一次我们谈话时又涉及到退党问题。他说,“我党龄都五十年了。”听出话中有点惋惜的意思。我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用挑衅的语气说:你党龄越长,越说明你跟共产党干的坏事越多……。他无言以对,尴尬的笑了。

那时采取冷处理对待他时,有时一天到晚也不理他,他和我说话,我采用“嗯,嗯”作答,目地是让他知趣。谁知他不但不知趣,还那么固执,说什么退出来怕影响孩子。因为我们厂实行的是邪党的株连政策,只要父母炼法轮功,就让你孩子下岗,所在基层单位领导也要受处罚。退出邪党,后果就更可想而知。我告诉他可以用化名、小名退出,他说现在高科技都能查出来。对于退出邪党能保命不相信。至此,我心里想:你不让救度就不救度了……。

从法中我们知道,大法弟子与常人有矛盾,都是大法弟子不对。师父在《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冷静细想向内找,丈夫至今没有退出邪党,反而显得越来越固执,正是因为我自己的心态不纯,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自己的所作所为“真”在哪里?“善”在哪里?“忍”又在哪里?师父告诉我们:“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却缺少一颗真诚善良纯正的心,处处争斗,这样又怎能用慈悲去救人呢?回想起那段时间无论是恶语相加,还是冷处理,这不都是共产邪党在历次运动中采用的整人的“砝码”吗?自己张口闭口说丈夫受邪党毒害太深,怎么没想到对照和归正自己呢?

一年前慈悲伟大的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反复强调要向内找。最近几天静下心来向内找,让我醒悟,深感有愧于师尊的教诲。师尊以洪大的慈悲珍惜每一个生命,而我却漠视着一个要回归正道的生命,这不是顺从了邪恶的旧势力的安排了吗?为什么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件事上感到难度大,感到棘手,最根本的问题是:平时忽略了真正向内找,学法不够,要求自己不严。以后必须多学法,明法理,纯正自己,去掉争斗心、好胜心等这些不好的心,时时处处对照自己是否符合修炼人的状态。只有这样,才能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