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就会出神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七日】九七年三月,我有幸得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成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零二年以前每天虽然在学法炼功,但感觉自己提高不大,也没有悟到师父讲法的真正内涵,只是字表面的道理明白了,同修之间切磋交流时也是在感性的理解法。一句话,当时我学法不深。下面我想谈一点:一个信师信法、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是有能量、有功能的。即使自身发现不正确状态,只要正念正行就会出神迹的。

我零二年证实法被邪党恶警绑架到看守所,零三年被邪党非法判刑四年,送到德阳监狱迫害。从看守所到德阳监狱黑窝,想学法而没有法学。在黑窝里有的同修就背法,三、五个就听,慢慢的外面的大法弟子想办法送来一些资料,后来师父的《转法轮》、《洪吟》和各个时期的讲法都有了,监狱的每个监区都有了,就这样在监狱里学法,除恶、证实法。

在邪恶的黑窝里,虽然能看到师父的讲法,但数量很有限,也不容易,是同修们冒着很大的风险才送進来的,所以同修们学法是很认真的,法背后的内涵不断的开启智慧,明悟法理。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不断的、认真的学法,学法不走神,法理就会不断的涌现出来。有时还出现连锁效应,就是在你体悟一个法理的时候,六至七个相关的法理同时都明白了,想到这里这里就明白,想到那里那里就明白了。由于不断的学法,不断的提高着,使我越来越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师父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是真理,都是百分之百的正确。那时候,我把师父的讲法抄写出来,用心学法,读到快背得了,还要读。就这样,很多法理就明白了。虽然在黑窝里吃不好、睡不好,恶警狱头们绞尽脑汁天天想达到他们的洗脑目地写什么“三书”,对于一个明白法理的人来讲,他们什么也不是。

零五年九月开始,德阳监狱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全部被集中到德阳二监区迫害,恶警的借口是《九评共产党》出台了,法轮功原来的内部矛盾变成敌我矛盾,所以大搞转化,不转化的就天天在坝子里罚站做操,大热天不让洗澡。有一天,我们七个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点名出队站一排,突然一个恶警冲到我面前大打出手,接着第二个被打。待我回过神来,恶警又打第三个同修的同时,我发出一念,打到恶警自己身上去,并请师父加持,立即那恶警回办公室去了。后面四个同修没有再被迫害。大约下午四点钟,这个恶警头上包了白纱布,好象受伤了,一个星期一直都没有来上班。

零五年上半年,在邪恶黑窝里,我下身不知道长了什么?奇痒难忍,并裂开了口子。我以前看过一份资料,说有一个大法弟子,是搞化验的,只要是用手摸了的地方,用显微镜一看,细菌全死了。我想,这痒可能是细菌吧!晚上睡觉时,把手心放到痒的地方。结果三个晚上就好了,不痒了,还脱了一层皮。

在二监区被强制迫害时,遇见一同修,经常打嗝,很难受,他说有三年都这样,我说你悟一下看是什么原因这样,他说不知道。我说修炼人要向内找,是不是口中有问题,你是不是讲了不该讲的话?如果讲了,就要注意修口,他回答说可能有这方面的事情,一周后,再见到他时,已经痊愈了。

零四年在邪恶黑窝里,我出现了病状,三天发高烧,三十九点五度,第三天晚上,狱医说:今天晚上不退烧的话,就用三轮车拉去医院强行打针。医生跟我谈了两个小时的话。回去后我发一念,让我高烧退回到三十七度左右,一会儿我就感觉到头不痛了,身上、脸上在出冷汗,头脑越来越清醒。我心里明白,师父在替弟子承受,十点钟时医生来了,一量体温,三十七点八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