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正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三十日】我是山东农村大法学员,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我想借明慧一角,把自己得法至今的修炼中一些心得写出来,与大家共享,希望起到借鉴的作用。

一、得法

九六年正月我在一邻居家串门,发现他家供着一个人的像,身体周围有一个大光圈,我惊奇的说:“这是个少林俗家弟子吧?功炼到这地步挺厉害!”邻居大哥说:“他可不是少林俗家弟子,他是法轮大法师父,他的大法可了不得!”大哥又说:“我借给你一本《转法轮》看看,这法可好了!”我将宝书带回家便看了起来。

说来也怪,我捧起《转法轮》来就感觉浑身热乎乎的(当时是冬末春初,天气还很寒冷),全身发轻。我看了几十页,感觉法理讲得真好,身体也真舒服,我越发感觉到这个大法与大法师父了不得。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我明白了师父是来度人的,同时我也决心修大法了。

二、放下对周易、八字的执著

得法前,我是一个研究周易、八字的爱好者,对八字尤其着迷。经过几年的业余研究,也能算一些东西,有人也来让我给他们的孩子起名、看八字……不觉中对名声看重了。在学法中我明白了:师父是让我们放下这执著的,因为这里面有一些低层不好的信息,研究这些本身就要占用很多时间,会干扰学法炼功。放下这个执著要有很大决心的,于是我将所有的周易、八字书籍、资料、磁带付之一炬。

然而,这只能算是第一步,表面行为。在思想中长年累月积累的那么些信息、名词、算法不时的显现出来,使我心痒难挠,当时只知道用思想压制,毕竟没有从心里放下,有时不自觉的算一下今年怎么样……直到零六年发生的两件事才使我惊醒了。

零六年的正月,我的脑子里又象往年一样开始盘算着今年会如何:“啊,今年是狗年,流年不利。再算……呀!有命灾,还要破财。”当时心里知道这念头不对,应该排斥,可内心总有点放不下,担着点心。

一天,我骑摩托车去市里上班,车速是每小时六十公里,当行驶至一个丁字路口时,一辆红色小轿车急速超越我并右拐,没等完全超越便右拐,一下把我拐倒了,同时轿车把路边挑着一筐稻草灰的农民拐碰洒了一地灰,我俯身摔倒在公路上,但是身上一点伤也没有,也不痛,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司机下车对我嚷道:“你怎么走的路!”其实是他走的不对,那农民对司机说:“你这人,自己走的不对,还说别人,赶快看看人家摔的怎么样 。”许多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的说:“叫他赔钱!”我说:“没事,不用。”司机在人们的议论下掏出二十元钱塞進我兜里。当时我干愣在那里,不好意思把钱还给他,因为我有个怕心:怕别人说我傻。后来去商店买东西时才发现那二十元钱已不知去向。

写到此时,才悟到其实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你走的路不正。”当时没有悟到,反而觉得自己算得对——自己有命灾,是师父保护了我……执著没去反而更执著了。事情发展到更严重的一步。

我看着摩托车,也旧了,骑车又出事,不吉利,再买一辆新车吧。于是我又去商场买了一辆款式新颖、名牌货,卖车老板帮我挂了车牌“××8”,真不错。在清点附件时,发现车锁很小,便问安装车的师傅:“这锁保险吗?”师傅说:“这锁其实只防君子,不防小人。”我的心又揪了一下:“今年破财……”我不敢想了。

不到半个月,一天晚上我作了个梦:一帮持枪土匪把我的摩托车抢走了……。醒来后我更担心了,我属于师父讲的“我睡觉时做了个梦,第二天早上实现了”(《转法轮法解》) 那种人。说来也巧,一位同行打电话求我去市里帮忙,我因有事推托不去,可那同行再三请求:“只半天就行。”我只好答应。

在去市里的路上我心里又嘀咕上了:“做梦土匪抢车,不会有小偷吧?我得去买把大锁。”我去商店买了一把大锁,将车锁在办事处院外。两小时回来后,车子不见了。事后才知道,几个作案者开车将摩托车连车带锁一起盗走了。

心痛之余,开始认真学法,反思自己:自己其实已经完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了。师父在《转法轮》说:“炼功人他的一生是经过改变的,手像、面像、生辰八字,和身体所带的信息的东西已经不一样了,是经过改变的。你找他算卦的时候,你就相信他了,不然你算什么?他说的是表面上的东西,说的是你过去的东西,可是实质上却发生了变化。那么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听了、信了?那么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负担了?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你改变后的这条道路是不允许别人看的。”

我对周易、八字的执著、观念没有去掉,它反过来要支配我,旧势力也是利用这一点放大我的执著,指使邪恶的生命利用这一形式迫害我。这一难其实是我执著心不去招来的,希望有类似问题的同修以我为鉴,莫被邪恶钻了空子。

三、信师信法 去掉怕心才安全

去年我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去年底,本市“六一零”邪恶之徒对全市的大法弟子進行抓捕、骚扰。我家附近两位同修A、B被绑架、抄家。我和妻子(同修)不在家,母亲打电话告诉我A、B两位同修出事了。我心中一紧:“A、B两位同修知道我这里是资料点,他们能不能……。”怕心一上来只考虑自己的安全了,真是感到在什么地方也不安全了。我立刻调整心态:“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从思想中否定邪恶的迫害,正念消去怕的物质。并正念加持被绑架的A、B两位同修。一会儿心里安稳多了。

几天后同修A被家人要了回来。他见了我说:“你还是躲一下吧,把东西放在安全的地方。”他说话带来的场将我的怕心又勾起来放大了,我仿佛感觉到邪恶之徒随时就要来(幻觉)。回家后对妻子说:“把东西放起来……。”说话的声调都变了。妻子说:“不用怕,赶紧除恶。”那声音很稳,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我和妻子盘腿立掌,针对自己的怕心(物质)、空间场发正念,大约不到半小时,心里轻快了,感觉周围环境也变了。

我悟到:我们的怕心、各种执著,好比是内奸,而旧势力安排的邪恶因素、恶党好比是外贼,怕心重了,执著心多了,它们就会内外勾结合伙迫害我们,相反,法学的好,执著心就少,正念就强,邪恶望而生畏,很容易被销毁。

四、向内找 去色心

我的工作是给别人打工,会一门手艺。零四至零五年,我与一位同龄女同行(常人,有些姿色)一起合伙打工。一次,一个老板雇我俩去给他修饰房子。

到了那里一看,原来是一家洗脚房(卖淫场所),里面有一群卖淫妇女,都很年轻、漂亮。由于某种原因,我们没有达成协议而归。在回来的路上,我感叹道:“唉!年纪轻轻的,干点什么不好?非要去干那种营生。”没想到我那女同行说:“图个舒服呗,又不用干活,还赚钱,若是叫我,我也干。”说话间,瞅了我一眼。

我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她是在向我传递那意思,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们修大法的知道异性之间的不轨行为,不管是旧势力还是正的生命都将其视为最可耻的。以前我曾经向这位同行讲过法中这些道理,她也表示赞同,可现在又是这样表现。

我当时没有悟到:之所以会到了卖淫场所,看到那么些卖淫女,女同行又如此说,是自己的色欲心不正的场招来的,这一切都是旧势力想以考验为名迫害我。当时我的色欲之心是没去的,干扰便如影随形。那女同行有时借机有意用手触摸我,想激我就范,我知道法中的要求,强行克制自己,被一种怕心(怕因此掉下去,万劫不复)激起反感(色心并没有去掉),心中常求师父另安排。

不长时间后,女同行因要生二胎而停工。我就把手艺教给妻子,一起合作。后来阅读了明慧的《修心断欲》启发了我。在以后的学法中,不断的正念清除这些败物,色欲之心明显的淡了。

总觉得自己不够精進,写出一点体会,希望能给同修们一些借鉴。我会精進起来,尽自己的力量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