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六)

曝光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又名“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内江地区的资中县公民镇,附近还有“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医院”。该劳教所外表整洁,环境优美,实际上是一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从2000年至今,这里曾非法关押过上千名大法弟子,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的管教人员非常凶狠、残暴,肆意辱骂、体罚法轮功学员,而且唆使犯人监视、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毫无人性,令人发指。被关押在里面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遭受过不同程度的体罚和折磨,不少人被暴力迫害致残致死,累累罪行,罄竹难书。

四、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恶人榜

1、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恶警

王保军,所长,一直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虐待,极力掩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每次省上领导以及管理部门来“参观”、“视察”,所长、科长就会指使警察把坚定的大法学员藏起来,不让大法学员讲里面的真实情况。

李志强,男,40多岁,原教育科科长。管理科和教育科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迫害的主要机构,他们的所作所为阴险狡诈。李志强一边指使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一边又伪善的关心大法学员。2000年,法轮功学员王玉芝采用绝食方式反迫害,立即被隔离,并封锁了她的一切真实消息。她被野蛮灌食30天后生命垂危,劳教所怕担责任悄悄释放了她。李志强却在法轮功学员中散布谣言,诬蔑“王玉芝是自杀,想求圆满”,还造谣说“连丈夫都不要了,没有人性”,并以此攻击大法。李志强、警察李霞等经常带着新津犹大张涛、刘旭东、蒙订等到各地,向大法学员强制灌输他们的谎言。

张小芳,女,35岁,原七中队队长。张小芳是迫害、虐杀大法弟子的直接凶手。张小芳的狠毒是出了名的,她利用吸毒犯来迫害法轮功弟子。张小芳的谬论是:不打人骂人的法轮功学员就是“转化”不彻底。她强迫吸毒犯打骂法轮功学员,经常谩骂大法学员,满口脏话。可是,这样的恶警在2005年被评为“全国十佳青年”。张小芳经常动用各种刑具毒打大法弟子,对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常不准吃饭,又不让睡觉,暴打、长时间苦役。大法弟子又饿、又渴,还被强迫干担粪、担水、提粪、提水、抬垃圾等重活。2003年4月26日,大法弟子朱银芳就是被张小芳命令二十几名犯人活活地折磨死了,罪魁祸首就是张小芳。中队折磨哪个大法弟子都是张小芳安排的,即使她不在中队她都用电话联系、指挥,其他狱警安排什么都是她同意的,否则她会大发雷霆。2002年,恶警张小芳经常唆使被转化的犹大、吸毒犯,想出各种歹毒的办法迫害大法学员。在寒冷的冬天,恶警张小芳罚站大法学员,致使有些大法弟子的双脚冻伤,肿得穿不进鞋,大法学员代雪芬的双手冻坏,大法学员王佳因长时间站立双脚冻烂。

李琪,女,30多岁,原八队队长,现教育科科长。李琪与张小芳都是劳教所的迫害骨干。李琪非常阴险狠毒,将自制的假经文偷放在大法弟子床上,诱骗大法弟子背叛信仰。李琪经常教唆这些吸毒、卖淫、偷盗人员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迫害大法弟子,如:教唆普教人员群体施暴,多时达二、三十多名普教人员,冬天剥光法轮功学员的衣裤,用冷、打的方式折磨,用烟头烫乳头、烧阴毛、烫阴部等手段,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尿在身上,就用这个法轮功学员的衣物将地擦干净扔掉。强迫看伪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录像及其它宗教的书,并逼她们写思想汇报之类的材料,不服从的就弄上三、四楼黑整。二零零三年,中队长李琪对大法学员叫嚣:“活,让你活得难受;死,不让你死成,除非你‘转化’了。”以极其残酷的手段折磨大法学员,来达到“转化”大法学员的目的。

罗维,女,八中队队长。罗维对外宣传八中队是戒毒住院部和电脑学习班。劳教所为了赚钱,不仅可以用钱来买刑期(前三个月每月交1000元减11天教,从第四个月开始每月交600元减11天教),而且无论是抢劫犯、卖淫的、诈骗的,只要交钱都可以“住院”。在这里住院可不是来疗养享受的,而是加班加点没日没夜的为劳教所干活赚钱的。有的人发觉受骗上当了,要求回原中队,队长罗维威胁说:要回原中队也可以,你们欺骗干部,要给你们记过处分(记过就是加教20天)。

李霞,女,30多岁,恶警。在2002年10月,恶警李霞、刘萍唆使杂犯十几人轮番把大法学员彭仕琼在8中队院坝里边拖边打。彭仕琼裤子、袜子被拖烂,内裤被杂犯撕烂。李霞用电棍打大法弟子,对不“转化”的学员通夜不准睡觉,她们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不“转化”就是折磨,手铐铐起来睡觉。

刘萍,女,副队长。她唆使杂犯十几人轮番把大法学员边拖边打,大打出手鲜血直流。不准睡觉,连眼睛眨一下,指使杂犯毒打。2003年2月11日晚,李琪暴打大法弟子张世清、黄玉芳,西昌大法弟子张翼据理力争,让李琪文明执法,不能迫害大法弟子,李琪恼羞成怒,辱骂张翼一顿。两天后,副队长刘萍把张翼反背铐着,并在背部与反铐的手之间塞进了一床厚厚的棉被,使张翼痛苦不堪,并且五天五夜没让她休息。

任凤鸣,女,第七中队队长。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恶警强迫田碧英长期面壁站立,不准她睡觉、上厕所、洗漱,还天天打骂她,不许上厕所,每天只准许吃很少的饭,不许喝水。把田碧英迫害的骨瘦如柴。

唐敏,女,恶警。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六日中午,她和潘蓉发现大法弟子朱银芳因在坝子里立掌发正念,就怂恿吸毒人员陈凌燕、章燕等直接进行迫害,当天下午朱银芳就被活活整死在七中队澡堂里。她是参与迫害致死朱银芳的凶手之一。

李军,女,中队长。2000年6月,王(女所长)、李自强、张小芳、李军等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封锁了七中队,调来所里的“护卫队”(全是男子)和十七名吸毒人员做打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在一片谩骂声中,打手们用电棍、警棍,拳打脚踢,毒打白发老人和年轻姑娘,手段之残忍,叫人目不忍睹。2000年6月20日李军毒打大法弟子周慧敏,并叫民管会把她吊起来一整天。2001年6月20日,李军指使犹大把陶菊花反铐在禁闭室的铁窗架上,陶菊花被它们迫害晕过去了,又被犹大用凉水浇醒。

毛豫春,女,干事。2002年8月,毛豫春经常指使劳教人员,来充当打手。她命十名吸毒犯先是强行拉法轮功学员快跑,跑着跑着突然将其猛推一掌,有意让其摔倒在地上,然后,被一帮人拳打脚踢群殴。大法弟子韩洁、杨华莲、祝霞、万古芬、吴厚玉、何玉梅、李桂香等都遭到它们的野蛮迫害,被打的鼻青脸肿,手脚、脸部、臀部等处都被弄破出血。恶警毛豫春还指使犯人,用野蛮灌食、灌盐水和不明药物,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赵忠玲,将她迫害得弯腰驼背,皮包骨头。2003年2月,毛豫春强迫犯人连续用绳子捆住大法学员的双腿,李桂香、邱淑琼受到迫害,手段极其残忍,王洪霞被绳子捆住双盘,达十七、八个小时,使她的双脚严重致残。

李均,男,恶警。2001年5月,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进行强化洗脑,写“三书”。狱警不准学员学法、炼功,强迫他们看中央电视台编造的“自焚、自杀”等诽谤录像,并用各种刑具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迫害。一个女法轮功学员因恶警点名时回答声音小了点,就被恶警李均当场用高压电棍击打脸部、手部等,当时这名女学员的身体周围弥漫着烟雾,残忍到了极点。

潘容,女,干事。2002年8月份,楠木寺气温高达39度以上,恶警队长张小芳、干事潘容、秦伟霞、王姗等人指派打手将法轮功学员祝霞、吴厚玉、李红艳、韩杰、万古芬等人弄到建筑物铺的凹凸不平的地上拖,一连好几天。吴厚玉被拖了十几天,衣服、鞋子、皮肉都被拖烂。法轮功学员吴厚玉的背、腿、脚上的肉都被拖烂,满身的肉被揪得青一块、黑一块,拖掉的衣服、裤子和磨烂的衣服碎片到处都是,鲜血和泥沙一层层裹在法轮功学员的伤口上,惨不忍睹。

王姗,女,30多岁,干事。王珊强迫法轮功学员骂师父、骂大法,景会苹不骂。恶警当时就拳脚相加,叫凌艳、李艳把景会苹打的死去活来,头发扯落了一堆,每天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不准洗澡,不准喝水,天天打骂还强迫做苦力,使景会苹的脖子和手脚都变形了,转动不了。

李小林,恶警。恶警李小林毒打大法弟子罗支玉,将其头打破,鲜血直流,把罗支玉拖出去包扎好了,仍不放过,过了两天,强迫罗支玉放弃信仰。

康凤,恶警。2003年1月25日,恶警康凤与李琪指挥几名杂案人员将大法弟子彭世琼、罗蒙、高慧芳在寝室里暴打一顿,高慧芳当时就被打得处于昏迷状态。而彭世琼、罗蒙则被先后由几个杂案犯四脚朝天地拖下来摔在地上。她站到深夜很晚,才让她睡觉,还用加教来恐吓。

李秀蓉,女,七中队恶警。恶警李秀蓉强迫大法学员,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还要写在“思想认识”的本子上,如果谁不写,就对谁进行残酷的迫害和苦役。

严丹,女,副中队长。严丹很歹毒,为防止大法弟子在她放诬蔑大法的碟子时抗议,竟私下授意劳教犯人恶毒地将打湿的抹布或擦脚布紧捂大法弟子的口鼻,致使大法弟子无法呼吸。

袁金,护卫队队长。2001年3月7日,四川省电视台记者到楠木寺劳教所录像,大法弟子王红霞因说了一句真话“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而遭到护卫队队长袁金的拳打脚踢,王红霞的脚当时就被踢瘸。但恶警袁金未予理睬,仍把王红霞拖至小屋进行施暴,一直到打得吐血。

段园园,女,30多岁,恶警。年轻管教很邪恶。恶警段园园、任凤鸣、吴启慧等强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准睡觉、不准吃饭、不准喝水甚至不准去厕所,甚至性侵犯。段园园还参与迫害了肖桂英、李兰、徐新莲、谭德碧、曾俊、田碧英、陈远清、蒋素碧、向秀珍、李群英等法轮功学员。2007年,将法轮功学员王开碧迫害的精神失常。

2、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及犯人

根据从楠木寺解教的犯人投书,劳教所里的管教逼迫那些吸毒、卖淫、偷盗的犯人去迫害法轮功学员,否则就惩罚犯人,延长刑期。劳教所里的管教对那些吸毒、卖淫、偷盗犯人有指令:谁能“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就马上给其减刑一个月至两个月的教期,而且每天都要召集她们开会,主要教她们怎样搞“帮教”,怎样监视法轮功学员、怎样用各种恶毒的招数毒打她们,而且还有一个原则问题:就是别把她们弄死了,还教她们遇到什么样的法轮功学员,要用什么样的手段等等。

陈奇(陈琦),女,西昌人,吸毒犯。她是最邪恶、最无耻的犯人,她打遍了所有的大法弟子,强迫大法弟子给她洗衣服,脱光大法弟子的衣服用皮带、鞋、木棒等进行毒打,恶人们经常穿着皮鞋踢、踩大法弟子的肚腹。陈奇与邓爱玲、李红等人,非常残暴,折磨人不择手段,给大法学员灌水,就差点把她们灌死。2003年2月,因大法学员不愿读诽谤大法的书物,恶警李琪、李霞、尹丹指使陈琦、李红、邓爱玲等6名吸毒犯将大法学员刘忠义、陶玉琴、彭世群、罗梦、段文莲、童国群的衣服全部扒光,用皮带、鞋、木棒等一阵暴打,然后,穿着皮鞋在大法学员的小腹处乱踩,口中并不断的辱骂大法学员,连打带踩加骂一打就是几个小时。晚上又打一直打到深夜,连楼下的人都被吵醒。因大法学员不读诽谤大法的书物,恶警李琪指使吸毒犯偷偷的再给大法学员灌的水里下毒。大法学员段文莲中毒后神志不清,遭到恶犯李红、陈琦、邓爱玲的暴打。

李红,女,吸毒犯。2003年2月,李红与陈琦、邓爱玲等人参与毒打法轮功学员,李红更是无耻的用肮脏的抹布塞住罗梦的嘴,用极其下流的手段侮辱年轻学员罗梦,假装男人用手指去刺激和强奸罗梦,又打骂罗梦,并往罗梦胸部和阴部泼冷水。罗梦、陶玉琴等学员都遭到它的毒打。

邓爱玲,女,西昌人,吸毒犯。与犯人李红、陈琦等多次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古俊梅,女,吸毒犯。2002年9月,在恶警的教唆下,古俊梅将六十岁的学员李安英,谭金惠、何秀珍关进密室,用绳子捆上双腿,拳打脚踢,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喝水,折磨得筋疲力尽,神智不清时,强迫写“悔过书”,不写还继续折磨,一些老年的学员被折磨得都变形了。

尤平,女,牢头。2000年6月底,牢头尤平将大法弟子王红霞的右眼打伤。

李静,女,吸毒犯。她与徐珍是打人的凶手,把杨凤英迫害的精神失常,失去记忆,天天把她身上打的大包小包象黑血浸过一样,还强迫法轮功学员诽谤大法师父、诽谤大法,骂大法,不骂就不准睡觉、大小便,不准喝水。

陈红,女,成都人,吸毒犯。队长张小芳,干事毛豫春,经常指使吸毒犯陈红、邓某某、张超群、汪丽娟、陈立艳、庄小林、蔡敏、何平、刘林等迫害被严管的大法学员,大法弟子韩洁、杨华莲、祝霞、万古芬、吴厚玉、何玉梅、李桂香等人都遭到她们的野蛮迫害。

史志青,女,包夹犯人。二零零三年一月中旬,史志青包夹监视大法学员张翼,多次毒打张翼,犯人史志青与曾国蓉将张翼强行拉进宿舍,按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她的头,拳打脚踢,差点使她窒息而死。

蒙庆,女,帮教组组长。以蒙庆为首的帮教组,以及张超群、朱学群、谢会英、李金文、曼章寿等人,在张小芳的纵容下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迫害,她们把法轮功学员的腿强行盘上,再长时间用绳子捆绑双腿,还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活动,稍有不从,就用鞋底打她们的脸,用臭袜子塞嘴,用胶布贴嘴。

李金文,女,犹大,帮教组成员。李金文是张小芳的打手,在张小芳的唆使下,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

胡建英,女,南充人,犹大。监视大法弟子,随时向恶警打小报告,强迫大法弟子退出法轮功,要修佛教。别人不愿意,他们就找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从早到晚诽谤师父、诽谤大法,天天协助恶警读洗脑的书籍,对大法弟子进行毒害。

顾运盛,女,江安县人,犹大。监视大法弟子,参与毒害大法学员,强迫学员放弃信仰。

高燕,女,犯人。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参与毒打折磨大法学员田碧英,将其折磨得神智不清,站立不稳,拖到医院里输液、灌药后继续折磨。

楠木寺劳教所的罪恶罄竹难书,上述所曝光的罪恶只是冰山一角。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暴虐已持续九年之久,如今邪恶的罪行还在继续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正义团体、善良人士等抵制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无法无天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不受限制的进入中国四川劳教所、各监狱进行独立调查取证,结束这场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