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府之国发生的罪恶(五)

曝光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位于四川省资中市境内,原来是一处关押吸毒人员的劳教所,现在是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1999年邪恶迫害大法以来,该劳教所就另外成立了七、八、九三个中队,主要关押来自四川省各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曾迫害致残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近年来,由于各地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不断增多,该劳教所又陆续修建新监楼,将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

三、迫害实例(二)

11、拒绝放弃信仰惨遭毒打

大多数法轮功学员刚进来时,都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的五中队,关上个一个多星期。这时,恶警表面伪善,如不放弃信仰,凶恶面目就暴露出来。恶警会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调到三大队的七中队。七中队对法轮功学员就是严刑拷打。要是还是不放弃信仰,那就“严管”,长时间不见天日。被关在几个平方米的小房中,不许走动,还不许去厕所解手,长年累月,关在小房中,有时解手与吃饭就这里。

七中队和五中队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尤其对不放弃信仰(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非常残酷。而且恶人们惧怕它们的暴行被曝光,竭力封锁消息,经常在晚上迫害法轮功学员,每到半夜三更时,都可以听到惨叫声。

二零零三年,泸州法轮功学员罗瑞珍不放弃信仰,恶警指使三十二个包夹将她轮流毒打致昏死。

二零零三年老七中队还打死一名法轮功学员,上报谎称“因病死亡”。事后逼迫劳教人员人人必须签字保证不得将她被打死的真相外传,否则加劳教期。

二零零四年,成都法轮功学员张姐(化名)拒绝放弃信仰,被恶警指使包夹(吸毒犯)侯婷婷等,脱掉张姐衣裤用牙刷刷阴道,哭喊声震天,惨不忍睹。

二零零四年,德阳法轮功学员杨正如,因唱“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李奇用电棍当场打昏在地不省人事。

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汪庆洪,拒绝放弃信仰,遭受恶警指使的犯人毒打。

二零零六年八月,广安法轮功学员杨姐(化名)因拒绝放弃信仰被折磨得骨瘦如柴。恶警还恶毒的指使包夹,用针尖扎她的全身,造成她瘫痪。

二零零六年成都法轮功学员杨绍培因拒绝放弃信仰被迫害成精神病,脸上被毒打得全是伤痕。乐山法轮功学员童国庆因拒绝放弃信仰被强迫整天劳动,并常遭毒打,被折磨得只剩皮包骨头。

乐山五通桥法轮功学员叶培奇在二零零五年逃出魔窟,后被抓回,惨遭毒打被迫害得神智不清,还被加期一个月。

遂宁的法轮功学员方正荣因不放弃信仰,耳朵被打出血,打聋了。法轮功学员何秀珍被打成了脑震荡,长期头晕头痛。

12、马青春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马青春因不配合邪恶,被罚在寒冬腊月终日面壁而站,不让睡觉、解手,屎尿一身,使其受到严重精神和身体创伤。

2001年下半年,恶警张小芳和队长秦某指使几个犹大,从3楼将马青春拖下来,此时,她已被迫害得衣衫不整、头发蓬乱。一天中午,一位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路过地牢,看到马青春被反手铐在铁门上,几个恶人正用被子往她背上塞。后来,还看到马青春白天被罚站、挑大粪,恶警不给饭吃,不准洗澡,不准上厕所,经常通夜不让她睡觉,冬天被冻通宵。

2002年3月22日下午,张小芳指使几个犹大把马青春拖到门口塞入小汽车。第二天,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马青春坐在坝子里,目光呆滞,摸她的手,她没反应,又问她话,她也不回答。后来看到耿小俊被迫害精神失常的状态,才想起马青春很可能也被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

13、注射药物致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

楠木寺劳教所恶警逼法轮功学员吃药,灌药、按着打针是常有的事,有的法轮功学员根本没有生病,工作、饭量一切正常,她们被骗去后,几个吸毒犯按着打针。

2002年3月,法轮功学员马青春、耿小俊等被恶警强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好端端的姑娘,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刘劲林,被恶警灌药后,耳朵,鼻子,嘴巴,眼睛全都在出血。陈发贵被恶警被关在屋里,使用灌药来迫害,过后只见头发全掉光了,整个脸都变的乌黑,发肿。

童桂琴,人长的漂亮,身体健康。被迫害后,身体变得骨瘦如柴,并且变得有些傻呆,也是因为给她灌了药造成的。

2007年8月原乡镇企业局副局长、法轮功学员黄敏被迫害死后,口中的不明黄色药物一直蔓延到脸上,发出刺鼻的药味,黄敏可能是被强行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而被毒害致死的。

14、脱光衣服毒打大法学员

从2003年元月15日起,恶警李琦、尹丹、李霞魔性大发,法轮功学员因为不读邪恶的书,三个恶警就叫犯人陈其、邓爱玲、李红等,脱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暴打。

2003年正月十七日,众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读诽谤大法的书籍,1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打。恶徒将法轮功学员的衣服脱光,打倒在地,事后还继续用双皮带、拖鞋打。

17日那天,恶徒又把彭仕琼、罗梦、刘忠义、陶玉琴、童国琴、段文莲的衣服脱光,四个犯人打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个被打得倒在地上不能动弹。恶人先叫法轮功学员站在离墙一尺多远处,犯人陈其从几米外起跑冲过去,跳起一脚蹬在肚子上,皮带双折成鞭往光裸的身上乱抽,用硬塑料拖鞋使劲打,用胳膊肘打,拳打脚踢,打倒在地上不能动时,又在全身乱踩乱踢。恶徒还不甘心,又把六个法轮功学员光裸着拖到里面一间小屋里暴打。当时正是寒冷的深冬,这血肉之躯被光裸着在冰冷又粗糙的水泥地板上拖拉。恶徒又用臭擦布、臭袜子塞嘴,这种惨无人性的暴行持续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又暴打了八个法轮功学员,还脱光年龄最小的法轮功学员罗梦(20多岁)的衣服,陈其连续毒打罗梦三次,将罗梦打倒在地,犯人李红等,用脏擦布臭袜子堵住罗梦的嘴,侵犯罗梦的阴部、胸部,对阴部倒冷水。

法轮功学员童桂琴被峨眉当地邪恶之徒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后直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被非法加期。在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童桂琴遭楠木寺劳教所恶徒灌药后,被迫害成痴呆。犯人陈芳几乎天天用脚踢童桂琴的小肚子。

恶警李奇、尹丹、李霞每天都指使杂案犯陈芳、邓爱玲、李红等六个杂案犯毒打法轮功学员,一个比一个残暴,上午打,下午打,晚上打,每一次都是五至六个杂案犯一起毒打一名法轮功学员,她们打累了就歇会儿,然后继续打,每天除了打人就是骂下流话。从早到晚的毒打,把法轮功学员都打得死去活来

15、拒绝出操被打断肋骨

2002年9月17日,法轮功学员喻斌拒绝出操,恶警李霞叫来了8个犯人毒打喻斌,将喻斌打得气都出不来,昏倒在地,恶徒们就在地上拖,牛仔裤被拖烂了,里面的衬衣拖烂了,打到最后,8个犯人把喻斌的四根肋骨打断,腰直不起,动不得,翻不了身,痛了几个月。在喻斌被打的疼痛难忍、痛苦叫喊时,所长吴某、恶警李奇就站在对面假装没看到,恶警李奇还说:“哪个打你?你别乱说。”

遂宁法轮功学员龚素英,被恶警暴打得无法站立,回家后被遂宁的恶徒迫害死。

成都法轮功学员樊英,被12个犯人打了一下午,打全身是伤,被打的躺在地上站不起来。

法轮功学员陶玉群被十个杂案犯毒打了一下午,倒在地上不能动,全身上下伤痕累累。

还有法轮功学员胡士翠(后被简阳恶徒迫害致死)、刘忠义、肖红俊等人也遭到恶徒毒打。

祝跃辉是重庆华蓥山妇女主任,被非法关押在楠木寺劳教所期间,抵制迫害,而被打断两根肋骨,祝跃辉被罚站,连续三个月通天不睡觉,被邪恶护卫队用钢条打,钢条都弯成了90度,臀部、腿上的肉被打烂,肋骨被打断。

喻斌则被打断四根,她自己都能明显的摸到断开的骨端,还不能说骨头断了,否则,被送到医院里就更惨。邪恶又抓又扯又拖又踢,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腰部、胸部、腿、脚等处都被打伤,都被打得不能动了。

法轮功学员陶玉琴、喻斌、刘忠义、樊英等被打得站立不稳,邪恶还要强迫她们罚站,樊英站得昏倒在地,恶警李琦、尹丹还要拖她站起来,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说:“是她们(恶警)喊我们打的,那李琦、尹丹、李霞、吴所长等都在那边看着的,如果她们看到我们不动手打,我们就要挨整。”

16、不准睡觉、吃饭、喝水上去厕所,甚至性侵犯

恶警任凤鸣、段园园、吴启慧等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三书”,不写就不准睡觉、不准吃饭、不准喝水甚至不准去厕所,甚至性侵犯。

1)成都法轮功学员肖桂英被恶警用膝盖跪压阴部,跪压后12小时还不准上厕所,后来又被恶警几次打倒在地,死死卡住脖子,透不过气来,接着被打的鼻青脸肿,到了晚上不准睡觉,强迫她端着马桶站立不准动,一动就打。

2)雅安法轮功学员李兰和徐新莲被雅安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到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56岁的李兰被恶警指使的犯人毒打到后半夜2点才让睡觉,早上5点就开始干活。李兰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恶警又叫打手用钳子撬开嘴强行灌药(不知灌的什么药),而后就象强盗般勒令她交高额的药钱。

3)法轮功学员谭德碧已经是60多岁的老人了,头上被恶警打了几个大口子,鲜血直往外淌,然后恶警还将她从一楼拖到四楼,一直在地上拖着,拖到四楼已是昏迷不醒,血流满面,脸已看不清模样,地上都是血,惨不忍睹。

4)法轮功学员曾俊被恶警反捆着双手强迫做蛙跳,又将绳子从嘴上拉过捆在床上折磨,几次昏死过去。

5)乐山法轮功学员田碧英因为不写“三书”,每天被毒打,全身伤痕累累。

6)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陈远清和蒋素碧在“转化”书上签字,被她俩拒绝。恶警便打她们耳光,拽住她们的手强行按手印。

7)法轮功学员向秀珍被恶警打倒在地,她大声喊叫,一恶警过来说:“你叫什么,真的打了你吗?打在哪了?谁看见了?”就是这样一批流氓加恶魔,在残酷的迫害着善良的大法弟子。

17、李艳辉被恶徒用竹块殴打、折磨成精神病

二零零五年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中午,楠木寺三大队七中队二楼六号“反省室”传来用竹块打人的“啪、啪”声。一层楼都听得清清楚楚,二楼六号住的是法轮功学员李艳辉。

晚上举行了“中秋节晚会”,又是“跳舞”又是“唱歌”,回到寝室不久,又听到从非法关押李艳辉的“反省室”内传来同中午一样的竹块打人的“啪、啪”声。此声持续了近十分钟。这时,有一法轮功学员从寝室出来在走道上刚走着听,就遭到从“反省室”出来的一恶人的训斥。

李艳辉为此事绝食,上告打人凶手。然而,用餐前后,经常看到医务人员给去李艳辉灌食。偶尔看到李艳辉上厕所,脚都拖不动。李艳辉原来睡地铺,有一天,给她换成床,走道上她垫过的纸板,棉絮一大团,都是湿的。二零零六年,劳教所以精神病为由,将李艳辉送回遂宁精神病医院迫害。后来,在劳教所李艳辉被折磨成精神病。

18、六旬老人肖桂英遭野蛮灌食

肖桂英,女,六十岁左右,家住成都市锦江区,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目前,肖桂英绝食反迫害已近两个月,她的手、脚肿亮,人瘦的皮包骨,身体极度虚弱。

据知情者透露,只要肖桂英每隔两顿不吃饭,劳教所恶警就指使三至四个犯人将老人拖去野蛮灌食。恶人摧残肖桂英时,采用强行输液,灌食用的塑料盒很脏,有时都爬满蚂蚁,灌食前根本不洗,有时恶徒用厕所里洗手的冷水稀释后灌食。每次还强制收取各种费用三十七元或四十一元不等。恶徒在野蛮灌食后曾说,肖桂英,你们家里寄来的钱,全部吃了“稀饭”。有一次包夹人员说:九百元钱又用完了。

19、周慧敏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四川法轮功学员周慧敏于2007年9月26日晚被成都市邪党恶警绑架,2008年2月1日被成都市成华区公安分局劫持,送往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周慧敏一直绝食反迫害。据悉,她于2月5日被送成都(万和路)青羊区医院,现已处于昏迷状态,不能说话,生命垂危。邪党人员放出话来,要家属准备后事。

周慧敏曾经先后六次被绑架,三次被关进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在被非法关押的856天中曾多次遭到各种酷刑折磨。2002年9月7日至19日,周慧敏在成都青羊区医院所受到的酷刑迫害:每天晚上9点至早上9点用一副脚镣把周慧敏吊在床上,还用一副手铐铐在小腿上吊在床上,同时将另一只手铐在床架上。由武警和看守所的警察同时轮班看守。

20、六旬邓玉芳遭超强度劳役被迫害致死

邓玉芳,60岁左右,攀枝花市人。2003年9月,邓玉芳被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非法被关押迫害了一年半左右的时间。

2004年元月开始,法轮功学员与其他生产队的劳教人员一样,开始了繁重而超强度的体力劳动。当时里面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大多都是年岁较大的中老年人,开始就学钩花(出口产品)和选毛。大多数因年岁大而眼睛昏花,也从未学过钩花,但必须人人得学会而且动作要快,否则,经常有人被通宵罚站,不让睡觉。

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2004年3月邓玉芳就被累倒了,卧床不起,全身浮肿。邓玉芳自从进劳教所后,吃不下东西,一日三餐,只有早上喝一点米汤,吃点儿泡菜,中午、晚上基本上吃不下东西。邓玉芳每天仍然跟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被强迫超时间、超负荷劳动,每天都要强迫劳动十七、八个小时,通宵加班也是常事。在即将劳教期满的前段时间,她被关进小间,每天只允许睡两小时,让吸毒犯折磨她。

邓玉芳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身体仍然恢复不了,全身浮肿,吃不下饭,还不时有恶人去骚扰她。在邪党的迫害下,于2006年6月离开人世。

21、王开碧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王开碧,苍溪县人,2006年12月被抓,2007年1月被送入楠木寺,刚入所的时候头脑是清醒的,后来由于精神承受不了太大的压力,开始精神失常,直到2007年9月底下到四中队。11月20日晚,王开碧精神不很正常,但她一直明白大法好,成天惦记着给干部讲真相,多救几个人,于是就去给队长方晓清讲真相,过一会,数名吸毒犯有的抬脚,有的抬手把王开碧从方晓清的身边抬走,当她们把王开碧放在地上的时候,她还继续在讲大法好,随后一个叫曾娟的恶警从护卫队拿手铐把王开碧的手和脚都铐上,扔在一个垃圾很多的地方,不知过了多久,她们又把王开碧关进了小监。

此后,王开碧的精神失常现象越来越严重,嘴总是要不停说话,那些包夹人员李金星、黄瑾等人听不惯,就任意对她打、骂、踢,用穿脏了的袜子塞她的嘴,一姓黎的恶警还指使其他吸毒犯用透明胶布贴她的嘴,后来成天关小监、专人看管。

22、五旬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打成粉碎性骨折

2007年8月27日,从遂宁送来了几位法轮功学员到七中队。当天,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因身体不合格,而被拒绝接受;剩下有一位叫邓莉的法轮功学员被接受。邓莉是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已五十多岁,身体很结实。8月28日至29日,邓莉不配合恶徒,被吸毒犯包夹人员陈玉君、黄利君、邓英等人打成粉碎性骨折(腿),当天值班的干部有:吴玉慧、付美玲、杨翼挚等人。当邓莉确实不能走路时,吴玉慧还说邓莉是装的,是不想走路。后来经医生检查,确认邓莉的腿为粉碎性骨折,狱医又无能医治,才通知家人接回。

法轮功学员汪慧英,也是老年法轮功学员,已58岁了。因为不配合邪恶的迫害,而被恶警犯人极其残暴的毒打,不分白天晚上的毒打,踩肚皮,强制盘腿绑起四天半,不睡觉,吃喝小便都不松开。尿流在身上,导致屁股上的肉腐烂了,股骨头都得看见,骨头白的、肉红色的烂了一个大洞。

23、耿晓俊所遭受的迫害

2003年9月10日,耿晓俊被转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在那里受尽各种非人的折磨。在5中队时就有两个帮教和杂案人员整夜轮流守着耿晓俊,不准睡觉。9月28日,他们又把耿晓俊转到7中队。每晚只准睡2─3个小时的觉,每天逼着看诽谤大法的资料。恶警张小芳命七中队最凶残的杂案人员将耿晓俊吊起来,成“大”字形,还在她的脚上绑上砖头,连续十多天,他们还任意把耿晓俊的衣服敞开,或者每天十几个小时把耿晓俊关在厕所里强迫两腿双盘,然后他们再把耿晓俊的腿用绳子捆上。后来又用手铐把她的双手紧紧铐在背后约二十几个小时。

在劳教所里还得要整夜整夜的劳动,累得稍一闭眼就会被他们用一团一团的猪毛打。一天晚上张小芳指使五、六个杂案人员按着耿晓俊,将燃烧着的烟头往她鼻孔里塞。一个姓徐的恶警是队长,用电棍电耿晓俊的手、脚,双盘放开后,腿上都长了水泡,有鸡蛋样大小。因为还有一只手被铐着,无法穿裤子,恶徒怕别人看见耿晓俊腿上的水泡和伤痕,曝光他们的恶行,就让耿晓俊穿裙子。

他们不准耿晓俊和同修谈话。张小芳指使杂案犯刘莉随意对耿晓俊施行暴力殴打,打得耿晓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一些好心的杂案人员看在眼里都觉得很难受,偷偷的流泪。耿晓俊在劳教所被折磨的一年没来例假,耿晓俊去检查,张小芳就说她得了梅毒,连续六天强迫她强打不明针药。自此耿晓俊就一直神志不清。张小芳还不准耿晓俊上厕所,把她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拉出去叫众人看,羞辱她。

24、四川郫县姜洁玉被折磨致死

姜洁玉,女,50岁,成都市郫县新明公社三大队村民。得法前患有严重贫血等诸多疾病,1998年得法修炼后,身体很快康复。姜洁玉曾两次去北京和平请愿,屡次遭受迫害。2001年11月,姜洁玉进京被绑架,被非法劳教1年半,在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到各种酷刑折磨,包括注射毁坏中枢神经的毒药,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神志不清,才被放回家,于2003年下半年含冤而死。

25、李阳芳被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李阳芳,女,53岁,系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镇人。在修炼大法前,患有严重的肝炎、胆结石,脸色是土灰色,邻居看见她就躲,怕传染他们。1998年3月,李阳芳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坚持每天学法炼功,渐渐的胆结石病好了,从一个危重病人变成了一个健康的好人。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李阳芳屡次遭受严重迫害。2003年6月初七,寿安派出所的多名恶警闯进她家,强行抄家,并将李阳芳劫持到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非法劳教,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多次昏倒。恶警张小芳指使吸毒犯张小燕随时监视她,随时找茬毒打。

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五、六十岁的老年妇女都被强行分到生产中队强迫劳役,强度相当大,经常加班,根本没有休息时间。由于长期的身心摧残,2004年冬,李阳芳的腹部和小腿肿胀,几次昏倒。一次在做奴工时,李阳芳突然昏倒,休息半天后,又开始被迫紧张劳动。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李阳芳被四川省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折磨得骨瘦如柴,腹部、下肢肿胀

2005年2月李阳芳又一次昏倒在车间,被背到医院检查,情况非常严重,因为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2月4日就通知万春镇政府把她接回家。李阳芳已骨瘦如柴,腹部肿胀,肝腹水症状严重,象怀孕8-9月的腹部,下肢全部肿大,腿上整天流水不止,人站立不起、吃喝不下,医院都不收治。李阳芳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后,于2005年10月18日含冤离去。

26、张玉春所遭受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张玉春,女,于1954年2月11日生于辽宁沈阳市,大专文化。1998年10月在成都市无缝钢管厂得法。2000年1月她去北京上访,被劳动教养一年,关押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张玉春在劳教所多次遭受恶警的折磨与犯人的毒打。

2000年6月下旬,张玉春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打坐炼功时,被警察李干事(德阳人)用狼牙棒毒打后背,民管会杂案犯人员被唆使上前踩张玉春的手部和双腿,同时对身体其它部位狠狠地拳打脚踢。过了几天,她又因为打坐炼功,被劳教所护卫队5个男警察用高压电棍电,用狼牙棒毒打,同时警察队长张小芳在旁边指使警察毒打张玉春。当时张玉春左胸被打成内伤,脸肿得全部变成紫黑色。

2000年7月上旬,张玉春被七中队警察队长张小芳叫到其办公室,李坤蓉上来就用拳头在张玉春脸上一阵猛打,张小芳又教唆民管会杂案犯里的吸毒犯用手背毒打张玉春的眼睛,当时被打得双目失明。

27、唐发芬被残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唐发芬,女,33岁,生于1970年,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人。唐发芬,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劳教2年,在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摧残。2003年4月12日,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唐发芬被释放回家,两天后含冤去世。

2003年3月3日被非法劳教2年,送四川资中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受到非人折磨,直到生命垂危,才叫当地政府接回。但当地政府不接,劳教所怕唐发芬死在里面担责任,就亲自派人把她送回当地政府。蒙阳镇政府让她的家人,把奄奄一息的唐发芬接回家,回家两天(即2003年4月12日5点过),唐发芬去世。家中只有年迈的父母及九岁的儿子,丈夫被非法关押在彭州市拘留所洗脑中心。

28、被迫害楠木寺劳教所致死的案例

法轮功学员黄丽沙,女,约20多岁,成都人,两次被抓,在七中队于2003年大约7、8月间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龚树英,女,63岁,成都某学校校长,曾两次被抓,第一次关在八中队,被放回不到一个月,又无辜被抓走关在七中队,第二次绝食,被野蛮灌食,大约于2003年10月间不堪忍受撞墙而死。

法轮功学员阿群,女,20多岁,成都人,约于2004年4月在七中队被迫害致死。七中队队长张小芳给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减期。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减教20天,打死阿群的两个犯人各减教1个月以上。并且严密封锁消息,谁走漏消息给谁加期。阿群被迫害致死后,张小芳、李琦非常害怕,不敢叫最坏的犯人陈其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唐梅君,女,重庆市铁路火车站工人。曾经全家修炼大法,其妹妹唐乐群被抓后,被洗脑邪悟,出卖了自己的姐姐,唐梅君两次被抓,第二次被劳教1年,关押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出现气喘、咳嗽等症状,于2004年元月去世,去世前说:“江泽民最坏,是江泽民害死了我。”

中共劳教所的罪恶是数不完,这只是冰山一角。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黑暗暴虐已持续九年之久,如今邪恶的罪行还在延续着。在家的法轮功学员们遭监视、被时时骚扰,很多学员被逼迫有家不能回,而流离失所。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正义团体、善良人士等抵制中共对人权的无法无天的迫害,希望国际社会不受限制的进入中国四川劳教所、各监狱进行独立调查取证,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