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大陆内蒙古大法弟子,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交流,以下是我的交流稿。

一、得而复失

一九九八年春,我喜得大法。那时只是从感性上知道这部法太好了。当时市面上所售的师尊讲法我几乎都请回了家,如饥似渴的读完一本又一本,欣喜中知道自己冥冥中苦苦寻求的终于找到了。

可是,由于我本身有对情的强烈执著,追求向往浪漫、甜蜜的美好生活,渴望丈夫的百般体贴和万般恩爱,旧势力看到了这一点,在我得法仅三、四个月时,便利用我的执著与宿世的冤怨,开始迫不及待的对我進行所谓的考验,结果,由于学法不深,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在我当时看来已经无法解开的家庭矛盾中决然与丈夫离异,和那个「浪漫、体贴」而又答应与我一同修炼的男人开始了一年多的「苦恋」。结果可想而知,不但他没学,我也放弃了修炼。这期间,我仍能时时感觉到法轮在我腹部不停的旋转,一直持续了两、三个月,现在想想仍心痛到要落泪,那是慈悲的师尊不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苦苦等待我走回来呀!可我却在罪恶的泥沼中越陷越深,越滑越远……

二、重回归途

二零零三年新年期间,漂泊的我从甲市回老家探望孩子和父母,在母亲(同修)的一再劝说下,我看了师尊《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边看边能感受到那来自生命深处的急切与震撼,我强烈的意识到:再不走回来,就将失去这万古机缘!我从心底发出了坚定的一念:从现在起,我要从新修炼!随即,我扔掉了随身携带的药品,跟它们说永别(因长期在外漂泊,我患上了胆囊炎、心脏病、失眠、卵巢囊肿等疾病)。那一晚,我也没有用酒去帮助自己睡眠(长期以来,我都是每晚喝一杯酒才能入睡)。躺在床上,想着从现在开始我又走回正道,从新修炼,就象飞累的小鸟找到了一棵可以遮风避雨的大树,内心无比的宁静、安详!几年来,我第一次睡的那么沉、那么香,几天后独自打坐时,我看到亮晶晶的法轮从遥远的天际旋转而降……慈悲的师尊原谅了我这个迷途的孩子,无限的感恩、生命有所归属的安然、幸福感溢满心间……

三、助师正法

(一)身在异地

带上宝书《转法轮》我回到甲市。在师尊的安排下,我认识了甲市的一位同修,她给我带来了《明慧周刊》及新经文。很快的,通过修炼,那些疾病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我由衷的感激慈悲的师尊,更深感自己已失去太多宝贵的时间,便开始大量拜读师尊所著《转法轮》及各地区讲法和《明慧周刊》,几乎每天的闲暇时间都用在了学法上,炼功也一天不落的坚持着。那时每天必读三讲《转法轮》,时间充足时一天就读五、六讲。很快的,通过学法和看《明慧周刊》我悟到:自己的修炼是应该和证实法连在一起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真正的使命!于是,我购买了大量的信封、信纸、复写纸和邮票,开始写真相信件,每天能写二、三十封,写好后出去邮寄、散发。当时我有个朋友跟公安系统的人比较熟,通过跟他聊天我知道了许多公安局、分局、派出所的人员的名字和职务,我都一一记在心里,写在纸上,然后给他们分批邮寄真相资料和劝善信。他们虽然职业特殊,但生命是平等的,他们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可怜的众生啊。

那时我也开始尝试给身边的朋友讲真相。当时还没出《九评》,没涉及到三退,只是讲大法的美好、中共的无理迫害、大法洪传世界等。我认识的一对善良夫妇明白了真相后,还主动帮我去散发真相信件和资料,给邻居发完后不放心,还智慧的敲门進去跟人家探讨一番,帮人家進一步了解真相。后来在我组建资料点后,他们帮忙修机器、進耗材,对我帮助很大。我为这些生命的觉醒而感动,为这些生命得以被救度而欣慰。

几个月后,我毅然关掉了甲市那个比较赚钱但不正当的生意,租了一处楼房暂住下来。在师尊的精心安排下,我又联系上了甲市的另两位同修。通过交流,知道当地真相资料供不应求,于是,我用手中的积蓄先后买了两台复印机,开始大量印制真相传单,那时没有想过买电脑,只是从别的同修处拿到各种传单后,有些直接复印,有些经过剪贴从新搭配后再复印出来。后来,由于别的资料点忙不过来,我就又承担了复印紧缺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的任务。那时每天除了保证学法、炼功、发正念外,就是全力印制、折叠真相传单。不忙时就独自背上满满一包材料,大约有二、三百份,少时也有一、两百份,到各居民区去散发,大概每周能出去两、三次,那时由于学法跟的上,心中装着法,根本就没有怕,一心只想着去救人,背着沉甸甸的资料心想:这背的都是众生的命呀!一路上,我不停的反复背诵着《论语》、《助法》、《威德》、《正神》、《正念正行》,发资料时也不停的发着正念,求师尊加持,清除我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让有缘人都能得到真相资料,都能得救,让他们一传十、十传百,让更多的人得救。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每次五、六层高的楼我一连爬十几、二十个单元,爬时不曾想会爬不动,也就真的能爬上去,因为那时心中只有众生。虽然每次都是汗湿衣衫,但从未觉的苦和累,总感觉无比的充实与开心。

后来,我和甲市甲同修共同配合,制作了很多真相条幅。甲同修是一位五十几岁的阿姨,别看她年龄有点大,出去悬挂真相条幅、散发真相资料却一点也不落后。爬高、越沟都比我胆大,身手灵敏,走路生风,家人叫她「飞毛腿」。我们互相配合,把条幅悬挂在了主要路口、干道和闹市的街道两旁,极大的震慑、清理了邪恶。还制作了各种小粘贴,贴满了大街小巷。后来,母亲也来到了甲市,我们共同精進,共同配合,把真相资料送到了千家万户。

当时,家乡的迫害形势还很严重,资料点少、资料紧缺。为了救度那里的众生,我与母亲几次赶制各种传单送了过去,支援家乡的同修。甲市距我家乡不是很远,坐车仅需七、八个小时的车程,一天即可打个来回。于是我萌生了亲自回家乡救人的想法。经与同修切磋后,大家都正念支持。于是,我和甲同修及母亲一同登上了返乡的列车。一路上,我们不停的发着正念,下车时正是晚上七、八点钟,我们开始发资料、贴粘贴、挂条幅,第二天凌晨又坐车返回甲市。据说那次对家乡邪恶震动很大,它们甚至出动警力封闭了一个很大的居民区,最后落个瞎折腾。后来,甲市的乙同修和我及母亲又回去了一次,从南城到北城把真相粘贴贴遍了。

(二)回到家乡

零四年秋,我告别了甲市的同修回到了家乡。 发现当地资料点少、资料紧缺的现象仍然存在,甚至有的片区来了新经文和《明慧周刊》要十几人轮流看,看过一遍之后就赶紧传给下一位同修,想再多看一遍都不太可能。看到这种情况,我决定再买一台复印机,以满足当地同修的需求、救度更多的众生。

可是机器放在哪儿呢?我因暂住父母处,母亲因讲真相被恶人告发,此时已被再次非法劳教。父亲遭受了母亲两次被非法劳教的打击,已是心力交瘁,整日就是担心我会象母亲一样出事。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让父亲知道我做的事情,「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此时,慈悲伟大的师尊看到了我的愿望,也看到了我的难处,又一次精心的安排了我与当地一位同修相识。我们见面后经过一番交流,当即决定马上买机器,就让这朵小花开在她的家中。

此时,一直未上班工作的我手中积蓄已不多,为了留点钱给资料点用,我和这位同修一起找了一份工作,以应付日常开销。后来,由于第一台机器太小、复印速度太慢,我又买了一台大点儿的复印机,以节省时间、提高效率。这样白天上班,中午学法,晚上下班后和此同修一同做资料,有空时就出去散发。不久,《九评》横空出世,正法又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紧跟师尊的正法進程,开始印发《九评》。当师尊的新经文《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发表时,为了让翘首以待的同修都能在最快的时间内拜读,我们连夜复印,让周围的同修人手一本。一位老阿姨在接过这本经文时,不太相信的问:「这本经文真的给我了?」同修肯定的说:「是真的!」老阿姨激动的说:「太好了!太好了!」我听说后真是既心酸又欣慰。

那段日子,我经常是一个人半夜骑着自行车赶在回家的路上,那条路有一段很黑,没有路灯,又是半夜很少有人。这在以前,胆小怕苦的我是根本做不到的。但我如今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经常是一路鼓励着自己,想着师尊、想着法,一路顺风便到家了。神奇的是,时常会出现一辆或在前或在后的车慢慢的开,一直到有路灯的地方,就象专来为我照亮一样。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在鼓励我,心中升起无限的温暖与感恩。在这条回归之路上,何尝不是师尊时时呵护,为我们点亮前行的明灯,指引我们归航。

(三)花开在我家

零六年圣诞节,经受了一年多残酷迫害的母亲回到了家。此时,在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形势下,周围的同修也陆续建起了几个家庭资料点,并走入了正规化,直接下载打印,资料更加美观,种类也多了起来,基本上能满足当地同修对真相资料及《明慧周刊》等的需求了。同时,真相资料中又多了一个利器——真相光盘。父亲就是在看了那些内容丰富、直观的光盘后,认清了邪党的丑恶嘴脸,感受到了大法洪传世界的那份惊天动地的震撼,消减着他那孤立无援的对绑匪恶党的惧怕。从这个小小的窗口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渐渐的,他从强烈反对转而也走入到了修炼中来。父亲开始修炼的那晚,我在梦中见到师尊的照片在朝我笑。

从父亲和周围亲属的变化,我看到了利用真相光盘救度众生的巨大成效。可是,光盘的数量太少了,一套盘要多少家轮着看,周转速度慢,而在新唐人电视在我区尚未普及的情况下,它讲真相的作用和效果是其它真相资料难以替代的。我心里就想:我要是能拥有一台刻录机该多好啊!能多救多少众生呀!只这纯正的一念,慈悲的师尊再一次帮了我。两、三个月后,看似是父亲为我上中学的儿子买了台电脑帮助他学习,实际上我知道,这是师尊赐予我的法器!电脑安好了,可是却没装刻录机,同修出资买了一台,我与父亲商量要装上,父亲极力反对,他是被邪党吓怕了,深怕再被邪党抓住什么把柄遭到抄家、抓捕的迫害。几次商量未果后,我有些泄气了,甚至想放弃。

那天晚上我关着灯,静静的坐在床上,望着墙壁,我伤心落泪:我要是有个家,有处房子多好啊,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管不着。转念又一想:这个家不就是我修炼的环境吗?父亲反对不是邪恶在利用他的怕心极力阻止我建这个资料点吗?是邪恶在怕呀!这不正说明不但不能放弃,而且要尽快建起来吗?正法洪势正突飞猛進的向前推進着,不能浪费这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贻误众生得救,我怎么能被这些假相迷惑住呢?我要做的事是最正的,谁也阻挡不住!于是盘腿打坐,发出强大的正念:由师尊主导一切,谁说了都不算,只走师尊安排的路,我一定要把这个资料点建起来!就这样,经过不断的发正念,加上同修们的正念加持、儿子(支持大法,暂未修炼)的正义支持,一朵馨香的小花终于在我家盛开了。父亲也由勉强同意、限制刻录到后来看到他认为内容好的光盘会建议多刻一些,直至现在也会帮忙制作光盘。这期间无不充满师尊的苦心扶持,看似我们在做,实则是我们有了那个愿望,师尊便无条件的帮弟子创造机缘,从而最终成就我们。没有慈悲师尊的浩荡佛恩,没有大法的一路导航,我们又能做成什么?

现在,我们又有了一台一拖九的拷贝机,同修们整体协调、整体配合、出资金、出人力,各类真相光盘源源而出,撒向千家万户,在救度众生的这条路上圆容着师尊所要的,大力的揭露着迫害、讲清着真相,尽绝的灭尽着邪恶。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大法明灯的指引下,我们正一路搜救着可救的众生,稳健的前行在返本归真的大道上。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