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发短信 难行真能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修炼中我主要是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有同修可能觉的不够注意安全。我理解:“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中。手机短信现在非常普及,我觉的它也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出现的。非常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做,不局限时间、地点、场所、人物。

我发短信的时间一般是零点发完正念,发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多则能发一百三、四十人,少则也能发八、九十人。在它传送短信的过程中,我就发正念,我想所有接到短信的人都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记在心中,因为这短信带有大法的慈悲和威严,也带有大法弟子的无私,这样他们就能有美好的未来。我是从明慧网“大陆综合”上获得手机号码的,以此号码为基础加1、加2、加3……这样手机号码就源源不断了。

——选自本文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背着“难行能行”开始写我的修炼体会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都知道自己的伟大使命——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们来世间的目地是为了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我们与师尊正法同在,而且做了师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是幸运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末得法的。这些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圆容中,我跟头把式的修到现在。我是个很不善言辞的人,写的不好,请同修们见谅。我从两方面说吧。

一、修炼

我是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开始发真相资料的,资料有时有,有时无。后来一看等别人做现成的不够用,我与单位的两个同修就开始写资料。写的资料一般不在本地发,有怕心,怕对笔迹,都是邮寄到外地。这样地址就是问题,没有很多地址和联系人。我想怎么办?请师尊帮我吧。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有人说让我给订报纸,非常清晰,醒来想:谁让我订报纸呀,没在意。

第二天到单位,我桌子上真有几张报纸。我想起昨晚的梦,拿起一看,报纸版缝有许多广告地址和联系人,我很激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我深切感受到,我就在师尊身边。我知道是师尊在帮我,确切的说是师尊在做,我只是有救度众生的想法。

我家人不修炼。以前我在家是老大,就象《转法轮》中提到的:“一想: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迫害一开始,我丈夫就不让我炼。我想你说了不算,我得听我师父的。就这样打闹、矛盾接连不断,我坚持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大变化。我说我先不修了,把你干败了我再修。没用几天我把他就干败了。等我一开始修炼,他还是干扰我。我想不能老等干败他我再修炼呀,我的做法不符合法理,不符合师父对大法弟子的要求。按照师父讲的“向内找”的法理,我时时记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事事正念对待,处处以救度众生为先,以法为标准,经常告诫自己“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是走向圆满的通途。

丈夫一看我做资料、学法、炼功、发正念,他就说:人不人,鬼不鬼的。开始我很生气的与他争辩,后来我说:你说的对,我做的是最神圣的救人之事,确实不是人能做的、也不是鬼能做的,只有神佛才能做的来的。我说了几次,我觉的说的对。但是我按法理向内找时,发现我带着一颗很强的争斗心在说。我做资料是要救度众生的,带着这么强的争斗心,能有多少正念,做出的资料能救的了众生吗?同时,我也找到了,他之所以这么长时间的干扰,是我自己的心没放下。认识到有漏,突破也就容易了,我努力去争斗之心,他也就很少说这样的话了。

我与来我家的常人讲真相,丈夫非常反对。我想这不行,还是先把他讲明白好,一是他得救了,二是他不反对,还可能帮助讲真相。我说,我把我认为对的告诉别人,把我认为好的给予别人,这有什么错。他说:“我没看到哪好。”我说:“你看你自己,今天腿疼、明天牙疼。你看我就没那些病。而以前是我说了算,现在啥都听你的,你还有啥不满意的?”他说:“你自己学就行了,别跟别人去说。”我说:“我们修炼的人就是想让世人都好,不象常人有好东西自己留起来,不让人知道,我们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得到这个好,是想把一个好变成千万个,修成无私无我,你说这有啥不好的?”他说:“你那是傻,你看现在谁还做那事?”我说:“你得脑出血那么快就好了,那是我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结果,你是知恩不知回报,你也是大法要救度的人,法对众生是平等的,不会不管你的。法是有威力的。”他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我再讲真相他也不那么反对了,有时也帮着说几句。“你看你嫂子没有病,都是炼功炼的,是挺好的。”

我做资料时,我就背《论语》,做出好的资料救众生;我发资料时,我就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这样我觉的师父就在我前边。我时时都努力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让资料都带有法的威力,让得到资料的众生都能得救;学法时,要求自己全神贯注,我想我世界的众生都与我一起学法,不能马虎;发正念时,要求自己尽最大的努力发出强大正念,除恶灭邪,救度众生,解体关押同修的黑窝,让被迫害的同修早日回到救度众生的队列中来;与同修交流时,认真听取同修的意见,把自己悟的法理告诉同修,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严格要求自己。

修炼中我主要是用手机发短信讲真相,有同修可能觉的不够注意安全,或有一些想法。我理解:“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我觉的有师在有法在,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中。手机短信现在非常普及,我觉的它也是为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出现的。非常方便,随时随地都可以做,不局限时间、地点、场所、人物。我想发手机短信,就去买了手机。我买了一个“联想”手机,五百多元,回来一发短信,发现它有群发功能,一次能发二十多人,而且群发后,手机号自动消除。我原来用的手机就不是这样的,群发完短信,还要手动消号。我只是有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愿望,是师父帮弟子在了愿,师尊帮我买到适合发短信的手机。我再一次体会到师尊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我衷心的谢谢师父!我好幸福,我好富有,我一定做个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称号的护法神,助师世间行。

我发短信的时间一般是零点发完正念,这时回短信的很少,不受干扰,一般发一个到一个半小时。多则能发一百三、四十人,少则也能发八、九十人。在它传送短信的过程中,我就发正念,我想所有接到短信的人都能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记在心中,因为这短信带有大法的慈悲和威严,也带有大法弟子的无私,这样他们就能有美好的未来。

我是从明慧网“大陆综合”上获得手机号码的,以此号码为基础加1、加2、加3……这样手机号码就源源不断了。

短信的内容主要有如下几例(一)“苏共解体的启示:如果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之前要有说苏共很快要垮台,人们会说这人是疯子。然而同年的八月十九日,世界上最大的共产政权,几天就解体了。‘天灭中共’也是必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二) “您想过得平平安安,天灾人祸总在眼前,您想不承认善恶有报,人在绝望时总唤苍天,您若相信神灵在上,请把“真、善、忍好” “法轮大法好”牢记心间”;(三)“看《九评》幸福平安,传《九评》吉祥好运。赶快三退,早退早平安,越快越好。”

回短信的:有说谢谢的、有说你做的很好、也不乏有骂我的,这也都是修炼人所要经历的。就象师尊讲的云游一样,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只要坚信我就在师父身边,坚守一念,我一定能救了你,一切也就不会太难了。有问我是谁,叫什么名字的,我就回他短信“只要您好就可以了,不必知道我的名字。我就是想让世人都好,都能善待大法,善待他人,您就会幸福平安”。有说谢谢的,我回他短信,“我要谢谢您的,因为您选择了美好。”

骂我的我也回他短信。有骂我一次的、两次的,还有骂我四次的。骂一次的我回他短信,“作为朋友,我诚心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这对您出行是有平安保证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想为您好。”骂我两次、三次的,我回他短信:“您好,我们在茫茫人海中能互通信息就是缘份,您说什么我不会介意的。不管您怎么想,只要您能把‘真、善、忍好’记在心中,您就会有美好的未来。我为您高兴,祝福您。”第四次骂我的,我回他短信“告诉您的是好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您的话您请收回。”等他第五次来短信时,他说:“你能修成佛,我相信你。我会记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交个朋友吧!”我看了流泪了,因为我知道他得救了。我又回他短信:“成佛固然好,但众生(其中有您)能得救是我最大的心愿,我还想拜托您,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转告您的亲朋好友好吗?这也算是朋友的拜托,祝您好。”

有探讨法理的,我就发给他:“法轮大法是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中的一法门,他是教人向善的,经常学炼可以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回升,思想纯净,心灵超然、与世无争。我们师父要求我们按真善忍做人,时时事事都要真诚,善良,忍让,宽容,知道什么就说什么,把自己认为对的告诉世人,把自己认为好的给予世人,把法好告诉人是对人最好了。”

有问我为什么发这样信息的,我就发给他:“我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说假话的,我感觉很好,所以我想把这个好告诉世间所有的人,想让每个人都拥有这个好,他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是很难遇到的佛家高德功法。”

有对三退不以为然的,我就发给他:“朋友,如果我能替您做的,我不会劳烦您的,我一定为您做好。但是神佛看人心,您自己安危、您的未来得您自己选择,别人是不能代替的,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共产党的所有组织,这样您既平安还会有美好的未来。”

有问《九评》是什么?我就发给他“《九评》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在全世界都广为流传的好书,相信有缘的您一定会拜读,可使您耳目一新,知道在现阶段所不能知道的世界。”

我是早晨炼功,六点发完正念学法,九点去资料点做资料,下午四点回家学法、发正念、做家务,九点睡觉,零点发完正念接着发短信,有时再睡一个小时,有时不睡接着炼功。

二、发正念

全球四个整点正念我都能按时发,有特殊情况落下也能及时补上,其余时间正念发的不太好,一般都是边做资料边发正念,边走路边发正念。反正我一出门看见什么都发一念,如果是人,请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如果是物,也请它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世间万物都能得救。

那是二零零五年秋天,一次中午发正念,我觉的有点晚了,坐下想:我要快点。我觉的很快就飞起来了,飞到发正念队伍前面去了。我看到前面来水了,水的下面就是许多人在收割农作物,我想不能让水淹了人和农田,这样一想,一道水泥和石头垒起的大坝挡住了水。我对它们说,谢谢你们。它们说:“不用谢,只要你想用,我们随时都会出现。”我说让你们在这里风吹、日晒的,受苦了。它们却说:“我们也汲取了天地日月之精华,我们是应该的。”我当时就落泪了,我真的很感动。发完正念我已是泪流满面,我真的领悟了师尊讲的:“当你的天目开到法眼通层次的时候,你发现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转法轮》)这次正念让我有如此的感受,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当你真的是为了众生,法中什么都有,用什么有什么,法是万能的。

还有一次发正念,我就觉的前面有很多人,不知道在做什么,我只听说:迷信。我想,说迷信的不能是什么好东西,不能让其危害众生。我就从很高处飞过去一看,一个魔在那对一群众生说:“你们的主是迷信。”我就质问它:“你说我是迷信。我有师父,我师父教我们信真、善、忍,教我们做好人。我说你那才是迷信,你不就信那个姓共产、名尚黑的吗?你说它是男的还是女的?是老的还是少的?是胖的还是瘦的?是高的还是矮的?”这时那魔逐渐往后退,我说:“你不吱声也不行。”我大声的念正法口诀,一串金铃打过去,那魔就化成一股黑烟没了。我一转身,很多众生都向我呼喊,“主,你真行,把它打败了,我们再不会受它欺负了,主你早点来呀!”发完正念,我觉的我真的对不起众生,是师父点化我赶快救人。所以发正念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主要环节。

最近有一次发正念,我看见许多觉者通体都是金光璀璨的,坐在莲花台上,而且每个觉者身后都有一扇大门,觉者的面前有很多众生。我也坐在莲花台上,别的觉者莲花台都向右转,后面的门就开了,众生都進去了。而我的莲花台也向右转了,我也面向西了,但我后面的门却没开。我面前的众生就小声说:“门没开,怎么進去呀?”这时门里说:“你们的主没写严正声明,写声明门就开了。”发完正念,我与同修交流,严正声明不是可有可无的,是非常重要的,决不能忽视写严正声明的事。我郑重的写了严正声明,这是师尊为正法时期修炼弟子改过的特殊安排。

诸如此类的事在十年的修炼中比比皆是,同修的感受比我之深,论述比我精辟,我自愧不如,不多说了。

同修们,让我们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修正自己,去掉人心,做好师尊教给的三件事,坚定的走在救度众生的神路上。让师尊多一些安慰,少一些操劳吧!

写到这里我感受到了:难行真的能行。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原以为,我写不了,没啥写的,怎么开头呀?无从下笔,在师尊的看护中,也写了这么多,还觉的还有很多没写呢。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