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无阻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沐浴师恩已十几年了。下面我把自己在修炼中的心得写出来,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以此找出不足,修好自己,不断的纯净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一、修好自己 圆容好家庭

我从小体弱多病,别人说不得,碰不得。得法后所有的病都没了,生命就象重生一样,每天都很快乐。

修炼以前我在家一切都说了算,喝酒、跳舞,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刚学法,还不能做到向内找,有了矛盾不能马上认识到是提高心性。有一次挂师父的法像,先生不同意,而我非要挂,先生说:你再挂,我就给你撕掉。我说:你撕我就跟你离婚。先生气急了,顺手抓起一把剪子:我杀了你。我说:你杀吧,正好业力全还了,说完眼睛对着他。然后先生转身走了。从那以后夫妻之间很僵,他每天看到我就绷个脸。而我那时也是,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反正我学大法很开心,你愿意怎样就怎样。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遇到矛盾向内找,把它作为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一定要修好自己。

我每天回家都努力的要求自己要善,一定要善,就象家长对待孩子一样关心他,为我先生着想,家务活儿主动做好。经过一段时间,我逐渐的能把握好自己了,他的态度也在改变。直到有一天,我对他说:以前对你的态度不好,请你原谅,不管你怎样我都会对你好的。他怀疑的说: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我怎么有点害怕。我说:是真的,不信你以后看。他发自内心的笑了。以后再遇到矛盾,我就用“真、善、忍”衡量自己,从此夫妻之间变的和睦了。

在对待女儿的问题上,由于还没放下名的执著,总希望女儿能出类拔萃,各方面都很优秀。对女儿比较苛刻,说话用命令式。

一次,女儿回来让签考试卷,我一看成绩不理想,一下就火了:考这点成绩签什么签?我不签,谁愿意签谁签。(其实,女儿每次考的成绩都很好。)因我不签,女儿在那儿哭。当时我正在熨衣服,突然熨斗里的水撒了出来,正烫在脚面上,我意识到自己错了,但心里还有些过不去。这时先生也与我吼,委屈的泪水一下就出来了。我忍着没作声,在心里一遍一遍的背着师父的经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渐渐的心平静下来。

晚上学法,拿起《转法轮》一翻,正好是〈失与得〉这一节:“在修炼界经常谈到失与得的关系,常人中也在谈失与得的关系。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是呀,我是炼功人,我想得什么呢?不是要得正果吗?我为什么把常人中的东西看的这么重?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还执著的不行。我怎么跟师父回家呢?我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放下对女儿的情及对名的执著,一切顺其自然,就由师父安排。

后来在女儿读高中的时候,别的家长都租房子陪读,而我没有,我只是告诉女儿:做一个学生就要把学习搞好,认真去学了,自然成绩该考什么样就什么样了。学习累了的时候就念“法轮大法好”。结果,女儿高考的成绩很理想,平时不会做的题,考试时超常发挥,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二、体现修炼人的境界 在哪儿都是个好人

通过不断的学法,对法理有了更深的认识,悟到无论在哪里都得做个好人,除了圆容好家庭,在单位、在社会都得做好,体现修炼人的境界。

因过去有病,经常请假,不是打针,就是吃药,工作总觉的不舒心。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也不请假了,工作任劳任怨从不计较,真正体现了师父讲的“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他们这样一做,把整个厂的精神面貌全部带起来了,厂子经济效益也好了。”(《转法轮》)

九七年我单位财务系统上电算化,派我去学习。那时的我从未用过电脑,连开机、关机都不懂,学习一周,回来就要上系统,我单位业务量又大,当时感到很大的压力,但我相信修大法开智开慧,我会做好。我每天顾不的吃饭、休息,很晚才回家。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财务系统电算化,而且计算机操作已非常熟练。(为以后做真相资料及建家庭资料点打下了基础)单位领导很高兴,肯定我的工作。那时大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而且人品很好,工作踏踏实实,各方面都很优秀。在过去无论身体还是心性我都做不到的。因我的工作非常出色,在公司系统(公司跨省有十一个分公司)都很出名,公司财务老总也很欣赏我,觉的我除了工作能力强,为人处事都很好,培养我做后备干部。

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很多心性方面的考验。由于我单位财务有十几人,而且都是年轻人,在工作中谁出了成绩,个别人妒嫉心很强,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矛盾,我也不例外。一次科里开会,一个同事故意在领导面前说我的坏话,我手指着她刚要回应,马上想起我是炼功人,手放了下来。所有的同事都看着我,我就象没事一样,矛盾就这样化解了。过后,很多要好的同事都说我:你太能忍了,要是我……。我笑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就把师父的讲法背给她们听:

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为了让自己更平静,我就把这段讲法抄下来放在办公桌上。

因我公司财务用的是网络系统,各办公室都有电脑,而那时计算机刚普及,大家对电脑也不是都很懂,除了自己要操作系统,还要教大家使用。一次,我正给打印机加墨,弄的手黑黑的,另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叫我,让我帮她解决操作中出现的问题,我说稍等一会儿,她不耐烦了,用很尖、很泼的声音喊我,当时所有的同事都低下头,不好意思看我。

我脸上火辣辣的,稳定一下情绪不让自己动心,然后过去帮她解决问题,同时平静的对她说:有问题等一下,不在乎这几分钟,你这一喊,大家听到对你不好。大家都赞叹我,说我炼法轮功真有涵养。

每遇到矛盾,我就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你说我好、说我不好我都不在意,并耐心的把自己的工作经验、技能无私的教给同事。过去我公司每年搞一次岗位业务练兵,我是第一名,对业务、技能比较保守,不愿意告诉别人。通过我的转变,很多同事都愿意和我说心里话,有了矛盾愿意和我交流,而我每次都用大法的法理启迪他们的善,用法中修出的善化解了各种各样的矛盾,赢得了同事的钦佩,在公司系统见证了大法的美好。

三、在反迫害中修好自己 证实大法的美好

九九年大法被迫害,我因進京上访及做真相资料两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被逼迫买断工龄回家。

离开工作岗位以后,我开始全身心投入正法洪流。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与同修配合,走上街头、逛商场、乘车、同学聚会、婚礼宴请利用一切机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有时遇到不接受的和不好解答的,我就及时向内找,是否善心不够,心态不纯,及时归正自己,并将遇到的问题在学法组讨论,积累更多的经验。我们还非常重视自身的形像,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无论在哪里都代表着大法的形像。大法弟子良好的风貌,包括一言一行、从心底里发出的善,都能充份的展现大法的美好,让世人对大法升起敬仰之心。所以我们每天上午大量的学法、发正念,不断的纯净自己,保持良好的心态,下午出去讲真相。把讲真相的事情当作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份,逐渐的越讲越好。记的一次在公交车上讲真相,由于讲的太投入了,车到站了我竟浑然不知,同修拉着我下车,我还沉浸在讲真相的状态中。还有一次在外地,给三个女孩儿讲大法弟子为救度世人的可歌可泣的故事,女孩儿把唯一的凳子给我,让我坐着讲,三个女孩儿围着听,感动的边听边流泪。因心态很纯,基本上我讲真相都很愿意听。

我回老家走亲访友讲真相,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只要能接触上的都去,很多亲友明白了真相,表示将来也要修大法。婆婆家是个大家族,亲朋好友特别多,我也经常回婆婆家讲真相。因为我被迫害,有的人不理解不让讲,有的人因害怕不敢听,我不气馁,只要有机会我就讲,就包括曾经骂过我、冷落过我的,我也不怨恨,仍然抱着善念:我就是要救你。经过一次次的讲,终于金石为开,几十人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很多人入道得法。在我公公去世时花了一万多元丧葬费,我有四个大姑姐,三个大伯哥,当时大家聚在一起谁也不作声,谁也不说这钱怎么分摊。最后我和先生表态这钱我们自己拿,问题就这样解决了,全家人象过年一样喜气洋洋,一点没有办丧事的感觉。邻居家办丧事,因为几百元钱哥兄弟打的反目为仇,而我们花了那么多钱,却没有一点争执。大姑姐一个劲儿的赞扬我。我告诉大家:记住“法轮大法好”,是大法改变了我,否则我不会有这个境界的。通过这件事在亲友面前见证了大法的美好、神圣。现在他们抢着要资料并表示看后给他们的亲友看,还有的帮我发资料,他们都觉的和我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一家人非常和睦。

二零零六年因修炼中有漏又一次被绑架。刚進看守所,看到犯人蹲在地上吃饭,还有警察看着。我不是犯人,我不能吃这里的饭,那是对大法的侮辱,我开始绝食反迫害。我每天背法、发正念,然后炼功。作为大法弟子,在哪里都不能忘了救度众生的使命,我每天给犯人讲真相,劝“三退”,在回家之前三十多人退了团、队。

因屋里有监控器,刚开始炼功,心里有些不稳,就站在门口炼功。有一天我正在炼第二套功法,值班班长就通过监控喊我:站在门后不累吗?我悟到是因为自己的怕心才喊我,于是我每天站在地中间炼功,再也没有被喊过。

当我绝食到第五天的时候,感觉呼吸困难,很憋气,有点怕,但马上就悟到:我不能轻易就放弃身体,我还要用这个身体救人呢,而且有师父保护,没问题。就在这天来了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拉我去灌食,我用全身力气喊“法轮大法好”。有的犯人替我担心,为我落泪。

经过讲真相,大家对我都很好,有的暗地里帮我,让我坚持下去,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好。被非法关押期间,犯人从不叫我名字,不管年龄大、年龄小的都叫我“大法姐”,因为这,一天早晨警察巡房,报号的犯人上报我绝食,竟想不起我的名字被警察骂了一顿。

在我绝食二十多天的时候,公安分局来人非法提审我,知道我绝食就给我先生打电话,当时先生在那边急了:你要我命啊?赶快吃饭!在情的带动下,我对绝食有些动摇。就在这时,有五位同修来看我(在我绝食期间家人和同事要来看我,谁都不让见),鼓励我千万不要被情带动,就信师信法。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正往一座很陡的山上爬,先生在上面伸出手想要拉我,“唰”一下从我身边滑下去了。这时从旁边过来一个人扶着我,安全的过了这座山。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不能对常人有任何的依赖心,常人帮不了我,只有师父能救我。于是,我放下情,坚定的又开始绝食。

又过了些天,劳教局来人给我劳教,说象我这种情况要判多少年多少年。我当时有一点沮丧,但很快就过去了,我放下一切心,什么都不想,我不怕劳教,也不怕判刑,就象出家一样,断绝世俗间的一切。只是还有救度众生的使命没有完成,我不能就这样被劳教,邪恶说了不算,只有师父说了算。我在心里一遍遍的背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同时发正念清除一切阻碍我救度众生的邪恶因素。经过三十五天,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又汇入了正法洪流,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

四、摆正正法修炼与工作的关系 否定旧势力的经济迫害

买断工龄回家以后,很多常人不理解,认为我修大法很傻,那么好的工作不要了,是不是很亏。我说:是,在常人看来,我是失去了很多,工作或者事业上的辉煌,可那都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而我得到的,是用多少钱都买不来的。身体健康了,十几年未吃一片药,既不花钱也不遭罪;而作为一个常人,到老了得一场大病存多少钱够花呢?道德提升了,家庭、邻里关系溶洽了,大家和睦相处,人人尊敬我,这是能求的来的吗?内心清净了,该得的我要,不该得的我不争。你说我是失去了还是得到了?经我这样一说,一般人都很认可。而我一直觉的修大法是有福份的,不该失去的绝不会失去。

为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接触更多的人讲真相,二零零四年末,我到一家私企工作。第一天与老板见面,我就谈了自己炼功的一些情况,老板没有因为我炼功而拒绝我:只要你把工作做好了,你炼什么我不管。你对工资有什么要求?我说:试用几天,你觉的行,就看着给吧。几天后,老板非常满意,给我的待遇很不错,我正式上班了。

在私企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讲真相,大多数人做了“三退”,经过几次讲真相老板也退了团队。

上班以后环境不同了,每天接触的都是常人,而且单位离家远,每天要倒几次车,坐很长时间才到家。学法、发正念时间少了,做真相资料的时间也少了,逐渐出现了懈怠的状态,放松了个人修炼,心里着急。由于没有处理好正法修炼与工作的关系,觉的上班耽误了正法的事情,不愿意上班想辞职。先生不同意我辞职,我每天就象给他上班一样,总想提前回家,工作不踏实,矛盾逐渐暴露出来。

因我有双休日,而且没事的时候,老板就让早走一会儿。老板的亲戚对我有想法,说我对单位工作不上心:你也是打工的我也是打工的,凭什么你工资比我高,你可以晚来早走?我开始忍着不与她计较,时间长了,她经常因一点小事就找茬训斥我,我心里不平衡了与她辩解,被骂了一顿,心里很委屈找老板辞职,老板了解情况后不同意我辞职。

过后我很后悔,苦恼自己没有处理好工作关系,与常人发生矛盾。静下心来多学法。师父讲:“大法开创在常人社会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的这种修炼形式,很多人都理解为这是对我们修炼的一种宽松与方便,那些精進的学员可不这样理解。这是大法弟子修炼中必须这样走的路。所以你们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关系,平衡好在社会上的关系,你在工作单位里的表现,在社会上的表现,不是简简单单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这一切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是严肃的。”(《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通过学法,觉的工作没有错,在哪儿都可以修炼,在哪都有需要救度的人,都要做好。

整理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情况,为什么出现了矛盾,就是忽视了学法,而且学法没有入心,没有按法的要求修自己。那么,法的内涵能显现吗?所以遇到问题就处理不好。而且我对这个人有一种观念,我曾给她讲过真相,她就是什么都不相信,而且她在单位里本来就和大家一样是普通员工,却什么事都管,领导给谁点什么好处,她都要挑挑毛病,惹的大家不高兴,管她叫“二管家”。所以渐渐的我对她也产生了一种观念,觉的这个人不怎么好。作为一个炼功人,怎么和常人一样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别人呢?遇到矛盾不能向内找,惹着自己就动心,就难受了,就和常人发生冲突,这怎么行呢?修炼是严肃的,我不能带着矛盾辞职,那样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必须无条件向内找,多学法修好自己。

转变观念以后,我端正工作态度,把单位当作自己的家一样,工作认真完成。用慈悲去对待每一个人,改变自己的工作环境。我每天对她发出一念:你是善良的,你会变好。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她终于改变了,我们又能和睦相处了。

零六年,我从看守所回家后,又到单位上班。在回来之前我做了一个梦:单位因我被绑架,又雇了一个会计,我到单位去收拾东西准备辞职。我当时悟到:不管这事是真是假,就放下心,一切顺其自然,不能因为我影响了工作,雇人是正常的,回去我就辞职。

在我回来的第二天,老板带几名员工来看我,我告诉老板:出了这事儿,我不想再上班了。老板说:我非常满意你的工作,欢迎你继续回来工作,待遇提高,你休息几天就上班吧。

上班后,老板给我提了工资,每年给我五千元打车费,以免坐公交车很辛苦,还告诉我,有事早点告诉他,好保护我。我很感动,为又一个生命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而高兴。而新雇的会计也留在了单位做其它工作。

在工作单位,我不放过一个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只要你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给你安排。老板的亲戚、外来办事的,一个又一个有缘人来到我身边,就连保安、清洁工也隔一段时间换一个。有时我还利用午休时间,在单位周围的小区发真相资料、光盘;回家的时候,提前两站下车,在附近的小区发完真相资料顺道回家。

处理好正法修炼与工作的关系后,我不再执著没有时间学法、做资料,相反,在单位我的工作相对清闲了许多,有更多的时间看书学法,晚上学法后做资料,白天发放,根据自己的条件,在不同的环境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有了稳定的收入,保证了资料点的正常运行,买机器、耗材、做资料得心应手。自从修大法以后,我就一直保持着这样一种观念: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在迫害开始的时候,我还是保持这样一念:修大法就是有福的,该是我的什么也不会失去,无论家庭、工作都应该是最好的。因此,在迫害最严酷的时候,我从未缺过钱,并拿出一万多元,支持大资料点,稳定的做着证实法的事情。

因为做到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有稳定的工作,工资及各方面待遇也很好,原单位的领导和同事都很佩服我。而我与同龄人相比,显的年轻且精力充沛,很多常人也很羡慕我。表面上我好象失去了,其实我什么都得到了,更加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现在突破怕心开始在户外炼功,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自然中被能量包围着,心情无以言表的愉悦。有常人问我:炼什么功啊?我说:法轮功。他说:还敢炼啊?我就借此机会开始讲真相、劝“三退”,用炼功这种方式救众生,证实大法。

以上是我修炼的点滴体会,有很多经历因时过境迁及写作能力有限,心性的升华表达不出来。但是信师信法这一点永远也不会改变,是大法改变了我,把一个过去满身业力、自私、随着常人洪流下滑的常人逐渐转变成健康、高尚、被人尊敬的大法徒!在大法中锤炼自己,我感到很幸福、快乐!

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但是有大法的指导,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会做好,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不管修炼道路还有多远,我会更加努力“以法为师”修好自己,不断的升华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合十!

(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