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事用法衡量、在一点一滴中做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当慈悲心真正出来时,真觉的常人活的不明不白的很可怜。交谈中我每一句话说的都非常认真,让他感受到我真的是为他好。我把三退的事讲给他后,我说你要真和我离婚了,我给你讲的机会就少了,为了你的平安你赶紧退了吧。他虽然当时没答应退出邪党,但能看出他听的很认真。沉默了一会他说:「党我就先不退了,但你永远是我老婆。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我明白我不会和一个常人永远生活在一起,但我感谢师父的慈悲——这个生命有希望了。从那以后,丈夫的态度大有改观。再后来我趁他高兴时又讲退党的事,他爽快的答应了。

丈夫退党后,身上的邪恶因素明显少了。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发正念时经常清除他背后的色魔、共产邪灵,加持他认同大法的正念。现在有适合他看的资料时我就放到明显的他看的到的地方,丈夫偶尔拿起来也认真的看。他怕我出去做,经常说「这份我做」,看完后主动传给常人。现在家庭环境宽松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做我自己该做的事了。他也整天乐呵呵的,时常在酒桌上找话题劝朋友三退,并能公开告诉大家他自己早就退了。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首先感谢明慧网提供了这次书面交流的机会。跟随师父正法修炼,十多年历程中,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洪大启悟,使我紧随师父一路走到今天。

没修炼前,我是一个争斗心、妒嫉心很强的人。因从小家庭比较坎坷,形成了总感觉这个世界对自己不公的性格,弄的病业满身。三十多岁时就有脑供血不足、神经衰弱、风湿、心脏病等,还做过两次大手术。那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人,本应精神饱满、精力充沛的工作、生活。可我用「见风就倒」来形容并不夸张。一九八七年就在家休病假,到九零年才上班。一次长期病假长达近三年。九五年有幸得法。

修炼后,身上的疾病一一不见了,精神也好了。体重由原来的八十多斤逐渐增长到一百三十斤。家务活能干了,工作有热情了。修大法使我象换了个人似的,我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那时我就想,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跟随师父一修到底。所以,在九九年前有一次丈夫魔性大发,想要阻止我修炼,我当时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你记住,这个县城只要还有一个人炼法轮功,那就是我。今天想来这句话里虽然带着人的争斗心,但就这坚定的一念,唤起我明白的一面肩负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一路走来。在风风雨雨的磨炼中,我们有师导航,有法引路,越走越坚定,越走越成熟。

心中有法,利益面前心不动

二零零三年,外地一名流离失所的同修在我县做真相资料遭绑架。我们有电话联系,恶警找到了我。不修炼的丈夫怕我再被关押让我出去躲躲,于是我走了一段流离失所的路。在外地生活,我和一同修小乔(化名)、还有一位常人朋友,合伙做了点人参生意。那段时间天天在金钱和利益中滚打,如果一时忘了法,忘了自己的角色,很快就会掉到常人的名利中去。我们的生意是在本地人手里买了货,再卖到外地来收货的人手里。天天接触金钱,涉及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我和合伙的同修互相叮嘱:千万别陷在其中。我们无论多忙、多累,每天都坚持抽时间学法。在市场天天要买進卖出,接触的都是现在生意场上那些见利忘义的人。我时时提醒自己:按真、善、忍做,按法的要求去做,别忘了自己的责任,在与人打交道的过程中把心摆正,随时讲真相,救度众生。实践中做到了用自己的言行证实大法的伟大,展现大法的美好,让世人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

记的一次我问一份参须的价格时,卖方张口便说:「卖给别人十六,你买就十四块。」我看小伙子不象是和我开玩笑,我又想不起以前曾与他打过交道。便问他:「为什么卖给我便宜呢?」他说:「那天(指在几天前)我亲眼看见一外地老板多付给你钱了,你点完发现后立即如数还给人家。我当时就想这几年在这个市场我就没见过象你这样的好人。那些人卖货有的想多给去点皮,有的想多去点秤,到手的钱不会再还给人家的。象你这样正直的人太少了。你肯定是好人。所以,你要买我的货,肯定不象那些人那样勒我,我愿意便宜点卖给你这样的人。」我听到常人这么信任我,便告诉他:「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我们炼功人都按真、善、忍做好人。你再遇到其他炼功人都会这么做的。」他听后象是明白了,会心的笑了。我为他知道了大法的美好而高兴。

还有一次,晚上我们仨合伙人装货准备第二天去卖。因有一份货的价格买的有点高,预计得赔钱。一起合伙的常人朋友就把一些不好的碎参渣子掺到参须里想增加点重量、少陪点钱。我和同修当时说她她也没听。装完货已经很晚了,我俩躺下后悄悄合计,这样的生意虽然大家都这么做,那是常人,咱们决不能赚这样的便宜。等她睡着后,我俩又悄悄的起来把她掺進去的渣子挑出来。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没有大法启悟,就在那个切切实实的利益面前,我们是挣脱不了那些利益的诱惑的。

坚定正念,过好家庭关

邪恶刚迫害那几年,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特别多。表现在这层空间各方面干扰也多。零五年春天,我发现丈夫竟然有了外遇。对方是小他十四岁的有夫之妇。原本脾气暴躁的丈夫,那段日子更是处处为难我干扰我。我在家看《明慧周刊》不能让他看见,发现家里有一点与大法有关的东西,他就火的不行,也不许我和同修交往,我发正念,他看着也不顺眼。一天他下班回家莫名其妙的开始乱翻,最后找到一本我还没看完的《明慧周刊》,当时表现的那种邪乎劲,一般人见了真是犯怵。我当时想:你左右不了我,谁也别想以任何形式阻止我修炼。但神是不会跟人斗的,我发出强大的一念:清除利用家庭矛盾来迫害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后,他那个邪劲也没了。

时隔几日的一天晚上,丈夫在外面喝了点酒。回来一進家门就开始大声骂人。我把他接進来后就去发正念。他跟到卧室一看就火了。我盘着腿在那坐着,他过去搬起我两条腿猛劲朝后掀去。我腿根本没有伸开的机会,接着整个身体象滚球似的双盘着腿朝后翻了个个。我坐起来接着发正念。他又抽出自己的皮带照我脑袋抽,抽了两下看我不动就走开了。我加强正念清除他背后操纵他发邪的乱鬼烂魔。如果当时控制不住自己,动了气,我真不知道会以什么样的行动反击。按常人的理本来是他辜负了我,我是不可能再忍受他的。

在人中修,时常有常人朋友说你丈夫在外面如何如何,有时还是有些委屈。有一次和同修交流,说到这事,同修说:「常人现在都在随波逐流,你丈夫是常人,跟我们在一起生活是他的福份,你要挽救他。」同修的一句话点醒了我,顿感惭愧、自私。后来思想中再翻出丈夫不好的所为时,我就多学法,用法来充实自己。

一次学《转法轮》,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是告诉我这里只是给我修炼的一个环境而已。太迷于这里怎能随师父回到自己原来的家呢?在常人这一世的缘份中,丈夫扮演这样的角色让我提高,他得损多少德呀!「他要知道他才不敢干了呢!」(《转法轮》)他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么,他不是真的苦吗?我想我一天提高不上来,他就得多造一天的业。真正认识到,慈悲心出来了,用法作指导就知道怎么做了。我精心安排了合适的时间主动和丈夫進行了一次长谈。这也是我修炼后第一次心平气和的把大法美好的信息传递给他。我给他讲了我们为什么在这个时期来转生,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及同修交流文章中提到的有外遇的人将来承受、偿还的成度。最后讲到三退。其实那时三退大潮开始已经有几个月了,我一直静不下心来给他讲。当慈悲心真正出来时,真觉的常人活的不明不白的很可怜。交谈中我每一句话说的都非常认真,让他感受到我真的是为他好。当说到三退时,我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这是真的为你好,你要用心听。我把三退的事讲给他后,我说你要真和我离婚了,我给你讲的机会就少了,为了你的平安你赶紧退了吧。他虽然当时没答应退出邪党,但能看出他听的很认真,真正听進去了。沉默了一会他说:「党我就先不退了,但你永远是我老婆。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我很高兴,感谢师父的慈悲,这个生命有希望了。从那以后,丈夫的态度大有改观。再后来我趁他高兴时又讲退党的事,他爽快的答应了。

丈夫退党后,身上的邪恶因素明显少了。随着我们修炼的提高,发正念时经常清除他背后的色魔、共产邪灵,加持他认同大法的正念。现在有适合他看的资料时我就放到明显的他看的到的地方,丈夫偶尔拿起来也认真的看。他怕我出去做,经常说「这份我做」,看完后主动传给常人。

现在家庭环境宽松了,我可以堂堂正正做我自己该做的事了。师父说:「大法弟子想出来的东西就很强烈,层次越高想出来的东西越强越大、时间维持的越长。」(《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让我们发正念清除层层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说明师父已经给了我们佛法神通。我们的一念会那么强烈,那么有能量。在法理上真正认识上来了,也就不再去想丈夫的那些不好的行为了。他现在也整天乐呵呵的,时常在酒桌上找话题劝朋友三退,并能公开告诉大家他自己早就退了。

实修自己,所言所行在法上

修炼到今天,一直认为自己虽然不够大慈大悲,最起码修出了善,遇事能先考虑别人。常人也时常说「你真善良啊,真是贤妻良母啊,对丈夫真有耐性啊」之类的话。站在常人角度,我确实就是个很温和的人,有时自己也觉得自己修的很不错的。这种人的感觉使自己平时的行为还是有些地方让同修不舒服。

前段时间,和两个同修配合做小资料点的工作。以前做这个项目的同修奥运前被迫流离失所了。一做这个工作就想起了流离失所的这位同修。那时,大家的依赖心都很强,造成他承担的工作越来越多,一个很精進的好同修现在有家不能回。想起他那时一天到晚的那么忙,也没主动替他分担。今天做这个工作就产生了对他的怀念,产生了愧疚,其实用法衡量是产生了情。自己没觉察,表现出配合做事时急躁、语言过硬等情况。本来我们就是第一次做,自己又没调整好心态,就导致了工作的不顺利。其中一个同修对我的表现产生了不满,但没直接指出来。另一个同修开始说话了:「你的性子还是那么急。」一句话点醒了我。我也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对劲了,静下心来向内找。师父说:「为大法做任何事情都不应该带有个人的观念,我这话经常讲,可是有的人老是不去想、也不去重视。」(《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这么多年来,自己总认为自己那种爱着急的脾气已经修掉了。没想到又让它冒出来了。我很心痛,就在想平时也不知道有多少次这样的表现伤害了同修。再深挖发现自己平时和常人接触时很注意自己的言行,怕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和同修接触就不太注意。这不是从根本上没改变自己吗?修去自己的不足还分和谁吗?这算听师父话吗?真修弟子无论任何时候所言所行、一思一念都应在法上,任何时候都应无条件的对别人好。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事后和那两个同修真诚的作了交流。大家都说我们要珍惜师父给我们的修炼环境,同修在一起时,只要互相之间发现了不足,要及时指出来,既然暴露出来,我们就毫不保留的修掉它。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