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万朵净莲中的一朵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前四次的“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我都没有参加,在遗憾与自责中,也看到了与做的好的同修的差距所在,无论如何我不要再错过这一次了。从修炼初期走到今天的同修,一定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对慈悲伟大师父的救度之恩,是用尽天上与人间的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清楚的,也唯有做好师父告诉我们的三件事,珍惜走过的路,走正剩下的路,才少愧于师父的慈悲苦度啊!

一九九八年我因病走入大法修炼,当时被病痛折磨的我,感到了生活的无望与求医无门的绝望,医院走的多了,可病情却在一天天加重,就在我苦不堪言的躺在医院里半睡半醒之间,一个洪大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修炼法轮功吧,一定会好的。”当时只感觉那声音洪大的简直让我震耳欲聋,我猛然惊醒睁开双眼,当时就清醒了许多,其实那个时候师父就在管着我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点悟我走入大法修炼中来。

于是母亲为我请来了《转法轮》,在我开始学炼五套功法的当天,就出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所讲的消业状态,得法一周后,折磨的我苦不堪言的病魔全都消失了。

从得法的那天起,我就下定决心:这一生我都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当我第一次读到师父的《洪吟》〈苦其心志〉时,禁不住泪流满面,当时就想:师父是世上最慈悲、最能洞察芸芸众生欲脱苦海、只叹无门的人了!虽然当初由于悟性有限,还不能象今天这样更深层的明白师父的慈悲与法的洪大,可我就清楚一点,师父说的每句话都是不变不破的真理,有些做不好或做不到的,那是体现了我自身修炼中的不足,但对师父及大法的坚信至今没有一丝动摇过。

就在我得法几个月后,四.二五的风波未平,又来了红色恐怖的“七.二零”。当时我很少与同修接触,对法理解的也不足,也不懂進京护法的内涵与道理,那时只坚信一点,就是所有中共的宣传工具散布的对师父及大法的流氓式的抹黑,与对师父恶毒的人身攻击,一定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是否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的考验。

面对这铺天盖地式的宣传,我反复的背《转法轮》中“心一定要正”的那段,“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你说你必须坚定不移,这样的心,到那时候你真能坚定不移,你自然能做好,因为你的心性已经提高上去了。”越背就越清楚,这一切邪恶的假相,都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对法是否会坚定正信的一次大考验,所以我听到或看到的一切反面宣传,都会更加坚定我信师信法的心。

回想近十年来这风风雨雨中走过的坎坷路,自己走的真是跟头把式,一次一次跌倒又一次一次爬起,每一次摔倒都是在学法不精進、放松自身正念的情况下,走了旧势力的安排,每一次爬起又都是在伟大的师父慈悲的点悟与看护中继续前行,过程中有辛酸,有遗憾,有看到众生得救时的喜悦,也有由于自己不能按照法的要求做而跌的头破血流后的痛心与自责,更有的是能时时感受到,师父不嫌弃走的跌跌撞撞的弟子,还时时看护、事事点悟的慈悲用心啊!

下面我与同修交流一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弟子一步步走向成熟的点滴经历。

一、在制作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渐渐走向成熟

随着正法進程的有序推進,为救度大量中华大地被中共邪党所欺骗毒害的世人,同修们都各尽所能的做着该做的事,我也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中,在二零零三年开始了大法真相资料的制作。从开始同修耐心的教我上网、下载,直到现在能独立制作各种真相资料与真相光盘的母盘,编排当地真相小册子,打印制作师父的经文及大法书籍,为解救被共产邪灵加深毒害的世人。

《九评》横空出世了,这把斩魔的利剑除尽了无数邪灵烂鬼,那段时间我常常看守七台打印机,不停的印制、装订,心灵也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一次次被法清洗的更纯净。由于是用心在做,所以每本书都溶入了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美好愿望,所有看到书的同修不免都说一句:这书做的太好了,几乎近于专业化了。可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无时无刻的慈悲帮助,哪有今天回归路上的我啊!更别提会做这么神圣的事了,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啊!

制作真相的过程,也是修心去执著的过程,当我法学的好,念头纯正,发正念思想集中时,就会一切都很顺利,当我起了做事心,发正念也想着一会儿要怎么赶制这些资料时,反而会引来各种干扰。不是激光打印机卡纸或出黑道了,就是喷墨打印机堵头缺色了,开始时弄的我真是心烦意乱,心里急躁,可越是着急,不在法上看待遇到的一切,就越是解决不了。渐渐的我明白了,“遇事不惊,沉着冷静”(《北美巡回讲法》)。作为修炼人,遇事就是向内找,坐下来静心学法,使自己发出的正念更纯正集中,看看自己在做这么神圣的事情过程中,是否掺杂了不够圣神的人心,找出后自然一切干扰都“消失遁形”了。修炼也就是这么神奇,能做到几分信师信法,法就给我们显现几分的神奇与超常。

特别是在制作大法书籍的过程中,每当那时我会用最大的抑制力去抑制我还没修去的任何一种人的念头,尽量让自己的空间场都充满了走在神路上的生命应有的纯正的神念。说也神奇,在整个制作过程中,我的整个思想都被一种强大的正念加持的没有任何杂念,那份纯正与祥和是任何干扰因素都望尘莫及的,也就没有了任何干扰。我明白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啊,只要我们有这颗心,师父一切都给我们安排最好的。

二、 特殊环境中,三件事不耽误,生命越来越成熟

二零零七年九月,我被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当时我正坐车走在去同修家的路上,送《明慧周刊》与真相资料,走到市中心,被跟踪我的一男一女警察抓捕,劫持着强行押着我坐的车送到了公安局。在去公安局的路上我告诉那两个警察:在中国的今天,共产邪党如此邪恶没落,请你们不要被它们利用,那只能是害你们自己。他俩低下了头不说话,都默默的听着。

一進公安局院里,见多辆警车齐备,很多警察站在院子里。当我被他们拉下车时,隐隐一丝恐惧感掠过,当时我就发正念清除它,并告诉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以救人为根本,怕的不是我,来了就一定会有有缘人因我而得救,来了就要做救人的事。

这时听见拉我的警察问另一组的警察:你的那位到位了吗?那警察得意的说:到位了。这时我才明白:当天是邪恶部署的统一抓捕,几乎同一时间,抓了四位大法弟子。表面因素是外地资料点被破坏后,那位同修因承受不住而说出了与其联系的同修,实质原因是由于我们自身修炼中的不足长期不改,而被邪恶找到了钻空子迫害的借口。我们都知道在关键时刻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因为我们的修炼提高并不是在它们邪恶的所谓考验中進行的,可毕竟由于过失而造成了这场事实,那就一定要正念严肃的对待。当时我立即发正念清除这一切邪恶的安排,师父不要的,我是师父的弟子,也不会要它,我是助师正法的生命,走到哪儿我都为做好三件事而存在。

不一会儿上来一群警察翻我的包,并说:看哪,还有真相资料和周刊呢。我笑呵呵的对他们说:你们好好看看吧,今天看到了就是你们的缘份,谁看明白谁就有福份了。参与抓我的那名女警察一直在很认真的看着周刊与真相小册子,看完周刊上善待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遭恶报的内容,又看真相资料上的内容,并不断的提问着让她不解的问题。她认为法轮功参与“阻止奥运”,也就是不让“奥运”在中国進行,她对此感到费解,并说这也是此次中共宣布大量抓捕大法弟子的真正目地。

我先发正念清除公安局对应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后,又发正念清除干扰所有警察明白真相、得救的因素,然后我用平和的心态,和善的语气告诉她:“法轮功反对奥运”是中共一言堂为迷惑世人、拉拢你们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一个宣传手段,看看中共掌政这几十年,哪一次运动不是以内斗为快,挑动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中国人的悲哀就在于,在中共的高压下,只会随声附和,从江泽民喊出三个月战胜法轮功那一刻起至今已八年了。法轮功不但没被打倒,反而走上了国际舞台。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带字为“中国共产党亡” 的巨石。这是上天警示着世人:邪恶中共正在走向灭亡的必然下场。大法弟子由于修炼先知了天机,所以才不顾个人安危的天天告诉着人们真相。你想想,现在的中国,除了大法弟子还有几个人敢讲真话呢?你想想,由于修炼了大法,我再无病痛的折磨,九年多了,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针,随着世俗变异的心,也在不断的学习大法中变的更纯净祥和了,又没病,又心态平和不被世俗争斗所累,你说我活的是不是最自在了?那我为什么还冒着生命危险,顶着整个政府的压力向人们讲述着真相呢?如果大法弟子今天不做讲真相的事,那我们将是世界上活的最轻松快乐的人了,自己好了,不必管世人会怎么样了。但我们的师父教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生命,所以大法弟子才会为了世人的安危而将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既然见面了我就要告诉你真相,让你得救,在常人社会中你能找到象大法弟子这样的人吗?如果你们还有一点善念与良知,我相信你们都会明白大法弟子真的是为了你们、及所有世人会有一个真正好的未来,才做讲清真相的事的。

我看到她很认真的听着,而且还想再多听一些,我又接着说:就单指你所说的奥运一事,就可以看清中共一贯欺骗栽赃、煽动仇恨的邪恶本质。佛家讲缘份,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当然更珍惜缘份,今天既然我们见面了,那也一定缘份不浅,我就告诉你我所知道的:法轮功没有反对奥运,我师父及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希望中国更富裕起来,中华民族的人们都更幸福美好,要知道人类出于对自由和平的向往与对神的尊崇才创办了奥运,可如今中华大地亿万的大法弟子只为讲一句真话就会被抓,被判,被迫流离失所,被酷刑折磨,被夺走生命,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中共从中牟取暴利,请问当这样血淋淋的事实发生在你的亲人身上时,你会是什么心情?你是否还会为粉饰虚假的太平而为它效力呢?我们没有反对奥运,而是呼吁立即停止这场毁灭中华民族最后一点善良人性的迫害,如果中国人民真的自由了,那样的奥运将是多么令人期盼啊。看看如今的中国,在中共的暴政下还有几个敢讲真话的呢?

她看着我真诚的目光,低下了头,说:是啊。我又讲起了大法洪传的盛况,世界各地优昙婆罗花的开放,正兑现着法轮圣王现在世上传法度人的情况,“亡共石”的出现,及《九评》一书对中共全过程的揭露而引发的退党大潮,并劝她以后再也不要参加抓捕任何一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当今世上真正的为着别人着想的人,告诉了她善恶不同回报的例子,并给她起了化名,她同意退出邪党的团组织。在以后去看守所对我進行例行公事的过程中,她一直很善待我,并对同行的所有警察说:她真善良,是个难得的好人。我就告诉她们:我是由于修炼了法轮大法才变的这样的,不计常人苦乐,无怨无恨,只为你们不明真相而担忧。我劝他们好好看看收走的那些大法真相资料,这样会对他们有很大的好处的。

现在那位女警察已不再从事公安工作,她说那工作实在很不好,不愿干,改行了。我知道她是本性善良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讲的这一切都是为她好,是从法中修出的强大的慈悲力量改变了她。

被抓的当天下午,他们把我送到看守所,当时我的心很平静,想着师父说的“抓来了我就没有想到过回去,到这儿来了我就是来证实法来了,那邪恶它就害怕。”(《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他们将我与一个普通犯人关在一个屋子里,她一见我進来很高兴,说:可算来个人与我作伴了。我笑呵呵的坐在她对面的床上,简单问了她的情况。她被拘留半个月,已在这呆了一周了,还有一周的时间。她问我:看你斯斯文文的,怎么也来这里了呢?我就开始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并告诉她共产邪党就是出于对好人与真话的惧怕,才不惜一切代价要把敢讲真话的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后断了世人了解真相的机会,还讲了大法的洪传与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她说:多亏你告诉我,平时在外面我只知道干活,哪有机会听到这些啊。她很高兴的答应三退了,并说:你一進门我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听说对法轮功很严的,难道你不怕吗?你怎么还能这么笑呵呵的面对这一切呢?我告诉他: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为了解救被中共邪党所毒害的中国百姓,你想想,我们做着救人这么有意义的事,还有什么可怕的呢?再说我们有师父有大法,谁也动不了我们的心。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出去以后还要把你今天听到的这些话,告诉你的家人,让家人也知道“法轮大法好”,今天相识是我们的缘份,也是你的福份,如果你真心对待我对你说的这些话,并时时记着“法轮大法好”,你一定会提前出去的,根本用不了一周就可以回家了。她欣喜的说:真的吗?我真心对待就真的会提前回家吗?我认真的告诉她:真的,一定是真的,只是你回家也不要忘了我告诉你的话。她高兴的说:我会好好记得的,谢谢你。我真佩服你们炼法轮功的,在这种环境下还能这么平静开心……

就这样我俩正说着话,窗外警察叫着她的名字说:快收拾行李,家人来接你来了。她喜出望外的看着我,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说:快收拾吧,家人等着你呢。于是她高兴的收拾东西回家了,出门前的依依不舍的说:你刚来我就走了。我笑呵呵的告诉她:这是你真心明白法轮大法好得到的福报啊!她说:谢谢你。就这样不到一小时,又一个有缘的生命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下得救了。

当晚我一直端坐盘腿发正念,找自己此次被邪恶干扰的原因所在,我找到了自己不注意安全的心,听不進去同修对安全方面的交流,最主要是那段时间由于放松学法与干事心的加大,而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情魔钻了空子,以至于被情带动的整天学法发正念都静不下来,使自己做的救度众生的事,变的不那么纯净了。这种情况下,我面对当时的邪恶跟踪还认为:它们什么都不是,动不了我。其实那只是停留在嘴上的正念,而实际的实修情况离正念正行已相差很远了,已经不是正念了,而是常人的一时之勇。想到那一切我真是无法表达的悔恨与自责。但我坚定一念,即使我有不足,旧势力也不配迫害,我一定会修去不足,一步更比一步正的,既然已经到这了,那就做好我该做的事,讲真相,一定不让与我有缘的众生失望。就这样我不断的坚定着自己纯正的正念,告诉自己一定要走好每一个过程,别再让师父失望,别让有缘的生命失望。到半夜一点多钟才稍稍睡了一会儿。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有邪恶组织,如六一零、国保大队、法制科、上一级的国安人员等轮番来问话,无论谁来我都清除另外空间对他们明白真相的干扰,然后根据当时的情况从不同的角度向他们讲真相。他们有的认真听,有的提一些长久以来不解的问题,我都一一耐心的讲给他们听,过程中我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一定要让他们感到大法所造就的生命的美好,善良与真诚。我看到从他们的表情中都流露着对我被抓的同情,与对大法修炼者所独有的慈悲的尊敬。我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都用法来衡量,这种环境下更要走好走正每一瞬间。

也有非常邪恶的,面对这样的人我不会回答他任何一句话,他们象是被操控似的夸夸谈着很多他们听到的真相,然后再无耻可笑的一一否定着,我知道他们已经听过很多大法的真相了,那我就面带祥和的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操控他们的一切邪恶因素。他们无论软硬兼施也无法从我嘴里得到一个字。我说:看来这么多年你们还真没少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啊?他们其中一位最邪恶的马上回答:那当然了,我们研究十年了,什么不知道?我笑着对他们说:哎,只可惜呀,十年了你们也没研究明白,希望你们别迷的太深了,你们既然知道这么多,也不能改变你们那顽固的认识,我也没什么对你说的了。那人直翻白眼气的来回走,一会儿气急败坏,一会儿又假装伪善笑嘻嘻的想骗我说些什么。我看着他们可笑又可怜的表演着小儿科还那么卖力,真为他们可悲,他们一切卖力的表演,在师父赋予无量智慧的大法修炼者面前,显得那么可笑与没有意义。我心中真为他们不能得救而感到很惋惜,同时更感受到了法的洪大与慈悲。

师父在法中赐给弟子们智慧,让我能看透他们每个人的心理,所以在那段日子里,我针对不同人,会从不同的角度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的真相。实在不可救的,我也给他们留下一份永久的慈悲,还是希望他有一天会真正明白大法真相从而得救。因为师父说过,世上的每个人都是师父的亲人啊,当我看着他们当中有人不想得救,而一意跟着邪党走的时候,我的心真的为师父的无量慈悲而感到叹息,同时也默默的祝福他们:早一天明白大法真相,别再给中共邪党当陪葬品。

那里只要能接触到的犯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很愿意听,并且都同意退出曾加入的邪党组织,他们也从他们了解的一面揭露着中共的邪恶,并明白了邪党必将灭亡的必然。

在拘留所期间,一天我正在屋里背法,一名警察路过我屋时,用污秽的语言攻击大法弟子,言语中充满了对大法弟子的嘲笑与对大法的污辱。我听到后立刻走到窗前,叫回那位警察,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的同时,很严肃的问他:你为什么说些撒谎的不实之词,中共邪党就是这么教你的吗?作为一个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尊重事实,我看你这人还不错才对你说这些的,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做,害的是你自己,你知道吗?他当时就一句话也不说了,很尴尬的笑笑走开了。说来也神奇,那个所里就他常说脏话骂人,自从我说过他那天起,再没听他说过脏话。

半个月后他们把我转到了看守所,我想:看来新的环境又将有新的生命要得救了。到了那里我依然不停的发正念、背法,每天早上都参加全球同步炼功,好在这里还有其他同修,我们一起还可以切磋交流,不断的在法上提高着认识,更深层的查找着此次被干扰中存在着哪些不足。

到看守所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四位同修坐在那刚背完法,正交流呢,一名警察压低声音但却狠狠的说:你们四个不要说话,马上分开坐。我们看了一眼,谁也没在意还继续交流,过了大约五分钟,那个人又来到窗前说:我让你们不许说话听到没,是不不要脸了……,他越说越凶。当时我立即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的同时,决定不能让他这样对待大法弟子,这样下去他就无可救药了,我要制止他,救他。于是我转过身说:身为一个警察,你不能这样说话,我们在这说话又不干扰任何人,说话不很正常吗?我这一说,他反倒更凶了,大声喊着:我看是给你脸你不要,你没来这时,这好好的,没一个人敢这样,你凭什么敢这样,你特殊呀?信不信我把你分走,不让你与她们在一起。这时我严肃的对他说:对,我来了就得这样,我没做错什么,你凭什么把我分走,看你能把我分到哪儿去?……他见怎么也说服不了我,就气急败坏的走了。他走后我找到自己在潜意识中有争斗的心,所以他才显的气急败坏。由于夜静显的声音更大,屋里与屋外的其他犯人都静静的不敢出声,那人走后屋里的其他犯人小声对我说:你刚来不知道,他是这个看守所里最邪性的一个人了,对谁都很恶,谁都怕他,因为他是个十足的小人,很坏,在他们这些警察中是道德品质最差的一个了。

我告诉同屋的其他犯人:大法弟子是最正的,要正一切不正的。当晚我很晚没睡,一直发正念清除那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同时背着“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想,世上所有的人都是师父的亲人,不然他都没有机会来在世上当人,身为师父在正法时期的大法徒,不能看着师父的亲人沦落到这种境地而不救他,无论他多恶,世人认为他多么不可救药,师父都给众生平等的机会,我们也一定要这样对待。当时我坚定一念:无论他表现的再恶再凶,我也要让他的恶念在大法弟子的善与大法的威严中解体。

于是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每天整点近距离发正念都清理那整个邪恶空间场的同时,更不忘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所有看守所管教人员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其中也包括他。第二天早上那人再来例行公事的查号时,我一直目光直视他,他可一直不敢正视我,并用了比较平静的声音问:你们有事吗?那些常人的犯人说:没事。然后他就领着几个警察继续查下一个号去了。他走后,其他犯人说:今天某某(指那人)怎么这么老实呢?我们来这几个月了,他就没有这么平静过,每天都凶巴巴的可吓人了,只要他一来,我们就大气不敢出。今天真怪了,难道他昨晚怕你了不成。我笑了笑说: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大法弟子正的场把他背后的邪气驱散了,放心吧,他会渐渐越来越好的。她们听我这么一说,都很认真的说:对呀,是真的,看来法轮功真是名不虚传啊,快给我们多讲些法轮功的真相吧,哪方面的都行,我们喜欢听。

我们几位同修开始从不同的角度向他们讲着大法的真相,他们每天追着我们听,几天后整个屋里的人一有空闲就集体唱法轮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学了一首又一首,她们都说:听大法弟子的歌真舒服,心情也好很多,法轮功真神奇,太好了;还有的说:等出去以后,我们找你,到时跟你一同学习法轮功。

一个女孩十七岁,因重伤致死他人被判四年,从她幼稚童真的脸上,根本想象不出她打人伤人时的凶狠与残暴,看到她每天的言行的人都会感叹:中国完了,再无希望可言;社会完了,再无美好可言,从她身上整个一个邪党烂透无可救药的真实写真,无神论的灌输使她把手上一直认为很珍贵的所谓佛珠当作饰物来珍藏,打骂起人来从来没有感到过有神明的约束,小小年纪成了集“黄赌毒色”于一身的社会渣子,在号里也时时好勇斗狠。自从我到那后,她明显的愿与我接触。

有一天她坐在我身边说:姐,你一進屋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一看你就非常和蔼善良,见你来我可高兴了。号里人也都说:从你来了之后,她再也不欺负我们了,不打也不骂我们了。别看她岁数不大,可狠了,对我们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的。

我耐心的告诉她善恶在生命中得到的不同后果。我说:我一来你就喜欢我,那就说明你生命中还有善念,大法弟子修的就是“真善忍”,你愿与我接触说明你也愿意做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希望我们在一起的这段日子里你能好好改变改变自己,那对你一生的成长都会受益无穷的。看你小小年龄这样吹崇暴力,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吗?她说:是啊,我都明白,可一到生气的时候,我就什么也不想了,就想发泄出去才行。我说:那是可怕的魔性,是修炼人要修去的,也是世人要抑制的,你想想如果今天的世人都同你一样,那社会不乱了吗?天天喊杀喊打,色情暴力的,那是中共邪灵所宣传的,我理解你生在当今的中国,已把这些本不属于人的状态当成正常的生活行为了,人人都在明争暗斗中活的把变异当作乐趣,这就是为什么法轮大法从开始洪传那天开始就迅速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传遍中华大地,那真是“闻者寻之,得者喜之”,就是因为每一个还有善念良知的中国人,包括全世界各族人民都通过法轮大法寻到了生命的根本:那就是“返本归真”。特别是我们中国人这近六十年来被邪恶中共的党文化无所不在的分秒宣传中给洗脑变异的相当可怕了。就拿你来说吧,你这如花的年龄正是在校读书,在家做父母的乖女儿的时候,可中共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邪理把一代代中国人变异的完全丧失了做人应具备的真诚、善良、忍让的基本美德,从小就喊打喊杀,什么时候是个头。今天你沦落到这个地步,你想想,你的父母多伤心啊,他们苦心培养的女儿就这么被关起来了,等四年后你回家时那最美好的学生时光已不复存在。再说如果你不改变你这种被党文化所熏染的性格,那你在今后的人生路上也是危险的。你想想这一生中真正害你的是谁呢?还不就是共产邪说所宣扬的那一套把你教化成今天这样的吗?所以说真正让今天的中国人处于这种极端矛盾的灾祸根源正是邪恶的中共,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大法弟子在各种压力面前都会不顾个人安危站出来揭露它对众多善良民众進行迫害的真正原因。我们修的既然是“真善忍”,那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说真话,面对中共对上亿修炼人的迫害还利用各种宣传工具向数十亿中国百姓進行欺骗与谎言的宣传与毒害时,我们如果还不能讲真话的话,那我们与最邪恶的坏人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的讲真相,并不是中共强加给我们的“参与政治”,恰恰相反,我们告诉人们退出中共的一切邪恶组织,是因为修炼的人毕竟能先知一些普通世人所不能知道的天机,很多国家留下的预言中都告诫今天的中国人:此时的中共正在走向灭亡的必然结局,但它在杀人无数的天惩中,不退出曾经加入过它的任何一种组织的人都将当它的陪葬品,那你说大法弟子知道了这些不可改变的天机,是应该告诉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每一个人呢?还是只固守着知道的这事而只管自己死活,却不把这天大的消息告诉世人呢?今天姐来听你说说对这事的看法。

全屋的人都在专注的听着我给她讲的这些。此刻她的思想已全部溶入到听这些话当中了,她认真的回答着:“姐,你讲的真好,说的真对。”我说:不是我讲的好,事实就是这样,只是当今的中国人都被整个中共宣传机器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聋子、瞎子,连思维都被整个中共的党文化所贯穿的根本就不是人应具备的正常思维了。希望姐跟你说的这些话你时时记着,遇事也别再失去理智了。如果再有这种情况你就心中马上反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一定会结果不一样的。你也就不会感到非要发泄出去才好了。

她认真的说:姐,以后我不但时时记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还要跟你学背大法。我看你除了发正念就背法,多好啊。我也要炼功,发正念,背大法。还有快点给我退出加入过的团队组织吧,我要得救,我不要当它的陪葬品。

这时我又对同屋其他的人说,今天的中国人想得救就都要退出它的一切邪恶组织,你们也要退出的。同修也从不同角度告诉她们得救的方法。同屋九个人除一位所谓的基督教徒(她的言行与思想根本就不是基督徒的标准)之外都高兴的同意退出曾加入的邪恶组织,并经常念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几天的日子里,那女孩学会了很多首《洪吟》、《论语》和一些短经文。并让我给她写下来说防止我离开她时,万一她记不熟了。就连那位不同意退出中共的所谓基督徒,有一天突然流着泪说:我虽然不声明三退,但这段时间与你的接触中我真正明白了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看来我以前听中共的宣传后所想象的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我回家后也要告诉我们那些人(指同她一样的基督徒),大法弟子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她们是真正的好人。看着这些得救的生命,我真的发自内心为他们高兴。我在那里的那段日子里,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整天祥和的气氛使她们在我离开时都哭着舍不得大法弟子离开。

我给那里能接触到的每一位管教人员写信,当然也包括别人认为最恶的那位。整天除了背法,发正念,给她们讲修炼故事及各方面的大法真相外,晚上她们都休息时就是我写信的最佳时间,因为很静,没有思路的干扰。那段日子,每当我一拿起笔给他们写真相信时,那言词的智慧真象泉水一样往出流,从来都是一气呵成,从不删减,讲的既全面,又能全篇体现出大法弟子从法中修出的强大的善,那时虽然得坐着按在腿上写或是趴在板铺上写,可那时的字反而写的意外的工整而且被他们称作“漂亮”。说出这些决无显示之意,只想说,那时的每一刻都能感受到慈悲的师父细心的呵护着弟子,而且不断的归正着弟子的每一思一念,所以我所接触的无论是普通犯人或是每一位管教人员都说:她真善良,人真好,又有才,又文静,心态又好。那些管教们都说:这么好的人关在这里真是不应该。我就借这个机会从更多的其它方面揭露中共暴政的邪恶与惧怕好人的事实。他们也都感到了中共末日来临前的极度恐惧与垂死挣扎的表现。有时他们走到窗前特意来听我给他们讲真相,同屋的其他犯人说:你们一炼功时就有当班的管教人员站在窗前看你们炼功,这在以前是从来不允许的事情。我知道是大法中更新的生命的真诚与美好改变了他们以往不敢听真相的想法。他们也因此对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很和善了,就连那位最恶的警察也变了,每天来查号都很和气,都要问问我们大法弟子有什么要求没。真是大法善解了恶缘。

当家人来接我离开那里时,看守所那天当班的人都出来送我,而且还真切的说:再见,但不是在这见了,你太好了。我也笑呵呵的对他们说:是的,会再见,但决不是在这儿见了。我们彼此挥手告别。

三、让生命溶入法中,走向真正的成熟

从看守所回家后我更努力的静心多学法。这次魔难干扰使我懂得了只有真正的学好法,发出纯正的正念,才会更好的完成救度众生的大事,不然不但自身在做事的过程中得不到提高,反而连基本的安全都保障不了,导致给同修证实法也带来干扰。如果不能智慧的利用这种被迫害向身边的人讲清真相,处理不好,同事与朋友还会因为怕心而不好救度。救人救人,自己都不安全了谁还放心让我们救呢,所以我最大的体会之一是:自己如果能一直处于安全的境地,也是救度更多有缘人的最基本因素。同时在学法时能更严肃的对照自己与法的差距,明白了师父从传法那天开始就一再告诫弟子们向内找的重要,不断的与同修在相互补充与鼓励中共同在法上提高,更稳更正的走好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的路。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一次次的给弟子机会,弟子也一定会加倍珍惜师父给弟子跌倒爬起再走正的这万古难遇的机缘,不辜负师父一定要把弟子度成的苦心。愿做师父永远的弟子,师父亲手栽培的万朵净莲中的一朵!

向慈悲的师父合十,向可敬的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