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转眼到了“七·二零”,一时间妖风四起,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大法弟子纷纷走上了正法、护法之路。那一段时间,情况复杂。面对邪恶的污蔑、攻击,我们心里当然清楚,但也不知如何是好。从省城回来后,社区和派出所让交书,片警让我去派出所一趟。当时面对这些小丑的表演,心中有一种悲愤的情绪,也充满了对这个文化大革命式的闹剧的蔑视(当时的心性)。说了一句:“书,我有,但想让我交,你先拿我脑袋吧!”听我这么说,他一愣说:“你不交也行,我替你应付一下”。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逐渐开始明白了,开始用不同方式讲真相。当时我有一家小公司,增加了一个项目,做起了卖耗材的生意,同时也方便我做真相资料,想法非常简单。那时我开公司的钱是借来的,很多同修都是一起凑钱买设备、买耗材,很多老年同修用捡废品、做鞋垫、卖鸡蛋的钱做真相资料。那时,最便宜的小复印机也要二千六七百元,大机器都是一两万的,凑钱很不容易的。有一个资料点要买一台大复印机,钱不够,我就凑了一千元,帮他们买了机器,第二天,公司就多揽了一个生意,多挣了一千多元。还有一次,一个同修装电脑钱不够,我拿出他们差的五百元,帮他装了一台电脑,没几天,我们又意外的多挣了几百元,让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呵护。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到今天已有13个年头。非常庆幸自己在风风雨雨中,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毅然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实践着自己的史前宏愿。下面我把自己13年来走过的正法修炼之路所经历的事情写出来,证实法。

一九九六年,二十八岁的我,疾病缠身,久治不愈。生活的每一天都是在痛苦的挣扎中。得法后,不长时间,顽疾不翼而飞,身体神奇的恢复了往日的强健。通过学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修炼的意义,生活变的踏实了。从此走上了真修之路。家人朋友看到了我的神奇变化,有十几人都相继走上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我见证了“四二五”和平上访。那是大法弟子用人的方式给后人留下的一个丰碑、典范。那庄严祥和的场面前所未有。天南海北、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口音的修炼人,为着一个目地,走到一起。一双双坚毅、善良的眼神,凸显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那个场震撼每一个生命。离开时,每一个人都自觉的打扫周围的环境,每一片树叶,每一个纸片、一个烟头都不漏掉。北京的大法弟子说,外地的同修你们辛苦了,卫生让我们北京大法弟子打扫吧,你们走吧。第一次看到上万的同修聚在一起的场面,那慈悲、那善良、那坚毅永久难忘。

转眼到了“七·二零”,一时间妖风四起,邪恶铺天盖地而来。大法弟子纷纷走上了正法、护法之路。我和怀有身孕的妻子在進京的路上被拦回,在省城同其他弟子被劫持到一个公园后走脱。那一段时间,情况复杂。面对邪恶的污蔑、攻击,我们心里当然清楚,但也不知如何是好。从省城回来后,社区和派出所让交书,片警让我去派出所一趟。当时面对这些小丑的表演,觉得太滑稽可笑,心中有一种悲愤的情绪,也充满了对这个文化大革命式的闹剧的蔑视(当时的心性)。说了一句:“书,我有,但想让我交,你先拿我脑袋吧!”听我这么说,他一愣说:“你不交也行,我替你应付一下。”

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大家逐渐开始明白了,开始用不同方式讲真相。我和几个大法弟子开始在市区喷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标语。用小型复印机做一些真相资料散发。当时我有一家小公司,增加了一个项目,做起了卖耗材的生意,同时也方便我做真相资料,想法非常简单。师父把很多想做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都领到我这里。我发现,到我这里买耗材的有太多熟悉的面孔,有那么多巧合,好多大法弟子找复印机、耗材,找到我这里。即便他不说是大法弟子,我也能感受得到,虽然没见过面,但也似曾相识。

那时中国大陆的经济很落后,老百姓的手里都没钱,我开公司的钱也是借来的,很多同修都是一起凑钱买设备、买耗材,很多老年同修用捡废品、做鞋垫、卖鸡蛋的钱做真相资料。那时,最便宜的小复印机也要二千六七百元,大机器都是一两万的,凑钱很不容易的。有一个资料点要买一台大复印机,钱不够,我就凑了一千元,帮他们买了机器,第二天,公司就多揽了一个生意,多挣了一千多元。还有一次,一个同修装电脑钱不够,我拿出他们差的五百元,帮他装了一台电脑,没几天,我们又意外的多挣了几百元,让我们无时无刻不感受到师父无处不在的慈悲呵护。

有一次,一位同修介绍一位农村同修到我这里来买机器,阿姨六十来岁,转到办公桌的侧面,背过脸,从裤腰里边掏出了三千块钱,这是她多年来卖粮食、卖鸡蛋、喂猪、攒下的私房钱,一生的积蓄,全拿出来了,要买一台二千六百元的小型复印机。望着老人粗糙的手,看着她慈祥、坚毅的目光,泪水在我的眼里打转,我真恨自己没有足够的钱,我多想不用她的钱,送给她机器,可是我……。临走时,我送给了老同修一些耗材,对她说:“希望这台机器伴您走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她说:“会的,谢谢你们!”那时,很多东西我都要承担运费,天天如此,我们无声的做着。由于大法弟子的参与,我公司的進货量急剧加大,批发商说有的类型的机器和耗材在全省零售店中,我们能排第一位。维修机器也很神奇,本来我们是一窍不通,可我们硬是研究,很多疑难问题都能解决。

那时我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好。来我这里的大法弟子也越来越多,还有外市县的,这里也成了一些资料的中转站,仿佛是大法弟子的家。也确实解决了那个时期资料点遇到的一些问题。有时晚上我们开车去农村发资料,去过海边的渔村、也走到过山路的尽头。每次都是几百上千份的发,有时天亮才回家。现在回想那一段和大法弟子在一起的时光,很是欣慰。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们的公司平安的度过了二年多的美好时光。

那一段时间我都非常忙碌,不知不觉中已经松懈了学法炼功,忙于做事,还生出了许多欢喜心等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恶党十六大前夕,我被绑架了,同修们把这一情况立即上网,并互相转告发正念营救。在看守所里我不配合邪恶,每天背法、炼功、发正念,有一天,一个狱警问我:“你现在还炼不炼?”我说:“炼,天天炼。”他说:“给你劳教你还炼不炼?”我说:“只要脑袋还在脖子上就炼。”(后来我才知道,其实他是受大法弟子的委托打听我的情况的)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邪恶还没有释放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该出去了,那一天,我准备绝食,我写了两份绝食声明,一份让一个即将释放的人带出去,另一份自己带在身上,声明的内容大概是:我因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飞,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没有错,所以我要坚修大法,要求无条件释放,还大法清白。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在这里只能做到这样了,请师父加持我,我要出去,我要绝食。”中午我没有吃饭,准备下午宣布绝食。就在下午,我的两个朋友来看我,告诉我再过几天就把我办出去,那一刻,我感受到了师父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过几天,我被无条件释放,释放单上写着:证据不足释放。

我回来后,邪恶又疯狂的追找我的妻子,当时正赶上“十六大”,“六一零”的人说,我们区有一部份大法弟子被列为“追逃”对像,只剩下我妻子一个人没有找到,当时他们给我们打印了一个保证,只要我妻子能露面,什么处分都没有,还印有区政法委的印章,让我的朋友转告我。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我对妻子说:“我们给邪恶制造个例外吧。”邪恶疯狂的几次去千里之外的老家找我的妻子,都丧气而归。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几经辗转,一家人平安的来到了另一个城市,开始了新的生活。(这过程中还有许多神奇波折的故事,有些曾经在《明慧周刊》上发表过,这里不再累述。)

在新的生活环境下,我们开始面临经济问题。由于近几年的迫害,我们的生活也很拮据,公司刚刚见好,又不得不放弃,有家不能回。现在孩子、老人要住房、要吃饭。但我们全家人都修炼,心中有法,我们没有常人的忧愁,碰到什么问题我们都很乐观、向上,以法为师,我们正念铲除旧势力对我们進行的经济迫害。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又开始做生意。我们修炼的人在哪里都是好人,公平交易,把心摆正。生意越做越好,现在已由一个小店变成几个连锁店,不仅解决了生活问题,还买了新房,否定了旧势力的经济迫害。

在做生意的同时,我们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做生意接触的人多,讲真相就更方便了,平时我们用真相纸币讲真相,每天我们坐车、购物都用真相纸币,每天给顾客找零钱都夹带着真相纸币,现在都已经成习惯了,如果哪天花钱不带真相纸币都觉得非常可惜。我们还利用机会面对面讲真相。在我们身边的熟人,基本都已三退。同行中有一位有缘人,讲清真相后,在我们的引导下,现在已修炼一年多了,成了一名大法弟子。她曾经体弱多病,每年治病都要花很多钱,还耽误上班,家里还要照顾她。现在她无病一身轻,家人看到她的变化,都纷纷称奇。亲朋好友都乐于接受真相资料,认同大法。现在她也在做讲真相的事,儿子也帮她讲真相,还劝退了好几个同学,儿子的女朋友也退了。在我们的引导下,她还特意回老家一趟劝三退,老家人看到他的变化,无不称奇,纷纷三退,一次就劝退了近二十人,并且告诉他们牢记法轮大法好,家人都表示记住了,现在她的姐姐也开始学法炼功。

我们平时的表现被周围的人认可。在我们店里工作过的服务员都已三退。现在有三个服务员学法炼功,我们对身边明白真相的人深入的讲清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让亲朋好友三退的重要性,那就是救人的命啊!他们明白后都认真对待,现在他们的亲朋好友有很多都被他们劝退了。现在我会经常收到他们劝退的名单。平时在店里我们也会给有缘的陌生顾客讲真相,我和妻子互相配合,一个讲,一个发正念,通常都会顺利劝退。同时,店里的服务员都明白真相,他们也会主动配合,他们的亲朋好友来这里时,我们每次都会抓住机会劝退,效果很好。

有一位在社会上较有地位的顾客,在我们这里购物后,成了朋友,经常往来,她发现我们有特殊之处,和其他的朋友不同,我们给他讲清真相后,她非常认同大法,并且说师父是佛。后来她带她妹妹和母亲来我这里,专程了解真相,我妻子给他们讲了中共的真实历史、预言、大法的真相。她母亲听后,仿佛从梦中惊醒,坚定的说:“退,我们全家都退,我说了算,回家我跟他们说。”就这样一家近二十口人都退了。有一次,她对我妻子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接触我,还不图我什么?”我妻子笑着说:“我们有缘呗。”

我们有很多生意上的伙伴,合作的都非常好,有好几次他们多发给我的货物,我们都把钱给他们带过去。他们非常赞同我们的为人。他们店里也有很多服务员,这几家的老板和服务员都已三退,并知道大法好。其中有一个老板夫妇都是四川人,他们的七、八个服务员也都是四川人,而且在这次地震中也都是重灾区,他们早已三退,家里人在这次地震中安然无恙,验证了大法的神奇,过后我妻子去看他们时,告诉他们因三退家里人都会有福报的,老板马上给四川的家人朋友打电话,智慧的劝他们三退,当时就劝退了近二十人。

去年冬季,新房装修时,给我干活的民工基本都已被我劝退,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在这几年的讲真相中,我们遇到了许多巧妙的事情,比如,孩子上学的学校班主任老师竟然是大法弟子。也碰到过到我们这里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我们互相鼓励,在大法中感受着大法的美好。当然也碰到过不听真相的人,但他们的态度影响不到我们。自己也有过麻木、懒惰、无奈的时刻,也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不管怎样,都能在学法中归正。

在这几年讲真相中没有人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也不知道,我想,我是谁不重要,过去做的好与不好都不重要,今天我能多救一个人,多让一个人明白真相,做好三件事,证实大法比什么都重要。

我们已经有七个年头没有回家乡了,也很惦记着那里的同修和亲人,但我想,修炼的人在哪里都是家,哪里也不是家,哪里都是亲人,都是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我们只要做好三件事,一切都在其中了。

经过风雨,有过泪水,在大法的十几年的锤炼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们已经成熟了。

中国大陆局部地区,邪恶依然猖獗,借奥运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人间的小丑依然在滑稽可笑的表演着,那只是邪恶的回光返照。“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请师尊放心,在这宇宙大穹正法的最后时刻,再大的风雨都不会动摇大法弟子金刚不破的心,我们都会坚定的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铸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辉煌!

为了证实法,匆忙中写出这篇交流稿,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感谢师恩!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