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我从小就胆小,做什么事总是畏首畏尾。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惨不忍睹的血腥迫害,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中,是一点一滴修去了怕心。

片警明白了真相以后,真的保护大法弟子了。我所在社区的恶人曾经写了一份关于我在楼道墙上写洪法标语的材料。这个片警看了上报材料,问那个人:“有没有证据?”那人说:“没有证据,是估计。”片警说:“没有根据的材料怎么能上报呢?”当即给推翻了。二零零五年初,这个片警来到我家,询问关于“三退”的事。我和老伴又向他洪扬了一阵子法,讲了大法的洪传形势,特别是在全世界掀起的退党大潮,并向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后,片警又来我家说:“上边有令,为平安奥运,公安加大力度,……希望你们要加小心。”我和老伴当即向他讲明四川地震不仅仅是天灾,更是人祸。还告诉他:地震中,大法弟子和做了“三退”的人都平安无事,接着就劝他“三退”,他当即做了“三退”。

——选自本文

伟大慈悲的师父好!
海内外全体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快要退休时在一场大病中有幸有缘喜得大法的,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来了,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使我走上了这殊胜无比、从人走向神的修炼之路。我今年七十三岁,是高中退休教师。现在我向伟大的师尊和海内外同修汇报一下我在证实法中从人走向神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们大法弟子在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疯狂迫害的血雨腥风的巨难中,在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下一步一步走过来,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讲真相救度众生,时至今日,我们走过了九个年头。在九年来证实法的过程中,我对师父讲的法:“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体悟的越来越深刻,我九年来正法修炼过程确实是不断的去我的执著心的过程,也就是从人走向神的过程。

对于我这样一个从小学、中学一直到大学都是在恶党的党文化毒害下的人心凡重的大法修炼者,要想走正走好这万古机缘的大法路,实在太难了。但是,所幸的是,我们有恩师,有大法。在九年来助师正法路上,我不断的学法修心,不断的修去那一个个根深蒂固的执著心。

去怕心

我先说怕心吧。我从小就胆小,做什么事总是畏首畏尾。面对邪恶对大法弟子惨不忍睹的血腥迫害,我在讲真相救度众生、证实法中,是一点一滴修去了怕心。

起初不敢走出去,怕这怕那。但学习了师父的法:“当谁要来迫害这个法,那么作为一个弟子,作为大法的一粒子,你应该如何做呢?你不应该去把真相讲出来、叫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悟到:在师父和大法遭到邪恶诽谤、诬蔑,同修遭到邪恶非法绑架、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还躲在家里学法的人只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只躲在阴暗角落里所谓独修、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人,还配得上叫“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吗?作为大法弟子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挺身而出,必须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于是,我和老伴毅然投入助师正法的洪流,走出家门,先是去省市信访办,接下来走街串巷,挂条幅、撒传单、讲真相。由刚开始的胆突突,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心想:我是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谁也不能阻挡。

不过我的怕心还很重。师父说:“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去掉最后的执著》)。我的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先是给我演化出一些让我怕的假相,使我的怕心越来越重,然后就在二零零二年农历腊月二十七,我和老伴被邪恶非法抄家、绑架。由于师父的呵护、加持,由于同修、家人以及我和老伴的明白大法真相的学生的大力营救,由于我,特别是老伴正念还比较强,在腊月三十中午走出了魔窟,又投入助师正法的洪流。

在这前后,我努力向内找,找到了我修炼路上一个最大的执著心——怕心,并通过学法、通过证实法修去这个不好的心。我深挖产生怕心根源就是旧宇宙的“私”。我在证实法中怕这怕那,说穿了就是怕伤害自己,就是为“私”,而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学习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更使我警醒。师父说:“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师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怕心的严重危害。我如果不彻底去掉怕心,那将会失掉能在亿万年的轮回中有幸成为大法弟子和师父正法时期同在,助师正法,完成史前大愿,又是师父在直接度我们的万古不遇的机缘,可怕至极啊!我横下心来,彻底修去怕心!在此后直到现在的一系列证实法的过程中,渐渐的修去了怕心。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传《九评》劝“三退”以来,讲真相救度众生的方式由暗地发真相资料变为面对面讲真相派发真相资料,难度大了,风险大了,如果有怕心,那就寸步难行,一个人也救不了。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和老伴正念正行,有伟大慈悲的师父的呵护、加持,虽然遇到了一些风险,但都化险为夷了。

我家常有同修来,有位同修被社区邪恶盯上了。一天上午九点多钟,这位同修来到我家,我老伴给她开门,只见在楼门外十几米远的道上,社区恶党书记正双手叉腰,两眼圆睁,恶狠狠的望着我家。同修走后,我和老伴赶紧学法。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我和老伴悟到:这件事的出现不是偶然的,是为我们救度众生,也是为我们的提高出现的,一定要处理好此事。

当天午后四点钟,我老伴在家发正念,我拿铁钩子到楼外草坪上拣白色垃圾。我正拣着,听身后有人跟我说话:“您在做好事儿啊?”我回头一看,正是社区恶党书记。我笑着说:“搞好环境卫生,咱们人人有责。”接着我就问她:“您上午在我家楼外道上总望着我家干什么?”她说:“怕你家出麻烦。我们注意到,那个人常来你家,据说咱们小区的法轮功传单都是她撒的,她挎的那个兜鼓鼓的,全是法轮功资料。”我哈哈大笑,师父也给我智慧,赶紧问她:“你们翻她兜子了吗?”她说:“没有。”我说:“没翻兜子看,怎么知道人家兜子里装的全是法轮功资料?你不知道,常来我家的那个人是咱市里很有名气的大夫,我在九六年得的那场大病,就是她给治的。……其实,退一步讲,她真在咱小区撒了传单那也是大好事,让人们明白真相不再受蒙蔽从而得救还不好吗?我告诉你: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希望你多求福报吧!”说的她乐了。

这件事在师父的加持下,就这样化解了,否则我和老伴的修炼环境有可能会受到干扰。

三年前的一天清早,我所在住宅区一位明白真相的妇女特地到我家告诉我和老伴说:“我住的那个单元楼,从一楼到七楼的楼道墙上,不知是哪个坏家伙用粉笔写的诬蔑你们法轮功的标语,太坏了!”我和老伴赞扬这位妇女维护大法的精神。我到那儿察看了一下,情况属实。回来后,我和老伴切磋,一致认为,这事让我们俩个大法弟子知道了,就是让我们俩护法除恶,不能让这些邪恶的东西毒害众生,必须马上除掉!

在这天上午十点半,老伴在家发正念,我拿着螺丝刀和粉笔,心态沉稳,怀着一心维护大法、除去邪恶、救度众生的正念,前后没有十分钟,就把那些坏东西处理了。师父说:“当然修炼过程中,因为你要提升,肯定对你来讲,对修炼人来讲是有考验的,做不好会不断的有麻烦出现,做的好也会不断的有修炼中的考验出现。”(《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我悟到,我遇到的这许多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在考验我还有没有怕心或其它执著心,都是在提高我的心性。

没有了怕心,就能大胆的去救度众生,只要是有缘人,不管他是谁,就去救度。邪恶对大法弟子迫害的这些年中,常到我家的片警就是与我有缘的,就应该给他讲真相,就应该救他。那还是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初的一天,我向片警讲了那么多大法真相:从「四二五」讲到「七二零」;从中外预言讲到当今中国大陆天象异常、灾害不断;从中共打压法轮功讲到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从善待大法得福报讲到对大法行恶遭恶报。最后我恳切的告诉他:“你千万给自己留条后路,对打压法轮功的事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干脆不管,能保护大法弟子你就保护,那可功德无量啊!”说的他心悦诚服。

片警明白了真相以后,真的保护大法弟子了。我所在社区的恶人曾经在二零零三年农历新年前给上头写了一份关于我在楼道墙上写洪法标语的材料。这个片警看了上报材料,问那个人:“有没有证据?”那人说:“没有证据,是估计。”片警说:“没有根据的材料怎么能上报呢?”当即给推翻了。

二零零五年初,这个片警来到我家,询问关于“三退”的事。我和老伴又向他洪扬了一阵子法,讲了大法的洪传形势,特别是在全世界掀起的退党大潮,并向他交了为什么要“三退”的底。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后,片警又来我家说:“上边有令,为平安奥运,公安加大力度,现在抓的很紧,公园里、闹市区、商场、车站便衣多的很,出远门乘车检查非常严,希望你们要加小心。”我和老伴当即向他讲明四川地震不仅仅是天灾,更是人祸。还告诉他:地震中,大法弟子和做了“三退”的人都平安无事,接着就劝他“三退”,他当即做了“三退”。

我为这位片警明白了大法真相進而保护大法弟子而高兴,为这位片警全家及其亲属“三退”保平安而祝福。

通过救度片警这件事,我也体悟到:救人就是自救。把片警救了,他自然站在大法一边,他自然再也不会替恶党卖命对大法行恶了,这就开创了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宽松环境,就打出一片天来;如果把中国大陆的警察,至少把片警都救了,这场荒唐透顶的邪恶迫害还不结束吗?更广义的说,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师父让我们必须完成的神圣的历史使命,大法弟子不救人,不做好三件事,就是没有兑现史前大愿。

我在向片警讲真相救度他的过程,也是修去我的怕心和其它执著心的过程。

去名利心、争斗心

再说说我的名利心、争斗心。得法前,我完全被名缰利锁束缚着,追名逐利,评优、长工资、分房子,都削尖脑袋去争,和同事关系紧张,今天和这个争,明天和那个斗。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这段法:“所以他的一生争来斗去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到老了,把自己搞的一身糟,什么病都上来了。”这是对得法前的我的真实写照,那时的我就是这个样啊。

得法后,特别是在「七二零」以后的正法修炼过程中,在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不断的修去我的名利心和争斗心。二零零四年五月,市供热公司电话通知我交供热费,我说:“供热费都是学校统一交的。”对方说:“你们学校没给你交,漏下了。”我到学校总务处打听情况,总务主任忙向我道歉:“真对不起,给您漏办了,漏办的不只您一个。麻烦您自己去交吧,回来给您报销。”我二话没说,转身就去交供热费,共一千九百元。如果在得法前,我才不去交呢,还得跟总务主任干起来,打的不可开交,可是我现在是大法弟子,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从供热公司交完款回到学校总务处,总务主任说:“会计不在,您把收据放我这儿,等明天会计来了我给您办。”半个月后,我来到学校总务处,我问主任:“收据报销了吗?”他反问到:“什么收据?”我说:“是供热费收据。”他翻箱倒柜,怎么也找不着收据,头都冒汗了。我怕他着急,就对他说:“你别着急,慢慢找。他说:“能不着急吗?那是一千九百元啊!”常人都把金钱利益看的很重,而我们修炼人正好相反,把这些看淡看轻,根本不放在心上。

第三天,我从打工学校上完课回家,老伴对我说:“总务主任刚才来电话,说你交给他的收据没找着,急坏了。你赶紧去学校找他,劝他别着急。”我和老伴一起学法悟法。师父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转法轮》)我悟到:我现在遇到的这件事确实不是偶然的,一定与我的修炼密切相关,一定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对我来说,这是个关,这个关就是在检验我能不能去掉金钱利益心、争斗心。我对老伴说:“咱们就甘愿在金钱利益问题上明明白白吃亏,就是不能去争去斗!”老伴说:“对!咱就这样做。”我还悟到:我把目前遇到的这件事时时处处用师父的大法指导,就能妥善处理好,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常人看来就一定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

我很快赶到学校,对总务主任说:“不就是一千九百元吗?那算什么?我不放在心上,半点不着急,你急什么呀?”他说:“这可不是小数目,丢了可咋办?”我说:“你放心,丢了也不让你赔!一千九百,就是一万九千元又能怎么样?我一概不放在心上。可是,如果我没修炼法轮大法,我决不会这样对待,就得和你争,和你斗,打的不可开交。”他笑了,说:“您现在的表现使我很受感动,您不但不着急,还劝我不着急,替别人着想,你们学法轮功的了不起,证明你们法轮大法真好!”

过了几天,我从打工学校上完课回家,老伴对我说:“刚才总务主任来了,他打出租车专程来送报销的供热费的,他对这事感触特别大。”后来,学校一位退休老师见到我说:“你够熊的,学校把供热费漏交了,让你补交你就补交?你太好说话了。我的供热费也漏交了,让我去补交,我才不去呢!我把总务主任好顿臭骂,骂完,那小子乖乖去补交的。”我乐呵呵的对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修真、善、忍,必须按大法的要求做。”

二零零五年端午节前夕,学校给教工发豆油、鸡蛋、鱼等福利品,总务主任打电话让我去领。走前,我对老伴说:“这次去学校一定劝总务主任‘三退’,你在家帮我发正念。”到了学校,我把总务主任叫到一边,小声劝他“三退”。他说:“我信你的话,您给我和我的家人全退了吧!”我说:“就用你和你家人姓名最后那两个字退。”他说:“行。”我又叮嘱他一定要转告家里人用什么名退的,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一定,一定。”我觉的总务主任能轻而易举的做了“三退”,是由于前边这件事作基础,整个事情的过程是我用大法弟子的风范向他证实法的过程。师父说:“你们修炼人的表现是纯正的,有多少人是看到了你们的表现就觉的你们就是好。如果我们自己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行为,那你们的表现常人就会看到,他不能够象学法一样深入的去了解你,他就看你的表现。”(《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证实法中修去常人心

我的其它方面的常人之心,如: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心也在证实法中表现出来,并在证实法中逐渐的一个一个的修去了。我在得法前,争斗心很强。师父说:“争斗心不去,也容易产生妒嫉心。”(《转法轮》)所以那时我的妒嫉心也很强。得法后,在学法过程中认识到妒嫉心的严重危害,并决心修去这颗坏心。

师父说:“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我悟到妒嫉心的极端严重性,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个人修炼中,基本去掉了妒嫉心,但在此后的正法修炼中,还有残存一些妒嫉心。这表现在明慧网办的四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征稿中,每次我都参加,除了第四次在网上发表外,其余三次均未发表,我所在的学法小组的文化水平不高的同修写的稿子登在《明慧周刊》上,我思想深处隐隐约约生出一丝妒嫉心,同时马上努力排斥这个坏心。虚心阅读同修的交流会的文章,再对照我写的,我折服了!同修的文章恰如师父说的都是“没有了华丽和为增强气氛的词句,实在、准确、干净、不带有人情的文章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因为修炼人的内境是清净的。”(《成熟》)而我写的文章,多是华丽和增强气氛的词句,还是党八股式的,还有党文化的思维逻辑,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就看出我的文章的差距,实际是我和同修心性、修炼境界的差距,我无地自容。我正念排斥这颗坏心,彻底除掉它,一丝一毫也不能留!

在传《九评》劝“三退”以来,曾有一个阶段,在学法小组交流学法体会时,我津津乐道前天劝“三退”多少多少,昨天劝“三退”多少,有意无意流露出我的显示心。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师父说:“显示本身就是一种很强的执著心,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炼人要去的心。”既然师父指出显示心是“非常不好的心,是修炼人要去的心”,我怎么还抱着它不放呢?去掉它!

在讲真相劝“三退”最初阶段,对方“三退”就高兴,不退就不高兴;劝“三退”人数多了就高兴,少了就情绪低落,表现出很强的欢喜心。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有一个时期,我的求心挺重。师父说:“最后结果怎么样我没看重”“我最珍惜的是过程。”(《美国首都讲法》)我劝“三退”却忽视过程,求结果,人家退了就觉的好,觉的有成果;没退就觉的劳而无功,没有成效。通过学法,我认识到,这求心也是一种很不好的人心。师父说:“因为你是在求,求本身就是执著心,修炼要去的就是执著心。”(《转法轮》)师父要求大法弟子“做而不求”。通过不断的学法,通过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实践,渐渐修去了我的求心。每天劝“三退”退一个不嫌少,劝退几十或上百也不动常人心,不生求心,也不生欢喜心。

从二零零五年初开始传《九评》、劝“三退”一直到今天,我和老伴经常出去救人,不出去心里就难受,救人急啊!我有时睡梦中还救人,甚至喊众生的名字。我和老伴四年来劝“三退”救下来的人有九千多,但这还远远不够,还得继续做“三退”救更多的人。

师父说:“那么讲清真相,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这已经是你们今天的修炼人特殊的修炼方式了,在历史上没有过,也可以说是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壮举。”(《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既然讲真相是我们大法弟子的特殊的修炼方式,那就同我们大法弟子学法、炼功、发正念是必修课一样,法必须天天学,功必须天天炼,正念必须天天定点发,真相必须天天出去讲。

我和老伴天天在社会中走,遇到过一些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骂骂咧咧,诬蔑大法弟子劝“三退”是“搞政治”,是“反党”。有的人故意气我们,我和老伴和蔼的说:“您不退就不退,等认识明白了再退,我们也不能把您怎么样,就是希望您千万别给恶党做陪葬,您和您的家人都得救有多好啊?”说的他再也没话了。当然,我知道,遇到这些事,都是在检验我这个大法弟子还有无争斗心,有无慈悲心,合乎不合乎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的标准。

在师父法的指导下,我和老伴在证实法中修去了争斗心,代之而来的是慈善、慈悲心。有不少人中恶党的毒太深,劝他们“三退”太难了。我和老伴就一个劲儿的对他们慈悲,一次不行,就二次;二次还不行,就第三次去救他们。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些众生多数终于“三退”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大忍之心的法的时候,讲到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师父说:“韩信还毕竟是个常人,我们是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比他还要强的多。我们的目标是达到超出常人的层次,向更高层次迈進的。这个事我们是遇不到的,但是修炼人在常人中受到屈辱、受到羞辱的时候,也不一定比这差。”

今年八月初,我教的八三届高中毕业生聚会,学生要求我再给他们上语文课,还要原汁原味。上课时,我先给他们朗诵我写的祝愿他们平安吉祥如何堂堂正正做人的诗。这次聚会,又是师父给我安排救人的大好机会。劝“三退”以来,我一直对这些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学生放心不下,一直想救他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师父见我有救人的强烈愿望,就帮我做这件事情,把可救度的人弄到我跟前。这次聚会,我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二十三个学生以及他们的家人“三退”了,一共有六、七十人“三退”。

过后,有个学生给我打电话,让我给聚会纪念册题词,并要我把聚会时朗诵的诗再抄写一份,要收在纪念册里。我很快写好了题词,也抄好了诗,给那个同学打电话,让她来取。她说第二天来取,结果没来取;十天之后,我又给她打电话,她说近日出差了,刚回来,两天后来取。结果,二十天后也没来取。我用法一衡量,悟到:这事决非偶然,关来了,要提高我的心性了。这事如果发生在我得法前,我是不会容忍这种屈辱,一定会大发雷霆,可是现在,我是个修炼十二年的可以说是个修炼比较有素的大法弟子,决不能跟学生发火,不能跟学生争斗,必须要有大忍之心,要比受辱于胯下的韩信强的多。

我悟到,在修炼路上这最后一步,让我碰上这件事,就是要去我的人心,去那一颗颗不好的人心――虚荣心、求名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不去这些常人之心怎么能走向神呢?当我把这些常人之心放下之后,顿感浑身轻松,内心十分平静,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再也不去想它,真的从常人中走了出来。

我在前边谈到挖掘产生我的怕心的根源是旧宇宙的“私”,其实我的名利心、争斗心、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求心、虚荣心产生的根源也同样出自旧宇宙这个“私”。当然,我的争斗心还源于恶党的党文化的斗争哲学的毒害。作为大法造就的大法徒,就是要跳出旧宇宙一切为私的理,彻底修去一切为私为我的因素及其所派生出的一切执著心,走出人,走向神,那么修到最后,就人心全无,那也就成神了。师父说:“何为神 人心无存”(《洪吟》〈人觉之分〉)。我们大法弟子除去人心的修炼过程,就是从人走向神的过程。

师父说:“如果在极其微观下大家看看思想上那些个执著的东西形成的物质是什么?是山,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一旦形成了人根本就动不了它了。”“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师父的法使我警醒,我思想上那些个执著心有多么重啊!严重到象山,象巨大的山,象花岗岩一样的顽石,严重阻碍我走正走好助师正法的修炼路。我庆幸,我那些个执著心,都在这九年来证实法的神路上,暴露出一个,或者说,我向内找出一个,我就坚定正念、努力排斥它,伟大慈悲的师父就给我拿下一个。我衷心的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我们大法弟子,特别是我们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能够在腥风血雨的巨难中走过来,走到柳暗花明的今天,完全靠伟大慈悲的师父呵护、导航。师恩浩荡啊!正是:千谢万谢谢师恩,难表弟子感恩心。

我现在还有人心在,但我坚信,在这万古机缘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在这正法的最后一步,最后时刻,我要更加努力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越最后越精進,在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更加努力实修,修好自己,修去一切人心,走向神,圆满随师还。

向伟大慈悲的师父、向海内外同修双手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