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抓紧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学员,学法这些年我还是第一次拿起笔来写交流文章,说起来深感惭愧。在同修们的鼓励下,现将我这些年修炼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共同精進,共同提高。

喜得大法,夫妻破镜重圆

我因不堪忍受丈夫的打骂和经济独裁,以及和婆家人的矛盾激化,在丈夫打我之后,我便一气之下扔下几个月吃奶的孩子回娘家了。我因离婚的事烦心,母亲怕我想念女儿想坏了身体,带我散心,天天带我去炼功点。每次在炼功点听同修们念书时,我都被师尊的高深法理深深的吸引着。听着同修们读法和听着祥和的炼功音乐时,我感觉自己被一种宁静、祥和的能量包围着,心情也不再沉重了。这是从女儿出生以来从未有过的宁静。

我何其不幸,又何其幸哉!没想到在我的婚姻走向破裂的时候,在我的心情最沉重、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我能走進大法修炼的行列。真是庆幸自己太幸运了!得法之前一直为自己生活的不如意而感到无奈和悲哀。修大法后,使我明白了生活中的魔难、不如意、是是非非都是有因果关系的,都是自己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所欠下的业债造成的。无论是谁做了不好的事都是要偿还的,也许是我以前对人家不好,今生才得偿还。

我要在离婚书上签字时,丈夫改变了主意,又不肯离婚了。而在这之前师父借常人中的一些夫妻离异和他们的孩子的事例给我看,后来我才悟到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通过学习《转法轮》,我被师尊讲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折服。我明白了:作为母亲不只是生养孩子,更重要的是得负起责任。夫妻双方想离就离想合就合,根本不去顾虑其它的,只是在乎自己的感受,这是社会上的普遍现象,但是,修炼的人不行。我用师父的法衡量一下自己:感觉自己生气出来,撇下孩子简直太不负责任了,觉的对女儿有愧。既然丈夫想接我回家,我就应该回家。

我深记师父的教诲,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不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于是在丈夫还没和我认错的情况下,我就和丈夫回家了。是啊,做人不能只顾自己,更要为他人着想,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坚修大法 闯难关 去掉怕心

回家不久,在辅导员的帮助下我请来了宝书《转法轮》和炼功带,还学会了五套功法。我因孩子小不能参加集体学法,在家怕吵醒孩子和丈夫,只能到另一间屋里去炼功。冬天很冷,屋里没烧炉子也没住人,墙角上的霜挂了很厚一层,我却不觉的冷,每当炼到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时,感觉全身热乎乎的,能量场很强。丈夫有时看我一个人在屋里炼功觉的奇怪,他就穿着棉袄往屋里一站就直喊「真冷」。而我每次炼功无论是早晚都穿着一件绒衣,也不觉冷。

从修炼以后,我以前的很多疾病不翼而飞。我以前肠炎很重,肚子一疼马上就得上厕所;胃病也很重,凉一点、硬一点的食物不敢吃;关节炎腿疼的都弯曲变形了,关节咯噔咯噔直响;修炼之后师尊给我净化身体,一片药没吃病就全好啦。这让我更加确信大法是超常的,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九九年的“七·二零”那天我无法忘记。从那一天开始,邪恶的喉舌央视开始了对大法的攻击、抹黑、造谣,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深受毒害,对大法犯了罪。每天电视上都是邪恶攻击、抹黑大法。警察开始抄家、抓捕大法弟子,炼功点都被迫解散。

丈夫看到邪恶的宣传也很害怕,不让我炼功。我和女儿就趁他不在家时偷着看书。学法、炼功都受到限制。大法弟子之间联系不上,师父的经文也看不到,我心里很苦很怕,怕邪恶把书抢走。有的学员把书交的交,烧的烧,有的书被邪恶抄走,而我把书藏起来了,就连晚上做梦都是抱着《转法轮》东藏西藏的,放哪都怕被恶人发现。白天书放在哪都觉的不妥,总是换地方藏书。现在看来,就是怕心在作怪。尽管如此,我还是趁丈夫不在家时,把书拿出来看。炼功也是丈夫睡觉后半夜起来偷偷的炼。

后来,同修与我交流,说我这样不行,必须把家庭环境正过来,这样太被动了。于是我下定决心,在学法的时候丈夫回来我不藏书了,而是象没看见他一样继续学法炼功发正念。最初,丈夫一看见我看书,眼睛瞪的溜圆就和我大喊,还说对大法不敬的话,令我非常生气。我觉的他不应该那样说师父,而我也没做错什么,所以心平气和的跟他讲道理。

我告诉他:这个家你可以什么都说了算,什么都可以做主,包括钱不交给我这都行。唯有修炼你说了不算。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谁炼功谁得功」。我修炼是我的事,你不修炼是你的事,谁修谁得。只要我有一口气在,这个法我是修定了。你想想:如果我不修炼,我们这个家早就散了,我是不可能和你回家的,你今天更不可能儿女双全。其实你是最应该感谢师父的。

听我这一说,他的声音降低了,开始劝我:你看别人都不学了你还学。我说:哪怕所有的人都不学了,只剩我一个我也得学。他看我态度坚决,只好说:那你就在家炼,别上外边去。我想我该怎么做是我自己说了算。从那以后。我可以在家堂堂正正的炼功了。

我心里牢记师父《洪吟二》〈见真性〉。每当我过关时,我都告诉自己要「坚修大法心不动」。后来丈夫也和朋友说法轮功挺好的。

但是,我的怕心还是时常闪现,一看见警车心里就害怕,就想是不是冲我来的。看见警车進村就想是不是上哪个同修家,我就赶紧给同修打电话,说有警车進村了,弄的同修一阵紧张。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怕心太重了。我这不是在帮同修,干的都是邪恶高兴的事。

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中的交流文章,我认识到: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能只挂嘴上,更不能老是人为的去求这一难。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我觉的自己有点草木皆兵了。我家房前屋后只要停有什么警车、白色的什么车或是自己认为不明来历的面包车,我就怕的心要提到嗓子眼了,赶紧把书和资料藏起来。通过学法认识到:怕心是必须要去掉的,一切都是针对我们的人心来的,都是假相。后来,我一听说本地又紧了,或又有同修被抓的消息传来,我就告诉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洪吟二》〈见真性〉)。这一次我没有藏书,而是帮同修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没有怕了,再看到警车也不紧张了,而是对着警车发正念,心里感到很轻松。

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自从师父经文《向世间转轮》发表后,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帮助世人赶快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成了大法弟子必须去做好的,也是最紧要的事。学习这篇经文后,我和其他同修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同时抓紧向亲友面对面讲真相,促「三退」,后来和不相识的人讲。

讲真相中,什么样的人都有。每个人表现的对大法的态度不同:有的受邪党谎言毒害较深,怎么讲都不肯退;有的是被中共整人的运动整怕了,胆小不敢表态;但也承认大法好,却不肯三退;有的是为了既得利益,怕丢掉工作;也有不明真相的。但通过大法弟子发真相传单、《九评》、光盘,再面对面讲真相,都能明白真相,给自己选择美好未来。

我讲真相劝三退最大的体会就是要用心去讲。常人说的能言善道、口才好并不一定大法弟子都得具备才能讲好真相,关键是要有一颗纯净的救人的心。光口才好,会说,不想救人,不去救人,有什么用呢?

最先讲真相劝退的对像是自己的家人,因为他们当中有学过大法的,大法遭迫害后不学了。以前给他们讲了真相,劝三退就比较容易。娘家、婆家的兄弟姐妹及家人几乎都退了,只有二妹夫、五妹夫和大外甥不肯退。我不泄气,一次讲不通,就两次,我不放弃任何救他们的机会。逢年过节,家人团聚时,我都不忘带上真相资料给他们看,尽可能找一些引导他们三退的话题,现在他们都退出了团、队组织。

讲真相的另一个体会就是不错过任何一个讲真相的对像和机会。那些看似偶然和我们相遇、相识的人,也许都是师父给安排到我们身边来听真相,等我们去救的有缘人。一旦错过,机缘就不可能再有。世人的能否得救,全在我们的一念之间,只要大法弟子愿意去讲,有救人的这一念,生命的留与不留,由他们自己决定,大法弟子做了自己该做的,这就够了。

有时候坐在家里,突然想起某个曾经相识的人,想对他们讲真相,师父看到弟子有救人的一念,就帮我们在看似偶然又并非偶然的情况下遇到他们,给他们讲大法遭迫害、在海外洪传和我修大法后自身的变化等,他们都明白了真相,给自己选择了美好未来。其中有十多年失去联系的朋友,好几年没走动的亲戚,多年不见的同学,我都找上门去讲真相,并买些礼品问候他们。

至今还有不明真相的世人,还有没听到大法弟子给他讲三退的人,这些人当中有的亲人还是大法弟子。前几天回娘家,遇到和母亲一起打麻将的两位大娘,我给她俩讲真相,并告诉她俩赶快脱离中共的一切组织,三退保命,天灭中共时不被其祸及。她俩都同意了,我为她们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感到高兴。其中一位大娘说她妹妹就是学法轮功的,但从来没跟她讲过三退的事,我很为这位同修着急,为什么连自己的亲人都不去救呢?

写出这些不是为了显示自己做的如何,只是希望自己的一些体会,对那些还走不出来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有所帮助。希望他们走出来抓紧救人,不要忘了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要忘了自己的使命。其实,我也有许多执著放不下,也有很多修的不好、不足的地方,也有很不精進的时候,跟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自己差远了,离师父期望的差的就更远了。学法、炼功做不到每天都能坚持,发正念四个整点也不能都参加,没有做到师父要的「越最后越精進」,我深感惭愧。

最后,希望所有修的不太好、不太精進的同修,让我们在这「值千金,值万金」(《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的最后时刻,修好自己,抓紧救人,只要你有救人的心,师父就会帮你。不要忘了,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每一个真修弟子。

以上是我在自己所在层次的一点体悟,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