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跟师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他的话音刚落,我觉的这是证实法、讲清真相的有利时机,于是讲了我这个原来的危重病人修炼法轮功后亲身受益的经历。我一口气讲了十多分钟,在场的人都一一点头,最后那个副局长边走边说:好就在家炼吧,好就在家炼吧。

事后,我也感到很奇怪:我平时很少说话,特别是见到陌生人和当官的,我根本不敢说话。可那天,却不知哪来的胆量和智慧,在众多人面前讲了真相。一位开了天目的同修对我说:当时我讲话时,浑身发放着金光。我明白了,是师父加持给我的正念。

——选自本文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一九九七年得法,今年六十六岁。在修炼和助师正法十二年的风风雨雨中,凭着我一颗信师信法的诚心,在讲清真相和救度众生中,在邪恶迫害和严酷打压下,在修炼中遇到的每一关每一难中,都能化险为夷,平稳的走到今天。由一个生不如死的危重病人,成为一个健康人;由一个不懂人生真正意义的人,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由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退休工人,成为懂电脑和能做大法资料的内行人;由一个普通的大法弟子,成为协调人。每一点神奇的变化,每一步境界的升华,都离不开大法和师父的慈悲呵护。

修炼前,我患有严重的神经官能症,二十多年来,每天都是靠镇静药、催眠药睡觉;除此之外,我还有甲亢、心脏、肝、胆等多种严重疾病。为了治病,丈夫多方为我寻医问药,看遍了本市各大医院,请了著名专家教授,花了几万元,多方医治,病不见好,反而越来越重,体重只有九十斤,整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瘦的皮包骨,有气无力。就在这生不如死,走投无路的危难关头,我有幸喜得大法。

得法后,我每天都看师父的讲法录像,不仅使我懂的了法轮佛法是一部高德大法,教人向善的大法,而且,师父还给我净化了身体。开始炼功时,每天由丈夫扶我到炼功点;三天后,我自己就能单独去炼功点;十天后,我一口气能上五楼;三个月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健康人,一身病都不翼而飞了。一年后,体重由九十斤增加到一百三十斤。修炼后,我没有住过一天医院,也没吃过一片药,身体越来越硬实,人变的越来越年轻,走起路来格外精神,干起活来身上有使不完的劲。丈夫、孩子,以及关心和同情我的邻居、同事都为我身体神奇的康复而高兴。是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在全国上下开始了一场铺天盖地、灭绝人性对法轮功的打压,新闻媒体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诽谤大法,师父遭受了邪恶低劣的人身攻击。天空被黑云覆盖着,被谎言、邪恶笼罩着。一时间,全国各地大批大法弟子被抓,被非法劳教、判刑。此时此刻,我的心头就象压一块石头一样,心里有说不出来的难受。为了替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就用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向世人讲清真相,讲法轮大法是正法,讲师父如何清白。

二零零零年,全国各地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纷纷去北京上访,去天安门打横幅。当时由于自己怕心重,放不下亲情,始终迈不出这一步。后来,师父的新经文《心自明》发表后,我反复学习,终于认识到:助师正法是每个大法弟子的使命。

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去北京上访,去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抓捕后,在驻京办事处期间,我市公安局一个副局长对我们说:你们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不在家享清福,上北京来干啥!他的话音刚落,我觉的这是证实法、讲清真相的有利时机,于是讲了我这个原来的危重病人修炼法轮功后亲身受益的经历。我一口气讲了十多分钟,在场的人都一一点头,最后那个副局长边走边说:好就在家炼吧,好就在家炼吧。

事后,我也感到很奇怪:我平时很少说话,特别是见到陌生人和当官的,我根本不敢说话。可那天,却不知哪来的胆量和智慧,在众多人面前讲了真相。一位开了天目的同修对我说:当时我讲话时,浑身发放着金光。我明白了,是师父加持给我的正念。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被单位接回后,罚款三千元后才放我回家。此后,我就成了派出所、街道、单位的所谓重点“包保”对像。派出所、社区暗地里对我监控、盯梢,单位“六一零”的、保卫科的三天两头到我家查看。一天,单位把我骗到厂里去办“转化班”,一些邪悟者把我围到中间;你一言他一语,企图让我放弃修炼。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对他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散会后,单位请我们到饭店吃饭,又企图以这种方式转化我。见此情景,我决不配合,借机家中有事摆脱了他们的无理纠缠。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找我了。

在邪恶迫害严重时期,师父告诉我们多学法、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排除干扰〉)

我坚持学法、炼功,每天除学习二至三讲《转法轮》外,还学习师父的新经文。从而去掉了怕心,坚定了正念,走出去和同修一起印条幅,印不干胶;晚上出去发资料,经常是半夜回家。在我们这一地区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走街串巷,真相材料发了个遍。有时还和同修到周边乡镇、农村发放真相资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个夜晚,我和一个年轻同修去一个边远乡镇发放真相资料,在这个冰雪覆盖的严冬里,天黑、路滑,我俩互相搀扶着,摔倒了再爬起来;时而遇到狗咬,时而遇到恶人撵。发完镇里,又发了二个村屯,挨家挨户发放真相资料。天亮时,全部资料刚好发完,乘早六点车返回家中。

随着打压不断升级,我市恶人对所谓重点掌握的大法弟子進行监控、蹲坑和非法绑架。二零零二年五月傍晚时分,市公安局五、六个恶警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抄家两个小时后,要把我带走,当时我想:如果跟他们去,他们就得让我写保证书,要转化我。想到这,我内心默默的在求师父:给我下个千斤闸,我坚决不配合邪恶,谁也动不了我。这时,我突然出现心脏病发作的症状,摔倒在地。邪恶一看,把我丈夫和姑爷带走了,还让他们给我写了保证书。同时邪恶之徒又逼迫我写不炼功、不串联、不上访的保证书,否则,就要抓去劳教,本人坐牢受苦,子女也要受株连。当时,姑爷正处在提升科长公布阶段,儿子入党正在审批。在这个当口上,全家人都承受不住了,丈夫骂,姑娘哭,儿子劝。我一声不吭,心里一个劲的背法:“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精進要旨二》〈见真性〉)。想到师父的法,正念出来了。我决不能被假相带动,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一个不动就能制万动。我的心一定,家人情绪也稳了,迫害随之解体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邪恶疯狂至极,两周内全市共绑架了六十多名大法弟子。十二月十八日,我小区五名大法弟子家同时被抄,公安局动用了十多辆警车,出动了四、五十名警力,绑架了九名大法弟子。那天,我家中只有我一个人。四、五个恶警闯入我家后,对我说:老太太,收拾收拾跟我们上车走吧。我说:我不去,我没做什么坏事,我就炼炼功,把一身病都炼好了,还犯法吗?恶警看我不走,就進屋翻东西,其中一个恶警要拿走师父的讲法带,我上去拼命与他争夺。就在这时,我觉的头昏眼花,摔倒在地,恶警见此情景,慌忙离去;我没被恶警带走,我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由于邪恶疯狂绑架,致使一些协调人、资料点的同修先后被非法关進了劳教所和监狱。一些被派出所非法挂了号的同修也不敢在家住了,没走出来的同修更接触不上了,大法资料也看不到了,每天听到的是谁被绑架了,狱中同修怎么被迫害了,每天都在这种恐惧中度过。楼道里一有走路声、敲门声心里都发慌,家人都看着我,不让我出去,我不知该怎么做,也特别害怕,一个月不敢出去讲真相、做资料证实法。

为了去掉怕心,我就多学法,师父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中说:“正法弟子啊,这场迫害都走到这一步了,大法已经在正法中走到这一步了,我们还怕什么?你们不是已经看清了你们的未来吗?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建议〉经文中还说:“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来的人就会在这场魔难过后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缘份很大的人。这就是为什么师父一等再等的原因。”当我学完了这段法后,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师父不在说我吗?我嘴上说听师父的话,其实心里也有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思想。学习师父的讲法和新经文后,使我感到自己责任重大,不能躲在家里,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立即找同修切磋,揭露当地邪恶,发正念,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

由于资料点先后被邪恶破坏,我片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得不到真相资料。我们和其它片同修平时不接触,不认识,找谁要资料?没有资料还不行。后来我费了不少心才找到了资料的来源,有的同修不敢走出来,有的家庭环境没有开创出来,我就主动承担了取送资料工作。此后,师父新经文、明慧周刊和真相资料能及时足量的送到每个同修手中。

然而,在取送资料过程中,也遇到不少困难和心性考验。特别是冬天,白天短、路远、道滑,每次我都得背五百本小册子、五百份真相材料、五十本周刊,有经文时要带一百六十多份经文。每次送材料,从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开始走,经常是晚上十点多才回来。平房和低楼层的不算,高楼层就得上六、七个,面对这些苦啊、累啊,有时也动心;但也甘心情愿。但每逢同修家没人时、给年轻同修送资料时,心里真的感到不平衡,特别是遇到有的同修家人不理解和对大法有抵触时,什么话都得听,什么脸色都得看,他们甚至会把我们往出撵,有的威胁、有的恐吓;面对这一切,我没有灰心,没有退却。

几年来,取送资料我一直在做,有些协调工作自然的我也就承担起来。为了使同修们尽快的在法上提高上来,我先后多次组织学法小组,让那些没走出来的同修,参加集体学法,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对于那些怕心重的同修,我经常带她们出去做真相、讲真相、劝三退。每逢做《九评》、印条幅,做真相护身符等大批量的证实法工作时,我都根据每个同修不同特长、年龄安排不同的项目。比如有的老年大法弟子,因为年龄大、身体条件等原因,不能大量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就让她们在家塑封各式各样的真相护身符。

二零零二年以后,师父提出了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和同修切磋后,认识到建立家庭资料点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协调人和技术同修的帮助下,很快建立了两个家庭资料点。在此过程中,我参与了购买耗材、修理打印机,也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等技术,为以后建立的五个家庭资料点和我本人做资料奠定了基础。

几年来,家庭资料点不仅都能安全运作,而且还能达到整体配合,平时同修需要的经文、周刊、小册子、真相资料、不干胶、真相光盘都能及时足量的供给。每逢年节,还制作一些年历、红福字、贺年卡等,保证了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资料来源。

二零零五年,为了更好的做好资料的协调工作,随时补充资料不足,我购买了电脑和打印机,在自己家中随时上网、下载、打印。由于丈夫怕心重,对此事不满,声称:资料点就是一颗炸弹,一旦出事,谁也跑不了。为此事,丈夫的怕心曾一度被魔操控。看我不听,他就伸手打我。对于丈夫的想法和举动,我也能够理解。他多年给恶党工作,深知恶党的邪恶,而且在我多次被迫害,他每次受牵连,也遭到迫害,承受和付出了不少。但我资料不能不做,不能被丈夫所带动;因此,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因为丈夫也在修炼,他随着学法,心性逐渐提高上来,正念也足了,怕心也少了。

回顾自己修炼中所走过的路,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父;闯过的每一关、第一难都离不开大法;只有信师信法才能走到今天,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走好今后的路。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师父和大法给延续来的,是让我修炼和助师正法的。然而,我却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还存在许多人心、求安逸心等许多不足。今后,我决心听师父的话,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信师信法跟师走,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