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在修炼路上走过了十一年。回顾这十一年来自己走过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想起师父对我们所有的弟子,学员及整个宇宙众生的慈悲,发自内心对师父的感恩之心,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师父为世上的众生承受了一切,不求任何回报,只看人的一颗心。可是自己在证实大法中做的怎样呢?三件事做好了吗?一想到这些,自己愧对师恩,总是忍不住泪水涟涟……这次看到明慧周刊的征稿启事,思绪万千,不管自己修的好还是不好,也想把自己这么多年的修炼心得体会写点出来,与同修互相切磋,以求达到共同提高的目地。

一、得大法,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得法前,我是一个每天都不能离开药的药罐子,从十六岁开始吃药一直到四十三岁有幸得大法,那时的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寻遍了名医,吃遍了名药,祖传秘方都是白搭,不想活了的想法经常冒出来。我经常说谁要让我一天不头痛、头晕,我每天给他磕三个头。就在我对人生绝望之时,一天在一个亲戚家里偶尔看到《转法轮》这本宝书,只翻了几页,就放不下了,当时她还没看完,也舍不得给我看,通过她我急忙找到了另一位同修,答应把她的那本书给我先看,我高兴极了,就迫不及待的将《转法轮》这本宝书接回家,什么事也不做,就捧着这本宝书看了起来,一直看到深夜二点。急忙看完了第一遍,只觉的这本书太好看了,内容太丰富了,多年来在思想中的谜团一下子全打开了。更为神奇的是晚上只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早上竟然能起床(这在我的人生里是从没有过的事),而且多年来的头晕、颈椎僵硬的毛病一扫而光,精神很好,当时只觉的非常奇怪,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在后来学法中,才明白这是一种无求而自得的状态。

第二天又到另一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看到了师父亲切的面孔,第一感觉就是我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师父,怎么那么面熟?可也想不起来,只觉的这种感觉挺好的。就这样听着师父的教诲走上了大法的修炼之路。每天下班后,第一件事就是如饥似渴的捧着宝书大声诵读一小时至二小时。加上每天坚持炼功,多年来在我身上的多种顽疾彻底消失,经常感受到睡觉后有许多法轮给我调整身体。从接回宝书那天到现在十一年,没有吃过一粒药。随着不断的学法,自己的人生观彻底发生了改变,心性在飞快的提高,精神面貌也好了,自己觉的就象脱胎换骨了一样,家人、亲人、好友及我身边的人都觉的神奇,认为有些不可思议,面对他们的惊讶,我都会高兴的大声对他们说,我是炼了法轮功,才会这样好!

二零零三年秋天,一天下午七点左右,我骑着自行车回家,在一个三岔路口,突然被一辆飞速开来的出租车撞上,当时连人带车被“啪”的一下摔出了好几米远,出租车开了十几米才急煞住,司机吓呆了,以为我摔死了,站在那儿不敢动。我当时心里很明白,知道出了车祸,可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知道师父保护了我,我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摸脸上不仅没有破皮,连眼镜也没摔掉。这时司机才走过来连说对不起,我说不要紧,你走吧。他很感动,替我把自行车扶了起来,扭正了车龙头,又说了声真对不起,就开车走了。我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做了,什么事也没有,平安的骑车回了家。当然过后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是慈悲的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由于自己学法比较扎实,平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使我单位的领导,身边的同事都认同了大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疯狂迫害大法时,上面多次派人到单位登记学炼法轮功人员名册,每次我都不在册,过后才知道,单位的领导及同事保护了我,这也给自己在以后证实大法中,创造了一个宽松的环境,当然,这也是大法的威德在人间的展现。

二、学大法,放下名利情

得法前,我的争斗心很强,听不得半句冤枉话,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做事也是雷厉风行的,也被常人认为是光明磊落的人,在家里更是说一不二,我经常替自己有这样的性格还沾沾自喜,认为很好,别人欺负不了我。

学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对照自己,真是无地自容,自己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快不成人样了,还认为自己很不错,平时说话、办事,对周围的人哪里谈的上善,更谈不上忍,什么事非要争个上风不可。对照大法,我暗下决心痛改自己这些不好的东西,一定去掉它。

退休前我是一名公司行管人员,与下属单位职工接触较多。有一次因工作需要去找一位职工,平时她对我挺尊重的,可是那天去了我刚开口,她突然大发脾气,用手指着我大声说着十分难听的话,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当时我非常难堪,我这一辈子谁也没有这样对待过我。要是在没学法之前,我马上就会与她干起来,突然间我意识到,是师父在帮我去争斗之心,我很快冷静下来,耐心的听着她讲。自己念一正,对方突然改变了态度,也不发脾气了,说话也不好意思了。她丈夫也马上向我道歉,她本人也说对不起,不该对我发火。我说没什么的,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回来的路上,心里说:谢谢师父,弟子又过了一关。以后这位职工经常对人讲:你看某某学了法轮功,脾气也好了,人也长年轻了。

学法前,我对钱财也是看的挺重的。学法后逐渐明白了常人中的物质利益是不长久的,对这些物质利益也看淡了,顺其自然也不去争了,不该得的,坚决不要。一九九八年上面规定每个企业职工上调工资二级,但我们单位领导决定给公司行管人员上调四级。我当时表态,多加的二级工资我不要。领导说这个责任公司承担,你不要担心。我说不是谁担责任问题,因为我是炼功人,不该得的就不能要。后来领导又找我谈话,我还是坚持不要。最后这条多加二级工资的决定就取消了。当时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不要这不义之财,他们为什么也不要了呢?后来才明白了,师父在《转法轮》说过:“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在你的场范围之内的人可能无意中你就给他调了身体,因为这种场可以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通过这件事,使我身边的人认识到学法轮功的人才是最正的,最无私的。

过亲情关也是很难的。没学法前,我在丈夫面前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什么事都是百分之百的正确。学法后,在这方面也改了一些,可是那个自私的根子还是很难去掉的。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丈夫很在意我说话的态度。有一次为了一件事,一句话没讲好,他就大发脾气,还用手指着我说:你是什么修炼人,修的什么真善忍,你哪里象个修炼人……我当时完全被他的反常表现快气昏了,根本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更没有想到这是师父在利用他的嘴在去我这颗执著不放的心。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好了,你反过来还这样对待我,不能用高标准要求自己,就忍不住了,和他大声争吵起来,没想到他的态度更是分毫不让,这让我更气愤了,因为几十年来他对我都是百依百顺的,就这样老认为他太过份了,一直和他僵持着闹的非常厉害。后来实在不行了,我就在师父像前哭着说:师父,我实在受不了了,和他离婚算了,离婚了我照样可以修炼……可是师父的样子非常严肃,自己也不敢正眼对师父看,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

有一天我偶尔翻开《洪吟》,打开就看到师父写的“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洪吟》〈苦其心志〉),这两句直指我心,我当时泪如雨下,明白了是师父看到弟子太差劲了,又一次点化我。这时我才清醒过来,自己又在过关,心中冷静下来,一边流泪一边对照大法开始向内找,是自己错了,一定要跟丈夫赔礼道歉。这时我的心也舒坦了,也不生气了,要不是师父点化我,还不知要摔多大的跤才能明白。我再看师父的像,好象师父也笑了。其实后来我悟到,只要我们在自己这一层中正确对待这些关和难时,真正的放下那颗心,那些关和难也就不存在了。我正准备向丈夫道歉,还没等开口,他却象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又象从前那样对我和好如初了。一直到现在我丈夫是最支持我修大法的。

三、信师信法心不动,助师正法救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迫害大法开始,铺天盖地的谎言、诽谤从天而降。由于自己平时学法比较扎实,没有被这些弥天大谎所迷惑。经过短暂的思考,意识到这是邪恶对师父、对大法最恶毒的攻击。我们的师父是最正的,法轮大法是最好的。紧接着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坚修大法心不动,每天继续学法炼功。家里人替我担心,劝我放弃。我当时态度十分坚定的对他们说:我原来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是怎么样的,我的师父给我的这一切,你们不是看到了吗?这难道是假的吗?你们要我放弃什么都可以,唯独不能放弃大法。自己的态度一表明,家里的场也正了,一直到现在家里没有任何人干扰我学法炼功。随后,他们在三退大潮中退出了邪党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随着师父的新经文不断发表,通过学法明白了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我们来在这个世上的目地就是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完成史前洪愿,直至最后圆满。就这样自己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道投身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之中。在路上、在街上、在家中、在车上、在医院,或走亲访友,聊天等等,只要有机会,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身边的常人讲大法的美好、大法的神奇、真善忍的美好,怎样做一个好人及更好的人,并揭穿邪党的谎言,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上访真相,有时一讲就一个多小时,滔滔不绝。也有人问我,你是老师吗?象讲课一样,讲的这么好。我说我不是老师,我是大法弟子,我们就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没有错。许多人明白真相后说,这个政府也太邪了,干这么缺德的事。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刻不容缓。前几年我们这儿还有很多同修没走出来。二零零六年有外地同修指出我们这里大法弟子是一盘散沙,建议马上成立学法小组。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切磋,并推选我当协调人。我当时推辞说没能力,干不了。实际上也是自私的表现,怕麻烦,怕影响自己学法修炼。那位外地同修十分严肃的指出:你这是非常自私的,只顾个人修炼,不想共同提高。这几句话震醒了我,我明白了当协调人也是师父交给弟子的任务,能够协调这个地区的整个大法弟子共同提高,使更多的大法弟子走出来救度众生,这不就是助师正法吗?想到这儿,我答应说,我尽力吧!

随后,我马上行动起来,那一段时间正好是夏天,每天顶着烈日在外面跑,首先找有条件建组的同修商量,然后又联系其他同修对那些还有怕心不敢出来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共同学法,互相交流切磋,共同认识到建立学法小组、整体学法、整体提高是师父留给我们的最好的修炼之路,这样克服了许多困难,在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在不长的时间,我们这个县城里建立了四个学法小组,每周学法两次,一直坚持到现在基本上是风雨无阻。因为我们这个地方年纪大的同修较多,文化层次高的同修较少,每个学法小组开始学法时,我都给他们念法,每次念一讲,走上正轨后,大法弟子每人一段轮流读,这样能发现谁读法时打结、错字、添字、减字。一开始这些现象很普遍,通过学法切磋,大家认识到读法时这些现象也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通过整体学法,整体提高很快,很多大法弟子相继走出来了,认真的做着三件事。在那段时间,自己也的确做了一些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有一天晚上在梦中看到了慈悲的师父出现在天空,非常清楚,天有多大,我们的师父就有多大,师父穿着紫红色袈裟,坐在金色莲花盘上,全身闪着金光,单手立掌看着我,朝我亲切的微笑着,我高兴的象小孩子一样在地上跳呀、蹦呀,望着慈悲的师父使劲的喊着:师父、师父……看着师父渐渐隐去,我急醒了,醒来后梦中的一切还历历在目,当时我恨不得立刻把这幸福的时刻与同修分享,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心里对师父说:我会继续努力的。

在证实法的过程,我体会到,只要弟子有心去做,师父就会帮你,神奇就会出现。一次我去一办公室有事,有一男一女两青年在里面,我便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并跟他们说,我听说网上有许多人退党,你们看看是不是真的?我不懂电脑,什么上网的方法都没告诉他,可那男青年听我一说立即就上网,随便一按鼠标,竟然出现了动态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神奇了!而且他们看到了大量的退党人员写的三退声明书……那个女青年看后当即表示退出邪党,那个男青年也表示回家要他亲人也退。

当然也有生欢喜心时遇到的麻烦,但是只要心中有法也能化险为夷。我在一次白天发真相资料中,由于自己起了欢喜心,让旧势力有空子可钻,结果被一治安大队人员发现,当即要带我到县治安大队,我心中有法,不惊不怕,想起师父说过的在任何情况下不要配合邪恶。我不去,问什么问题我都否定,不管他态度如何凶狠,我都始终面带微笑望着他说话,心中坦然的对他说我是来救你的,他大声吼着说不要我管。见他这样,我对他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正念一出,那人态度马上改变,把真相资料甩在我面前说:你走吧,下次别碰着,说完他很快的先走了。就这样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家。

奥运前夕,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给人造成一种所谓的敏感日。我和这里的同修一起坚持照常参加学法小组、高密度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安排。自己三件事照做不误,多学法,多背法,心中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敏感日。由于我们这里的同修坚持学法,形成了一个整体,使邪恶无空子可钻,在奥运前夕我们这里基本没有出现一些不好的现象。

结语

让我们共同珍惜这万古的机缘,珍惜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光荣称号,珍惜慈悲的师尊给予我们的一切,放下一切人的执著,认真做好三件事,直至圆满随师还。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