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每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我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做真相资料。由一台印刷机增到二台,一次刻录二个光盘的刻录机到一次刻录五个光盘的刻录机。除了做资料还要送资料,时间安排的很紧、很忙,也很辛苦,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从不耽误同修的《明慧周刊》和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我真是觉的自己是全身心扑在法上。以法为大,把法放在第一位。可有同修说我是做事心,当时只觉心里很委屈,怎么也弄不明白我怎么是做事心……
——本文作者


慈悲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得法已经十年了,在风风雨雨的正法修炼路上,每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

一、九天闯出邪恶黑窝———看守所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日,我被绑架到当地迫害大法弟子黑窝——看守所。当时我的心里没有怕,心里想的是,我修真、善、忍没有错,更没有罪。我不能被关在这里,求师父救我出去。我一直在心里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我的天目看到每一个坚定同修的背后都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法轮在旋转。我还看到师父的大法身在空中显现。我很激动的告诉同修,快看,快看,大法轮!快看,快看,师父来了!尽管同修没看见,但大家都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们,在保护我们,我们沐浴在洪大的佛恩浩荡中,更坚定了我们反迫害、证实法的决心。

第九天,当地邪恶要把我送往辽宁省邪恶黑窝——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当时我说:“你们说了不算。”邪恶说:“那谁说了算?”我说:“是我师父说了算。”恶人又说:“你真相信你师父能救你?”我说:“那是一定的。”一路上,我一直给那些被邪恶利用的警察讲真相,讲自己修炼大法的身心变化,讲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讲天安门自焚案是恶党一手策划和导演的,然后栽赃嫁祸法轮功。讲信仰自由,是公民的权利,是受宪法保护的,江鬼一伙迫害修炼人是在犯罪,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告诉他们善待大法会有好报,迫害大法会有恶报。这时,一个警察说他在摘“法轮大法好”横幅时把脚脖子崴了,脚肿的很高,问我是不是遭报了。我告诉他,一定是遭报了。但你不要害怕,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后千万别再摘大法横幅,撕大法传单,善待大法弟子,你的脚一定会好的。他说我记住了。一路上,我不停的在讲,车上七八个警察没有一个制止我,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是大法的威严在救众生。到了邪恶黑窝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要检查身体,结果身体出现异常,各项指标都不合格,她们不接收,就这样,我被送回家。

二、坚决不配合邪恶

单位被邪恶操控的人逼迫我转化,写“三书”,否则就要停止我工作。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最最正最最好,师父最最慈悲,最最伟大,我永远不会出卖师父,背叛大法。什么三书、四书,我是决不会写的。就这样我被迫停止工作四年。后来是师父的慈悲呵护与安排,在同修的公司里上班,既不耽误工作,又能抽时间学法,做证实大法的事。

回首这段经历,现在我悟到,当时我的思想基点只停留在人的感性上,只知道师父好,大法好,我修“真善忍”没有错,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不能背叛大法。如果我当时能悟到,迫害我的人是被邪恶操控和利用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如果我能站在正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发出纯正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一切恶生命与因素,决不允许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犯罪毁灭众生,铲除邪恶,救度众生,捍卫宇宙的法。如果我当时能站正这样的基点,就不会导致被邪恶利用参与迫害大法的人自食其恶果。

三、是慈悲的师父加持我

二零零三年一月,单位人通知我,说明天单位各部门领导一行九人去你家看你。听到这一消息,我马上发正念铲除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不管他们想来做什么,我的一念就是,一定让他们知道真相,让他们得救,我求师父加持。

本来我是不擅言词的,可在他们来我家时,我竟然给他们讲了一个多小时,我讲自己原来有很多病,修炼法轮功都好了;讲自己没修炼之前,上班时利用工作之便占单位便宜,修炼法轮功后我把原来拿回家的东西又送回单位,讲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讲原来在班上和同事有矛盾,不说话。修炼法轮功后,主动找她们赔礼道歉。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我根本做不到这些。讲“天安门自焚案”全是假的。讲“四•二五”和平大上访是怎么回事,讲法轮大法在海外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受到全世界善良人的爱戴与褒奖。

近一个小时,他们都在静静的听我讲。有一个人问我说:“你怎么变的这么能说了?”有一个人站起身伸个懒腰说:“我们是来做你工作的,反被你给做了。”他们走后,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眼泪“刷刷”的淌,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加持我,呵护我。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了我智慧和能力。这时我悟到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是法在做的一层内涵。表面上是我在说,我在做。可实质上,当我的思想溶于法中的时候,当我的认识在法上的时候,我已经作为法的一个粒子存在了。这时候,法的无所不能就会展现。所以在法上认识法,站正正法修炼基点真是太重要了。

四、观念的转变是至关重要的

二零零六年五月,单位书记主要参与迫害我的人得了肺癌了。听到此消息,我马上想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了,罪有应得。到单位也和别的同事说。言语之中带着幸灾乐祸的味道,当时自己也觉的有点不对劲。一位同事对我说:“大姐你不是修慈悲的吗?那你怎么没有同情心呢?”这句话让我的心猛的一震,我知道这是师父利用他的嘴在点我。

回家学法,向内找自己的心,我发现了这四年来,我一直把邪恶的迫害看成当事人对我的迫害,对她有很大的怨恨情绪,虽然四年来,我也经常给她讲真相,但基点上不是百分之百站在为她好,为救度她的正法基点上。有很大一部份是在为自己讨公道。有时甚至有过激的语言。我问自己这是大法弟子该有的状态吗?这符合法的标准吗?这是真正的我吗?不是,绝对不是。那么这是什么呢?这是人的恶的一面。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伟大的法造就的为他的正法正觉的生命。我想到了师父开示我们:“我们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着善念冷静的去做。无论对人讲真相还是参与什么活动,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万不要做任何过激的事情。你在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中,你跟人家过激的去讲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为你的不善不能够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恶因素解体,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的法点醒了我。我明白了她也是我的有缘人,是我应该救度的众生。我一定要发自内心的慈悲,让她得到救度。

第二天,我到单位,又给她讲了真相,她思想中邪恶的因素被大法的慈悲给解体了,她退出了恶党,喊了“法轮大法好”,并把桌子上面摆的党旗拿掉了,并请求我替她为师父上炷香。我告诉她,知错能改,不被邪恶利用,善待大法,师父会救你,大法会救你。现在她一直还挺好的。一周以后她给我办了内退,一个月后,听同事说她把孩子上学要用的钱丢了。听到这消息后,我想,她丢钱一定会上火,对她的病不利,站在为他人着想的角度,我诚心送给她二千元钱,她非常感动说:“法轮大法弟子才是真正修佛的人,我知道你是真心的,我收下二百元,谢谢你。”我告诉她不要谢我,要感谢我们师父,谢谢大法。这件事让我悟到,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要站在正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上,改变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人的思维方式,才能完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使命与责任。

五、清晰法理放弃自我

当常人时,也许自己是属于能办事一类的,形成了很强的执着自我的物质,别人不能说我,更不能批评我,甚至表现出魔性都很大。这部份的差距我也认识到了,也知道应该大力度修去了。可这么多年来,一直达不到法在不同层次的标准要求。学法时也知道在矛盾面前要心不动向内找。可一到具体矛盾中就忘了法的标准了,陷在具体事中就事论事。

我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做真相资料。由一台印刷机增到二台,一次刻录二个光盘的刻录机到一次刻录五个光盘的刻录机。除了做资料还要送资料,时间安排的很紧、很忙,也很辛苦,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从不耽误同修的《明慧周刊》和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我真是觉的自己是全身心扑在法上。以法为大,把法放在第一位。可有同修说我是做事心,当时只觉心里很委屈,怎么也弄不明白我怎么是做事心。有好几天,我的心放不下,总在这句话上打转转。

就在这时,师父安排我和同修在法理上切磋,我们一起学习《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说:“一说到自己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高兴?你们在座的有几个在突然间有人指着鼻子骂你时能够做到心情坦然的?有几个面对别人的批评与指责心不动而找自己原因的?”“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

学了师父的法,我悟到了大法弟子面对矛盾必须做到心不动向内找。我也悟到在矛盾中陷在具体事中,就事论事,争个是非对错,那是人的思维方式,人的观念。动心的那个我,不是真正的我,本性的我,而是观念的我。悟到了这层法理。我感觉到,那个观念构成的自我在逐渐解体。我站在法上向内找,找到自己也有一定成度的做事心存在。明析法理放弃自我,同化法的标准。这时师父给我显现出天上有一个大草坪,上面有三个大字“真善忍”,又看到家中的门帘上有一个大“忍”字。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

正法修炼十年风雨路,每一步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正法修炼经历的事很多很多,仅写了一点点,一点点。自己深知,还存着很多不符合法的地方,但我更坚信一定会在法中归正,在法中修炼,在法中提高。救度众生中做的更扎实,成为合格的正法粒子。

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归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