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平稳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一名年过六十五岁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修炼这条路上比起其他同修我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事迹,就是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平平稳稳的修炼。我把我修炼这条路上的个人体会写出来向师父、同修汇报。

家庭中的魔难

我在家庭中的魔难要大些。“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我帮女儿带了个傻妹子,她一点不能自理,完全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不会说话,吃、喝、拉、撒,什么都不知道,不停的在家走动,把家里的东西乱扔。没办法时只有把她捆住,家里的一切事情大部份都落在我头上。由于经常要洗被其大小便污染的物品,洗的真是难过。一不小心,她不是拉在裤子上,就是拉在床上,这是我最大的魔难。有时这里还没洗完,那里又拉一身,再加上来月经时更麻烦。师父讲:“修炼就是难”(《精進要旨二》〈路〉)。不管多难,我就把它当作是件好事吧,提高自己的好机会吧。

为了不影响我修炼,做好三件事,我就给老伴提了个条件:只要不影响我修炼和做三件事,家里的一切事情我都可以承担,再苦再累我都能承受。该我要做事时,就不要影响我。老伴表示支持我。我每天晨炼后发正念,学法(学一讲),下午我出去讲真相救人,晚上八点以后是我看书、看明慧交流文章、发正念的时间。每天除了做家务时间,就是我的时间。因为我悟到作为老年弟子,年岁也大了,实修时间有限,我们又是师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这个时间必须靠自己抓紧。

每天出去讲真相全靠走路,才能找到有缘人。有时讲真相时走的远一些,回来晚了,老伴就有些不高兴。有一次我回来晚了,开门一看感到吃惊,满地乱成一团,老伴很生气的坐在沙发上。我以为是恶人来抄了家,忙问是怎么回事。老伴一下火就上来了:“你回来干什么?你不要回来嘛!这个家没有你!”我说:“你不要发火嘛,好好说是怎么回事嘛。”停了一段时间他才说:“我有事出去了一下,妹子自己把绳子解开想开门出去,结果把门反锁了。我回来怎么也打不开门,后来给“一一零”打电话才把门打开,進屋一看,就成了这样子。”我听他这么说,也就放心了。我什么话也没说,把东西收拾好,把地打扫干净,就到厨房做饭去了。

还有一次老伴回老家去了,我就更忙了。三件事不能耽误。我就在妹子晚上睡觉的时候学法炼功。要出去讲真相怎么办?我就背个大背包,除了装真相资料外,就是装吃的、穿的,因为怕她大小便拉在身上。给别人讲真相的时候怕她乱跑,就给吃的哄她。我一直拉着她的手不放,怕她乱跑。没想到回家的路上拉一身,我把她带回家到洗手间,把裤子脱下,还没来的及收拾,她就跑到床上去,把床单、被子都弄脏了。那时气的我忍不住,魔性大发,我就下狠心的打她,那真是气上来什么都不顾了。后来给她洗了澡,换好衣服,又用绳子把她捆好,才去做事情。我当时打她出了气了,那天晚上我真的难受。从十点多钟开始,直到第二天早晨五点过,那段时间里,我又是发烧,又是吐,又是拉,特别是吐,那真是黄胆都吐出来了,拉水,头痛,我当时就感到听见师父在我耳边说:“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转法轮》)我眼泪直流,到师父的法像前忏悔,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打她了,相反对她更好了。

家庭中的心性关

“七•二零”以前,我家的环境很好,老伴、儿女们都支持我炼功。“七•二零”开始迫害后,他们完全听了邪党那套反宣传,认为我们是在搞政治。他们也知道我炼功受益,也知道我要做什么事情,她们也管不着我,总是对我没办法,无可奈何。

零六年,有一次在功友家学法,被人举报,被绑架到看守所关了十天。回来后,家庭中的矛盾显的特别突出了。老伴本来很支持我的,那时他也翻脸不认人了。他气愤的说:“你把我们一家人害的好惨,这个家庭会被你搞垮。我这么大的年纪了,我受不了,我们分开过。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我知道老伴为我受了苦,心里很平和的说:“你放心,没那么严重。我知道你为我受了苦,我是因修佛法,做好人而被迫害,你因我才受了痛苦,将来你会得大福报的。”他心里平和了些。紧接着,两个女儿又是打电话,又是骂。说什么你们在反党、搞政治,集会学习反党资料呀,布置工作任务呀,搞地下活动等等,影响他们的前程。甚至我和老伴省吃俭用存了点钱,都被她们以借为由扣上了。她们认为我把钱拿去做资料了。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我给她们讲真相不听,给资料不看。我跟她们讲:“我身体病多,你们是知道的。我炼功身体好了。如果我不炼功,身缠重病,我能给你带女儿吗?”她们不信,反说:“你身体好了是退休后生活有规律了,吃的也好了,休息好了,身体自然就好了。”我说:“你们不要闭着眼睛说话,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们好,为世人好,没有错。错的是邪党,是邪恶在迫害我们。你们不看问题的实质,反而用自私的心理来看待我。我无私的给你带傻妹子,带这孩子够辛苦的。我想到你们要上班挣钱,我多么苦都没有在你面前说一个苦字。我又出钱,又出力,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而把我当成对立面。如果我不修大法,我可以不给你带孩子,一辈不管二辈事。正因为我修了大法,我处处都以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在任何地方都要做个好人,为别人着想,我们错在哪里?请你多看真相,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她不说话,走了。

那段时间我心里很难受,我一直在找自己。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我悟到,就是要在这魔难中提高自己,每一关、每一难,都可能修上去或掉下来。通过这件事,我更应该扎扎实实的去修,事事处处都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才是提高的关键。

讲真相的一点经历

师父讲:“你们在讲真相啊、发正念哪,和你们个人的修炼,这么三件事,也就是当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一定踏踏实实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其实刚开始出去讲真相时,心还是不稳,有怕心。我记的第一次晚上出去贴真相标语时,还没出门,心就跳个不停。当时还没有不干胶,都是用浆糊。在做事时缩手缩脚的,总觉的好象有人在跟踪一样,其实并没有人,是自己吓自己。等刷完真相标语,把浆糊桶和毛刷丢开就跑。甚至有个功友把真相做完,回家把自己的白头发都染成了黑头发,现在想起来觉的挺可笑的。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更加体会到做三件事的重要性。因此去掉怕心,按师父的教导,“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

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不管是学生还是农民,不论什么身份的人,我都根据不同的对像,不同心性的人采取不同的方法讲。在讲的过程中看他们的心态反映情况来调整自己的讲话,充份考虑到他们的接受能力去讲。

一次出去的路上,看见几个老人坐在树下乘凉,我就走过去和他们一起聊天。从他们的讲话中,我发现他们喜欢回味过去的一些事情。我就从斗地主,讲到文化大革命,从整学生讲到迫害法轮功。他们都听的津津有味。还有一个老人,他听了邪党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他哭了,哭的很伤心。原来他们家就是地主,他父亲被当时的民兵活活打死了,他一直受到株连。他讲他们家受害经历很难过。他们都骂邪党,都说法轮功好,最后他们都三退了。送给他们的《九评》、光盘、真相资料,他们都要了。我走时,他们非常感谢我,说我是好人。我说你们随时都想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都说我们一定记住。我真切的体悟到去讲真相一定要用心去讲,以心换心,将心比心,真诚的用心的不带任何个人观念去讲,都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有一次我走到府南河边,看见一个年轻人在那里坐着看书。我走过去问他:“小伙子,你挺爱学习。你看的什么书?”“有关营销方面的书。”我问:“你是哪里人,干什么工作啊?”他说:“我是外地人,到这个城里来找工作,工作难找啊。现在帮一家老板销售钢材。不好做。我去找到一家建筑部门,别人先要我回扣。我一个打工的,哪有回扣给他啊?销售不出去,就拿不到钱。”我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他说,“现在这个社会,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有什么理想,一切都没有,只想找份工作有口饭吃。我们家又没有社会地位,又没有权,又没有钱,读了大学出来也找不到工作,……”,他讲了很多。我听他讲话中很悲观,很失望,我就安慰他说:“你不要悲观,也不要失望。一个人活在世上一辈子,每个人都会有苦难,不可能一帆风顺。你不要看到有些人一时风光,很有钱,也不知道他在某个时候遇到一个灾难,搞的他一贫如洗。一个人要心正,心正不招邪。本来现在整个社会的不良现象都是人心不正造成的。”我就从人类道德败坏讲起,然后讲邪党迫害六四学生,讲到迫害法轮功。他问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给他讲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为什么要三退,还给他讲了将来留下来的人类美好。他听的津津有味,好象看到了自己的希望,自己的美好。他表示退出团、队。他说:“你讲的话很实在。”我走时他非常感谢。我说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讲真相中,有的人三言两语就明白了,有的人很难讲,特别是受党文化很深的人、生意人、有权有钱人最难讲。他就看他眼前,放不下他的利益。有的人给资料不要,有的人主动要资料。我到一所大学宿舍去贴光盘、《九评》。走到一幢楼房,上到四楼,正在贴光盘,一个老师看见了,他问:“你是在干什么的?”当时我也没有怕,我说我给你们送真相光盘,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很好看,神传文化。我介绍了光盘内容后,他问:“有没有《九评》?”我说:“这个光盘里有。”他要了一套就下楼走了。我也没有去多想,照常贴光盘。等我做完下到楼门口又碰到他,他问我:“你能不能给我找一本《江泽民其人》?”我说:“尽量给你想办法。如果我找到了怎么拿给你呢?你能不能讲你姓名呢?”我本想给他讲三退的事情,他谢绝了说:“这些你就不要问了。你找到后就给我放到这个报箱里。”后来我送了一本《江泽民其人》和一本《解体党文化》给他。

体会很深的一次是找律师讲真相。那天我和一同修到某律师事务所去找律师讲真相。后来听说这个律师是某某法院的,他自己办了个律师事务所。我听了这个情况后,就想放弃,理由是想到这个法院迫害过我们大法弟子,有的被定了三年劳教。心里产生恨他,不愿找他们讲真相。我想他们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天理不容,应该消灭。后来我转念一想,这种想法不对。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到连特务都度,他当特务是他的工作。我意识到自己的这种念头不对,我给另一个同修说,明天还是要去那个律师事务所。第二天我们去了,只有一个人在。这人马上就想打发我们走,他说:“他们(律师)都出去办案了,他们很忙。我不是律师,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我也准备要走了。”我心想,管你是律师还是工作人员,我是来救你的。我们就推开门,走進办公室,看着墙上的律师照片说:“这是某某吗?我们打听到这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办案很好,我特地问到这里来。因我有个朋友家很远,他委托我在这个大城市找个好律师。他家里很困难。”他说:“困难可以向国家申请免费。”我说:“他申请免费可能很困难,因为他的儿子是炼法轮功的。他儿子身体不好,炼功后身体好了,在单位里表现也好,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现在被抓了,他就这一个儿子,生活来源都靠他。”我讲到这,他态度很不好的说:“法轮功是×教,叫不要炼就不要炼嘛。”我说:“×教不是政府定。法轮功是超常的科学。九二年李洪志师父开始传功,到九九年这几年里,社会安定、人心向善,还受到各级政府的好评,发过嘉奖嘛。迫害法轮功完全是江泽民一手炮制的。他为了让老百姓恨法轮功,让老百姓相信他们迫害法轮功是正确的,完全在电视上造假、反宣传,天安门自焚就是他们炮制的,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说实话,我看你人好,心也好,我才给你讲,你要明白真相对你有好处。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我们讲了很多,看他思想有些变化了。他也跟着说:“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中央老革命很多都在炼。江泽民确实很坏,他在国库里拿了五百多个亿,为他儿子开大公司。”又讲:“法轮功的人真了不起,那种精神确实使人敬佩。前年我们法院宣判了几个,他们就是不怕。坚持他们这种信仰是正确的。”他还说:“中国的体制有问题,司法不能独立,完全由(邪)党控制。其他国家就不一样,就是总统犯了法,都可以被起诉,在中国就不行。”他的善念完全出来了,最后他也三退了。

否定邪恶迫害

中共邪党以奥运为借口,在全国范围内对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抓捕、绑架、关押、送洗脑班,進行残酷迫害。我们地区也不例外,也绑架了很多大法弟子,资料点遭到严重破坏,人力、物力、财力损失严重。在这种严重的迫害下,有很多同修怕心出来了,不敢出去讲真相了,发真相资料的同修也少了,有的学法点也暂停了,心如浮萍,完全没有大法弟子的正念。其实我虽然没有停止坚定的做三件事,心里还是产生了不正的念头。埋怨同修这也不对,那也不好,认为他们有争斗心、干事心、显示心、想拉山头的心等等,去指责别人,怀疑别人,认为是同修自己没做好被邪恶钻了空子,完全向外去找别人,而没有向内找自己。这正符合了旧势力的需要。我认识到不正的念头出来了,这不是自己,调整心态,抑制它,抓紧学法、看书。

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师父还说:“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师父这段法,更加鼓励了我,使我更增加了信心。我以师父给予我的聪明智慧向各级政府、部门领导讲真相。以我修炼法轮功十二年来,身、心受益的体会,我怎样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个更好的人,我在历史长河中所经历过的一切运动,直至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告诉他们善恶有报,叫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我给他们写劝善信。由于自己文化低,怕写不好,我就把我写好的信请文化高的年轻大法弟子帮助修改,用电脑打印出来,向各级政府、部门的人员寄信。还给恶人打电话,与同修一起到关押所、洗脑班、看守所、国安局、各级政府、司法、公安、派出所近距离发正念,找律师面对面讲真相,以各种方式否定邪恶的迫害,坚定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师父把正法修炼的万古机缘给了我们,我们更应该珍惜这个机缘,听师父的话,把三件事做的更好。

以上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会。比起修的好的同修还差的很远。我会在最后有限的时间抓紧实修,同时做好三件事。请师父放心。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