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当地一“古稀”之年的同修,有着年轻人一般旺盛的精力,每天行走在证实法的路上,多年如一日,不辞辛苦。这次将法会投稿零零散散写了很多页,却最终没有完整成篇。我答应帮着整理稿件。在我从同修家回来的路上,闪现于我的脑海里的是“人中正法神”这几个字。下面是同修的文章。
——送稿者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师尊告诉我们:“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我们何其有幸生逢在这伟大的时代,成为助师正法的法徒。回首和同修一同走过的修炼之路,风风雨雨中处处溶着师尊的慈悲和呵护。今天借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大会之机,将自己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大法改变了我,我将生命溶于法中

(一)自身的改变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迷茫中苦苦寻觅的我终于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年少时不幸的成长经历使我的性格中曾经有过“胆小”的因素而且脾气又不好,在家过日子要自己说了算,大人孩子都不敢惹我。学大法后,那种本来就很弱的胆小因素完全没有了,我成为了众神都为之羡慕的生命,每天都腰杆挺直做人。在心中牢记师尊的教导:“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转法轮》)我的脾气变的比以前温和了,对他人的态度也越来越好了。大法改变了我。

不仅是心性上的提高,我的身体也格外的好。“性命双修的功法,从外观上给人感觉很年轻,看上去这个人和实际年龄相差很大。”(《转法轮》)我真的比同龄人显的年轻,而且精力充沛。

有一次,身体上出现了严重的“病状”,走路都困难,身体难受心里也很苦,但我知道自己是炼功人,遇事要向内找,结果找到自己很多执著,我下决心去掉执著,发正念清除邪恶的干扰并请师父加持,很快我的身体就恢复了。当常人朋友来看我的时候正赶上我要骑车出门。她很惊奇:你好了?要换了我们且得养着呢!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帮了弟子。家人、亲朋及周围的人都从我的变化中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是慈悲的师父将我从地狱中捞起、帮我洗去污浊,是大法洪大的法理真正使我改变!

(二)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后,由于法学的不扎实,法理不清,曾有过很短暂的“糊涂”,但我马上明白过来,我问自己:真善忍有错吗?做好人有错吗?无私无我有错吗?师父给予我的那么多难道还不足以让我对大法坚信吗?

用大法法理和邪党的比较,它们(邪党)贪污腐败、谎言、暴力,……从上到下充斥着乌七八糟的东西,和大法无法相比。我坚定了信念,义无反顾的继续走我的修炼之路。

师父告诉我们:“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志坚》)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我们不可以停下自己的脚步。

最初我们当地没有资料点,资料来源是外地。许多同修还有怕心,没有走出来。我岁数大,走门串户方便,熟悉地理情况,我就担起了当地资料的传送。从这到那的我跑了很多地方,也从不觉的辛苦。

在以后,许多证实法的事,对于一个老太太来讲不太可能的事,我连想都不敢想却奇迹般的做成了。我心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就会帮我,大法就会开启我的智慧。

一次我去外地买东西,什么都不懂就去了,什么性能啊、型号啊、牌子啊,什么我也不知道,那么巧,碰到了外地同修,把我们领到同修的摊位前……我真正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多年来,心中装着法,装着救度众生,只要是大法需要我干的,需要我付出的,我都在所不惜:协调集体证实法的事;将资料发往家家户户;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从家里拿钱……我将生命溶于法中,无怨无悔的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二、解体邪恶的阴谋,否定邪恶对我的迫害

我的修炼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公安局一直把我当作“重点人物”,多次到家里骚扰。最后一次大约是在零五年,恶警又来了,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话一出口,恶人们就七手八脚的翻起来,把我家里翻个底朝天。翻出了我的大法书。现在想想,那时因为忙于做事忽视了学法,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把我扔上车带到了派出所,这时才想起来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才想起来不应该配合邪恶。有一年轻人要给我拍照,没让他拍,又有年轻人要让我摁“黑手印”,这时我老伴(我被带到派出所后,老伴跟来了,老伴未修炼)严厉的跟他们说:“我们咋的了?黑手印是干什么用的?”这样那个警察也不让我摁了,不知什么时候溜出去了。当时我给他们在座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讲大法洪传世界,各国都不反对炼……最后我跟他们说,你们用车把我拉来的,还得用车把我送回去。他们客气的说:“大姨,天黑了,没车了,你就自己回去吧!”两个人把我送出派出所门口。从派出所出来后我就绕道儿又回去把一封劝善信贴在了派出所门口。

过几天,恶人又来了,要我去“洗脑班”。当时老伴在大门外,一听说让我上“洗脑班”,训斥他们一顿:为什么要激化矛盾?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炼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洗什么脑?没事干!恶人说,不去洗脑班,就去“六一零”。我说“六一零”我去。(我当时的悟法,请同修不要效仿)在路上我看出来,还是要拉我去公安局(当地地理方位情况我熟悉),我想到那儿就不让我出来了,决不能让邪恶得逞。我大喝一声:“停车!我去‘六一零’。”车停了,我从车上跳下来就去了“六一零”。到了那儿,我跟他们说:“我一个老太太,在家看孩子,你们凭什么抄我的家?凭什么送我去‘洗脑班’?”只一会,“六一零”主任说:“把老娘子送回去吧”。我堂堂正正回到家里。

后来,在路上我又一次碰到了这个主任,我质问他为什么总迫害我?他说:“我和他们说了,不找你了。”从那以后,恶人再没来过。

从这件事,自己认识到,真的是什么时候都不能配合邪恶,以后更要多学法,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不学法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只有靠师父和大法才能帮自己走出魔难,解体邪恶。

三、邪恶越猖獗,越要震慑邪恶

在邪恶最猖獗时,一同修说(现在还处于不好状态,她认识公安局的人):“现在公安局雇了很多小工,都是便衣,暂时先别做资料了,隐蔽一下吧。”我当时就跟她说,邪恶越猖狂,我们就应该更精進做好,才能够震慑邪恶。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将不干胶贴了半个县城,一直贴到了公安局门口,一边贴着,心里很坦然。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中告诉我们:“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当我们放下怕心,堂堂正正去做证实法的事时,也就是最安全的,邪恶没有了迫害的理由。在贴的过程中,也碰到过人,但都是拾破烂的等,也没人管我。当然我知道我们只需有这颗心,师父就将威德赋予我们。表面空间是我在做,实际一切都是在师父在做的,若没有师父,我又能做成什么呢?

也想和同修们说:我们不要再随意的传邪恶要怎样怎样,那不是加强邪恶吗?师尊将无限荣耀赋予我们:“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贺词》)我们又怕什么呢?“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我们真的不要“一有风吹就随着动”(《关于小说《苍宇劫》》)。

修炼中的点点感悟,觉的自己做的还很不够,由于自己做的不好也曾给同修造成过伤害,在这我向被我伤害过的同修道个歉,跟同修说声对不起!以后我要向内找,多学法,去掉独断专行的毛病,去掉做事心及一切执著。让我们“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吧!愿我们都能成为光耀寰宇的觉者,愿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能在苍穹之顶看着我们颔首微笑!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