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得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陆所有的大法弟子好!

今天我荣幸的拿起了笔,参加了大陆大法弟子第五次书面网上心得交流法会,这是师尊正法路上给我们开辟的一个项目,也是一次整体解体、清除邪恶、结束迫害的机会,也是对大法好的证实。下面我将学法、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所经历的几件事与同修交流。

学法、背法是我做好三件事的关键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在《致澳洲法会》经文上严肃教导我们:“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须学好法、认真对待学法。”“ 无论新老学员,一定不要因为忙而忽视了学法。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我反复通读多遍,怎样真正做到要集中念头去学法呢?怎么样才能做到要真正自己在学法呢?当把这篇经文背熟时,师父把这篇经文的法理展现给了我,博大的法理无以言表。

二零零五年之前,我把师父的《洪吟》、《洪吟二》熟背下来,每天反复读、反复背,时刻都能够学法。学了师父《致澳洲法会》讲法后,接着又把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所讲的短经文全背读、熟读。从零五年至零六年,整整一年的时间,我背了第一遍《转法轮》,受益非浅。现在,我已经开始背第七遍《转法轮》。《明慧周刊》有一篇心得体会谈到,有一位同修,从零五年到现在为止,背《转法轮》一百二十遍,与这相比,我学的太少了。我现在每天坚持半天的时间参加集体学法,主要是通读《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所有的讲法以及《精進要旨》,其余时间是讲真相。

除参加全世界大法弟子每天四个正点的发正念外,我也到监狱、劳教所、看守所、公安局、法院等邪恶黑窝附近近距离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生活在常人社会中,就会有常人的日常生活,因此,白天根本没有时间背法,我背法都是在夜里十一点至两点,在这三个整点发完正念后,我就背法,无论怎么忙,我每天都坚持读一讲《转法轮》,所以在九年多的血雨腥风里,我平稳的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就是因为心中有法。

危难时,恩师派专车

记的那是最邪恶的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们七名大法弟子一行去北京上访护法。那时候,火车站、汽车站的警察、便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火车上一群一群的警察便衣川流不息,都瞪着贼溜溜的眼睛,到处盘问,随时抓捕大法弟子。他们以查身份证为由,只要看到是老太太或者是老实的百姓,就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回答不是,他就说:“你敢骂人你就不是,你不骂人你就是。”在辗转去北京的路上、火车上,我三次被恶警绑架搜身,每次都是靠着正念得到了师父的保护。我们七名同修也被冲散了。我由于散发真相资料,又被恶警开车追踪,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只能走路去北京。

那一天,我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走了二十多里路,翻过了两座山,可离北京还有很长的路。后来,在公路旁看到一个卖学生用品的小卖店,当时心生一念:买几张纸,再买几支红笔,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边走边贴。我在买东西时,顺便问了一下售货员:“有没有去北京方向的客运车?”那女孩笑着告诉我:“阿姨,我们这是山区,不过车,去县城才能有车。”走出小店的门,我一抬头,却惊喜的看见一辆客运车正停在那里,乘务员正向我招手呢:“老太太,快上车。”当时,我感觉师父就在我面前笑,我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十多分钟后,车把我送上了直达北京的火车上,当日下午五点多钟我顺利的到达北京。

二零零四年秋天的一个傍晚,乌云压顶,雷好象在头顶上炸响,我提着两大包真相资料往外地送。一出门正巧碰上儿子一家三口回来吃饭,他们问我要下雨了,天又这么晚上哪去,我说:“没事,不能下雨。”然后,就急忙去赶车。一上车司机就告诉我是末班车,到了同修家,同修高兴的说:“你来的太及时了,正急需资料呢。”我跟同修说家人还等我回去吃饭呢。这时,大雨真的开始下了起来,同修又说这么晚了,也没有交通车了,我说有什么车就坐什么车,你给找把雨伞就行。到了车站,我静静的等了十分钟,一辆客运车飞快的驶过来,我就问司机去不去我要去的方向,司机说快上来,我一上车,司机就马上把车调头往回开,车上就我一个人,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派的车。

给世人讲真相的一件事

去年秋天的一天早晨,我去早市借买菜的机会讲真相劝三退。正巧碰上一对卖粉丝的夫妻。我买了三斤,顺着交钱之际,我给了女货主一张真相护身符,并接上话就给她讲三退的事,那女的听完,就大声的告诉我她入过团、队员,并高兴的同意声明退出。在她和我说话时,她的丈夫听到了她说的话,就站在车上边给顾客拿粉丝边大声的说:“你俩说的是不是法轮功?”当时,我心里很平静,没有一丝怕的因素,我也大声告诉他,“是叫你三退保命保平安,咱老百姓不就是讲个过个好日子,平平安安嘛。”男货主就大声的接起话来:“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的很多朋友都炼,法轮大法好,我是党员,早退过了。”一席话说完,周围买粉丝的人都惊呆了,没有一个人说话。我立即感受到当时那个空间场是如此的纯净,多少世人得救了。

拿钱买教训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某天,我们三名同修去外地监狱近距离发正念营救狱中同修,在买往回返的车票时,同修还让我去买票,我一找钱,外边带的钱全用完了,立即冒出一个不好的念头,咋光让我买票呢,就不太情愿的边走边翻包里的钱。这时另外一名同修就去排队买票了,当时我的钱也没拿出来。同修买完票递到我手时,一眼没看,就放到包里,听到同修说了句两日内有效,我脑中又浮出一句,来时我提前三天就买好来时的票了。

第二天往回返坐上火车后,对座号时,一下傻了眼,我们三个人的号都坐上人了,一问和我们的号是一样的,有一个乘客看了我的车票说:你们三人的车票作废了,是昨天的车票,还得重买。我这时才如梦方醒,一看车票上有四个小字“当日有效”。当时我脑子就冒出不好的一念,我钱送给买票处买的车票,我没坐车就作了废,也太不讲理了,我坐那想,不要耽误我坐车,车票不能作废。十分钟后,车警查票,周围的人都没查,先看我的票,我理直气壮的递给他,心想没事,车警特别认真的看了票,说:老太太,这是昨天的票,今天过期,你得补一张票钱。我当时起了一颗争斗心,问:我花钱买的票,作废?我买票的钱作废给了谁了?我补给你票钱,你们铁路局不收我两份钱吗?我也没看票,是我儿子送我上车的。乘警又说:大娘这张票你就补交了吧,拿钱买教训了,再买票一定要看一看。就这样我比原来的票又多交一元钱。

这次去外地近距离对监狱发正念救同修,师父利用这次机会暴露出我许多的人心,依赖心、嫉妒心、争斗心、利益之心、粗心,还有欺骗人之心。师父在《转法轮》第二页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通过一件事,我倒出了这么多脏东西。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