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性 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一、学法得法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得法的,当时我到妹妹所在的城市去出差,晚上到妹妹家去,她说单位里的人晚上都去炼法轮功,让我也一起去,我就和他们一起炼了两天,当时我记的自己所在的城市也有人在炼,回来后我找到了离家最近的炼功点,并请回了一本《转法轮》,就这样,我得法了。

拜读《转法轮》后,我感到所讲的内容很新鲜,都是自己闻所未闻的,啊!还有这样的说法,还有那样的说法,感到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眼前,于是就把这本书推荐给同事看,记的当时有一个同事甲坐在办公室里,一天没动地方,把这本天书看完后,说:“这下我把心放在肚里了。”那意思是说,我一下明白了这么多道理,心里踏实了。我还把书推荐给几个同事看,另一个同事乙也走入了修炼,她很快就开了天目,能看到炼功场上大法弟子的背后都有师父的法身。但其他的几个同事都没有走入修炼,有的不太相信,有一个人说看不懂,我想,在大法洪传的年代,他们错过了机会,真的很可惜。

开始炼功后,很快的我就经常感到师父给我灌顶,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上下来通透全身。”感到天目在转,有时是紫色的,有时是稍偏蓝色的,好几次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感到脑门好象是个半圆的球,从中间裂开了,然后看到了楼台亭阁、仙鹤和寿星等,决不是人间的表现形式,还有一次看到了师父讲的大眼睛,那真是个大眼睛,感到他大约有成年人的手掌大小,当时也不害怕,就想:“噢,这就是师父讲的大眼睛。”

炼功时打坐一直是单盘,不能双盘,但就是这样我也体会到了师父讲的那种“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转法轮》)

虽然已经走入了修炼,但是并没有理解修炼的真正含义,只是每天都感到高高兴兴的,心里是快乐的,也明白修炼人应该放弃执著心,但似乎又感到是那么遥远,又好象是别人的事情,我所在的单位是政府职能部门,记的大约在九七年或九八年时,单位有提职的名额,有人就去找领导要求提职,有人也跟我说:“你还不赶快去找,你不找领导,谁给你提呀?”当时自己的心性还不错,记起了师父讲的法,并没有去找领导要“官”,但架不住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的污染,过了一段时间自己也去找领导,当时还给自己找了借口:“我找了领导,将来我不后悔,他给不给我提职,那是他的事。”师父说:“你出了门还是我行我素,在常人中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为了你的名利,你去争,你去斗,那有什么用?”“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转法轮》)现在回想起来这件事,真是愧对师尊、羞愧难当啊。

二、回归大法

邪恶江××在九九年“七•二零”疯狂打压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们修炼的环境没有了,我单位也开始跟随邪恶,让大家交书,因为我曾经给政工部门的一个同事介绍过法轮功,并为她请了一本大法书,她并未走入修炼,这次她具体管这件事,让我交书,我不交,告诉她我已经把书借给别人,找不回来了,她一再让我交,并说是某书记让交的,迫于压力,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还好,我还保存着一本《转法轮》、一本《转法轮卷二》、一套精装的《转法轮》和一些书籍,当时我单位紧跟邪恶,总是组织讨论,别人都发言,我不发言,我的同事(和我对桌)说:“你怎么不说,你看小乙都说了”。我说:“大法是好的,我不能说”。前几年我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才悟到是师父借同事的嘴点化我,让我维护大法,可是由于怕心和各种执著心,没有做好。并慢慢的也不学法了,远离了大法,这期间我妹妹从她居住的城市几次给我捎来大法资料,我有时也看,但已经完全没有了正念,有一次,我突然特别害怕,心想,这么多资料放在哪里好呢?记的二零零一年下半年,我妹妹到我这里来要和我谈谈,我想,在什么地方好呢?就在我的办公室吧。在这期间,干扰非常大,因我的办公室只有两个人,恰好同事那天不在,而平时我的办公室很少有人来,那天我俩在那儿谈,十几分钟来一个人,二十几分钟来一个人,全是其它办公室的同事,我就觉的很奇怪,我说:“平时也没有多少人来,一下午来个俩三个人,今天是怎么了”?妹妹说:“干扰太大了。”妹妹教给我发正念,但就是这样,我也没有真正的回到大法中来。直到二零零三年才感到自己错了,又回归到大法中来。

我把师父的讲法从新看了一遍,并看了许多资料,这样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传大法到底是为什么,以前学《转法轮》虽然也知道师父教我们做好人,要修自己,知道了宇宙中的一些真相,真的是世界观都变了,但好象自己心里没有一条主线将这些串起来,这次我真的明白了,特别是二零零四年妹妹让一个同修给我发来了“自由门”软件,我上了动态网,看到了明慧网,有这样一个平台,能够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十分感动,看了同修的修炼体会,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原来修心性应该这样修,以前自己认为的修心性根本都没有真正触及到自己的心灵。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有一次,丈夫为一点小事和我发脾气,要在先前,我一定得和他吵,那天,我没有和他吵,转身走了,这是我印象当中的第一次主动要求自己修心性,虽然当时内心深处也有一些波澜,但我告诫自己要忍,一定要修心性。从那以后,我逐渐的学会了以法为师,学会了修心性,学会了向内找。

我在以前炼第五套功法时一直是单盘,从新修炼后,我要求自己一定要双盘,刚开始时,把下面的腿一搬上来的一刹那,腿就疼的不得了,似乎一、两秒都坚持不了,我想,这不行啊,我必须得双盘,师父看到了我的决心,就帮助我,再双盘时就不那么疼了,可以坚持一会儿了,很快的我就能坚持一个小时了,只是到后半小时有一些疼,现在双盘一小时非常轻松。有一次打坐入静后感到床上出现了一个小坑,自己陷在那个小坑中,感到床面和自己的腰是平齐的,那种感觉是很美妙的,这也许就是师父所讲的坐在鸡蛋壳里的感觉吧。

三、救度众生

二零零四年,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想要救度世人,我必须得走出去,去掉怕心,去掉爱面子的心。先给谁讲呢?我想到有一个同事退休后开了个小门脸,找到她很方便,就先到她那儿去吧。给这个同事讲了“天安门自焚”是最大的谎言,讲了大法洪传的真相,同事说,也有人到她这儿买东西,也给她讲过。她虽然不是十分认可,但毕竟听到了真相,而我也克服了自己的执著心,走了出来。

由于每天都上网,二零零四年底,我及时的看到了退党的信息,看到大纪元郑重声明,看了《九评共产党》,我和妹妹及时退出党、团、队,然后就先从家人、亲朋好友开始,动员大家三退,这样经过一段时间,包括我妯娌的娘家人、弟妹的娘家人都退了,大家非常相信天要灭中共,都愿意退出保平安。

在网上看到同修都在做资料、发资料,救度众生,我也买了一台打印机,做真相资料。开始做的简单,不管做什么样的资料,我都坚持在资料上介绍上网的方法。有一次,意外的遇到了同事甲,她一直坚持修炼,我问她退党了吗?她说退了,弟弟妹妹们也退了,我又问她上网了吗?她说没有,觉的不安全,我给了她一份资料,告诉她上网用“自由门”软件,很安全的。还有一次,我见到了我们局的年轻的局长,因我和他姐很熟,和他也很熟,他一直叫我姐,当时他要去开会,我简要的和他说了退党的事,他为难的说:“你看我干的这工作,我还要去开会”。那意思是说,我干的这工作,怎么退呢?我也没时间和你说呀。我赶快拿出资料给了他,告诉他上面有上网的方法,不需要与任何人说,你自己退就行了。前后不过两分钟。后来又见到他,得知他和他姐及家人都退了。

劝退的过程,就是修心性的过程,记的有一次,我遇见了一个熟人,她和我不是一个单位,但在一个办公楼,因我们都已退休,好几年不见面,她用手指着几栋楼告诉我:“我就在那边住,”当时我的心里就“忽悠”了一下,为什么?因为那几栋楼是我市一个公安分局的宿舍,我当时觉的她丈夫是不是公安的人,这真相是否好讲?她紧接着又说:“就是我们单位的宿舍”。这时我才想到他们的单位在公安分局宿舍的西面有一栋宿舍,我还曾去过他们单位另外一个人的家。我后来给了这个熟人一些资料,并送给她一份《九评》。通过这件事,我审视自己,找到了自己的怕心和遇事波动的心,如果她丈夫是公安的人,难道这真相就不讲了?找到了这颗不好的心,就坚决去掉它。

在劝退的过程中,深切的感受到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会让有缘人来到我们面前,有一次,我在婆婆家,大哥(丈夫的哥哥)的同学来了,当时家里只有我和公公婆婆,其他人都不在家,我赶快招呼他坐下,他就说,我身体不好,这个病,那个病。我说,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愿意相信吗?诚念法轮大法好。他当时就念了,并说:“我要学,也没人教啊”!我说我教你。我把《转法轮》拿出来给了他,告诉他认真拜读。然后我就问他知道不知道退党的事,他说不太清楚,我给他讲了真相,告诉他天要灭中共,退出保平安。他当时就表态退出少先队,并为已去世的父母退了党,他父母都是老党员,他们家过去是农村的堡垒户,父亲是老干部,母亲是妇救会主任,他说,我要入党太容易了,那时单位让我入,我就是不入。平时这个大哥来到我婆婆家,一般都是吃过饭再走,可这天还不到十一点,他就要走,我留他吃饭,他坚持要走。后来我感到他今天来就是为退党来的,家人都不在,正好我可以顺利的讲真相,他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天书,当然要赶快回家拜读啊!后来我又给了他一张师父的教功光盘和神韵晚会光盘,并给他妻子也退了团。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在熟人中劝退,跟陌生人总是不好张口,只是发资料,妹妹说:“你就大胆的说,即使第一个人不退,也不要影响对第二个人讲”。后来我想,我必须提高心性,去掉这个怕心,终于在一次买东西的时候,我将那个摊主劝退了。就这样,在劝退过程中,怕心越来越小,话语也越来越自然,劝退的效果也越来越好。有时三言两语对方就退了,连我自己都觉的太容易了,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

当然也有不好退的,我住的小区附近有一个菜市场,有一个卖鸡蛋的女子,在二零零七年我就和她讲了三退的事,告诉她用小名、化名均可。她说知道这事,并说自己入过团,因为供应她鸡蛋的养鸡场主人就和她说过这事,但养鸡场主人受过迫害,她害怕,她说我就做买卖,其它的事不掺和。后来我几次和她说,她就是不退。这样我也有点不愿意总跟她说了,心想我这么和你说你还不退,为你好你还不愿意。很长时间没到她的摊点买鸡蛋,可是又知道她是团员,我还得跟她说,我必须把“我不愿意给她说,而且还埋怨她”的这个执著心去掉。在十月九日这一天,我又到她那儿去买鸡蛋,她还问我你怎么好长时间不来了?正好其他顾客都走了,我赶快问她:“你那个团员退了吗”?她说:“退不退干什么,谁也不拿这个党员、团员当回事。”我说:“是啊,你既然不当回事,又不是了(已超龄),那正好退出啊。”她好象一下明白过来似的说:“对,对,早不是了。”我一边付钱一边说:“用什么名啊,就叫某某吧”。她高兴的答应着:好,好。就这样,劝了一年的一个有缘人终于退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今年九月,妯娌娘家的一个亲戚因病住院了,我知道后,赶快去看他,并送给他一个护身符,在前两年已为他退了团,我告诉他和他家人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并给了同病房的人一个真相护身符,和他讲了几句真相。可是过了几天,妯娌见到我后说她的亲戚非常生气,嫌我给了那个人真相护身符,而那个人又把真相护身符给回了这个亲戚,并说“我们都是好人,要不然早就去举报了”等一些话,使的这个亲戚非常害怕。当时我听了后,先是很诧异,有点埋怨这个亲戚,我为你好你还生气,真是……随后又马上想到遇事应该向内找,赶快找自己的执著心,感到自己确实没有为他人着想,因为在大陆法轮功的事毕竟不是公开可以谈论的,当常人的心结没有打开时,他有这些反应也是正常的,这也给自己提了醒,今后做真相一定要理智、智慧。

我出门时都随身带着真相资料,有一天,我回家去看望父亲,看到一辆吊车停在小区的路边,我就绕到靠近草坪的一面,将一张神韵光盘放在吊车的平台上,我的本意是给那个司机,等我从家里出来,再次经过那个吊车时,突然想看看那光盘还在不在,绕到车的另一边一看,光盘已经不在了,早让有缘人拿走了。以前我发资料多数是放在小区里停放的自行车的车筐里、汽车的车厢里,受此事的启发,我把真相资料放在小区绿化带的冬青树上,但不要放的太多,白天也可以做,一会儿就被有缘人拿走了。

我还利用自己有计算机的优势在网上收集电话号码,先收集本市的,然后又收集外省外市的,再发到明慧网,供同修讲真相用,在计算机前坐的时间长了,有时也感到很辛苦,后来在网上看到同修的一篇文章,说做网站的同修们工作到凌晨,我想,同修们为了我们每天能按时看到最新的资料,他们更辛苦,我毕竟比他们轻松多了。这个执著心也要赶快去掉。

四、再修心性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自从走回修炼后,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修心性,也开始要求自己时刻记着向内找,感到自己的心性和以前相比确实提高了很多,对世上的名、利、情已经放淡了许多,但后来感到还有一个心没放下,那就是争斗心,为什么这么说呢?有一段时间,我经常听到别人(包括家人)对我说,他和某某的矛盾如何如何,而且不是一个人,比如今天甲跟我说了他和乙的矛盾,明天丙可能又跟我说他和丁的矛盾,表面上看,好象别人愿意和你在一起说话,但几次以后,我就有所察觉,怎么总有人跟我说?作为第三人,让我听到,这是在去我的什么心?自己在静心学法、认真思考后,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比如说和某人在一件事上的看法不同,时有争吵,现在虽然对好多事情已经放淡了,也经常记的遇到问题向内找,但心里总是有点愤愤不平,心想:你这么做本来就是错的。就在心里和对方争辩,有时觉察到了,就告诉自己把这个心放下,但一会儿可能又想起来,又不由自主的去想,心里还是没放下。找到这个心后,我想,一定得把这个心放下,以后又遇到类似的问题时,我首先告诉自己放下争斗心。这样一来慢慢的这个心就越来越淡了。

虽然说三件事都在做,但和同修比起来,感到相差很远,而且有许多执著心没有去,比如,明知道不应该执著于时间,但是在内心深处仍有执著,尤其是今年奥运之前,就感到很执著于时间,执著于某一件事,虽然有时也感到不应该这样,也告诉自己一定要正念正行,但在内心深处仍是执著,后来在网上看到了同修的文章和明慧的文章《请同修们放下人心》,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确实错了,这才又赶快归正自己。

今年九月初,妹妹在她所在的城市被恶警绑架,我们家只有我和妹妹修炼,其他人也有的以前看过书,有的也炼炼功,但都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家人都已三退,平时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异议,但一到具体的事上,他们的想法都出来了。自己在得知这一事件后,赶快发正念清除邪恶,但是家人不理解,认为干什么非要这样做?他们认为是参与政治,说你和共产党作对不行,小妹和小妹夫趁我不在家把我的打印机也搬走了,我和他们讲,一讲就崩,也谈不進去。这件事使我心情比较沉闷,在心里和他们争论,师父说:“罗汉应该是无为、心不动的”(《转法轮》)。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我知道我必须正念正行,我必须还要和他们讲真相。这件事情的发生,说明我们在修炼中有漏,我们必须找出自己的不足,按照大法的要求来归正自己。

这次看到师父的经文《修内而安外》,很快就背下来了,一边看一边想,如果人人都来学习法轮功,中国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贪污腐败、坑蒙拐骗了,国家和人民就有了真正的安定了,就这样每天都把师父的《做人》、《富而有德》、《问候》、《论语》等几篇经文背诵一、两遍,有一天,突然悟到《修内而安外》并不是只讲了治理国家之道,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何尝不是要“修内而安外”,只要我们时时以法为师,处处信师信法,“政、民自束其心”,提高心性,修好我们自己的“内”,堵住自己心性上的漏,不让旧势力钻我们的空子,就可以“安外”,“而外患自惧之”,任何邪恶也不敢干扰、阻挡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

以前自己没有积极的投稿写体会,只是在今年六月份写了自己在讲真相时的几件事。这次看到第五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我下决心要写自己的体会,写体会的过程、与同修交流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每每看到网上同修的文章,我都能看到自己的差距,既然找到了差距,那就赶快去掉执著赶上来。只有抓紧这最后的有限时间,救度众生,才能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才能完成我们史前的大愿,才能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