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程中提高 紧跟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八年春,在那段充满着希望与欣喜的日子里,我有幸遇到了宇宙的真理——法轮大法,我被书中洪大的法理和内涵深深吸引,从此我走上了神圣的修炼之路,我从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一步一步走向修炼的光明大道,一直向前……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细致入微的安排,将我从人心涣散、道德下滑的急流中拉上来,呵护我一路走到今天。当我回忆起自修炼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起自己曾经是那样的不精進,还要师父时刻为弟子操心,我的心里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弟子,一再给我们提高的机会,我一定珍惜这次宝贵的机缘,借明慧征稿的机会,认真的交上一份自己修炼历程的答卷,与同修共同切磋,不负师尊慈悲苦度,不负自己史前誓约。

一、信师信法,在个人修炼中提高

由于我从小体弱多病,性格内向,再加上家境贫寒,我渐渐的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而又脆弱敏感的人。人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人生的意义又在哪里?这样的问题一直苦苦萦绕在我心头,得不到解答。我常常在我的男友(我现在的丈夫)面前表现的悲喜无常,泪水涟涟,让他不知所措,我自己也很苦恼。得法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答案,我决定跟随师父修炼,返本归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通过学法炼功,师父帮我调理了身体,我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我开始以一种积极的心态面对人生,我不让自己去听那些疯狂的摇滚音乐,低迷的流行歌曲,拒绝去年轻朋友们玩乐的场所,影院、舞厅渐渐远离了我,我一层一层的蜕去了包裹在我身上的邪魔因素。在我刚刚学炼静功时,只要我一盘腿打坐,另外空间的邪恶就控制常人放流行歌曲,这时我就读师父的法,用坚定的正念去排除干扰。当我的这种执著心越来越少的时候,干扰也就相继少了,现在这些变异的文化现象根本就动不了我的心,真的象师父所说的“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洪吟》〈道中〉)。

在工作中我改掉了在国营企业中养成的拖拖拉拉、互相推诿的坏习惯,只要是在我上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我都认真去解决,不延误到别人的班上。因为我态度好,做事认真,别人有什么事都喜欢找我,关系好的朋友替我不平:“你太老实了,怎么就你当班时事多呀?”我说我现在修炼了法轮功,不计较这些。在生活中,我一直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与人相处,所以直到现在,同事们都很认同我学大法后的转变,和他们讲真相也相对容易一些。

结婚后生了孩子,孩子便成了我们生活的重心,冷了怕他冻着,热了怕他烦着,很多时间都在围着孩子打转,孩子一发烧、拉肚子什么的,只要看到孩子痛苦的样子,我们就心急如焚,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医生,师父往往会点化我们,去医院要么找不到打算找的医生,要么就是拿着处方却找不到划价抓药的工作人员,有时我们还不悟。后来我无意中读到了师父的《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有一段话惊现在我眼中,象是第一次看到似的,“但是修大法的人往往有许多家庭有小孩,他们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孩子。没投胎前他就知道这家人将来会学大法,我要投胎到这家去,那么很可能是有来头的。”我们把心一放,把他当成小弟子,给他发正念、读法,孩子便会在师父的呵护下挺过来。有一次孩子在床上乱蹦,一不小心倒栽在地上,折到了他的左手,整个手臂肿的老粗,肘弯处又伸不直,象是骨折了的样子,当时他不停的大哭,怎么哄也哄不住,我赶紧在心里发正念,绝不允许旧势力干扰小弟子,并求师父帮助。孩子爸爸着急了,抱着儿子往外找医院,师父通过别人的口点化我们:“孩子的手还能动,不会折的。”孩子爸不甘心,找到一家最近的医院,医生问了情况说:“你们找儿童医院去吧。”送上门的生意都不要,这分明是再次点化我们,我们转身回家。过了几天,孩子爸心又不稳了,盯着孩子的手心里就发虚:“怎么办?你是炼功人不用看医生,儿子还是个孩子!”我争辩说:“你要记住师父可是无所不能的,就看你心怎么动!”再看看孩子,他象没事儿似的玩他自个儿的,只不过一只手依然托着另一只受伤的手。我明白自己之所以还要争辩,分明是在受丈夫观念的影响和干扰了,我又去看《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下决心不受任何干扰。由于我们心不稳,儿子虽然没有看医生,却拖了很多天才好。看到儿子手好后留下的青色印记,我们长舒一口气,感谢师尊对小弟子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我们更真切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让我们体会到信师信法的重要。

二、正念正行 在救度众生中提高

随着正法之势的快速推進,通过不断的学法,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我认识到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三件事中,一开始让我为难的是讲真相、救度众生这件事,我内心隐藏的怕心让我刚接触《明慧周刊》报导的迫害真相时,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我为自己的胆小、怯懦和自私感到脸红,我一遍又一遍的看师父的新经文,不断的清除自身不好的因素,师父的话惊醒了我:“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在这场迫害当中,怎么样去排除旧的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这场迫害、否定旧势力的这场安排,怎么样能够走正大法弟子的路,在这场迫害中怎么样救度众生,这都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责任。”(《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觉的自己必须要走出这一步,才配当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当我第一次走出来发真相资料时,当时的邪恶形势表面看来还很猖獗,晚上能看到街上三三两两的巡逻车,我和丈夫结伴而行,准备将包装好的真相资料塞進街道门面里,我的手伸進提包,却没敢拿出来,看着过往的行人,还有穿梭的车辆,心中有些迟疑,就这样绕街道转了个圈,俩人还胆胆突突的。这时丈夫接到邻居电话,说我们家漏水了,回家一看,满屋都是水,洗衣机進水管松脱,龙头严重漏水。我们立刻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们,我们的心性有漏,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有什么可怕的呢?谁敢加以破坏!于是我们在家立掌发正念,清除我们自身一切不好的因素,清除干扰我们证实法的一切邪恶,请师尊加持,让受邪恶操控的恶人看不到我们发的资料,让有缘人在我们发完资料后看到真相,明白真相。心中有了强大的正念,怕心也就没了,我们正念十足的将一份份真相资料轻轻塞進已关门的店里,路上的行人根本不看我们。我在一处地方张贴传单时,遇上一扫垃圾的人在我旁边,我立即发正念,让她看不到我,结果她真的没看到我,继续低着头扫地。当我们做完事情返程时,我并未生出欢喜心,心中请求师父平安的护送我们回家。到家时已是深夜,那时我已怀有身孕,平时妊娠反应会让我有些不舒服,可是那天晚上,我却精力充沛,脚底打了一个血泡都不知道,是师父搀扶我走出了发真相资料的第一步,还让我们的宝宝在腹中便体验到了正法的神圣与喜悦!

刚开始讲真相时,我和同修相约上街,找机会和人聊,接着就讲真相,同修讲,我就帮她发正念,慢慢的我也能自己一个人和有缘人讲真相了。在讲真相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的怕心、羞怯心、怕受伤害的心、执于结果的心、欢喜心等等,我一点一点的修正自己不好的地方。后来大法弟子投入到传《九评》、劝三退的洪流之中,我第一次劝退的是一对夫妻朋友,我先给他们看《九评》、《江泽民其人》,等他们看完后,我只用了短短的几句话就将他们劝退了,而且我感觉自己当时说话还有些打结,我知道是师父为了鼓励我,让我轻易的劝退了他们。我有了坚定的信心,我悟到师父看我有了这个决心,就在帮我,我开始面对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有一次在菜场买一农妇的菜,我蹲在地上和她寒暄,聊几句就开始问:你小时候戴过红领巾没有?她说戴了,并露出感兴趣的笑容,这时马上过来很多人来买她的菜,挤的满满的,她又忙她的生意去了。我就想转一圈买点别的菜再来吧,等我再来时,她的菜卖完了,我说咱们一起走吧,边走边给她讲真相,她一会儿就答应了退队的事,从中我悟到了救人时不但要有决心,还要有耐心。

给熟悉的人讲真相时,我发现除了要有耐心,还不能有分别心。去年,丈夫工厂来了一位农村老家的老乡,入过邪党,又不愿听真相,但我们依旧礼尚往来,老家亲戚打来电话劝我们:别跟他处的太近,他这个人怎么怎么的,但我们想,都在一个地方上班了,又是老乡,这么大的缘份,说什么也不能错过机缘。第一次我们给他放真相光碟时,他说不可能吧,一副不相信的样子。第二次到我家来,我们就给他讲邪恶对当地的迫害实例,讲现在的退党热潮、退党大游行等,然后再劝他退,他笑笑说:没事,我只不过披了张×党的皮子而已。第三次到我家时,他对我们热情的招待、诚心的安慰感动不已,说我们这么好,是学了法轮功才这样的吧。我们趁机赶紧说:“是啊,×党这么坏,连修真、善、忍的好人都要迫害,你也快点脱掉你那张皮子吧。”他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是该脱掉这张皮了,你们给我退了吧!一个生命终于得救了,这都是师父精心安排的结果啊!

三、不骄不躁 在营救同修中提高

在一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中,由于心性有漏和整体协调的问题,让邪恶钻了空子,我和同修被邪恶关押,按里面在押人员的话讲,我们随时都有被劳教的可能。一开始,我觉的自己没做好,象打了败仗的感觉,后悔与懊丧占据我的头脑,饭都吃不進去,再一想我在里面,丈夫怎么办?年幼的孩子怎么办?人一下子就消瘦了,同修劝我说:要是你哪天圆满了,这些能带走吗?更何况我们有师父呢,师父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好的安排啊。同修的话惊醒了我,我振作精神,开始和同修高密度发正念,背《洪吟》,我心里对师父说:对不起,师父!这次我真的没做好,出去后我一定要抓紧学法,不要迷于常人事务之中,我还要救更多的众生,做证实法的工作。在发正念时我还加了一念:虽然我做的很不够,邪恶也不配考验我,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只听师父的安排!

关押期间,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伟大与神奇,有一吸毒人员因别的事情被关押,她开始本不在我们这一间屋子,可她自己要求搬到我们这一间。她告诉我们,十几年前老公有了新欢,和她离婚,她在万念俱灰中迷上了吸毒,曾努力戒毒多次,也没戒成功,这一次戒毒,已经七天七夜没合眼睡觉了。晚上别人都睡了,就她一个人坐在床头挤牙膏,从一支牙膏皮挤進另一支牙膏皮,又从另一支挤回来。我们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就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连连点头答应。就在那一晚,她平静的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我们又劝她三退,她爽快的答应了,屋子里其他人也学会了念九个字,纷纷要求三退,有一大姐念九个字时还看到了我们师父的面容。她们掩护我们炼功、发正念,放风时还警告其他屋子里的人不要欺负我们。这一切何尝不是师父慈悲的呵护,既让众生得救,又让我们在众生敬佩、关心我们的氛围中没呆几天就顺利的回了家。

后来与同修切磋这件事的整个过程时,我还认识到了自己的心不够堂堂正正,当时恶警搜我们的行李时,我发正念叫它们不要翻到我的MP3,但他们还是找到了,是因为我的心性有漏,我把自己的法器当成了邪恶迫害我的证据,在思想深处还是配合了邪恶的想法,所以它们翻我的包时,我心里多少有些惊慌,发正念也起不到应有的作用。

四、不等不靠 在学电脑技术中提高

以前我对电脑有畏难心理,总觉的学电脑很花时间,很费精力,我还自认为男人在学电脑方面脑子好使,学的快,女人学的慢。这些观念一旦形成,我便和电脑产生了间隔,虽然我的视力非常好,但是看显示屏上的文字没多久就会眼睛模糊。后来丈夫会用电脑上大法网站、看大法文章、做大法资料了,我居然也没想过要跟他学技术,只帮他发正念,做点辅助的事。后来丈夫因公事长期在外,由于本地资料点当时还不健全,我一下没了可以依赖的地方。就在丈夫匆匆决定出门的前一天,他通宵没睡,在电脑中帮我整理了一些资料,再教我一些基本的技术,因为那时他还没有相关的技术手册,他的技术也是摸索出来的,不是很专业。听着丈夫一点一点的解说、指导,我的大脑容量一下子象增大了似的,突然接受那么多新的知识,我不敢保证自己是否记住了,在迷迷糊糊中送走了丈夫,我对自己独立操作电脑一片茫然,我知道新的考验开始了。

电脑象存心跟我作对似的,到我用时它就不能正常启动了,吱吱的鸣叫。我去问懂技术的常人朋友,朋友估计是内存条松了,我就问他内存条什么样子。回家将内存条拔出,擦擦灰尘,再从新插進,电脑工作了!可是没过几天又反复出现毛病,让我应接不暇,我突然想起应该给电脑发正念了!我首先清除自己认为学电脑做资料容易受迫害的不好的观念,清除背后产生怕心的因素,再清除另外空间一切干扰电脑继续做证实法工作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对电脑说:电脑啊,发挥你神圣的作用吧,你被选择为正法所用,那是你的荣耀,我一定会加倍珍惜你的。发完正念再试电脑,呵呵,电脑正常工作了!

就这样在我强烈要学电脑的愿望支配下,我克服重重困难,始终保持强大的正念,在师父的关照中,我顺利的摸索出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技术。当我感觉比较得心应手的时候,我就想,当初为什么就把这些技术看的那么难呢?我悟到学电脑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从中暴露出了自己的很多执著心,譬如怕麻烦、怕遇到新问题、怕浪费时间,我一点一点的去掉这些执著心,心性关过的好,技术上的问题往往也会迎刃而解,原来技术提高的过程也就是心性提高的过程。

在学电脑的过程中,我体验到了正念的强大威力和大法的无边法力。有一次我到在外工作的丈夫那儿去了一段时间回来,粗心的我居然将U盘和MP3这两个非常重要的法器忘在了丈夫那里,我悟到是自己太执著于学技术本身了,在丈夫那里只一门心思钻研技术,而其它证实法的事做的很欠缺。正在我懊恼不已的时候,和丈夫一同在外的同事因为思家请假回来几天(由于路途遥远,本来那个同事曾告诉我要过年才回来的),将我所需要的东西完好无损的捎了回来,我当时感动不已,这都是师父无微不至的关心啊!师父,不争气的弟子又一次让您操心了!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在做大法的每一件事时,都会感觉到师父的呵护和自己心性的提高,也见证了许多大法的神奇,在这里借明慧之光,写出一点自己的心路历程和感受,由于层次有限,有不好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合十!(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