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大法修炼的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基本上掌握了发短信的技能,短信词能不能发出去的规律,随时修改短信的内容,根据不同的人编写不同的短信词,根据不同的回应给予不同的回复。

如我发一短信:“天象大变必有因,人心善恶天知情。工作之便多行善,善待大法福随行。信与不信自己定,福祸就在一念中。”对方回复:“你一定是个虔诚的教徒吧!”我又发去:“法徒此举无他意,大难来前提醒您。天灾人祸天之怨,善恶有报是天理。做事三思而后行,善恶一念要清晰。愿君善择平安路,美好未来属于您。”对方又回复:“谢谢您的好意,我会铭记于心的。”我真为他高兴。

——本文作者

我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上旬得法的,当时,因为身体不好又多种药物过敏,没办法,走上气功修炼的路。学了好几种功法,虽说身体状况有所改善,但收效甚微。而且这些气功师摆出了很多他们都无法解释的难解之迷。此时,我产生了想了解迷底的想法,到处找气功书看,越看越迷糊,谁也说不清楚。这时同事(同修)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一口气看完后,谜底全解开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终于找到了,我很兴奋。从此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从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修炼以来也已经十二年了,从没有认真想一想总结一下自己的修炼过程。十几年来,虽说学法、炼功从未间断,三件事也在做,但是很不精進。就连前四次大陆法会交流会征稿,我连想都没想,似乎与己无关,借口是我没学好,没的写,也不会写。我还是多看看同修的,多学学同修是怎么做的。看似虚心,实则是自私懒惰,只想索取不想付出。这次在同修的提醒和鼓励下,我终于也拿起笔来想认真的梳理一下我的修炼历程。

一、心酸的回忆

我自幼体弱多病,幼年丧父,小弟三岁夭亡,我当时也只有六岁,母女相依为命苦不堪言。又因我是女孩,不能顶门立户备受欺凌,我幼小的心灵深深的打上了悲苦的烙印。幼小的我就想长大了一定要争气,不能再受欺负(这就埋下了争强好胜的心)。有一天母亲找来一个算命的先生为她和我算了一命,说我“上克父兄,下克弟妹,出门子克丈夫,母亲除非是金命,还得是真金,否则也会犯克。”这一下我又增加了一个“罪孽”,母亲的悲苦怨恨都迁怒于我,从此没有了好脸看,没有了好话听。当时我觉的很委曲:家中的不幸怎么都算在我的头上?最后还给我嫁了一个克过妻子的丈夫做填房,这就开始了另一种痛苦的无处诉说的生活。二十二岁就给九岁的孩子当了继母,怎么做大人孩子都不满意,总是跟我过不去。当时我对母亲就产生了怨恨,满腹的委曲无处诉说。只是暗地里落泪。自认命苦,忍吧。……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熬着,因长期忧郁苦闷,身体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双眼几乎失明。回忆起这前半生真是痛不欲生。

是师父,是大法把我从痛苦的深渊中解救出来,给了我新生,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现在七十多岁了,活的轻松愉快。自一九九六年六月得法后,慢性病消失了,眼睛基本恢复正常了,看书写字都没问题。现在,通过学法修炼,再回过头来看我这痛苦的前半生,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些苦痛、恩怨不就是生生世世积下的业债吗?这半生的苦不就是还业债吗?这后半生没有了那么大的业力,又得了大法,我是多么幸运的一生啊。

师父讲:“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成度,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转法轮》)痛苦就是消业,就是在还业债。

我能活的轻松愉快,是师父给了我真、善、忍做人的法理。使我明白了生生世世的业力轮回的因缘关系的法理,使我摆平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

二、欢喜心、显示心、怨恨心、争斗心等私心的暴露

1、通过欢喜心、显示心吃的苦头给我的启示

在我刚刚开始学法修炼时就有很多神迹出现。比如:引导我到炼功点、帮我清除走入大法修炼的障碍。两次高压锅崩开、从高处摔下来等等,都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没出现任何问题。把老鼠、苍蝇从屋里撵走等等。如:我家厨房有很多老鼠,经常用鼠夹子打。夹住老鼠后再用水溺死,老打老有。修大法以后都是家人去做。有一次被我碰上,我就提着夹着小老鼠的鼠夹,对小老鼠说:“我告诉你,小老鼠,回去告诉你的同伴,这里是人生活的地方,不许你们再来捣乱,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然后,我把鼠夹子打开放它走了,此后,我家再没有见过老鼠。又如:我房间里发现了苍蝇,我就把门打开,就命令苍蝇“出去!出去!”它就真的飞走了。于是我产生了欢喜心,事后总是沾沾自喜,向人显示,造成了不良后果。如:在我得法不久,一次用高压锅做粥,高压锅被崩开,锅里的饭汤崩了我一身,尤其是我那两只裸露的双臂和两手满都是饭汤。我当时的念很正,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一点事也没有。因此,生出了欢喜心,沾沾自喜,逢人就说,产生了显示心理。结果,三天后手上出现了水泡(不疼也不影响干活),就是让人看着不好受,给大法造成了不良影响。现在想起来还深感惭愧,要是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都得烫熟了。

在我修炼以后,发现我的脚底板粉红油亮,自己看着心里都高兴,沾沾自喜,慢慢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时不时的就想显示一下。但是,每当显示后脚底板就会发生变化,不是红润而是青紫,时好时坏,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脚底板为什么会变。有一次别人提到脚跟裂口子,我不自觉的又把脚伸出来了,次日脚底就变了颜色,还生出癞斑,难看极了,奇痒。我突然醒悟这不是邪恶钻了我显示心理的空子吗?其实,师父一再点化我,而我就是不悟,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师父早在《转法轮》中讲过:“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这一下使我明白了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时刻在呵护着我,更明白了这一思一念是何等的重要。

我晕车已有几十年了,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所以我很少出远门,非去不可的那就得做好充份的准备。因我药物过敏不能吃药,只能准备呕吐用的袋子。修炼大法以后,这本来不是问题的问题了。可是这个旧的观念始终没去,每到出远门就如此准备,每次都是吐的一塌糊涂。零七年四月回老家,三百多里的路程,当然得做好充份的准备。准备了好几个塑料袋。怕晕车早餐未吃,滴水未喝。就这样一出城就开始了呕吐,吐了几百里,腹内本来没有东西,就这样干呕,真是翻肠搅肚,简直要把肠胃都要倒来了。儿子开车,走走停停,老伴、儿子看着,着急也没办法。痛苦极了,在这痛苦难忍的时刻,我突然喊了一声:“师父!”就这一声我的肠胃瞬间恢复了平静,心里也不难受了,象没事一样。我马上让儿子开车,儿子都觉的不可思议。就这样又是几十里,也没有再难受。我真实的体会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时刻都在呵护着我,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感恩之情无以言表。谢谢!谢谢恩师的慈悲苦度。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转法轮》)

是呀,你想晕车,你怕晕车,你不就是求晕车吗?我每天都在学法,可是遇到事就不在法上,这说明自己学法没入心,没能做到真正实修,今后我一定要认真学法,用心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做到精進实修。

通过这件事对儿子、老伴也是个教育,他们也感到神奇,相信了大法的法力。儿子、儿媳都同意退出团、队组织。(我曾劝多次,他们都不敢退)

这件事本不应反复,可是,又产生了显示心,孙女在通县结婚请我们去,问我晕不晕车。我美嗞嗞的拉着长腔说:“不——晕!”孙女说:“有师父保护您,是吧?”我高兴的拉着长腔说:“对——了!”可是,结果又是吐了一塌糊涂。儿子、老伴嘴上虽说没说,心里肯定有想法:怎么又晕了?又造成不良影响。又给了我一个欢喜心、显示心带来的痛苦的教训。

2,怨恨心和根深蒂固的争斗心

我虽说从小受压抑,但我争强好胜,从不服输,总想出人头地。如:在我十三岁那年,因为绣花借不到花样子(因为我年龄小人家不愿借给我),我就立志“将来让全村的人都来求我”,我的愿望真的实现了。从那时起,我争强好胜的争斗心一直伴随着我。由于坎坷的前半生,总觉的我的苦痛很多都是人为的,心存怨恨,又无可奈何,一直忍受着。含泪而忍,忍了几十年。所以,这个争斗心根深蒂固,很难去掉。到后来孩子长大成家单过了,老人也过世了,就剩丈夫和我了,我可什么也不怕了,你说我,我就和你对着干,产生了强烈的争斗心。在修炼大法以后,认识到作为修炼人这种心必须得去掉。遇到矛盾要忍,从自我做起。忍,还不能含泪而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精進要旨》〈何为忍〉。在修炼的过程中,争斗心心得到了抑制。但是,在大法遭到迫害之后,失去了原来的修炼环境,这个争斗心又有抬头,不愿让人说,无论别人说的是不是对,虽说不去争吵,也得强词夺理的推卸责任,反正你不能说我。这方面还得修。

三、一次难得的洪法讲真相的机会

那是二零零二年大年初一,大孙女结婚全家人(十五口)一起吃年饭,饭后聊天,孙女婿说:“奶奶身体真好。”我就接着这个话茬说起了我的身体为什么能好,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四•二五”的起因,“七•二零”开始的迫害。我越讲越兴奋,他们越听越入神。时不时的提点问题,如:“自杀是怎么回事,杀人是怎么回事?”我说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就造业,造了业就得消业吃苦。杀人是更大的杀生,就得抵命,那还修炼什么。自杀也不行,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他出生后,这个家里有他,学校有他,或长大了单位里有他,通过他的工作和社会上取得了方方面面的联系,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的布局都是这样布置好了的。但是由于这个生命体突然间死掉了,不是按照原来特定的安排了,发生了变化。那么谁打乱了这件事情,那 个高级生命都不饶他。”(《转法轮》)你想自杀会造下多大的业力呀?那个业债是无法还清的,所以真修的法轮功学员谁也不会去自杀。

江泽民等一伙利用杀人、自杀案件栽赃法轮功,蒙骗百姓,制造仇恨。自焚更是如此,是假案、是伪案。根据他打坐的姿势,他们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再说法轮功不杀生,更不能自杀,怎么会自焚呢?很显然也是这个流氓集团的栽赃、陷害法轮功蒙骗百姓、制造仇恨。这以后家里人都明白了真相。

四、利用手机短信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我得法十几年了,也是个老学员啦,但是在做好三件事上还不如人家得法晚的新学员做的好,我也为这种状态着急,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谈到用手机发短信可以讲真相,我想我要有手机就好啦,我就可以讲真相啦。还真是心想事成,儿子真给我买了一个手机,我从没接触过这东西,汉语拼音我也一窍不通,都得从头学起。但我相信,我是大法弟子,我要学会救人的本事,我相信师父一定会帮助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学会,掌握手机发短信讲真相的技能。

1,修去怕心

发短信也会暴露出怕心,怕监控、怕定位、怕引来迫害等。加上在开始发短信时技能欠佳,一有返回来的电话就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如:有一次我正在集中精神发短信,突然话铃响起把我吓了一跳,不知摸哪儿是好。本来想挂机,一乱反而按了开机,对方开始问话,我也不敢搭话,心慌意乱,最后这才按到了挂机,心怦怦的跳。平静下来以后,我反问自己,你怕什么?没偷没抢,没做坏事,你是在救人,你怕什么呢?有师在,有法在,你有什么可怕的。只是技能不熟练,应尽快掌握技巧,做好我该做的事。自此后心态比较平静了,再遇到类似问题就能冷静对待了。这个怕也就慢慢消失了。

又如:有一次我发短信时话铃响了,我想听他说什么,因为我没怕很从容的开机,就听到对方兴奋的喊:“法轮功!法轮功!你说话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真的,法轮功是挺好的。”为了安全起见我没和他对话就关机了,我很欣慰,为他得救而高兴。

2,要用善念,不能有气恨心、争斗心,言词要平和

师父曾讲过:“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所以我们的短信词一定要平和,不能带有气恨心、争斗心的因素,否则对方不易接受,他还会说出对大法不敬的话而造业。

如:有一短信中有一句“停止做恶是出路”的词,发出去以后立即返回信息,说了很多难听的话。看来这段信息使他很反感,没有达到救他的目地,反而使他造了业。因此,我想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善念、慈悲心溶入所发的短信中,使他看后就感到是对他好,就想看下去。所以,我们对恶人、恶警也不能心生怨恨,只能慈悲劝善。他的未来只能由他自己选择。

3、要尽快掌握技能熟练技巧与规律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基本上掌握了发短信的技能,短信词能不能发出去的规律,随时修改短信的内容,根据不同的人编写不同的短信词。根据不同的回应给予不同的回复。

如我发一短信:“天象大变必有因,人心善恶天知情。工作之便多行善,善待大法福随行。信与不信自己定,福祸就在一念中。”对方回复:“你一定是个虔诚的教徒吧!”

我又发去:“法徒此举无他意,大难来前提醒您。天灾人祸天之怨,善恶有报是天理。做事三思而后行,善恶一念要清晰。愿君善择平安路,美好未来属于您。”对方又回复:“谢谢您的好意,我会铭记于心的。”我真为他高兴。

五、三退后的一点体悟

我出生于一九三五年,父亲是个热血青年,在一九三八年就参加了“革命”,一九四二年被侵华日军杀害。我们母女东躲西藏的逃命。日本投降了“解放了”,在我这幼小的心灵上就开始接受恶党文化的灌输教育,……几十年来在恶党文化的灌输下,满脑子装的都是恶党的“伟、光、正”。工作后一直做党务工作,不求名不求利甘心情愿的做恶党的驯服工具。一九四九年入团、一九六一年入恶党(均已退出)。几十年来都以根红苗正而自居,嘴上没说而心里却是沾沾自喜。几十年来没做过自己想做的事,没说过自己想说的话,都是党叫干啥就干啥。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没有了真正的自我,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思维空间,都是恶党文化的那一套。就是婚后的家庭孩子都摆不上日程,孩子病了都不能请假照顾护理,直接影响了孩子日后的成长发育(现在想起来都感到对不起孩子)。

《九评》出来以后,通过反复学习较深刻的认识了恶党的邪恶本质,有很多是亲身经历的。自我决定退出邪党组织后,我自己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有一种解脱的兴奋感觉。当时,也说不清为什么。现在通过反复听解体邪党文化的录音后,才明白了这个无形的恶党文化的枷锁在束缚着我,没有自我的空间,没有真正的自我思维,都是按照恶党画的框框行事,所以才会有这种无形的压抑感。再加上这些年的世风日下,恶党的腐败,耳闻目睹百姓的咒骂。深感痛心又无能为力。没有了先前的所谓“根红苗正”的喜悦,更没有了做党员的“荣耀”。只有痛心和耻辱。可是,从没想过离开这个恶党,这就是这个恶党文化无形枷锁的作用,让你没有自己的思维,在这个枷锁的桎梏下,让人没有了自制能力。只有忍辱负重的痛苦的承受着。通过这些年的学法修炼,唤醒了我的良知。所以当有人提及退党时,我的心一子复活了,马上决定无论用什么形式,我也得退出来,得到彻底解脱。就这样先做了声明退出,然后把组织关系转出来,一根火柴就把它结束了,我的心也就真正的解脱了。

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只道这几十年的苦累是因缘所致,业力所累。从没有想过还有其它什么原因,现在看来有很多东西是恶党文化造成的。恶党文化占满了我身心的每个角落,直接影响着我的人生,除了恶党文化以外没有自己的思维,所以,几十年来在这个困苦中挣扎着。

由于自己文化水平不高,修的不精進,对法理的认识浮浅,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