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学法 守住正念 走正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有幸得到大法的弟子,在《转法轮》中师尊讲过写心得体会的法,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把自己十几年来主要的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我也要做个神仙

那是壮年的时候,有一天,我的岳母从鸡笼里捉出一只鸡来准备杀。我的儿子自言自语说:“鸡笼里的鸡真傻,天天放你们出去找食的,怎么不会乘机跑掉,那就不会遭杀了。”我听了此话心里一震:是啊,我经常看到医院往太平间里抬死人,说不定哪天抬我呢!我有办法逃走吗?我读这么多年书,可从来没看见那本教科书谈到这样的问题啊!我得上下求索。我去学气功,没有找到方法;我去学佛教,知道有罗汉、菩萨,也是没有找到方法;我又去学孔圣人、老子学说,知道人要得道才好。真是苦苦求索。

一九九三年我去看望我母亲,碰到一个老大妈。老大妈对我说:“我以前做梦我都记不住,这次这场梦记的非常清楚:有一个道人对我说了几句话,他说:‘天上还有天,天上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我听到这句话当即我就记住了,这是上天对我的厚爱,慈悲的点化,我一定要坚定的上下苦苦求索。我心里想,我也要做个神仙。

二、得法、修炼与洪法

一九九四年我到书店看书,看到一本《法轮功》,里面的内容,讲到宇宙特性真、善、忍,其中有一句话:“同化于他的就是得道者”,真是如雷贯耳,这就是我要找的。我回到家,经常看,爱不释手,句句都重要,结果一本书都画了杠杠。后来看《转法轮》才知道自己错了,向师父认罪:弟子在不明真理中造业。

一九九五年夏天,我下班回家路上看到广告栏有一则广告说:某某食堂今晚六点三十分要放法轮功录像,我喜出望外,我终于可以亲自听到师父讲法了。我一下班吃完晚饭就跑到这个食堂,正对着电视机第一排的位置坐下,等师父讲法。师父讲的太好了,以前学佛教对“法无定法,”“无法可说”总弄不明白,师父几句话就讲清楚了,我高兴的又抓耳朵,又抓头发。这一下我就理解了《西游记》里孙悟空为什么听到师父讲法而抓耳挠腮了。听完师父的讲法后,我体会到印象最深的是,炼功人没有病,从今以后,身体哪里不舒服了,我马上就想炼功人没有病,是消业,咬咬牙就过去了。所以每次消业都很快过去。还有一点,我体会到,你坐着沙发翘着二郎腿,喝着茶水,看着电视,你就长功了?我悟到,修炼就得吃苦,翘二郎腿是个不好的习惯,要改,我也花好长时间才把这个坏习惯改掉。这也是同化法的过程,也就是修炼的过程。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是这样信师信法的。

记的第一次学“贯通两极法”时,那个能量大的不得了。这功实在太好了。我一定要坚定学下去。后来我的办公室就成为一个学法点。每天下班后就集体学法,学完法再回家吃晚饭。早晨起来就在附近花园集体炼功。我们炼功的时候有许多人来看,记的有一次我在石桌上双盘腿准备炼静功,围观的人不少,我心里想:我平常双盘腿不顺当,今天可不能丢脸,说也奇妙,今天双盘腿可轻松,腿轻轻就盘好了。因为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定是师父在帮我。

《转法轮》中说:“佛家重点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众生都苦,所以就发了一个愿望,要普度众生。”在得法前我是经常出差到外地。得法后我觉的这个法太好了,恰恰这时就很少到外地出差,我就利用这个时间,利用在我单位办公室旁的空房,下班后放师父讲法录像。因为地点离马路很近,马路边又挂有法轮大法简介,入道得法的人很多,每次放师父讲法录像,至少有几十人,多时有上百人。有时我也到外地放师父讲法录像。有一次下班后要利用晚上时间到四十多公里的地方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放完录像后要回家,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我们两个同修走到马路上想坐交通车,时间太晚了,没有交通车了,这时又刮起风,树叶哗哗作响,等了好大一阵,终于来了一辆小面包车,我们招手司机就停下车,我一看车里只有司机一人。我就说:“搭个顺风车回家行吗?”司机说每人十五元。我们刚一上车关好车门就下起大雨。车开到目地地,雨又停了。等我刚一到家门,雨又下起来了。作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照师父的话去做,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弟子。师父就在身边啊。有一年单位领导对我说:你有探亲假,路费可报销,我又利用这段时间在父母家乡放师父讲法录像,当地也有很多人得法。

我很羡慕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弟子。一九九五年有一天我到一位参加师父讲法班的同修家里,看到师父的法像挂在墙上,我就带来水果供在师父法像前,然后我给师父磕头,请师父吃水果,对师父说:弟子要修成罗汉,跳出三界外,跟师父回家。然后我抬头看师父,师父睁大眼睛看着我,对我笑。我太幸福了,我看到师父了,我看到师父对我笑。在《转法轮》中师父说:“真正修大法的人,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看本书有同样效果。”师父知道我这个看大法书的修炼人想见师父,师父就满足我的愿望。佛法真玄奥,一张普通纸,师父法身就在上面。旁边同修这时看到我是一个光头罗汉形像。常人社会真是个迷的空间,我们肉眼看到的都是假相。名、利、情这些东西都是假相,修炼人就要放下它。后来深入学习《转法轮》,法又点醒我,让我明白了还有菩萨、佛,甚至更高的大觉者,够我修的。入门时只想得道,解脱自己,法使我明白了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史前大愿。

一九九五年五月我才看到《转法轮》,那个时候只有辅导员才有一本《转法轮》。我们炼功点只有一本《转法轮》,供同修一起学法用。我负责保管《转法轮》。那个时候每天学法只读几页,最主要因为我多读就要打瞌睡。我又喜欢读,我有时站着读,有时用冷水洗脸,总之要学法,多学法。对《论语》我特别喜欢背,现在说起来都是笑话,我当时花了三个月才背下来,后来找同修检查我背错没有?结果同修给我纠正了两个错字。

正因为《转法轮》这么重要,我学法受到的干扰也是很大的。记的一九九五年六月份我们正在炼功场集体炼功,一个自称是女大学生的对我说,我也学了《法轮功》,我毕业分配要走了,我没有书,你这本先给我吧。我就给她了。我们学法点无法学法了,辅导站知道我没有《转法轮》,就给我一本。我就放在办公室,有空时间就学法,没过几天,同一办公室的会计对我说,这本《转法轮》我要了,我又没有《转法轮》了。辅导站又给我一本《转法轮》,这回我就随身带,下班也带回家。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读《转法轮》,这样就读的多了。没过几天,我的姑娘对我说,这本《转法轮》我要了。这回辅导站对我说这本《转法轮》一定不能再失去了。魔看到我修炼要走了,它就千方百计利用人来干扰我不要我修炼,不给我们炼功点学法,我就要坚定信念修到底,可不能上魔的当,这回《转法轮》我谁也不给了。随时带在身上。

有一次我学《转法轮》第六讲“心一定要正”有一段法:“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就印证了这段法。

一次,我双手接过辅导站送来的经文《真修》。我还没有看经文,眼睛就湿了,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当时我不知道什么原因,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是我明白的一面早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激动的带动我人这面流泪了。过后我背《真修》都要流泪。有一天一位同修拿着一个金葫芦,问我:我以前学了其它功,我把那些书都处理了,只剩下这只花八百元买的所谓“金葫芦”还能保存吗?我就把经文《真修》里的一句话背给她听,师父说:“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同修听后表示不要这东西了。这位同修到现在都很坚定修大法。

一次学习《悉尼法会讲法》,当我读到:“所以很多人无论你在寺院中或者是在气功中怎么修,你也觉的自己并没有得到什么,并没有升华,也真正没有得到提高。所以我看到大家有这么一个向上的心,但是苦于找不到出路,我觉的大家很苦。所以我就想要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一带想要得法的人。”当我读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时,我高兴的流着眼泪,久久不能说话。师父真知道我的心,我一定不能辜负师父的希望。

《警言》这篇经文我读了几遍。《警言》中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我在思考:我名、利、情都放的下,我还有什么人的表面这层壳呢?晚上我就做了一场梦:梦境是我被一个大妖怪双手按倒在地上,双手无法动作,我嘴中发出吼声:我是共产党员不怕死!醒来后我悟到这也是一层壳呀,这层壳怎么蜕掉呢?我心里想:我加入共产党是被拉進去的,我从来都是有神论者,怎么办呢?我想不出办法。后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的时候,单位的恶党委书记对我说,你要退出法轮功。我说,我要炼法轮功,法轮功使我身体健康,道德向上,我退出中国共产党。我觉的我背后的共产邪灵解体了。这是后话。

三、到中南海证实法

“七•二零”那天早上,市里有几千名大法弟子在市里最大的礼堂前广场集体炼功,后来有一大批警察阻碍我们集体炼功,用汽车把我们运走。我们到市信访办反映情况,他们没有正面回答我们。我就找同修切磋。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回家。進了家刚坐下,儿子对我说:“爸爸,门口有四名警察,你怎么進来的?”我就是走進来的。第二天一个姓张的警察到我家里,问我昨晚是在家里吗?我说是呀。过后几天他同样问这个问题。后来我了解到那四名警察就是他派的。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名警察。为什么那天晚上四名警察看不见我?后来读师父讲法明白了:在“七•二零”之前师父就给我们大法弟子推到位了。只要自己时时想到自己是个炼功人,是大法弟子,按照大法去修炼自己,那就是《洪吟二》〈怕啥〉里讲的“神在世 证实法”,那就会有神迹。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看到师父经文《心自明》和《走向圆满》。在《走向圆满》中师父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在当地我证实法了。在梦中师父点化我,我悟到最好再到北京去证实法。主意打定,就到火车站买票。提前一个小时我就到了火车站,進了站台一看旁边有四名同修都是本单位的,而且座位都是连起的。我心里真高兴,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这么好。在火车上我反复默背《洪吟》中的〈无存〉、〈威德〉、〈见真性〉、〈心自明〉及〈论语〉。

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怎么证实法呢?其中一位同修说:最好到中南海证实法。我们就往中南海方向走,正走向新华门,上来几名便衣把我们拦住,把我们五位同修用汽车强制送到府右街派出所,这个派出所与中南海紧邻。到了派出所一个恶警用重拳猛击我左胸,发出很大的响声,但我不觉的痛,我知道是师父帮我承受了,谢谢师父!然后把我关在单间里,由四个恶警轮番用高压电棍电我,我没有怕心,房间里充满青烟,闪着蓝光,只听到电棍发出劈啪响声,闻到皮肤烧焦的味道。我心中默念:《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有一次我心中默念业力转化时,电击马上停止。大约电了四十分钟,皮肤有点痛,但完全能忍受。过后我心里想:高压电棍电压那么高,又电击这么长时间,常人是无法承受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师父在“七•二零”时就把大法弟子推到位了,我悟到只要自己正念足,在法中就能自己保护自己,当然还有师父的慈悲呵护。然后恶警对我说你有什么话写在这张纸上。我写道:“我到中南海来是要告诉政府,法轮功不是邪教,是教人向善,修炼真、善、忍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做个好人,做个更好的人,最后做超常人”。

在派出所里我遇到一名同修,他说他是北京“九三学社”成员,也是学大法的,两次到中南海被恶警电击,恶警说他不要命,拿他没办法。我问同修是什么办法,同修说:师父就在我身边。然后他单位派人把他接回家了。同修正念真强,我找到差距。恶警给我照像,要我交五十元。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中南海的恶警这么邪恶,剥夺公民上访权利是违法的,还要强取钱财,同时还用残酷暴力对付修炼真、善、忍的上访者,真是警匪一家,是邪党本质的大暴露。后来我被恶党送去劳教。

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为什么被劳教?师父教我向内修,我认识到自己有人心执着,想圆满。《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执著于圆满是有所求,正念不足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同时,《精進要旨》〈再认识〉一文中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从中我悟到,我去中南海证实法是对的,但心不纯正,带有私心,是魔性的表现。在《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中说:“人的魔性是恶,表现为杀生、偷抢、自私、邪念、挑拨是非、煽动造谣,妒嫉、恶毒、发狂、懒惰、乱伦等等。”自私是旧宇宙的属性,修炼人应该去掉它。大法弟子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虽然在劳教所我仍然讲真相,证实法,但很多地方法理不清,走了旧势力的路。恶警千方百计妄图让我放弃修炼。有一次恶警带来两个犹大,犹大说:人要符合天象的变化,现在共产党得势,符合了天象。我说师父是来正法的。恶警一听就走了。还有一次恶警单独把我带我到劳教所外面谈话,恶警说师父的坏话,我马上说报应,顿时停止说话,回到劳教所恶警就说怎么没有报应呢?我说是二十四小时之内。大约十个小时恶警身上长满红斑点,奇痒。恶警使出很多招,都未得逞,就在报纸上造谣说我放弃修炼了,去欺骗其他不明真相的同修。

四、毫不犹豫的退出恶党历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我单位恶党支部书记宣布恶党内红头文件,江泽民要用三个月铲除《法轮功》,我听了在会上哈哈大笑。

没过几天单位的恶党委书记找我谈话,说共产党员不准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用真、善、忍来修炼自己,使身体健康,我的十二指肠溃疡和慢性萎缩性胃炎,在医院治疗多年不见好转,学法轮功后病根彻底断了,又给单位节约这么多医疗费用,这是超常的科学,而且使人的道德向上。我在单位里是唯一没有病假的工作者。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们呢,你要对自己负责,我退出共产党,我要炼法轮功。”这时我看到恶党委书记眼睛无神。为什么恶党委书记眼睛无神?我悟到:我决心退党,选择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正念,是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所以把恶党委书记背后的邪恶因素,共产邪灵解体了。没过多久时间这位恶党委书记调到另外单位去了。又过几天单位支部讨论我退党问题。有的同事说,你炼你的,你这么好的人退党了,留下我们这些没用的。

二零零四年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劳教,妄图叫我恢复党员,我说我从小就是有神论,虽然我加入共产党有二十多年党龄,但原来加入共产党都是个错误,是被拉進去的,我不会恢复这个错误。二零零五年师父发表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后,我又用真名声明退出中共邪党、团、队。虽然我这么早退出中共邪党,但我对邪恶中共本质认识肤浅,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和《九评共产党》才有比较清醒的认识。

五、做一朵小花

在单位工作时,单位有电脑。单位也发给我电脑的书,条件这么好却没有学电脑,当时头脑有个观念:认为电脑是外星人传给人的,不想学。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经文,学习《明慧周刊》认识到资料点要遍地开花,我也要成为一朵小花。我在家里提出要买电脑,家里妻子、孩子都反对。我对家里人说:学电脑是个人的自由,你们都用电脑为什么我不能?家里人只好给我四千元,我就买来台式电脑,在同修帮助下,我学会了用自由门上网,当时我家里网线未开通,我就拿着自由门软件,到一个讲过真相、又办过三退的常人办公室,见他有电脑。我说我有突破封锁的软件可看到外面精彩世界。他拿过我的优盘,插入电脑很快看到动态网,又点开明慧网,顿时看到师父发表的新经文:“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心情非常激动,有电脑真好,可先见到师父新经文,又可看到同修切磋文章。回到家里网线开通,我要自己上网了,正要点开优盘上的自由门时,心里直跳,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我就念正法口诀解体它,一会就平静了,从此后我上网时都发正念。在台湾海峡地震时,很多网民都无法上网,我天天都上网,这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慈悲呵护。还有一件事,有一天我正在上网,一个响雷打来,电脑不受影响,但是鼠标不起作用,一看是鼠标没电,我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要上网请师父帮助弟子,一会儿鼠标就好用,弟子谢谢师父!自己天天看明慧网提高快。

帮助同修建资料点。我到同修家里看他正在上网,但有困难。我的住处离同修家有几公里远,约有一公里是泥巴路,当天晚上下着大雨,去不去同修家呢?应该去,我顾不了脚上穿着白网鞋打着雨伞就走,雨点很大,我到同修家门口,同修看着我的鞋怎么是干的,一点泥巴都没有。我想起师父《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师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我明白了:这是师父慈悲呵护啊!我想对同修说一声,让我们创造条件上明慧网吧!

我自己总结起来,修炼中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是走不到今天的。入门时只想自己得正果,是旧宇宙为私的属性。通过不断学法思想在升华,明白自己有史前大愿,要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众生。用大法把自己洗净。《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中讲:“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做的好的时候是心中有法。做的差的时候是放松了学法,人心的执着被旧势力钻了思想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走了弯路。最后用师父“走向圆满”中一句“不叫旧的恶势力钻你们思想的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与同修共勉。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